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親身經歷 『案例K』09 時空軸
2020/06/18 11:15:14瀏覽586|回應0|推薦42

親身經歷 『案例K』09 時空軸

時空軸

「我不同意尹麓教授的決定。」聶巧兒態度堅決的對錢主任說。

錢主任還是一臉的溫和笑容:「他也不同意我用沈積蛋白酶,讓她的腦神經纖維發生纏結呢。要不,妳說說看,要怎麼處理案例K?」

聶巧兒換好一套新的研究服,她隨著前主任,走向白色禁區的五號病房:「心理評估應該是重要的一環。」

錢主任點頭:「沒錯。我猜妳在看案例K的資料時,應該也和我一樣,著重在她這一塊吧?」

「在腦子上開個洞,可沒辦法弄清楚她的精神狀態吧?」聶巧兒走在錢主任後面:「我們這麼做,就和五十年前的那群研究人員,那群只想開發超能力的科學家一樣,野蠻對待案例K!」

錢主任點點頭:「妳說得很好。他們是野蠻又沉醉於人類潛能開發的一群!所以,我們現在得收拾當年的爛攤子。」

聶巧兒看著錢主任打開五號病房的控制門,她看見裡面已經準備好所有藥檢測案例K的儀器。而案例K,則被換上了白色病袍,躺在特製的單人病床上沈睡。她的雙手雙腳與腰部,都被金屬釦環固定,頭部則有一圈半透明膠狀環形帶子箍住。有十多條細細的導線,連結了案例K的頭顱,與偵測儀器。案例K的腦部活動,全部即時顯示在五號病房的監測螢幕上。

尹麓教授已經就位,站在案例K的頭頂處。

「我提醒過妳,不要看她的檔案。」尹麓教授看了聶巧兒一眼:「案例K不會對妳有憐憫之心。」

「你對她有嗎?」聶巧兒走向尹麓教授。

尹麓教授點頭:「有。排在我做完眼下要做的事之後。」

「眼下是?」錢主任問。

「去除掉注射沈積蛋白酶,」他看著錢主任:「這個方法的效率太慢,我們無法在過程中,確保自己的安全。不過,你給了我另一個想法。」

尹麓教授指了指身邊放置器具的盤子:「我準備在她的腦幹放置一個微電極膠囊,一但偵測到案例K的腦部活動開始呈上揚曲線時,微電極會放電,讓她在十分之一秒內昏迷。」

「你想讓她連打個噴嚏,都會暈過去?」聶巧兒的語氣,顯示出她的不認同!

「呵呵,」錢主任笑笑地說:「妳有什麼辦法,可以在案例K的精神狀態評估完成前,不被她殺掉的?現在提出來,我們都可以接受的。」 錢主任的問題,把聶巧兒給問住了!

「如果不是尹麓教授在場,」錢主任對聶巧兒說:「我現在早就跑了!遠遠地躲開案例K呢!」

「手術做完,你們才可以進行精神狀態評估。」尹麓教授將開顱器具拿在手上:「同時,也請想一想,妳要的評估,是有益於她?還是有益於妳自己?」

聶巧兒心裡頓了一下!她很快的把這個問題,在腦子裡跑了一遍。的確,案例K的狀態,要把她調整到與一般人的精神狀態,幾乎是不可能的!思覺失調症的病人,要恢復成正常人的難度,有如矇住眼睛走出迷宮一般。而有嚴重精神異常,再加上超強特異功能的病患呢?做完案例K的心理評估,對案例K的幫助是什麼?我有本事,讓她從自己的心靈迷宮走出來,看看這個一般人的世界是什麼模樣嗎?

自己的母親,還失蹤在外遊蕩,一點線索都沒有呢!她的母親,花了近三十年的光陰,也走不出無盡的夢境,她只想著要做完案例K的心理評估?聶巧兒覺得自己的想法,過於狹隘了。

「我應該,做有益於她的事。」聶巧兒嘆了一口氣。這口氣嘆出來,腦子裡突然蹦出一種朦朧模糊的概念?想法?還是…她被交代了什麼事要辦? 錢主任看著聶巧兒不發一語。

「我們開始吧?」錢主任對尹麓教授說。

聶巧兒站著不動,她好像帶著失神,又要拼命回想,她忘了一件該記得的事…耳朵似乎對四周的聲音的便是開始模糊?有點像在飛機座艙裡一樣的感覺…她想要捏住自己的鼻子,用力憋氣。

「妳怎麼了?」尹麓教授發現聶巧兒有些不對勁!

先進全腦醫學研究中心的一位女研究生,在尹麓教授、錢主任,以及聶巧兒三人在白色禁區五號病房,準備為案例K施行腦部微電極膠囊植入手術時,她的值班時間剛好結束。女研究生換回了她的便服,穿著一條黑色長裙、紅色夾克,走進了洗手間。

她看到洗手間裡,有一位穿著一身粉紅色的連身洋裝的年輕女子,站在洗手檯前面洗臉。女研究生感到訝異!為何這年輕女子濕漉漉的臉上,還帶著血漬呢?

年輕女子看見了走進來的女研究生,她抬起滿是水滴的臉龐,大大的眼睛看著女研究生:「我在洗臉!」

「喔,妳…妳怎麼了?」女研究生看著這陌生的年輕女子,既好奇,又關心的問:「妳受傷了嗎?」

年輕女子抓了紙巾隨便抹了抹臉,走向女研究生:「我好忙!」她打量著女研究生:「我喜歡妳的夾克!裙子很漂亮呢!」

女研究生還來不及後退,便被這名陌生年輕女子按著頭!

「嗯嗯!」年輕女子看著女研究生:「原來你們這裡…是這樣子的呀。」她邊說話,腦海中清楚浮現了女研究生關於先進全腦醫學研究中心的內部路線記憶。

這位走出洗手間,換上黑長裙,穿紅色夾克的年輕女子,便是案例K!她腳步輕盈地,讓胸前的識別證隨之搖晃:「新衣服!新衣服!」 穿著紅夾克的案例K,想到了要先去另一個地方…她感覺到有一棟很大很大的…倉庫?

「對!對對對!」紅夾克案例K興奮說道:「差一點忘了呢!」她推開洗手間的推門,消失在另一端,進入另一個不同的時空之中。

沒一會兒,先進全腦醫學研究中心的幾位研究員,看見一名前配掛識別證的年輕女子,從地下停車場的一輛車子裡出現,他們裡面有人側著頭想:這女子…是新進人員嗎? 穿著黑長裙、紅色夾克的案例K,在地下停車場進入了電梯,她按下了電梯按鈕:「嘻嘻嘻,我又來了!」

尹麓教授在準備劃開眼前昏迷中案例K的腦殼前,忽然停手!

「怎麼了?」錢主任問。

聶巧兒仍然在近似腦子不太清醒的狀態下,她轉身似乎要走出五號病房。

錢主任看著聶巧兒離開的背影:「妳又去哪裡?」

「我漏想了一件事!」尹麓教授對錢主任說:「案例K有穿梭時空的能力。」

錢主任聽了尹麓教授的話,他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慘白!

「你說過,她的時空軸線,跟我們不一樣…所以…?」錢主任看著尹麓教授。

「簡短的說…昨天以前的案例K,今天的案例K,明天以後的案例K,可以同時出現在此刻此地!」尹麓教授已經感應到了一股極強的能量,越來越靠近五號病房!他咬緊牙關,恨恨地說道:「打開她的腦子,放進微電極膠囊?真是幼稚的想法呀!」

聶巧兒還沒走出五號病房,就看見病房的門被打開!站在她面前的,就是跨越時空而來的案例K!聶巧兒倒抽一口冷氣,還來不及說話的時候,尹麓教授一揮手,所有的醫療切割刀具器材,一瞬間全部射向門口的案例K!

穿著紅色夾克的案例K凝視著所有停滯在面前,那些原先飛射過來的刀具器材:「不准你碰我!」她陰沈的聲音,對尹麓教授說:「你好討厭!」

紅夾克的案例K一皺眉頭,那些被尹麓教授念能力所引動的刀具器械,全部射向躺在病床上案例K的手腳、腰部、頭部被束縛的部位,一下就斷開了那些金屬釦環!

「醒來!」紅夾克的案例K,對著躺著的白色病袍案例K說話!

錢主任看見原本昏迷沈睡中的案例K突然睜開雙眼!「她醒過來了!」錢主任大聲對尹麓教授喊著!

尹麓教授知道,他無法同時對付兩個案例K!在一瞬間,尹麓做了決定!他發動自己的能力,在聶巧兒的身體周圍,張開一個能量場!讓最靠近穿著紅夾克案例K的聶巧兒,先安全退出五號病房!

聶巧兒被一股無形的力場包覆住,她快速掠過紅夾克案例K的身邊,被推出了五號病房!

錢主任看見原本躺在病床上的案例K,拿起一把鋒利的手術刀,插進了尹麓教授的腹部!案例K還一派輕鬆地笑著對尹麓教授說:「你流血了呢!」

尹麓教授忍著痛,一把抓住了正要起身,穿著白色病袍的案例K!直接將她甩到五號病房的牆邊!從碰撞聲聽起來,白色病袍的案例K,這下子摔得不輕!

紅夾克案例K並沒將眼前的混亂看在眼裡,她看著剛剛從五號病房外面廊道,扶著牆勉強站起來的聶巧兒:「我才跟妳說,我不喜歡那張照片的!」紅夾克案例K臉上露出惡作劇的神情!

她認出眼前案例K穿著的服裝了!紅夾克、黑長裙!這就是案例K第二次出現在她斯德哥爾摩旅館房間時所穿的衣服呀!在此之前,她穿著的是一套粉紅色連身洋裝,當時案例K對自己說,要她「等一下」…案例K當時就感應到自己會被送回先腦中心,尹麓教授將要打開她的腦子嗎?

「妳跟那一疊紙,都不應該出現喔?」紅夾克案例K拍手哈哈大笑:「對對對!讓妳一開始就沒看過我的照片!因為我討厭、討厭、討厭!」聶巧兒看著穿著紅夾克的案例K一直搖頭:「我討厭他們幫我拍的那張照片!」

聶巧兒問紅夾克案例K:「妳想怎樣?」

穿紅夾克的案例K笑瞇瞇地對聶巧兒說:「我不要妳看到那一疊紙,我不要妳看到我那張照片!我想跟妳說『再見』喲!」她揮揮手,做出「再見」的手勢,往五號病房的門後退兩步,便消失無蹤!

聶巧兒靠著牆,她依然覺得腦子裡有個不清楚的聲音,要她去做一件事…聶巧兒想不起來,但身體卻開始移動…要去哪裡?是要去拿什麼東西嗎? 她發現了一個瑕疵!一個案例K致命的時空瑕疵!既然穿著紅夾克的案例K,已經斯德哥爾摩,現身在自己面前。那麼,案例K的主觀時空軸順序…

聶巧兒忍著頭暈:「因為妳的選擇沒有改變…案例K,妳還是沒搞懂呀,妳已經離開了,有那麼多的選擇,卻還是決定回到旅館的房間…然後被我捉住,帶回這裡。妳救了現在的自己,卻沒有改變過去的選擇…妳把自己困在時空的迴圈裡…不斷重複,再重複!」

她的步伐開始變快:「就算妳可以跨越無數個時空次元,創造無盡的可能,但結果還是一樣的。」聶巧兒臉上浮出冷笑:「多元時空的主觀創造者,也同時消滅了多元時空裡種種不同的結果。因為主觀者最終的『選擇』依舊不變…真是『殊途同歸』呀!」

五號病房內的所有醫療器材及刀具都彎曲變形了!

「嘻嘻嘻嘻!痛不痛呀?」穿著白袍的案例K好奇地看著尹麓教授:「如果是我,可能會哭哭喔?」

尹麓教授知道這一刀傷他很重!但是若不能阻止案例K,遭殃的人就多啦!尹麓教授明白時間不多,他該如何將案例K與自己包覆並限制在五號病房裡面? 錢主任趁機轉到了五號病房的監看室,他打開了電磁場!

「尹麓!電磁場打開了!」前主任透過擴音系統大聲說!

尹麓教授一手捂著不斷出血的傷口,一手對著案例K:「妳走不了的…」

案例K的右手食指,一下子指著尹麓教授,一下子指住隔著後玻璃牆,觀看病房內狀況的錢主任:「你先死?還是你先死?嘻嘻嘻,我不知道呀?」

尹麓教授的眉心對著案例K發出一股極強的念動力!直接將她往牆上擠壓!他明白,不能讓案例K離開這個房間,否則這個不受控的女孩子,將會給整棟先腦中心帶來難以收拾的慘劇!

案例K感受到巨大的擠壓力猛地襲來!她根本喘不過氣!只覺得全身的肌肉、骨骼被一波波狂暴海浪不斷湧擊!整個身體就要被壓扁了…一種恐懼的感受,像電流般侵佔了她的身心!這樣的體驗,像是回到了那棟房子,那棟老是有小朋友欺負她的地方,時不時的找她「決鬥」!不管自己願意不願意…

案例K的表情充滿痛苦,大顆大顆冷汗從額頭、背後、手心、腳底滲出!身體快要被壓扁了,她想哭,她不喜歡這樣!案例K連將手從壁面上挪動都做不到!她發現自己無法離開這個時空!她要完蛋了!

「果然!」錢主任緊張又興奮的說:「電磁場抑制了她跳離時空次元的能力!這都要謝謝威廉的爺爺想出來的法子呀!」

尹麓教授知道,自己的傷勢頗重!「這不是辦法…叫人準備麻醉槍…」

「劉組長已經帶人過來了!」錢主任回應。

聶巧兒走到了自己的研究室,她不斷地深呼吸,試著放鬆自己的緊張程度。到了研究室,仍舊不明白,為什麼要來到這裡?這不該是自己現在該做的呀!那穿紅夾克的案例K跑了,離開前,還說不要我看到那疊紙?那是妳的機密檔案紀錄呀!什麼「那疊紙」?妳要去哪裡?妳想做什麼?

五號病房的案例K現在狀況怎麼樣了?尹麓教授跟錢主任,他們能夠制服案例K嗎?我應該去幫忙,而不是走回自己的研究室啊! 聶巧兒的思緒雖然替尹麓教授他們著急,但是行為卻不是這樣!

她拉開辦公桌的抽屜,不由自主地,在抽屜裡翻找著什麼…

我究竟在幹嘛?

#親身經歷 案例K 每週四更新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388107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