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親身經歷 『案例K』11肉體凡胎
2020/07/02 09:02:53瀏覽480|回應0|推薦32

親身經歷 『案例K』11肉體凡胎

肉體凡胎

被換上病患白袍的案例K,知道自己受傷了!她的胸口好痛好痛!案例K痛得想哭,但是全身依舊緊緊地貼在五號病房的牆壁上!尹麓教授不給案例K有喘息的空間。而錢主任打開的電磁場,也令案例K無法從這個時空掙脫!

位於白色禁區的專用電梯門打開,劉組長與兩位安保人員,攜帶電擊鎗,快步跑向五號病房!

尹麓教授無暇顧及自己腹部的刀傷,他這下子有點心急:劉組長怎麼還沒到?

案例K身後的牆壁,突然崩裂!那是因為她雙手貼著牆壁,讓念動力將牆面開始扭曲!

「糟糕!」尹麓教授一吸氣,要用他的意念,阻止案例K脫逃!

來不及了!

牆面轟然崩裂了一個大洞,案例K順勢跌了出去!正好讓劉組長等人看見!劉組長直接對著還坐倒在地的案例K發射電擊鎗!電擊探針射中了案例K,瞬間發出三萬伏特的直流高壓電!案例K張大了嘴巴,身體劇烈痙攣扭動!

「剛剛好趕上!」劉組長喘著氣,眼睛盯著地上的案例K!

「讓開!」案例K手一揮,兩名保安與劉組長立刻被她的念動力,從破裂的牆洞甩進五號病房!案例K一手撐著地面,在全身極度刺痛中搖搖擺擺的站了起來:「可惡…可惡!」她咬緊牙根,努力讓自己別再倒下。此刻,她無法集中意念,跳脫這個時空。案例K半走半跑的,她看見了劉組長剛剛來到白色禁區的電梯,她要離開!

錢主任緊緊握著電擊鎗,從五號病房衝出來!他一見到案例K要跑了,豪不猶豫地朝她的背部發射電擊探針!「別跑!妳跑不掉啦!」錢主任一邊發射電擊探針,同時快步追上去!

案例K在進到電梯前,又中了一枚電擊探針!她慘呼一聲,摔進了電梯裡,也無法注意自己在那一瞬間,按了哪一個電梯樓層鈕?案例K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息!她的下半身完全失去了感覺!

尹麓教授看著幾乎全毀的五號病房:「要是讓她這樣跑掉,我們這裡也可以關門大吉了!」

錢主任要劉組長趕緊追人:「不管用什麼方法,都不能讓案例K離開這裡!」他趕緊查看尹麓教授的傷勢:「先…先躺著!」

尹麓教授半躺半坐在一張變形的長椅上,他撩起染血的襯衫:「腎臟破裂…還有呢?」

錢主任連忙從傾倒的醫療箱中,找出了針劑:「先打一劑止痛消炎!我來安排緊急手術!」話說完,針劑便從肩膀注入尹麓教授體內。

尹麓教授臉色發白,雙眉緊蹙:「不行!案例K…」他深深吸一口氣,可是帶來的卻是一陣劇痛!

「不先把你的傷勢搞定,我們就沒人可以搞定她!」錢主任繼續翻找現場可以運用的急救用具及藥品。

「出血是不是緩和了?」尹麓教授忍著痛,閉上眼睛,緩緩呼吸。

錢主任查看傷口:「目前看起來是這樣。」

尹麓教授知道他可以運用念動力,修復自己腹部的刀傷,但不會一時半刻就完全康復:「聶巧兒呢?」

聶巧兒在自己的研究室裡,打開了辦公桌右側的抽屜。她竟然分不清楚,自己手上拿著的是什麼東西?黑色的?形狀呢?不是方形…不是平常熟悉的形狀…材質呢?

聶巧兒邊覺得自己行為與感覺都很古怪,可是身體卻走出了研究室,直接來到電梯區。電梯門一打開,她直接走進去,看也不看的,就按下了樓層按鈕!

「十七樓?個人諮詢室及檔案圖書區?」她不明白為何要到十七樓?

劉組長透過保安系統,指揮十七樓的安全人員,立刻去截阻案例K!「千萬小心!她是很強的超能者!」 三名保安人員帶著電擊鎗,依照即時監測系統,衝向案例K出現的地方!

「我們已經到達個人諮詢室區域!進行逐間清查!」 其中一名保安人員回報狀況之後,便一間一間打開個人諮詢室,搜索案例K!但是他打開編號09的諮詢室,卻看見了失蹤的朱蒂院長?

「妳…妳是院長?」保安人員話還沒說完,朱蒂院長像是發瘋似的,將諮詢室裡的筆記本電腦,對著保安人員的頭用力砸過去!保安人員登時頭破血流!

「沒關係!找到…案例K!」保安人員捂著流血的額角,對他的同事說:「不能讓案例K離開研究中心!」

朱蒂院長的神情,像是在心靈迷宮中穿梭,既清醒,又迷惘:「我們才剛剛開始聊天,不是嗎?那是你的故事?還是我在說故事?我記得發生過…不,或許根本沒有發生過…」

朱蒂院長在恍惚的狀態下,看到前面就是一部電梯。離電梯旁邊的一個房間,閃出了一個女孩子的身影!朱蒂院長看見了這女孩子穿著病人的白袍子,打著赤腳,正想往電梯方向逃跑!那女孩子,正是案例K!

「哈!原來是妳呀!」案例K的神色憔悴,她受了傷,又接連被電擊了兩次!

朱蒂院長認不得眼前這個面容慘白的女孩子是誰?她不想被阻擋,不想被干擾!於是她揮拳,直接打在案例K的左臉頰上! 「痛!」案例K一手撫著臉,差點站不穩!

電梯門打開了!從電梯裡走出來的,就是不明白自己為何要來的聶巧兒!她同時看見案例K與母親,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問:「妳怎麼在這裡?」

「她打我…她…她是瘋子!」案例K倚著牆壁,她已經站不穩了!

「妳們兩個,都不能離開這裡!」聶巧兒慢慢開始看清楚手上拿的東西了!那居然是一把手鎗? 案例K瞪著聶巧兒,喘著氣,臉上獰笑:「妳…妳不像我,妳很弱!我不在乎妳…」

聶巧兒舉起手鎗,對著案例K:「妳很強。就算妳有無比的超能力,畢竟還是肉體凡胎。」

案例K大喊大笑:「我很強…哈哈哈!我…很強!」

「抱歉。」聶巧兒扣下板機前,對案例K只說了兩個字。

兩聲鎗響! 朱蒂院長看見穿著白袍的女孩子,胸口爆出了兩朵猩紅色的血花!她當場失聲尖叫:「妳殺人了!殺人啦!」

聶巧兒從來沒有開過鎗!她想不通為什麼自己手上會有一把鎗?但是當看到案例K與母親同時出現在眼前,只能有一個決定!她不容許母親受到任何傷害!

母親人呢? 聶巧兒只見到三位保安人員快速跑過來,卻沒見著母親的蹤影?電梯為什麼在移動?聶巧兒轉身看著一閃一亮的燈號,顯示電梯正往下降!她蹲下身,檢查案例K的頸部是否還有脈動?聶巧兒呼出一口氣,她輕輕撫摸案例K的臉頰,感覺到她的臉開始變得冰冷:「案例K,妳可以休息了。好好休息吧,不用再『決鬥』了。」

石堆中央的火焰,正抖動著它的艷紅。

在滿天星光的夜空下,尹麓教授與錢主任在沙漠的邊緣野營。 錢主任手上握著鐵叉,鐵叉前端是一條烤得表面微焦的熱狗。

尹麓教授坐在躺椅上,一身獵裝,看起來挺悠閒。他拿起一張X 光片,借著火光觀看。 錢主任此刻也不是醫生扮相,而是卡其褲、絨襯衫、牛仔外套,戴著棒球帽。他看著滴出油脂的熱狗,鼻端聞著那香氣,突然笑了出來!

「怎麼?」尹麓教授問。 錢主任笑著說:「我居然叫劉組長在停屍間裝監視器!哈哈哈,」他撩起棒球帽,用力抓了抓頭,然後再戴好:「誇張呀!我擔心案例K會突然坐起來!擔心她復活的時候,我們不知道!」

尹麓教授喝了一口熱咖啡:「我不覺得你的想法奇怪。畢竟,她是個完全不受控的瘋狂超能者,一但知道有這樣的人存在,任何人都會感到危險會出其不意地出現,開始變得神經質。」

「哈!說得好像恐怖情人!」錢主任笑著說:「一但沾上了,很難甩掉!」

「我覺得奇怪的是,為什麼聶巧兒會有一把鎗?」

「她也想不起來那把鎗是怎麼來的?」錢主任將烤好的熱狗放在餐盤上:「我們在五號病房同時面對兩個案例K的時候,她就有點失神了。」

尹麓教授看著X光片:「任何奇怪的事,在我們這裡,通通不奇怪。比如說,我們倆,現在居然跑到大沙漠裡面野營烤肉?我之前可沒想到。」

「怎麼樣?」錢主任打開一瓶啤酒。

「左肺中鎗塌陷,心臟也中了一鎗。她等於當場兩眼一翻,就沒氣了。聶巧兒可以轉行當職業殺手。」尹麓教授左手枕在腦後:「案例K全身有不少地方骨裂。左手前臂骨折、右腳踝跟腱斷裂。這應該是在跟我們倆周旋的時候造成的。」

「是跟你周旋吧?」錢主任嚐了一口,覺得自己的熱狗烤得挺不錯!他喝了口啤酒,然後問:「當時你只是想讓她骨折?」

尹麓教授鼻子哼出一口氣:「哼。我中了一刀,還想著對她手下留情?是她夠本事,抵擋住我的念動力攻擊。」

「我看,若不是你傷了案例K,聶巧兒還截不住她呢。」

尹麓教授搖搖頭:「順序跟因果關係,不一定是這麼看。在斯德哥爾摩抓住案例K的是她。兩鎗斃命案例K的也是她。別用有無超能力去斷定一個人的本事。我至少讓案例K跑掉兩次,聶巧兒制服了她兩次。」

「說得沒錯!」錢主任起身:「我來看看分析儀的結果出來了沒?」他往帳篷走去。 沙漠的夜風吹起,寒意漸漸籠罩大地。

尹麓教授也跟著進了帳篷:「如何?」

兩人身前的桌面上,擺著一具精巧的分析儀,儀器內裝著案例K的腦下垂體。 尹麓教授看著螢幕上不斷更新的數據:「嗯…真是…不樂觀!」

「無法分離萃取嗎?」錢主任問。

「如果案例K是活的,或許可以勉強萃取吧?」尹麓教授皺眉思考:「案例K一死,屍體停止供應腦部氧氣、養分,以及微電流。我們當時動作還是太慢了!」

「白忙一場!」錢主任又吃了一口烤熱狗:「不過,我們還有機會!」

尹麓教授微笑:「多虧你。一直掛記著案例K把我甩到了兩萬三千年前,還找了隻猛瑪象壓住我。」

錢主任道:「與其撤離研究中心所有的人員,提防案例K來找你,不如把已經和案例K產生情緒纏結的人,全都從中心撤離,並且遠離人群。這樣子的做法最符合邏輯…傷亡最少!」最後四個字,錢主任覺得自己好像說得太快了。「傷亡」?指的不就是尹麓嗎?

尹麓教授從分析儀中取出案例K的腦下垂體:「沒用了。只是一個紀念品。」

錢主任看著尹麓手裡握著的一瓶用營養凝膠封存的腦下垂體:「沒關係。還有四個小時,就是你屍體口袋裡那支手機所顯示的最後時間。案例K即將出現在你面前!」

「設想是如此。」尹麓教授瞄了一眼桌上那疊原本由聶巧兒前男友威廉的爺爺秘密收存的案例K檔案:「我和她唯一的『連結』,目前只想得到是這份檔案。」尹麓教授側著頭:「除此之外,我無法推斷。」

「整理一下,我們整理一下!」錢主任將手上端著的熱狗盤子放到一邊:「在我們接到瑞典皇家科學院通知,發現你的屍體之前,我們的行程是什麼?你準備做什麼?」

「『非洲農場』的集資說明會。」尹麓教授回答:「二號病房『預言者』的轉移,還有一個新病患的入院評估…腦神經醫學年會準備在京都舉辦。差不多是這樣。」

錢主任問:「『預言者』有跟你說過什麼?或者,他那段期間…我來調閱紀錄!」

尹麓教授做出不以為然的表情:「你知道我為什麼要將他轉移出院的。因為那有太多的囈語跟自己為是的幻想,已經失去研究的價值。」

「他有四成五的預言是準確的!」錢主任用手機登錄研究中心內部病患紀錄:「案例K這麼特殊…我們當時應該留心一些徵兆才對!」

「要小心,不要自己貼上去了。『預言者』有超過一半以上的預言是錯的。」尹麓教授說:「要是我們沈迷於聽信似是而非的『徵兆』,就會被一路越帶越偏了!你才在新時代宗教心理學的那本期刊所舉辦的直播演講中,檢討過星座運勢預測的呀。」

錢主任還是盯著手機螢幕,翻閱「預言者」那幾天的醫療紀錄:「沒錯!『每週星座運勢』的推測。真是…你把預測週期的起訖日跟星座遮掉,將裡面的預測內容,放在其他任何一周,任何一個星座裡,都適用!準確度都一樣高,也一樣低!一樣模稜兩可!」

尹麓教授看著錢主任:「你那時說過,有人覺得在網路社群或是期刊、專欄與書籍裡星座運勢的準確度高是因為?」

錢主任眼睛還是落在手機螢幕上:「因為他把自身的狀況,在感性面上調整、修改認知,剪貼之後投射在根本和自己無關的文字描述上。」錢主任看著尹麓教授:「所以覺得那段星座預測的文字內容,挺符合自己的現實情況。於是認為自己受到啟發、警示或者鼓勵。喜歡算命的人,大多如此。其實那些預測,並不能改變誰的真實處境,更多的是自我催眠自我安慰。該發生的壞事,一樣會發生。偶然出現的好運,其實影響更糟!他會因此更迷信,更樂此不疲。」

尹麓教授微笑:「你那段跟群眾直播的演說裡,最棒的描述是?」

「一般人買鞋子,發現尺寸不合太小,他會換鞋子。」錢主任記得他演說的內容:「但是相信並且習慣性依靠這些預測的人,很少發現鞋子太小,因為他們通常會剁了自己的腳趾去配合尺寸不對的鞋子!」

「『削足適履』。」尹麓教授對錢主任說:「你在那場演講中,很漂亮的詮釋了這句成語。」

錢主任放下手機,因為他沒辦法找到「預言者」的醫療紀錄裡,不預期提出的模糊預言內,有任何可以反駁尹麓教授與自己當時演說內容的跡證:「唉!當局者迷。一昧地尋找『徵兆』,卻忘了真正的結果,才是需要花心思追尋的。『徵兆』,從來不是『結果』,兩者之間沒有等號相連。」

「還有的是,『結果』出現之後,還回頭去試著發現『徵兆』。」尹麓教授走出帳篷:「我們正在這麼做。小心別陷入了思維的迴圈裡,在因果關係的辯證中瞎轉。」

「聶巧兒都說案例K是肉體凡胎了,」錢主任拍拍自己的額頭:「人一急,什麼想法雜念都變成救命的稻草啦,病急亂投醫!對了,我們跑到大沙漠來,她去了哪裡?」

「在進行『非洲農場』說明會之前,她跟我說要先去一趟舊金山。」尹麓教授坐在營火旁:「有幾個投資人對案例K也很好奇。這些人想知道是什麼配方,讓案例K的智能飆升?要是運用在失能失智的症狀上,會不會有正面療效?」

錢主任故意做出嗅聞的動作:「我好像又聞到資金挹注的味道了。」

「剛剛你還在擔心案例K即將出現。」尹麓教授提醒他。

「我承認自己是肉體凡胎。」錢主任有點不好意思。

尹麓教授的手機傳來簡訊通知聲。 他打開手機一看,是聶巧兒傳來的。

內容是:「女勳爵等十一名客戶,接受『青春之泉』專案計畫,已經安排入院。

錢主任看著尹麓教授的手機螢幕,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這則訊息…」

「五天前,就出現在我的『那隻手機』過了。」尹麓教授說話的語音,聽不出絲毫情緒。

#親身經歷 案例K 每週四更新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40899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