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親身經歷『案例K』12 初次見面 (最終回)
2020/07/03 18:18:15瀏覽581|回應0|推薦42

親身經歷 『案例K』12 初次見面 (最終回)

初次見面

「聶巧兒…她不是不知道五天前發生的事!」錢主任大惑不解:「為什麼還會發出這條訊息給你呢?」

尹麓教授將手機放回上衣口袋:「要是這則訊息不發給我,案例K的事情就不會發生嗎?那已經發生過了,不是嗎?你和我,都提早知道了接下來會發生的事。」

「你被壓在兩萬三前年前的猛瑪象底下。」錢主任:「我無法確定,我們現在是否在那個案例K將你埋掉的時間軸裡面?這是我最大的疑惑!」

「我明白你的意思。」尹麓教授點點頭。

「一開始,瑞典皇家科學院的探險隊在發現俄羅斯弗蘭格爾島現一隻兩萬三前年前的長毛象,然後運回斯德哥爾摩解凍,接著再解凍之後,你的屍體從長毛象底下的凍土層裡掉出來!」錢主任邊說邊來回踱步:「我們在先腦中心同時知道這個訊息,然後認定這是一個『特異事件』!」

「聶巧兒飛去斯德哥爾摩,我們開始分析,是什麼導致了時空軸的變動?」尹麓教授。

「你說這個現象,是被擾動的!但我們那時不確定是人為擾動?還是老天爺搞出來的可怕玩笑?」錢主任看著尹麓教授:「『跳房子』和『一板豆腐』的說法,都是因應我們覺得時空的擾動,來自『觀察者』的主觀角度而決定。朱蒂院長寫在白板上的『她』,讓我認為攪動這場時空軸風暴的,是一個女子。」

「然後聶巧兒見到了威廉,她帶回威廉爺爺生前一直祕密收藏的案例K檔案。」

「沒錯!」錢主任激動地說:「一點也沒錯!」

「你認為,」尹麓教授的臉上,表示出對錢主任此刻想法的理解:「這一切的過程,是顛撲不破的『順序』?無論在這五天之中,我們做了多少調整、修正與迴避,這些嘗試,都無法改變即將出現的事實,也就是…我還是會被案例K給壓在一頭長毛象的身體下面?」

錢主任激動地大聲說:「我們現在正在撒哈拉大沙漠的邊緣!這代表著我們不希望這件事情發生。但是我們的心念,根本就相信,案例K還是會出現!才會離開研究中心跑到這裡來不是嗎?我們正不偏不倚的朝著這個結局前進呀!」

聶巧兒到了洛杉磯醫學中心。她臉上特意畫了濃一點的妝,好讓睡眠不足的黑眼圈看不出來。

醫學中心的檔案管理員,將一整疊資料捧給坐在電腦前的聶巧兒:「這是我們保存的資料中,最符合妳篩選條件的一批了。祝妳好運!」

聶巧兒對著這位非裔資深檔案管理員露出微笑:「謝謝妳。」

她左手拍了拍大約三箱的紙本檔案資料,右手端起一杯特濃的咖啡:「開始吧?」

聶巧兒坐在洛杉磯醫學中心的檔案調閱室裡,總共喝了三杯特濃的咖啡,吃了兩個甜甜圈,加上幾顆胃藥。經過三個小時,她翻閱資料的動作停了下來,檢查手機裡的最新訊息。

聶巧兒看到了幾筆同意參加「青春之泉」專案計畫的客戶回函。這些回函,對聶巧兒來說,並非好兆頭!因為她很清楚,若是將這些回函整理好之後發出去,尹麓教授就會在他的手機裡面,收到『訊息』!他被壓在長毛象身體下方的屍體中,手機裡面最後一條簡訊,就記錄著自己發給他有關這十一名客戶加入「青春之泉」計畫的名單。

這代表,『訊息』一但發出去,尹麓教授被壓在兩萬三千年前的事實,就會發生?是這樣嗎? 案例K死了!她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

自己第一次開槍殺的人,就是案例K!在五號病房裡,她親眼見到兩個不同時空的案例K同時出現!一個是她從斯德哥爾摩親自押回來的。另一個,則是從她當時的旅館房間裡消失的案例K…當時聶巧兒認定,案例K把自己困在跳不出來的時空迴圈裡面!

「因為她的選擇沒有改變!」聶巧兒決定發出簡訊,告知尹麓教授有十一名客戶參加「青春之泉」計畫:「就算預先知道尹麓教授將會被妳壓在長毛象的事體下面,經過兩萬三千年的冰封之後,屍體才會被發現。但我現在的選擇,也沒有改變。那麼,會是誰陷在不斷重複的時空迴圈裡?是妳?是我?是尹麓教授?還是我們所有人?這一切都是命中註定不可改變?我有那麼『宿命論』嗎?」

聶巧兒發完簡訊,她收住快要開始鑽牛角尖的思緒,將注意力放到眼前的一堆陳年資料上。

皇天不負苦心人!聶巧兒找了大半天,終於找到她要的社會醫療紀錄。那是一名華裔女子的社會醫療檔案。

1967年。醫社濟助字號:CS086092367劉娟。24歲。出生月日不詳。

聶巧兒看著已經發黃而且略帶黴斑的陳舊資料檔案:

「非婚生子女:一名。性別:女。智能發展不足,對外界刺激反應遲緩。推斷約為七、八歲年紀。」

這份記載著「劉娟」的醫療紀錄檔案,是來自上個世紀社會救濟處所登載的資料:

「劉娟於貧民區發現。當時昏迷不醒,體溫過高。有明顯濫用藥物、吸毒症狀。除了自己的姓名,該名女子身上無駕照、無社會安全碼。現場有一名女童,嚴重營養不良。經判斷留院短期治療,母女轉移至洛杉磯聖馬丁民間救濟院。」

聶巧兒瞇著眼睛,想看清楚檔案裡夾著的一張大頭貼照:「劉娟?」 那張半身照片有些模糊,這位「劉娟」的臉型削瘦,癟著嘴面對鏡頭,但是眼睛卻瞟向右邊。因為雙頰內陷的緣故,顯得額頭很寬很高。頭髮像是半乾不濕的貼著頭皮往下延伸,長度約到肩膀附近。

聶巧兒按下手機的錄音鍵:「我相信自己找到了案例K的生母資料。她叫劉娟。出生於1943年,二次大戰尚未結束的年代。從已知的資料研判,劉娟的生活環境並不好。首次的醫療紀錄顯示,案例K已經出生。」 她將這份附有劉娟照面的檔案,用手機拍照存擋。

「聖馬丁社濟字:StM19680113C。建檔日期:011368。劉娟。身高:5呎2吋。體重:100磅。接受轉移年度評估:該名女子經過半年戒毒輔導,狀況良好。女童今年九歲。劉娟喚女童『點點』或『叮叮』。該名女童父不詳。劉娟重新建立身份溯源:原籍中國廣東。於1943年出生於舊金山。英文溝通能力待加強。舊金山市警局第四次申請調查是否為失蹤人口或非法移民,尚未有具體回覆。依本院最終評估,劉娟應可重回社會。預計下週一安排出院。」

這份檔案裡的黑白照片顯示,劉娟已經不再看起來極為消瘦。臉型稍微豐腴了一些。

「『叮叮』?『點點』?」聶巧兒對著手機錄音:「這是案例K的小名?聖馬丁救濟院依照院內的評鑑,認為劉娟可以重回社會。但是…劉娟『重回社會』的路,是不是又重回老路呢?我推估,並參照案例K之前的檔案,這對母女衝回社會的阻力很大,劉娟又重新吸毒、賣淫。而『叮叮』,並沒有受到多少正規教育。照聖馬丁救濟院的劉娟檔案來看,美國當時已經有《特別未成年兒童援助法案》、《社會保障法修正案》,叮叮,也就是案例K,應該符合救援助的資格。但目前看起來,劉娟母女自從出了救濟院之後,就人間蒸發了。」

聶巧兒喝了一小口已經冷掉的特濃咖啡。

「案例K的檔案,從1978年開始記錄。」聶巧兒繼續對著手機說:「中間的十年,無法追查出劉娟母女經歷的生活型態。威廉,你應該早點…早點讓我知道有案例K…有『叮叮』存在。」 聶巧而說到這裡,她搖搖頭:「不,應該是說,你應該早一點,相信你爺爺!真的有個華裔女孩要殺他,這女孩叫做『叮叮』。」

她撥了撥頭髮:「威廉的爺爺,你一定見過案例K,甚至替她注射過實驗用藥,想要激發出她的超能力吧?你知道她叫『叮叮』嗎?叮叮殺了至少四十位包括情報員、研究人員以及同一時期被創造出來的超能力者。在你害怕到把自己隱蔽在法拉第籠裡,度過殘餘人生的同時,應該也感到一絲自豪吧?你創造出有史以來最強的超能力者啊!」 聶巧兒又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

我是為了你才來到這裡的,威廉。

她心想:你現在知道,案例K,叮叮,這位瘋狂女孩的家庭史了吧?我不確定你在最後一刻,是否看見了案例K?看見了奪走你性命的人是什麼樣的女孩子?

她停下了手機的錄音程式,闔上有關案例K母親劉娟少得可憐的紀錄,輕輕地說:「我殺她的時候,是不是也暗自想著為你報仇呢?」聶巧兒輕輕說:「而現在,叮叮正要去殺救了我母親,愛上我母親,但是我並不喜歡的人呢。」 聶巧兒拎起包包,準備離開檔案室。

尹麓教授會遭到案例K的毒手?不會的?會嗎?否則他們怎麼會發現尹麓教授的屍體,被壓在一隻四噸重的長毛象底下?經過兩萬多年的時間,然後被發現?從另一方面來說,這使得所有人開始作出準備!應對今時今日,案例K的「首次出現」?在不可能發生的超自然事件中,出現了不可能的狀況!案例K一定想不到,她在「今天」殺了尹麓教授,反而把自己陷進了更糟的情況吧?

聶巧兒看著走廊上一盞一盞掠過頭頂的燈光。她相信,原先的時空順序,已經被更高的力量給「調整」過了。那個「力量」代表什麼呢?聶巧兒想起尹麓教授辦公室裡,掛在牆上的一個字。唯一的一個字:「神」。

「真的有神嗎?」聶巧兒覺得這時候問出的問題,似乎表明自己信心薄弱,需要心理上的助力來幫助自己,肯定當下的自己。但她更傾向認定,是因為這幾天太緊繃的壓力與狀況不斷發生,使得脆弱的情緒變得明顯。她要拒絕讓這樣的感覺蔓延,她需要找些事情來想,來沖淡脆弱…

「過去、未來、現在,同時發生。」聶巧兒重複了當時尹麓教授找他到辦公室所說過的話。

「一板豆腐比較好。」她重複完這句話的一瞬間,她腦子突然想起,當時要出發到斯德哥爾摩之前,去探望母親的時候,母親正在白板上寫著一些零碎、上下片段無法連續的句子!那些句子...那些句子是什麼?

聶巧兒閉上眼睛,嘗試讓自己回憶當時在母親的病房裡,無意識狀態中,瞟見白板上的那些句子…記憶是如何喚醒的?讓情緒引動,因而觸發當下的記憶。聶巧兒先令自己重現當時在母親病房裡的情緒。

那是…·不安、緊張、排斥、想要盡快離開…聶巧兒開始建立當時的心情。然後,她的身體做出與當時一樣的動作。她閉著眼睛,順著重建的心情,當時眼睛的視線是怎麼移動的?

她看見了!聶巧兒在腦海中原本忽略掉的視覺記憶,在這時清楚呈現!母親在白板上寫著:

「包心菜就是宇宙模型的最佳寫照!每一層代表一個完整的宇宙。而每一層宇宙,邊緣是具有模式,卻不是完整的形狀。」

「掌紋、經絡、奇經八脈、包心菜、宇宙星系、黃金分割!答案近在眼前!」

「原來是妳很弱!」

「星系的分佈,就如同一片包心菜上的葉脈。它們集中在葉脈,少數擴散在葉脈之外。因此,沒有葉脈的葉片最薄。 葉脈,負責輸送、分配養分。宇宙的葉脈,則用來互相傳輸能量。」

「大爆炸是不均勻的!不同步的!那不是唯一的大爆炸!是無序混亂的擠壓互動!」

「密件副本在這裡!」

「腦神經元的疏密分佈,像包心菜的葉脈,像宇宙星系。」

「普林斯頓大學異常工程研究所的報告不是不見了,是沒了!」

「宇宙葉片最薄最稀疏的部分,是因為別的葉片壓過來了,因此,最薄之處承受最多的力量,然後將力量傳到星系葉脈,然後再從星系葉脈延伸出去。」

她一手捂著嘴,從記憶中便認出當時在白板上,與案例K相關連的字句:

「原來是妳很弱!」

「普林斯頓大學異常工程研究所的報告不是不見了,是沒了!」

「密件副本在這裡!」

「『原來是妳很弱』?妳…妳比我更早,就知道案例K了!她慣於找超能力者玩『決鬥遊戲』…」聶巧兒快步走到大街上:「不止這樣,妳還見過她了是嗎?妳都知道,是嗎?」她的心跳陡然上升:「那把鎗…那把手鎗?」

聶巧兒在街上煩悶又無助的大喊:「妳到底去哪裡啦?媽!」

在大沙漠邊緣。

「『我們正不偏不倚的朝著這個結局前進』?」尹麓教授對錢主任說:「我們是往著與案例K『初次見面』的時空點前進沒錯。」

「你的能力提高,而這我們討論過,案例K像一條潛伏在意識之海的鯊魚!」錢主任道:「她會更容易發現你!聶巧兒傳來的手機簡訊,就像按下定時炸彈的定時器,倒數已經開始了呀!」

尹麓教授拍了拍錢主任的肩膀:「是的,我們就要跨進這個特殊的時空節點。這是事實。」

錢主任看到尹麓教授的視線,並不是看著自己,而是看向自己背後的帳篷。從尹麓教授的臉上,錢主任明白他看到了一個人。

「她來了?」錢主任悄聲問。

尹麓教授點頭,也悄聲對錢主任說:「她喜歡從你背後出現。」話說完,尹麓教授走向帳篷。

錢主任隨著僵硬轉身,他看到案例K穿著一身碎花洋裝,一雙紅鞋,後腦上有一朵紫羅蘭模樣的髮夾,固定住她長長的辮子。

「你是誰呀?」案例K眼睛大大的,像是看見了令她好奇的東西!

錢主任感覺此刻的案例K,就像一隻看到好玩物事的貓。貓獵殺生物,不一定是為了果腹,更多時候,只是為了好玩!他聽見帳篷裡的器材,開始發出金屬扭曲變形的刺耳聲音!這是案例K出現時的「名片」,周圍的物體,都會扭曲變形!這時,連帳篷的鋁合金支柱,都開始彎曲了!

 「『初次見面』呢。」尹麓教授手一伸,那本記載案例K的秘密檔案,就自動飛到他的手上:「妳是案例K,對吧?」他的笑容很平和。 錢主任聽得出來,尹麓教授說到「初次見面」這四個字時,故意強調的意味。

案例K表情露出詫異:「你怎麽知道?」

「因為我很瞭解妳呀。」尹麓教授在案例K面前,秀了一下手上威廉爺爺祕密保存許久的一整疊檔案。

「那一疊紙是什麼?」案例K問。

「妳是怎麼找到我的?」尹麓教授反問。

「因為我感覺你很亮,你在發亮呀!」案例K笑笑說:「所以我就來啦!來決鬥吧?」她話一說完,便以錢主任根本來不及看清楚的速度,撲向尹麓教授!

尹麓教授同時向前跨步!單手就勒住案例K的脖子!他的反應,比案例K更快!案例K還來不及喘氣,就被尹麓教授推進了逐漸變形的帳篷裡!

「尹麓!」錢主任大喊!同時往帳篷裡面跑去,卻發現,尹麓跟案例K都不見蹤影?

「兩萬三千年前的猛瑪象!」錢主任一下子就想到他們去哪個時空了!

案例K從來沒有此刻的錯愕感過! 她被掐眼前的中年男子掐著脖子,一路後退!同時感覺到耳鳴得厲害!她穿越了許多時空,然後…一股刺痛!好痛好痛!

「啊呀!」案例K叫出聲來!同時感覺到自己的舌頭,嚐到了鹹味!那是自己的血液呀!

這是什麼東西?這是什麼呀!

案例K低頭一看,自己的碎花洋裝破了?有根又粗又硬的白色東西穿透了自己的身體?好痛呀!好痛好痛!這是什麼味道?臭臭臭!好臭!

案例K的身體被莫名的力量甩動!她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案例K無法轉身,她只能略微轉頭,看到身旁有一條深色又滿是皺褶的…

「大象鼻子?大象大象!」案例K邊吐血,邊重複著「大象」這個詞!她看過大象!但是身後的大象更大,還有長長的毛!案例K終於搞清楚了,原來她被一隻長毛大象的象牙刺穿了自己的身體!

「好痛呀!」案例K哭得很大聲!「討厭討厭!」

這頭在凍原上的長毛象,不明所以的,突然有個東西撲過來!然後就被自己的象牙穿透!長毛象嚇了一跳,想把象牙上的東西甩掉!所以案例K才會覺得自己的身體不斷劇烈搖晃!

「嘿!」尹麓教授看著腰腹被象牙刺穿的案例K:「妳不想知道這裡面寫什麼嗎?裡面寫的都是妳呢!」他邊說,邊晃著手上的案例K檔案。

「啊!」案例K大聲尖叫!整頭長毛象瞬間崩解開來,炸出一大團血霧!案例K跌落在凍土上,連身碎花洋裝的下半截,幾乎都是血!

尹麓教授往後站了幾步,避到了上風處,不想令自己身上沾到長毛象被案例K用超能力崩裂炸開後的血霧。

「還有妳的照片。」尹麓教授說:「這張是妳在畫畫嗎?」

「我…我要看…」案例K半趴臥在地上,伸手朝著尹麓教授說:「給我看!」

尹麓教授將檔案往身旁一推,整疊記載案例K的資料,便消失無蹤!

「我也不知道放到哪裡去了?」尹麓教授看到案例K腰腹之間可怕的穿刺傷,已經開始快速的復原!這女孩子的能力真是不容小覷,若是沒經過非洲農場母源萃取液的二次注射,看來還拿不下她呀!

「我討厭你!」案例K的臉色慘白!就像女鬼似的慢慢站了起來,一付想將面前的陌生男子生吞活剝的樣子!但是她的傷勢,目前無法讓她如願!案例K明白,這個男的很可怕!她感應到這個人的時候,不覺得有這麼強呀?

尹麓教授走向案例K:「我還不清楚,應該怎麼活體解剖妳…這對我來說,是一件很殘忍的事。」

「走開!」案例K大喊!

突然間,從四面八方飛來許多大小不同的石塊、沙塵,撲向尹麓教授! 當尹麓教授揮手撇開這些力道可以砸死人的凍土石塊與沙塵之後,卻不見了案例K的蹤影?

「可惜!」尹麓教授嘆了一聲。

錢主任走出帳篷。他知道,這下子應該怎麼辦嗎?哎!瑞典皇家科學院的生命研究部那間實驗室已經毀了呀!這樣一來,不會有壓著尹麓屍體的長毛象被發現,那…那尹麓呢?

「我們真是不偏不倚的朝著和案例K『初次相見』的時空點前進!」錢主任焦急地說!然後…他想到:「事實,跟結局,並不一樣!我說『我們正不偏不倚的朝著這個結局前進』!尹麓說『我們是往著與案例K初次見面的時空點前進』。我說的是『結果』,你說的是『事實』。」

「你想通啦?」說話的,正是從帳篷裡走出來的尹麓教授!他身上的獵裝,沾上了不少塵土。

「哈哈!我懂了!」錢主任興奮說道:「我們這五天所做的一切努力,完全沒有白費!因為這樣,『過去』的努力,改變了五天之後的未來,也就是『今天』的時空實相!我剛剛想到,發現你屍體的那支探險隊,還有那座解凍長毛象用的實驗室,在『今天』到來之前,就已經不存在了!那麼今天的變動,又會更改兩萬三千年前的『結局』!」

「事實,與結局,並不畫上等號呢。」尹麓教授搖頭道:「可惜,案例K跑了!」

「她去哪裡?」錢主任急問!

尹麓教授繼續拍著身上的沙塵:「她…我想,我已經成功的引導她進入一場新的追逐遊戲。」

「追逐誰?」

「追逐那份記載她的機密檔案。」尹麓教授說:「跟聶巧兒分析的一樣,她進入了一個時空的大迴圈。要是她的選擇不變…呵呵,我們不知道她此刻人在哪裡?但是她的屍體在我們這裡。」

「嗯。」錢主任點頭:「『選擇』呀,總歸於自己的本性。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要改變自己的選擇,就像改變自己的習性一樣,很難很難。」

「無論她可以跨越多麽遙遠的過去,多麽遙遠的未來,都難以跨越根深蒂固的習性,因此會不斷重複同樣的選擇,繞了一大圈,還是回到原來的老路子上,面對同樣的結果。」尹麓教授用水壺中的水,澆熄營火:「人類的自我進化,好難呀。」

「但是你不同,」錢主任:「你和案例K一樣,都具有穿梭時空次元的能力了!」


尹麓教授難得面露苦笑:「並非如此。我可以感覺到,二次注射母原萃取液的功效,逐漸淡化了。」


「喔?」


「或許,就像泡一壺茶一樣,反覆沖水,茶就越泡越淡。不知是案例K抵銷掉我的能力,還是因為新陳代謝的作用,讓我升級後的能力,越來越有被稀釋掉的感覺。」


「這麼說來,目前只有案例K與院長,她們的能力是不會減退的?」

尹麓教授點點頭:「不過代價太高!她們都瘋狂了。」

錢主任口袋中的手機響起,他看了一下訊息,臉上露出鬆了一口氣的表情。

「嗯?」尹麓教授問。

「找到了!找到朱蒂院長了!她被一輛廂型車撞倒…或者說,她撞到了一輛廂型車,送到醫院,人沒事!劉組長說,醫院初判有點輕微腦震盪,已經出發去接人了。」

「我們回去吧。等聶巧兒開完『非洲農場』的集資說明餐會,再告訴她這個好消息。」尹麓教授伸了伸懶腰:「我們還有許多事等著處理。」

「嘿嘿嘿。三千大千世界,造化與心念,倏起倏滅。我還想跟你提一提,還有個案例…很值得研究呢!」 尹麓教授沒搭話,他一進帳篷,就開始收拾物品,心裡掛念著朱蒂的狀況!

「回去再說。」

大沙漠開始刮起風沙陣陣,帳篷的模樣,變得越來越模糊不清

#親身經歷2 案例K 故事結束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41141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