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葉法善 天下長安 秘寶卷05 狐野宴
2020/07/20 10:09:43瀏覽634|回應0|推薦37

葉法善 天下長安 秘寶卷05 狐野宴

「往古之時,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火爁炎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猛獸食顓民,鷙鳥攫老弱,於是女媧煉五色石以補蒼天,斷鼇足以立四極。殺黑龍以濟冀州,積蘆灰以止淫水。蒼天補,四極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蟲死,顓民生。」《淮南子·覽冥訓》

「太好了!」葉法善一聽到妖狐紫影說話的聲音,喜出望外!

「好什麼?」妖狐紫影身後的掃影刀緩緩飄動:「我斬腳,你去砍頭!找出潛伏在巨狐身體內操縱的妖狐!」說罷,妖狐紫影身子幻化成一道紫光,朝著超巨大黑背野狐衝了過去!

「什麼意思?」他還來不及問清楚,妖狐紫影已經揮出掃影刀,斬向巨狐的前腳! 「原來如此!這超大隻的巨狐身體裡,原來是靠幾隻妖狐聚合五百隻野狐才形成的嗎?」葉法善心神一凝:「借風雷雨電相,雷刀!」 一陣刺眼光亮伴隨著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雷刀不偏不倚地劈中了巨狐的頭頂天靈蓋!

葉法善看到跛了一腳的巨狐頭頂,爆出伴隨焦臭味的火花!巨狐的頭頂跳出幾隻身子著火,不斷哀嚎的野狐!同樣的,巨狐前掌被紫影的掃影刀斬斷處,也跌出了幾隻受傷頗重的野狐!

「妖狐沒躲在腦袋裡呀!」葉法善對紫影大叫提醒! 紫影自己身為妖狐一族,自然知曉這化身大法的秘竅!但此刻,她也摸不清究竟幾隻帶頭的妖狐,是躲在這頭巨狐軀體中的哪個部位?

葉法善使出「風馳」法,在間不容髮之際,躲過了巨狐猛然咬過來的上下兩排大利牙!「喀啦」、「喀啦」,是幾棵大樹被那巨狐一口咬斷的聲音!

最後一道日光隱沒在山頭之後。 距離葉法善、妖狐紫影與巨狐交戰約半里處的山丘大石坪上,有三個人影出現!這居高臨下的三人,分別是一角羅睺、控妖師蘇自然,以及控獸師胖修羅。

「喔喔!好厲害的巨狐啊!」控獸師胖修羅道:「這一招,我也想學學呢!」

控獸師蘇自然搖搖頭:「這不好對付!難為葉法善,一路手忙腳亂呀!哈哈哈哈!」他說到後來,也笑得挺大聲:「多吃點苦頭!誰叫你把我的神獸給封在雞蛋裡!」

身上罩著一層蒙面駝色披風的一角羅睺,火紅色的雙眸看著大石坪下的激鬥,聲音低沈地說:「我們就是為了這『狐野宴』而來。妖狐一族,藏有秘寶,可以號令天下群妖。萬仙會要統率四海,能夠號令天下群妖,豈不方便的好?葉先生,婆婆很看重的他,這個盟友有用的。」

胖修羅兩手兜在皮氅大袖裡:「一角想怎麼辦?就說吧。」

一角羅睺看著半里之外的那頭巨大野狐,身上一受傷,就會從傷口內現出另一批野狐弭平傷處,他面無表情道:「我要讓這群野狐,領受光明之神的降魔威力!」

控妖師蘇自然聽一角羅睺這話,便知他要親自出手!心裡頭既興奮又好奇!因為自從他加入萬仙會來,只聽說過一角的神勇無敵,卻從來沒看過此人展露過身手,不像胖修羅,這胖子可是見過一角羅睺的力量呢!蘇自然偷偷瞄向胖修羅,見他臉上也是一副「有好戲看」的表情!

一角羅睺跨步向前邁出,蘇自然見他像是要直接落下這近百丈高的大石坪似的?就這樣下去嗎?那不給摔殘了?

「砰」地一聲!大石坪之下驟然砸出一個大雪洞!一角羅睺像沒事一般,走出了被自己從高處落下所砸出的大雪洞中。他的鼻端,已然聞到了濃濃的野狐氣味!

葉法善這時手握短刃,竄進了巨狐肚皮底下:「借天地五行之相,金相!」他化成金身,手中短刃一揮!當下便在巨狐下腹劃出一道口子!這還不止,葉法善用力一鑽!整個人便鑽進了巨狐肚子裡!

「看我把你們這幾隻妖狐給抓出來!」葉法善一進了巨狐肚子,便遭到上下前後所有的野狐瘋狂撕咬!他身上處處冒出火星,正是因為眾多野狐的獠牙不斷狠力嗑上了自己的金身所致!葉法善短刃不住揮舞,巨狐腹中的野狐群血濺不止!但前仆後繼,死命狠咬!

妖狐紫影的掃影刀,擋住了巨狐的大口追咬!她明白這樣下去,難以制服由幾百隻野狐化身而成的巨大狐獸!「葉法善!你給吃了嗎?」她大喊著葉法善的名字!

可就這一眨眼的不留心,巨狐那條比一艘大江船還長還闊的黑色尾巴,就正正地朝妖狐紫影掃了過來!

「澎」地巨響!妖狐紫影就看見一個人影,手臂大張,硬生生擋住了這股可以翻江倒海,摧石裂岸的巨狐大尾掃來!這條巨狐尾巴,登時被這人的雙臂一夾,裂出一道大口子!裡面的數十隻野狐紛紛竄出!繞道巨狐身體的另一邊,又鑽回了巨狐的身軀裡!

「妳殺了波斯鷹卓,我看到了。」說話的正是直接從大石坪上跳下來的一角羅睺!

「妳是葉法善的朋友?」 妖狐紫影看見眼前這人,臉上身上盡是難以解讀的刺青圖樣和咒文,額頭上還長著一隻詭異的漆黑色拇指長的獨角!而此刻,一角羅睺全身上下包括臉上迷樣的刺青圖案與咒文,正隱隱發出紅光!

「你也是嗎?」

妖狐紫影:「你是誰?」

一角羅睺看出眼前這小娘子的神色,與在萬仙會遇見時大不相同!可說是判若兩人!眼前這小娘子雖然又累又狼狽的模樣,可是全身正散發著濃濃的妖氣!更何況,她身後,有一道柔如綢緞的紫色彩帶緩緩飄動!

「原來,殺了波斯鷹卓的是妳,在萬仙會的不是妳,現在妳才是妳。」一角羅睺問:「葉先生是來找秘寶的嗎?」

妖狐紫影還來不及說話,這巨狐的血盆大口閃電般的朝著兩人咬過來!一角羅睺一迴身,左腳向前一跨,右腳打直,弓箭步一跨好,右拳朝著巨狐的血盆大口猛撃而去!「砰」、「砰」、「砰」的聲音連綿不絕!妖狐紫影看著一角羅睺整條手臂與拳頭上的咒文刺青發出紅光!一拳就將巨狐的大嘴給打掉一半!雖然時已入夜,但妖狐紫影還是清清楚楚的,見到雪地上灑滿了野狐群的鮮血!

只用一拳?就打碎了巨狐的下顎?有人比臭葉法善還強嗎?妖狐紫影不敢置信眼前這個怪傢伙的力量,竟然有如此威力?

「哪個礙事的傢伙!」從巨狐正在恢復的血盆大口中,突然竄出一道赤影!正是妖狐中的一隻!他發話時,一柄長尾血斧當頭朝著一角羅睺砍下去!

一角羅睺身形不動,左手一抬,用前臂擋住了妖狐赤影的血斧!「鏘鐺」一響,一角羅睺的左前臂毫髮無傷!他左手一翻,五指緊緊扣住了妖狐赤影的血斧!妖狐赤影發覺勢頭不對,但是已經讓眼前這個混身刺青的怪力傢伙給捉住了自己的尾巴!

一角羅睺一跨步,身形極快的站到了妖狐赤影的面前,右手搭住赤影的額頭,出力一捏!紫影就眼睜睜地看到妖狐赤影登時頭顱破裂!七孔流血!身子軟倒在雪地上,已然氣絕!

一角羅睺緩緩說道:「欲成大事,必有決斷。葉先生心太軟的他,哼哼。」

正在此時,一道燦爛金光從巨狐背上射出!是葉法善鑽出了巨狐身體!他對妖狐紫影大呼:「我找不到藏在裡面的妖狐呀!」

「妖狐赤影已經死啦!」紫影對著葉法善大喊:「你來了個好厲害的朋友!」

話剛說完,整隻巨狐突然身軀一散,化作數百隻野狐,四處竄逃進入雪地深處!

葉法善一落地,便回復原形!他見到妖狐紫影旁邊站著的,不就是萬仙會的一角羅睺嗎?

「喲喲喲?這就散夥啦?」邊說話邊走過來的,便是萬仙會的控獸師胖修羅。跟著他一起踏雪而來的,則是身形高瘦的控妖師蘇自然。

「嘻嘻嘻,」蘇自然道:「這群數百隻野狐的『狐野宴』,不過爾爾啊!」

妖狐紫影雖然數次被「狐野宴」差點奪了性命,可聽得這高瘦傢伙對「狐野宴」不屑一顧,她也不開心!畢竟,自己也是妖狐一族!「你怕還不清楚『狐野宴』的厲害!」妖狐紫影說話毫不客氣!

「哈哈哈!真想不到一角哥哥也在這裡?」葉法善一拱手道:「三位夜裡賞雪,真是湊巧得很呀!」

控妖師蘇自然剛剛看了一角羅睺的降魔之力,才明白為什麼胖修羅對一角很是佩服的原因。也因為如此,他對葉法善的忌憚之心,又減輕了不少!

「湊巧?」蘇自然對葉法善說:「才不湊巧呢!我們是來找妖狐一族的秘寶的!你們呢?」

妖狐紫影一聽,心中突地一跳!這不就是衝著我來的嗎?她偷偷瞄向葉法善!

葉法善也是心裡一震!該怎麼說呢?

「我要帶小蝶回午陽鄉一趟,弄清楚她的身世。小蝶呀!」他邊說邊拍了一下妖狐紫影的肩膀:「跟紫影的魂魄纏在一塊兒,得想個法子,讓人與妖的魂魄分開!」葉法善笑著指指蘇自然:「蘇哥哥,『秘寶』?」

「哎!」蘇自然這下子覺得自己話說得太快!

胖修羅笑瞇瞇的說:「裝傻呢!葉老師,這一路來,我們仨老看著你跟這位娘子被妖狐一族窮追不捨,可不是你們對妖狐一族窮追不捨呀!嘻嘻嘻,說不定,號令天下群妖的秘寶,在你們手上呢!」

蘇自然看著胖修羅,他兩手一拍:「對呀!正是這麽說的呢!」

葉法善正尋思,剛剛打跑了巨狐,又來了萬仙會,這趟午陽鄉之路,怎麼從無心之舉,變得這般複雜了? 鄰近前後左右的山林,不約而同的響起了野狐的嚎叫聲!

「聽見了沒有?」妖狐紫影道:「這就是『狐野宴』!牠們的的確確是為了秘寶才行動的!」

「喔?」蘇自然好奇發問:「接著說!」

「想要取得秘寶之人,必得經過『狐野宴』這一關!」妖狐紫影開始臨機胡扯!因為她擔心,光靠自己跟葉法善,可不一定對付得了眼前這三個怪傢伙!況且,野狐群跟妖狐們還圍在四周,伺機而動!若是能說動這個混身刺青的怪力傢伙,先對付眼前的「狐野宴」…最好是兩敗俱傷!這樣一來,自己跟臭葉法善就輕鬆得多啦!

「臭葉法善知道…知道我要這秘寶!然後妖狐一族,知道我要臭葉法善跟我去奪秘寶,於是妖狐一族就緊追不捨,硬是要我們的命…然後就保住了這個…秘寶!小蝶去不去午陽鄉,那都是藉口藉口而已啦!」

「葉先生,」一角羅睺說話了:「你說呢?」

「我說…」葉法善看著一角羅睺:「妖狐一族的秘寶,在我身上!」

妖狐紫影沒想到這臭葉法善,居然在這個時候掉鏈子?剛剛自己掰了一大圈,葉法善一句話給捅破了她的謊話呀!

「好!」一角羅睺向葉法善走近一步:「我需要。」

葉法善絲毫不被一角羅睺的氣勢影響。他反而看著妖狐紫影:「此刻,大家都陷在『狐野宴』之中,不是時候也正是時候。紫影,要不就跟萬仙會的朋友說說為什麼我當初在午陽鄉發現妳緊緊拽著的包袱裡的物事,就是妖狐一族的秘寶?」

妖狐紫影反應極快!她聽出葉法善這一段話裡面,提到了「陷在『狐野宴』之中。」若是此時不跟這三個傢伙說清楚,恐怕別等狐野宴再起,光是那個頭上長角的傢伙,就極難對付了!和盤托出,就是把這三個傢伙拉進這場局裡,誰也別想置身事外!這是葉法善一開口,就說實話的原因嗎?可是…銀狐白影的交代…哎!秘寶都在葉法善身上了,我早就砸了銀狐白影的交代了不是嗎?

「你需要秘寶?」妖狐紫影冷眼瞪著一角羅睺:「說說,你對秘寶知道多少?」

一角羅睺很欣賞葉法善的坦白,於是也坦白對妖狐紫影說道:「我知道秘寶可以號令天下群妖,一直以來,由妖狐一族佔著。傳說秘寶威力極大,我想見識見識的。要是秘寶有這樣的力量,對我幫助很有的!」

「西敏婆婆說你們倆往午陽鄉而去,」胖修羅雙手抱胸:「我們也訝異了。因為幾個月之前,萬仙會就聽說妖狐一族在那附近很躁動,或許妖狐之主,有了什麼意外?但是一場怪疫,阻了我們萬仙會的查探的腳步。」他看著葉法善:「葉先生,秘寶對你有什麼用處?大家輪流用用,你說好不好?」

「嘻嘻嘻嘻…」妖狐紫影先是輕聲譏笑,然後大笑:「哈哈哈哈哈!你這胖子!怕是不知道銀狐白影,我妖狐一族尊主的厲害了?想拿她掌收的秘寶『輪流用用』?很好玩兒是嗎?哈哈哈哈!」

一角羅睺對妖狐紫影說:「請告訴我們秘寶關於的事。」

「我知道的不多,」妖狐紫影正色說道:「這秘寶叫做『辟邪』,是一個燈籠!」

「喔?」蘇自然兩眼睜大:「原來是個燈籠?」

葉法善點頭:「沒錯!我當時就不明白,一個包袱裡的舊燈籠,需要妳緊緊拽著不放?」他說完,看著妖狐紫影。

「赤影死啦!」

「又多出了三個傢伙!」

「他們是誰?」

「赤影沒啦!」

「可惡的怪人!」

「不能放過他們!」 炭影、藍影、灰影、青影、黃影五隻妖狐與一群野狐眾,隱身在大雪掩蔽的山陰處!

「妖狐紫影又找來了幫手嗎?」藍影恨恨地說:「她真是難收拾!」

「葉法善一個就夠煩了!」黃影道:「不能讓他們活著!」

炭影發出長嚎!「通通都得死!」

「對!」妖狐灰影兩眼發火:「通通都得死!」

「銀狐白影會死在天劫之下!妖狐一族由我們統治!天下群妖都得聽我們的!」黃影大聲吼道:「通通都得死!」

「別讓他們休息了!」妖狐灰影:「繼續我們的『狐野宴』呀!」

「『辟邪燈籠』,傳說是上古之神女媧炮製的。」妖狐紫影對葉法善及一角羅睺等人解釋:「她扒了黑龍皮當燈籠罩子,以黑龍脂煉成燈籠中的蠟燭,抽黑龍筋當燭芯,削黑龍角作燈籠支架,罩子上佈滿黑龍血髓咒文,」說到「咒文」,她看向一角羅睺。因為這怪傢伙,也是全身整臉的奇怪咒文圖案刺青!

「燈籠一點亮,天下群妖立即化為一灘血水!」

「這『辟邪燈籠』,點亮過嗎?」胖修羅問妖狐紫影!

「呿!我要是見到燈籠亮過,現在能站著告訴你嗎?」妖狐紫影一點兒面子都不給胖修羅!

一角囉睺問妖狐紫影:「為什麼?你們的尊主,會將秘寶交給妳?」

妖狐紫影道:「因為我壓根兒不想當妖狐一族的尊主!不像發動『狐野宴』那幫妖狐!我自己一個,多開心自在?管那麼多事幹嘛?」

「他們都是為了這『辟邪燈籠』才找上妳的喔?」葉法善問:「那…妳的尊主,銀狐白影是吧?她去哪裡了?」

妖狐紫影嗔道:「臭葉法善真討厭!你啥不問問這個?」

「啊?」葉法善被罵得傻了!

妖狐紫影看看葉法善那一臉傻相,覺得又好氣又可愛:「算啦!說就說!我們妖狐一族,拜月修煉成精,強奪天地造化!所以老天爺不樂意啦,讓我們妖狐百年遇一小劫,五百年遇一中劫,一千年遇一大劫!我族尊主,正逢千年一遇的天劫,必須隱身對付!妖狐炭影那些混帳傢伙,正式想趁著白影隱身,奪了秘寶,不但統治妖狐一族,還可以號令天下群妖!我呸!」妖狐紫影說罷,作勢吐了一口口水在雪地上!

一角羅睺聽完,瞭解了秘寶「辟邪燈籠」的來龍去脈,他看著葉法善,伸出右手:「我聽完了。辟邪燈籠交出來,我現在就來試試看的『狐野宴』!」

葉法善正待開口,卻發現後面半里左右,出現了一道隱隱約約的白線!蘇自然、胖修羅與妖狐紫影也看見了!

那道白線越來越近!原來是有人騎著一匹馬,在黑夜中踏雪馳來!

此時,包括葉法善,眾人耳中鑽進了一名男子的聲音:

「吾乃當今太史局令李淳風!原來這秘寶『辟邪』,竟然是只燈籠?葉先生,既要前往午陽鄉舊地重遊,便與舊人結伴同行如何?」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43526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