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葉法善 天下長安 帝都卷07 萬仙會
2020/06/15 11:29:50瀏覽611|回應0|推薦40

葉法善 天下長安 帝都卷07 萬仙會

「殷之五遷,恐人盡死,是則以吉凶之土,制長短之命。」《隋書·高祖紀》 「長安城東西廣十八里一百一十五步,南北長十五里一百七十五步。」《唐兩京城坊考》

不知怎麼來到這陌生老婆婆居所裡的小蝶說:「婆婆說的事情不小,我得回去好好的想一想才是。若我這就答應了妳,想必婆婆也不安心,覺得我妖狐紫影是虛答吧?」

老婆婆呵呵一笑:「小娘子說得好,妳想回去好好想想也可。不過婆婆說過了,若是能在闔眼之前,見見由你們狐妖一族掌管的秘寶…那就太好了!妳知道那秘寶是什麼嗎?」

小蝶自然不知道!「我也得回去想一想,再考慮要不要跟妳說。」

老婆婆緩緩站起身來,作勢走向小蝶:「呵呵,那我這不就白請妳來了嗎?」

小蝶這時候,心頭狂跳!她不知道要怎麼阻止這看似滿臉慈愛笑容,卻更令人毛骨悚然的老婆婆步步進逼? 她翻找身上這套全新胡姬服裝裡,有沒有甚麼物事可以暫時替代那件妖狐「秘寶」的? 這是什麼?小蝶摸到了一個小盒子!

老婆婆邊走邊說:「小娘子呀,若是葉法善在妳身邊,我們可沒法子聊得這麼貼心呢。」

「妳想知道秘寶是什麼?」小蝶拿出小盒子一看,不就正是葉法善拿來收存那顆封住神獸饕餮雞蛋的小木盒嗎?

「這裡面裝的,就是可以號令天下群妖的秘寶嗎?」老婆婆不由得兩眼充滿了貪婪的光芒!

小蝶打開小木盒,拿出那枚封印神獸饕餮的雞蛋!「別再過來了!這不是什麼秘寶!這是葉法善封住神獸饕餮的雞蛋!若是在這裡打破了,大家都化作饕餮的血食吧?」

老婆婆大吃一驚:「小娘子!這謊話,說得可巧妙呀!」話雖然這麼說,但是這貌似慈祥的老婆婆當下便停住了腳步。這一停步,並非怕了眼前偽稱妖狐紫影的小蝶。而是擔心,倘若這顆雞蛋裡,真的封著神獸饕餮…甭說自己危險,在蘇自然、一角羅睺等好手不在的這當兒,處在廣闊地下宮殿裡的萬仙會眾,怕將死傷慘重呀!

小蝶將封有神獸饕餮的雞蛋橫在胸前,身體朝著老婆婆居所的門口移動:「妳若不信,儘管上來便是!」

「不不不!」老婆婆連忙抬手:「我年老氣衰,經不起小娘子如此恫嚇呀!」

小蝶靠著牆,到了老婆婆居所的門口,一手解了門閂:「這樣也好,我妖狐紫影就不跟妳計較啦!」話說完,小蝶已經打開了老婆婆居所的門,外面像是一個廣大無邊的空間…小蝶猶豫了一下,她該往那兒走呢?

老婆婆這時說:「妳走出不去的。不信,妳瞧瞧我手中有什麼?」這時,她將右掌攤開,朝著小蝶說:「妳看看?」

小蝶看到了老婆婆的手掌之中,竟然出現了一隻眼睛?這可把她嚇壞了!但是自己的目光,卻無法離開那隻眼睛…她覺得整個人霎時間像是被抽走了精氣神,昏昏欲睡…連手中的雞蛋,也要拿不住了!

就在這時候,老婆婆的居所外面,傳來了連續幾聲打鬥的呼號!像是外邊有異客闖入了萬仙會的地下宮殿?

在長安城賭坊啼金樓,與一角羅睺、控妖師蘇自然、胖修羅對峙的葉法善,正等著面前三人的一句話!

一角羅睺的臉上,出現了微笑:「葉先生,剛說了。你朋友正在我萬仙會作客。」

「把我的饕餮還來!」控妖師蘇自然一拍桌子,大聲對葉法善斥喝!

坐在旁邊的胖修羅,突然大嘴一張,在葉法善的眼前,竟然從口中吐出一頭兇惡張狂的雄獅!牠殺氣騰騰地朝葉法善發出即將撲上撕咬的吼聲!獅口裡的尖牙,只要一張一閉,就立時能將葉法善的項上人頭給整個咬下!

「我控獸師胖修羅,正想會會葉先生呢!嘻嘻嘻嘻!」

葉法善坐著一動不動,看著那頭隨時會撲上來的兇猛獅子:「一人一句話,都說完了。」葉法善拿起一支筷子,指著一角羅睺三人道:「如果我朋友真的被你們給請去了萬仙會,希望她別因為一時好玩,打破了雞蛋呀。」

這話一說,控妖師蘇自然第一個坐不住:「什麼?」身為神獸饕餮的控妖師,當然明白葉法善所說「雞蛋」的意思!這正是他封存饕餮的法子!可這葉法善是怎麽知道的呢?

一角羅睺瞪著葉法善:「她身上帶著神獸饕餮?」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葉法善冷笑:「這桌飯菜,還吃不吃了?若是不吃,帶我去接回朋友,如何?」

一角羅睺看了胖修羅一眼,胖修羅一咬牙,生氣道:「哼!」他肥大的身軀,凌空一翻,竟是騎上了剛剛從口中吐出來的兇猛雄獅:「葉法善!」

當葉法善在自家舊道觀大門揭下字條時,他對隱身的大山魈金福與小小蛙妖說道:「能控御神獸饕餮之人,肯定不好應付。」

隱身中的大山魈金福發出聲音:「嗚喔喔嗚喔!」意思是:那怎麼辦?

葉法善對小小蛙妖說:「你昨晚上,找到了最多的金葉子!是最有本事的!」

隱身的小小蛙妖回道:「喎喎喎,喎!」意思是:那當然呀!你們笨笨!

「要不,幫我找找,那神獸饕餮,是打哪兒來的,行不?」葉法善像是哄小孩兒似的:「蛙妖界的霸主?」

「喎喎喎喎!喎喎!」隱身的小小蛙妖回答:那簡單呀!瞧我的唄!

葉法善揭下大門板上的字條,看著這張字條冉冉漂浮了起來,像是要引著葉法善的去路似的:「嘿嘿嘿,既然這樣,我就當是個多交朋友的機會唄。可要是小蝶受了什麼委屈的話…我也讓你們不舒服!」葉法善話說完,便跟著飄飛在半空中的字條引導,往「來訪未遇」之人處所而去。

小小蛙妖跳下大山魈金福的巨掌,牠蹲坐在舊道觀大門一角,聞出了昨夜那顆肉紅色怪球滾過去的味道!

「喎喎!」小小蛙妖的意思是:「在這裡!」

大山魈金福嘴裡發出「嘶」地一聲,意思是要小小蛙妖別叫得太大聲!一大一小兩妖怪,隱身著回溯神獸饕餮留下來的味道,邊聞邊走。直到月升時分,牠們因著神獸饕餮滾動時留下的氣味,來到了西市邊的一座小布坊附近!

這時候,不僅是小小蛙妖,連大山魈金福,都聞到了妖狐紫影留下的氣味!那氣味直入小布坊裡。小小蛙妖邊聞,邊跳進了已經收攤的布坊,牠一直跳到了大長桌下,對大山魈金福說:「喎喎喎喎!喎喎喎!」意思是:任性的妖狐在下面!

大山魈金福弄不明白?「下面」是什麼意思?於是乎,牠擠開大長桌,雙掌朝地一扒,發現這還有個向下的秘密通道?小小蛙妖想也不想就一蹦一蹦的跳下去!而大山魈金福,得吸氣縮胸,低頭彎腰的,才勉強擠進這往下的秘密通道裡。

兩隻妖怪往下走了快半盞茶時間,發現這秘密通道越走越寬,已然來到一個地底下的寬闊場所!大山魈金福,看著這寬礦場所左右,各有兩排高聳的石柱,一時瞧不清這空間的邊緣在哪裡?四周火光搖曳,但是照不清這地下場所的全貌。

「喵。」 突然有貓叫聲,在大山魈金福跟小小蛙妖的身旁響起。大山魈金福一看,是一隻毛色身黑,卻只長一隻眼睛在臉中央的黑貓。而在小小蛙妖看來,這隻獨眼貓,就像一頭巨大的老虎一樣,居高臨下地站在自個兒面前!

「喎喎喎,喎喎?」意思是:牠看得到我們? 獨眼貓好奇地伸出前爪,要碰一碰小小蛙妖。小小蛙妖才不願意讓一頭黑貓碰吶!於是往大山魈金福另一側跳開!可這頭獨眼小黑貓,卻一樣好奇的跟了過去!

「喔喔嗚!」大山魈金福的意思是:牠可以!

獨眼小黑貓舔了舔舌頭,就像見著了美味的食物一般,瞪著小小蛙妖不放!

「喎喎喎喎!」小小蛙妖直接跳上了大山魈金福的肩膀!獨眼小黑貓也依樣畫葫蘆,俐落無聲地也翻上了大山魈金福的身體!大山魈金福覺得這獨眼小黑貓挺有趣,竟然不怕生?

「喔喔嗚喔喔?嗚喔嗚喔?喔喔喔!」大山魈金福連比帶說的問:你有看見一個女的來這裡嗎?她是我們的朋友? 獨眼小黑貓根本不理會大山魈金福的問題!牠只顧著一直在大山魈金福的身上,追著小小蛙妖不放!

「喎喎喎喎喎!」小小蛙妖的意思是:牠想吃了我!

大山魈金福站著不動,就看著一隻蛙妖,一隻怪異的獨眼貓,不斷地在自個兒身上上竄下跳的!「喔喔喔!喔嗚嗚喔!」意思是:你們別再玩兒了!我們是來找人的!

忽然之間,獨眼小黑貓一下子竄出丈許,不見了身影!而大山魈金福一下就明白了為什麼?因為,牠與小小蛙妖,已經被一群似人非人的奇怪黑影給團團包圍了!

「有妖怪闖進來啦?」這群黑影中,一個細細沙啞的聲音幽幽說道。

初冬秋末的月夜下,一頭威猛的雄獅,悄無聲音地在各方屋瓦上飛躍移動!雄獅背上,還騎著兩個人,一位是控妖師蘇自然。另一位,則是身形肥大的控獸師胖修羅!他們倆看著快速竄行在街坊巷道的一角羅睺跟葉法善。

胖修羅對蘇自然說:「葉法善,仙道厲害,可體術也不差呢!瞧他的速度,還跟得上一角羅睺啊!」

「哼!」蘇自然一臉蠻不在意的模樣!

一角羅睺瞄著身邊的葉法善,看他臉不紅氣不喘,離自己也就一步不到的距離,一路飛馳了近十里,絲毫沒被自己的速度給落下!

「葉先生,」一角羅睺低沈的聲音:「為什麼來帝都長安?」

「興之所至。」葉法善回應。

一角羅睺「哼」了一聲:「是你看不清這因緣所在吧?」

「『因緣』?」葉法善好奇:「你以為什麼?我有所圖而來長安?」

「不是你有所圖,是有圖於的你。」一角羅睺搖頭:「葉先生,還是看得少了的你,天下之大,哪裡都能『興之所至』。何必帝都長安非到不可?」

葉法善眉頭一皺:「你的問題,等我見了我朋友再聊吧?」

一角羅睺的臉上露出輕蔑的笑容,略略回頭道:「你的朋友,不見得當你是朋友啊。」

葉法善看著一角羅睺,一時不明白他的話語之意。四個人在夜色中,直往西市小布坊奔去!

帝都長安城東市旁的長樂坊內,有一客商旅店。旅店裡一間廳房中,都尉田鳳翔側立在一英俊少年身旁。這位英俊少年,戴著花綾幞頭,身穿圓領窄袖袍衫,外層罩著一件肩頭繡著青雀圖紋的織錦長皮袍。此人正是今上第四子,剛滿十八歲的相州大都督,魏王李泰。

魏王李泰端坐在圓桌旁,喝著田鳳翔命人熱好的桑落酒。

「葉法善已經與萬仙會交上手了?」魏王李泰說話的聲音朗朗,有不藏之威。

「臣昨晚與葉法善一起對付萬仙會派來的妖物,神獸饕餮。」田鳳翔低頭回應。

魏王李泰面無表情。似是對田鳳翔所提的神獸饕餮,一無所感:「嗯。看來,葉法善的本事,不在其下呢。」

「接下來的行止進退是?」都尉田鳳翔問道。

魏王李泰用手指沾了沾杯中桑落酒,在圓桌上畫了一圈,並說道:「萬仙會集結了突厥、石國、大食、吐谷渾、吐蕃、回紇、波斯、天竺、哀牢、林邑、高句麗,連同我天朝大唐的能人異士,掌握萬仙會,就等同百萬精兵在手,可一舉稱霸天下萬邦!」魏王李泰說到這裡:「葉法善見過了今上以及李淳風,又收了我的金葉子,交了你這個朋友。」

他看著田鳳翔:「當成個活子,不忙著讓他跟萬仙會合流。這樣便能更容易套出今上的心思。」

「明白。」田鳳翔答道。

魏王李泰舒了一口氣:「人,一沾上顏色,很難洗掉。要讓葉法善,繼續當葉法善。」

「那萬仙會?」

「告訴一角羅睺,」魏王李泰對田鳳翔道:「倘若萬仙會能聽我號令,我必定派兵助他復位!」

「尊王令!」田鳳翔低頭拱手應答!

大山魈金福這下子可發威啦!在這座遠古地下宮殿中,面對著上百位來勢洶洶的萬仙會眾,牠發了性子!大吼大叫的揮舞著巨大的利爪!這一群蜂湧般撲上來的萬仙會眾,有的使刀,有的掄棍,還有地放出了毒蛇、大蠍子、喙利如尖刀的巨鷹!可大山魈金福絲毫沒有退卻之意,反倒是越鬥越來勁!這會兒,牠對上了一名身高與自己差不多的壯漢!這名壯漢混身筋肉,赤裸著上身,只圍著一條虎皮褲!可怪異的是,他胸口處又多了半截身體,是一名男子的上半身,斜斜地從這虎皮褲大漢胸膛長出來!

這半截男子雙手持著利刀,不斷砍殺著大山魈金福!饒是大山魈金福遍體刺毛,皮粗肉厚,也被這半截身體的詭異男子刺出幾道流著黑色血液的口子!而小小蛙妖,則一邊聞著妖狐紫影留下的味道,一邊躲避著方才想要吃了牠的獨眼小黑貓!

「喎喎喎喎!」小小蛙妖指著這地下宮殿的一角,正是宮殿正中的石刻大圖騰八爪海妖的左邊小門。牠的意思是:妖狐在那裡!

大山魈金福緊緊抓著這虎皮褲巨漢的雙腕,牠突然向後一退一拉,使得這胸膛還長出半截男子的巨漢重心往前一移,大山魈金福突然雙爪一鬆,低頭不顧刺過來的尖刀,猛地矮身衝向前,直接將這巨漢攔腰舉起!牠一手五爪用力抓住了巨漢胸膛上那半截男子的頭顱,另一手的利爪則刺入了巨漢的側腰!「吼!」大山魈金福猛力一甩!將那巨漢往宮殿中央的巨大海妖圖騰甩過去!

「砰」的一聲,那赤裸上身的怪異巨漢,胸口鮮血直流!撞上了海妖圖騰上的一條觸手,那觸手的末端,直接從巨漢的背後硬生生刺入!眼見是活不了啦!

小小蛙妖連跳帶躲的,已經接近了左邊小門!牠發現門已經打開,卻聽見裡面出現了像是老婦人喊出的驚呼聲!牠還弄不清是怎麼回事?就看見一顆小肉球緩緩地沿著地面滾出來!

「喎喎喎喎!喎喎喎!」小小蛙妖叫得很大聲:那個貪吃的怪球又出現啦!

大山魈金福知道這肉紅色怪球的厲害!牠將小小蛙妖端在掌中,貼著牆往哪門口移動!原本圍著大山魈金福的萬仙會眾,一見到神獸饕餮出現了,而控妖師蘇自然又不在這裡,當場發聲喊,四處逃竄!

大山魈金福往門內一探,就看見小蝶昏倒在門邊,裡頭還有一位很老很老的老婦人!大山魈金福一把將小蝶抱在手臂上,然後對剛剛才用懾心術催眠了小蝶的老婆婆喊:「嗚喔喔嗚!」意思是:把門關上!別出來!

大山魈金福不管老婆婆的反應,直接將門從外關上!小小蛙妖緊張地喊著:「喎喎喎喎!喎喎!」意思是:我們才應該躲在那居室裡面才對呀!

「金福!」 這一聲叫喚,正是葉法善趕到了!

「嗚嗚嗚喔!」大山魈金福聽見了葉法善從密道下來的聲音,也大聲回應! 葉法善跟著一角羅睺,來到了萬仙會聚集的遠古地下宮殿!他還不及細看這地下宮殿究竟有多摩深遠廣闊!只聽得一堆人驚慌失措地叫嚷著!還有許多人紛紛要從密道往上推擠,爭著要出去!

一角羅睺看見了那映照在青綠火光中的神獸饕餮開始吞吃會眾!

「蘇自然!」 一聲大喊之下,控妖師蘇自然與一角羅睺衝向正在四處彈跳吃人的神獸饕餮!

葉法善站到了大山魈金福的身前:「你們真棒!找到了小蝶跟妖狐紫影!」

「喔喔嗚喔喔!」大山魈金福很是得意!

「可不能放任這饕餮隨意吃人吶!」葉法善使出「風馳」之術,將神獸饕餮周圍的快要來不及躲避的萬仙會眾,一一挪到三十丈開外的邊牆處!這批會眾,前一刻還在生死交關之際,忽然後一刻,卻不知怎麼地,被挪到了遠遠的牆邊?

「咦?」、「哎喲?」、「怎麼回事?」十七、八位萬仙會眾,突然發現自個兒眼一花,就被一陣風,從神獸饕餮的嘴邊,挪到三十丈遠之外啦?

「好!」一角羅睺看見葉法善這時候還顧及了自己萬仙會的人,不禁讚出聲來!

「該我啦!」一角羅睺直直迎著狂暴躁動的神獸饕餮走去!

這時葉法善看到了一角羅睺,竟然雙臂一張,直接擒抱住兇猛貪食的神獸饕餮?一角羅睺身上的衣衫被神獸饕餮張口撕咬,立刻碎開!而露出的上半身,精實無比的肌肉上,全是密密麻麻、豎橫斜歪的由不同文字、圖樣交雜的咒文刺青!葉法善發現,神獸饕餮的滿口的森白細牙,像是咬不進一角羅睺的肌膚似的?

「這一角真橫呀!」葉法善看得目不轉睛!

「我來幫幫忙!」葉法善說罷,一個縱身,便到了一角羅睺的身後!

「有一角羅睺跟蘇自然在,用不著你葉先生出手啦!」胖修羅的聲音,從葉法善一旁傳來。

葉法善看著一角羅睺似乎不在意神獸饕餮的巨嘴利牙!他緊緊的擒抱,讓神獸饕餮球狀的身體,被一角羅睺的巨力越箍越緊!被用力箍緊之處,竟然開始下陷變形?

「光靠力量,就可以發揮到如此境界?」葉法善看得嘖嘖稱奇!

胖修羅雙手交叉在胸前:「哼哼哼。一角羅睺最強的,就是無窮的力量啊!」他笑著對葉法善說:「憑你的仙道法術,對上了一角羅睺的力量…說得不好聽,你是輸的!」

此時,控妖師蘇自然從懷裡掏出一枚綠色帶著點點黃斑的怪異蛋形物,對著被緊箍住動彈不得的神獸饕餮低聲唸咒!就見到神獸饕餮開始不再掙扎,逐漸安靜縮小!忽然一竄!鑽進了蘇自然手中那枚怪異蛋形物事中!蘇自然一咬舌尖,一股鮮血滴在蛋形物的外殼上!葉法善看見那一小股鮮血,慢慢地被吸收掉!

「神獸饕餮,要以血盟豢養。」控妖師蘇自然緩緩對葉法善說:「除了我,沒人可以馴服。因為我是今世第一個與牠訂下血盟之人。」

此時,在巨大高聳海妖圖騰旁的小門打開,滿臉皺紋的老婆婆走了出來,笑容溫暖的看著葉法善說道:「葉先生。終於見面了呀!」

葉法善看著這陌生的老婆婆:「請問妳是?」

老婆婆手上端著一顆嬰兒頭大小,晶瑩透亮的水晶球,她笑著對葉法善說:「你就叫我西敏婆婆吧?」

「西敏?西敏婆婆?」葉法善一聽就知這不是中土名字。

西敏婆婆看著幾十位受傷的萬仙會眾,她明白若不是葉法善出手,這些人恐怕早就被神獸饕餮生吞下肚了!

一角羅睺對西敏婆婆說:「妳沒事吧?」

西敏婆婆點點頭,笑著說:「沒事。有你跟葉先生在,當然沒事!」

「葉先生,」一角羅睺瞪著眼,對葉法善說:「你救了我萬仙會的人,我會記得的你。」

此時,妖狐紫影從大山魈金福的手臂上突然站起!

「可惡的傢伙!竟敢迷昏我?」她邊說邊往自己身上掏找,要將封住神獸饕餮的雞蛋,用力扔向西敏婆婆:「看妳死不死!」

葉法善看見醒來的是妖狐紫影,便笑著皺眉說:「甭找了!神獸饕餮已經回家啦!」

「啊?」妖狐紫影一時不明白葉法善的意思!

「小娘子,」西敏婆婆對妖狐紫影道:「剛剛話說到一半給打岔了,我們有空再聊聊天呀。」

「誰跟妳話說一半?妳叫我看妳的手,然後我就在大山魈手臂上醒來了!哪跟妳聊天說話啦?」妖狐紫影還在為先前被西敏婆婆在布坊前給催眠了的事生氣!

「喔?」西敏婆婆一臉不解。

「帶受傷的會眾們去抓藥養傷。」一角羅睺對控妖師蘇自然及控獸師胖修羅道。

兩人點點頭,便各自領著受傷的會眾,逐漸散去。

「咕嚕咕嚕」的聲音,從葉法善的肚子傳了出來!一角羅睺看著葉法善,想是此人又有什麼舉措?

「嘿嘿嘿,」葉法善捂著肚子,尷尬地對一角羅睺說:「是這樣的,整天一直沒吃什麼…怎麼動兩下,就…就餓啦?」

一角羅睺兩眼看著葉法善,真是不明白這個人!出手搭救會眾時,勢若蛟龍靈動威猛,怎麼一轉眼,又成了個此般天真毫無心機的模樣?

「剛剛那桌飯菜…」葉法善問一角羅睺:「我們還吃不吃呀?」

月過中天。

在都城朱雀門內的太史局裡,宮燈照耀內廳明亮。李淳風這時的面容,已經回到了五十歲左右的樣態。他走在一位披著紫金長袍男子身後。這男子便是當今皇帝,李世民。

「我見你,外貌的年歲又減啦。」李世民走到了廳堂中央,回身看著李淳風:「將真鋼給了葉法善,你不可惜?」李世民說的是在面對禍茸妖心時,李淳風控御邪劍真鋼,與朱粲怨魂轉化的妖心大戰,卻同時被真鋼吸取生命力,成了一位八、九十歲的老人,在無力為繼之時,將邪劍真鋼贈與葉法善之事。

「事有權變,」李淳風低首道:「當下以大局為重,借葉法善之力,為陛下立功,是重中之重。」

李世民點頭道:「好。這兩個晚上,似乎不太平靜呢。」他看著李淳風,臉上期待著聽到回答。

「方以類聚,物以群分。」李淳風答道:「葉法善想必已經知曉,帝都之中,能人異士群聚。有點較量,也是自然。不妨事的。」

李世民彎身坐上金交椅:「嘿嘿嘿!萬仙會。」

李淳風點頭,表示李世民所料不差。

李世民翹著腿,一手撫著膝頭:「當初聽你的,沒把這萬仙會一次剿清,現在看來,倒成了一張網呀。」

「陛下明見千里洞察觀瞻。」李淳風對李世民答道:「帝都長安,乃天下十方風華薈萃之地,萬仙會自以為可在帝都潛伏自安,殊不知在陛下眼皮子底,全都瞧得清清楚楚!若有誰心懷不軌,萬仙會必是被極力拉攏的隱伏對象。如陛下所說,這是一張捕魚之網,更無漏網之魚。」

「兩件事。」

李世民對著李淳風比出兩根手指:「一是查出誰喚醒朱粲的怨魂?二是,找到萬仙會的首腦。若是魚大了想破網而出…」

李世民話說至此,手作刀勢,凌空斜斜比劃了一下。

李淳風點頭拱手:「領旨。」

#葉法善 每週一更新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38579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