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葉法善 天下長安 秘寶卷01 狐野宴
2020/06/22 10:38:00瀏覽630|回應0|推薦44

葉法善 天下長安 秘寶卷01 狐野宴

「往古之時,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火爁炎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猛獸食顓民,鷙鳥攫老弱,於是女媧煉五色石以補蒼天,斷鼇足以立四極。殺黑龍以濟冀州,積蘆灰以止淫水。蒼天補,四極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蟲死,顓民生。」《淮南子·覽冥訓》

葉法善左手劍訣立在唇前,急急低聲敕令:「借五行之相,土相!」 霎時間,自他與妖狐紫影站立處往外方圓數十丈周圍被濃霧所籠罩的林木土地,陡然從地下向上發出巨響!葉法善雙手平舉:「起!」

妖狐紫影一個站立不穩,雙手緊緊抱住了葉法善:「你幹嘛?」

葉法善凝神說道:「既然衝不出這『狐野宴』,索性不跑了!」正說這話時,腳下延伸數十丈方圓地面,整片轟然拔升!一下子高出周圍十多丈!就看見整座依山生長的森林裡,憑空出現一塊狀似圓形的高地,在陣陣濃霧塵煙中,兀然立起!大片大片的白雪,碎裂紛飛!周邊的土石林樹,在這塊圓形高地拔升時,紛紛應聲倒下,落進這塊高地的底部!

妖狐紫影兩眼紫光閃耀,她張望四周,原本困住兩人的濃重妖霧,應時俱散!不由得拍手叫好:「好極啦!」這一喊聲,牽動了妖狐紫影脇下的傷口:「哎呀!」她的衣褲上,已經有大半被血漬佔據!而雪地上一塊又一塊的鮮紅血塊,清清楚楚地顯示妖狐紫影的傷勢很重!

葉法善冷眼觀察,那掩蓋了整座山林的妖霧,此刻已然在高地之下,無法隨著 這塊圓形高地上升而侵襲!

此時,他聽見了在高地下方,傳來此起彼落的嚎叫!

「嗚!嗚!嗚嗚!」

妖狐紫影坐倒在地上,面容憔悴無血色:「我說了,一隻妖狐,很難對付…一群妖狐,對付不了。」

「是嗎?」葉法善冷笑:「嘿嘿嘿。」他雙手立在腹前,做懷抱狀,同時露出冷峻的神情:「劍號真鋼,大戮十方,命不久長!」

妖狐紫影看葉法善胸腹前雙手一拍!一柄遠古黑劍,就這麼憑空出現!

「銀狐白影的秘寶在我身上!想取的來呀!」葉法善ㄧ聲大喝!妖狐紫影只見到他猛地衝向高地東邊,接著便不見了人影?

「葉法善!」妖狐紫影一喊出聲,便是一股劇痛從脇下傳來,令她無法再多說一個字!

葉法善喚出邪劍真鋼對付狐野宴三日前。

葉法善一邊大口咬著肉餅,一邊對小蝶讚道:「妳真是厲害!這樣就騙過了那萬仙會的西敏婆婆,以為妳是妖狐紫影吶!」 小蝶被葉法善這麼一誇,自己都臉紅了:「葉先生…你也把我誇得太好了!我那時,真是沒辦法來著呀!」

葉法善一個側身,讓過了幾位光顧著搬土磚的匠工:「哎呀!留心留心!」他看著這幾位工坊的匠工,將幾擔土磚堆落在殘破的舊道觀內堂。在內堂裡外,還有七、八位匠工正在鋸木、拌灰泥、夯地填土,忙得不亦樂乎!

「這下子,得住到旅店裡啦。」小蝶嘆了口氣:「工坊的人說,這得忙上個把月,才能把宅子修好呢。」

葉法善搔了搔頭,突然心生一念:「要不,咱們去午陽鄉一趟?或許妳會想起以前的事呢?」

小蝶一聽,心中大喜:「好呀好呀!」

這念頭一定,未到中午,兩人已經收拾好細軟行李,雇了一輛驢車,便離開長安城,一路向東。當葉法善與小蝶二人行出十里開外,在一座小樹林旁,葉法善見四下無人,便拿出懷中的書信,對著小樹林說:「這就有勞金福,將家書帶回去給我家大人,讓他知道我一切平安。」 話一說完,大山魈金福便撤去了隱身,在小樹林前接過了葉法善的家書,「喔喔嗚!」的點頭表示明白葉法善的意思。

蹲坐在大山魈金福肩頭上的小小蛙妖,看著葉法善遞過來的書信,不理解那是什麼?「嗖」地一張嘴,長長的黏性舌尖,便將那封書信給搶了過來!

小蝶見狀,覺得好笑,便對小小蛙妖說:「還是你機靈,葉先生的家書,就有勞你轉交給家裡大人啦!」

小小蛙妖從大山魈金福的巨掌中搶到了一件牠尚弄不清楚的物事,很是得意:「喎喎!喎喎喎!」意思是:這個是我的啦!

大山魈金福張開雙臂,將葉法善攏在懷中!要跟好朋友分開,心裡頭依依不捨!

「好好!我明白你的意思!等我跟小蝶將事情給辦好,咱們又可以在一塊兒玩了呀!」葉法善兩腳懸空,就讓大山魈金福像抱娃娃似的緊緊抱著!

「嗚嗚嗚!喔喔喔!」大山魈金福邊說著邊將葉法善放下!

「就此暫別啦!」葉法善朝大山魈金福一拱手,看著牠與小小蛙妖一轉身,便隱入樹林,沒了蹤跡!

「我以為,妖怪都是壞的,會吃人。」小蝶坐在驢車上,對騎在驢背上的葉法善說:「結果,葉先生的朋友裡面,最好相處的,便是妖怪了。」

葉法善笑道:「我的朋友裡面,最好相處的是妖怪呀?哈哈哈,這麼說也行,因為我本來朋友就不多呢!」

「為什麼葉先生會以為自己的朋友不多呀?你仙術高強,又好相處?我看田都尉,還有那萬仙會裡的…」小蝶想了想,她不確定一角羅睺、胖修羅跟蘇自然是人?還是像妖狐紫影一樣的精怪變化人形:「那些…都喜歡找你說說話呢!」

「嘿嘿嘿,交朋友,不是說說話就可以的。」葉法善嘴裡咬著草莖:「像金福,我小時候,可是跟牠打了一架,才成為朋友的哩!」

小蝶好奇:「那這麽說,紫影應該是你很好的朋友吧?你不是常常跟牠打架?」

「哈哈哈哈!」葉法善回頭道:「妳這個說法還真沒錯!我的朋友裡,妖狐紫影算一個!」

小蝶跟著笑了兩聲,卻不再說話。 葉法善回頭對小蝶說:「當然,交朋友不一定非得打上一架。像妳這樣聰明細心的小娘子,也是我的朋友呀!」 葉法善這一說,正巧說中了小蝶心裡想問,卻沒問就得到的答案。

「是嗎?我也是葉先生的朋友嗎?」小蝶覺得心頭暖暖的,但她還是要再聽一回葉法善怎麼回答? 葉法善笑著對小蝶說:「當然呀!」

「好極了!」小蝶的雙眼,樂得瞇成一彎倒月!

在葉法善與小蝶出城之時。

都尉田鳳翔身著胡服便衣,在西市的小布坊裡,與披戴著斗篷的一角羅睺見面。

「和葉法善交過手了嗎?」都尉田鳳翔問。

一角羅睺只露出血紅色的雙眼,看著田鳳翔:「我沒有交手的原因跟他。」

「他不是殺了你的同伴?」

一角羅睺冷冷回道:「我看到的,是一個女妖殺了鷹卓。不是他。而且,鷹卓不是我的同伴。」

「哼。」田鳳翔點頭:「你們萬仙會裡,彼此還分得挺清楚呀。看來,你們是不敢碰葉法善了?」

「我聽不懂你的意思。」一角羅睺說得直接:「葉法善,我們吃過飯,也吃了酒跟他。婆婆對他印象很好。你,」一角羅睺指著田鳳翔:「我印象不好。」

田鳳翔一聽之下,臉就沉了!

一角羅睺像是沒看見,繼續說:「你是葉法善的真朋友?還是假朋友?我印象不好對你。」

田鳳翔瞪著一角羅睺:「我田鳳翔跟誰交朋友?你管不著!一條喪家之犬,還真以為自己是號人物呢?」

「你生氣了?我說對了。」一角羅睺道:「當一個人的假朋友,比當真敵人還要辛苦的。你是葉法善的假朋友,我也不會把你當朋友。因為你騙人。」

一角羅睺語音一落,就看見兩人之間鋪著幾匹花布的長桌,倏然斷成三截!一角羅睺不慌不忙的看著田鳳翔的軍刀入鞘:「你跟我生氣,卻把桌子砍了?」他學著方才田鳳翔調侃的語氣說:「看來,你是不敢碰一角羅睺了?」

田鳳翔自從刀術大成之後,進入大都督府以來,可說是平步青雲!靠的就是心思縝密,刀術過人!才成為魏王李泰的心腹之一。當他在經過禍茸妖心與葉法善結識之後,便回報了魏王。魏王要他留意葉法善的動向,若有任何宮內與之結交,或者是萬仙會在拉攏葉法善,必要如實稟吿!

假朋友? 田鳳翔被一角羅睺這麼當場掀了,自己都弄不清,他跟葉法善之間,究竟是真朋友?還是假朋友?他是當今相州大都督府的都尉,難道要亂了職守?還是只顧職守?

「呲」、「呲」、「呲」三聲!電光火石似的三道閃光一閃即逝!這是田鳳翔「鴻烈刀法」中的「三清斬」!一出手就是連環三刀,斬在敵人的喉、胸、腹上!刀速之快,刀勢之猛,凡人根本不及還手,就已經沒了氣!可是,一角羅睺只是身上的斗篷散落,露出了頭臉及上半身!田鳳翔看到這一角羅睺暗青色的身上,盡是墨黑色的詭異文字紋身,還有額頭中央,長如拇指的一支漆黑獨角。

他…他竟然毫髮無傷?

「我犧牲頭面、身體,讓自己變成這副模樣…」一角羅睺血紅色的一雙瞳孔,看著田鳳翔,緩緩道:「隱姓埋名。成為從聖火中重生的一角羅睺,是為了重振我的氏族而戰。」他對田鳳翔搖搖手指頭:「不是為了跟你打架的。」

「你的氏族?」田鳳翔站在一角羅睺面前。

一角羅睺的臉上,分辨不出是笑還是輕蔑?「你不知道?那表示魏王面前還不夠重要的你。說吧?魏王要跟我說什麼的你?」

還不夠重要?田鳳翔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掌握萬仙會,魏王就出兵助你復位!」田鳳翔咬牙說道。

一角羅睺聽完,只點了點頭:「聽見了。」

田鳳翔轉身要走,卻被一角羅睺叫住:「等等。」

「怎麼?」田鳳翔瞪著一角羅睺。 一角羅睺伸出右手,掌心朝上:「你『買』了我們一張木桌、三匹花布,還有我身上的斗篷,得付錢才能走的你。」

田鳳翔沒想到這一角羅睺居然跟他要錢?就因為剛剛抽刀砍了長桌,跟他身上的斗篷?

一角羅睺微笑看著田鳳翔:「請不要給我殺你的理由。」

葉法善與小蝶一路上說說笑笑,日漸西山時分,兩人搭驢車,行至驛站旅店打尖。小蝶向店家點了兩碗鴨肉湯餅,還分了自己碗裡快一半的湯餅,給了葉法善。

葉法善笑道:「喲喲,妳光吃那一點兒,夠嗎?」

小蝶臉上映著笑意:「足夠了!葉先生一路伴我…葉先生辛苦,多吃些。」

葉法善看著小蝶一番心意,自己也挺開心!不過他瞧見店外開始飄起鵝絨似的雪花,便打開衣箱,拿出一件羊毛氅子,對小蝶說:「來,披上吧?外頭下雪了。」

小蝶接過了羊毛大氅:「我們只有一件大氅,那葉先生呢?」

「先披上再說。」葉法善邊說,筷子在碗裡緩緩攪動,他看著小蝶道:「這一大大碗鴨肉湯餅吃下去,肯定滿身大汗,熱得受不了啦!」

「葉先生愛說笑。」小蝶看著葉法善夾起湯餅,邊吹邊吃。葉法善吃下的那一口湯餅,正是自己夾給他的呢。這當兒,小蝶心頭又喜又暖,她看著店外的雪,開始下得大了,這冬夜,是她印象中,最暖的冬夜:「好漂亮呀,一切都變成白色了的!」

「嘻嘻嘻,」葉法善用筷子輕敲一下小蝶的碗,笑著說:「趁熱吃一點,暖暖肚子,免得受寒。這鴨肉湯餅,味道不錯哩!」

小蝶吃了幾口湯餅,真是讓葉法善說中了,肚子飽足,身子也不覺得寒冷!這時候,她蹙起了月眉,想到了件令自己苦惱的事情來:「葉先生,我想問你…」

葉法善唏哩呼嚕地吃光了一大碗鴨肉湯餅,看著小蝶:「妳說,我聽。」

小蝶的臉上浮出了擔憂與疑惑:「葉先生說過,當時在午陽鄉界發現我的時候,我坐在馬車車廂裡,穿著新嫁娘的綠湖衣裳、頭戴花釵…」

「沒錯沒錯!」葉法善頻頻點頭!

小蝶雙手在桌下緊張交握:「意思就是…我要嫁人了?」 葉法善看著小蝶的心情沉了下去,便安慰道:「是的。但那時候,禍茸肆虐,究竟如何,正該弄個明白清楚,不是嗎?」

小蝶看著葉法善,眼中含著淚光:「嗯。」

「這樣想就對啦!」葉法善的笑容帶著滿滿暖意:「什麼事,都有我一起擔著,行嗎?」

小蝶聽了這話,破涕為笑:「行!」 原先她心裡掛愁的,正是自己若是嫁了人,這趟出行,不僅可以探知家人的消息…倘若那在腦海中一無所記的新郎倌還活著,那麼,自己就要和葉法善分別了嗎?

有你一起擔著?是嗎?就是吧!小蝶心想:在這大雪紛飛的當下,就緊緊揣著「一起擔著」的說法吧?

葉法善吃完了湯餅,見小蝶似乎也倦了,於是向店家要了一間房,挾著行李包袱,便讓小蝶先行休息。自己卻在驛站旅店外,站在雪地中運周天行氣。正當他感受到內外罡氣融合,渾身舒服坦盪之際,聽到了從驛站外的小徑裡,傳來了叫罵的人聲?

葉法善將心神向外,聽得更是清楚了!

「我就跟妳說,小蝶沒啦!不要再找啦!」那是從一位留著灰白鬍子,做一身樵夫裝扮的中年男子,正在跟身邊的莊稼婦女叨念著:「妳何必這麼死心眼呢?」

「說啥吶?」旁邊的莊稼婦女大步在雪地裡,帶著哭聲回道:「你這沒心肺的,小蝶可是我的心頭肉!自從大疫過後,她是生是死,一點消息都沒有,你怎麼能安心呀?」

葉法善心裡好奇:這…這可是小蝶的雙親嗎?他看著這對夫妻頂著鵝毛大雪,漸走漸近。

「前面有個旅店,唉…」留著灰白鬍子的樵夫對妻子說:「咱們先歇會兒,或許問問人家,可有小蝶的消息?」

葉法善看著這對夫妻,走過自己身邊,他想了想,乾脆轉身跟上去問道:「二位,請問是怎麼回事?家裡有人失蹤了嗎?」

莊稼婦女一聽葉法善這問話,不禁放聲大哭:「我家…我家小蝶啊!她…她那天出嫁…然後就…」

樵夫也搖頭嘆道:「一場大疫,我家小蝶…」他也用袖子抹了抹淚水:「我夫妻倆尋了快三個月,還是沒有下落!」

他看著葉法善:「怕是…怕是讓山林野獸給…」

「不許你這麼說!」莊稼婦女大喝!

葉法善看著這對夫妻傷心已極,勸著他們說:「這正下雪吶,咱們到裡面再慢慢說,好麽?」

樵夫看著葉法善,頻頻點頭:「郎君真是好心人!我夫婦倆,給你添麻煩啦!」

葉法善搖手笑道:「不麻煩!不麻煩!」話音才落,突然腹部一陣劇痛!他立即後退三步!發現自己肚子上,竟然插著一柄尖刀?

那莊稼婦女眼淚一抹,對葉法善說:「先除了你,再接著收拾她!」

葉法善咬牙閉氣,一腳跨進驛站旅店,口中咒語急念:「借乾坤六甲之力!禁!」他在旅店之內,佈下了結界「歸去來兮」!但腹中這柄尖刀,已然重傷了葉法善!

「這是怎麼啦?」旅店店家是個三十多歲的男子,他慌慌張張地從店後灶房跑出來,看到葉法善腰腹之間全是血,嚇了一大跳!

「千萬…別出去!」葉法善坐在凳子上,大口喘氣:「外邊有賊人!」 店家一看,店門外頭,有一男一女,明明朝店內衝進來,卻在眼皮子一眨不到的時間,又看見他們朝店外跑?這是?店家完全看傻了!

「這…他們?」

「他們…進不來的!」葉法善此時,臉色慘白,雙唇發黑!忽然之間,他覺得背上一涼,右腳斜著縱出兩步!當他回身一看,竟是這店家拿著一把柴刀偷襲?這柴刀正砍在方才坐著的板凳上?

店家男子陰陰獰笑:「喲?小郎君反應挺快呀?他們進不來?還有我呢!」話說完,柴刀一拔,又對著葉法善砍過來!

葉法善正想施咒,但看見這店家男子只走了半步,便像是愣住了?傻傻站著不動?

「你太大意了。」這是妖狐紫影的聲音,從店家男子的身後傳來!

葉法善看著店家男子緩緩倒下,彩帶似的掃影刀緩緩飄動…

#葉法善 每週一更新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39371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