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親身經歷 『案例K』08 神的賜予、流浪者之歌
2020/06/11 10:51:07瀏覽691|回應0|推薦47

親身經歷 『案例K』08 神的賜予、流浪者之歌

神的賜予

「每個人的腦部,都會持續散發一種獨特的電場。就像人的指紋一樣,獨一無二。但是,電場極為微弱,難以偵測。案例K可以偵測到超能力者所發出的特殊電場,以及和她產生情緒連結者的微弱電場。」 尹麓教授慢慢坐起身來,他依然覺得很疲倦。不過案例K這件事,挺讓尹麓教授掛心。或者說,非常有興趣!因此才會一從恢復室裡的純氧艙出來,就開口對錢主任說話。

「所以威廉的爺爺,才會一直躲在法拉第籠裡面,直到去世。因為他已經與案例K產生了情緒上的連結,但是不想被案例K這條可怕的食人鯊魚發現。」錢主任回應。

尹麓教授:「還有,朱蒂的下落呢?找到人了嗎?」

錢主任看著尹麓教授教授換上準備好的整套西裝及白袍:「劉組長派出去的三名同仁,已經偵測到了朱蒂院長體內植入的奈米機器人訊號。數值雖然斷斷續續,不過她的身體狀況還算不錯。」

尹麓教授看著錢主任:「你迴避我的問題。」

錢主任搖頭,略帶苦笑:「我只說我目前所掌握的,就是朱蒂院長的身體狀況,從回傳的數據上看來,還算正常。體溫略高。但是她幾次出現的訊號傳輸地點,都維持不到三十分鐘,我們無法及時趕到。」

尹麓教授換好衣服,走出恢復室。他深深吸了口氣,順著這口氣,感受全身恢復的情況。他點頭表示:「也就是說,朱蒂院長,一下在這裡,一下子在那裡?」

錢主任陪著尹麓教授在廊道往研究室走去:「我不確定朱蒂院長體內奈米機器人訊號出現的順序,就是她的路徑順序。這就更難推測朱蒂院長的動向。你感覺不到她的…行蹤?或是思緒嗎?」錢主任最後一段話,乾脆直接提出問題。

尹麓教授進入研究室,在兩人面前,就是當年從非洲農場取回神秘人工進化母源的收存處。尹麓教授在閱讀案例K檔案,與案例K產生「情緒連結」之前,就是先到這裡,進行母源萃取液的二次注射。

「我的知覺能力,碰觸不到她的思緒。」尹麓教授回答:「朱蒂並不是建立了一層屏障阻擋我的知覺探索。如果是這樣,那是欲蓋彌彰,她一樣會暴露在我的感知範圍內。她是…忘了自己是茱蒂,進入或扮演了另一種人格…當然,我是推測,目前只有這種可能,才會讓我感覺不到她在哪裡?」

錢主任看著將近三十年前,尹麓教授與朱蒂院長冒著幾乎喪命的風險,從非洲農場拼死帶回的少數樣本。其中一個裝在防爆筒狀玻璃裡的樣本,看起來像是在人類母體中的未出生嬰孩胚胎,還不到一個拳頭大。胚胎的類肌膚表面,呈現淡淡的桃紅色。但是可以從這層有些透明的表層肌膚看到裡面的肌理、骨骼以及部分內臟組織。

「我想不出來,朱蒂院長這麼做的動機何在?她會什麼要離開?」錢主任。

尹麓教授:「找回來就知道了。」

「跟案例K交手的心得如何?」錢主任問。

尹麓教授看著眼前來自非洲農場,「類似」人類未出生胎兒的樣本。他當年一看見這具嬰兒胚胎,浸泡在透明而帶著不定出現細微光點的透明稠狀液體中的時候,一眼就看出這個未出生胎兒的特異之處。胎兒腦部的皺褶,比一般成人更多更密!這是在當時與現今醫學、科學、遺傳學都不曾發現過的異常情況。直接淺白的說,這具未達出生期的似人胚胎,在母體中,已經有了等於或超過成年人類的思考能力及智慧!腦部皺褶越多,表示腦部散佈的神經元叢可以更多更廣,認知、學習、理解及邏輯推理能力會更為強大!眼前這具安放在防暴透明玻璃筒中的小小胚胎樣本,腦部的皺褶,超過了正常人類腦部皺褶的兩倍以上!

「正常未出生的人類胚胎,不會有這麼極端發達的腦部。」尹麓教授說:「朱蒂院長沒有,我沒有,案例K也不會有。」

「突變或是人工進化。」錢主任吐出這六個字。

「突變是來自於生存需求。以現今的世界來說,雖然不是天下太平,但還用不到這麼多這麼發達的超強腦力去應付這個世界。神不會給你多餘的東西,通常給你的,只是剛剛好,或是比『剛剛好』還要少一點。而且,你若是不用,神就會收回去。」

錢主任點頭:「我明白你的意思。」

「在五號病房與案例K碰面時,我感覺到在她身上,有著類似非洲農場的味道。」尹麓教授說:「真期待!」

兩人離開非洲農場母源樣本收存室。錢主任知道尹麓教授此時應該補充點養分,自己肚子也餓了。他們正走向總部大樓食堂。

「我剛剛的經歷,」錢主任:「是時空次元的跳躍轉移嗎?」

尹麓教授點頭:「嗯。意念決定實相。案例K的大腦功能,讓她可以扮演觀察者,經過她的主觀意識,可以決定被觀察者,也就是我們,還有她自己所處的時空區間。」

「過去、現在、未來」錢主任接著說:「可以在她的意識裡主動調整改變?這樣的能力,實在太強大了!」

「但是你還站在這裡,」尹麓教授挑了挑眉:「我成功抑制了她的意念。」

「抑制?你做不到跟她一樣的程度?攪動時空次元嗎?」

尹麓教授搖搖頭:「我用強化放大過的意念功能,抑制她的能力。我做不到她所能做到的,『跳躍時空』、『穿梭時空』,你可以為案例K的這份超能力,取個好名字。」

錢主任不住點頭:「這份能力,實在太珍貴了!」

尹麓教授笑了笑:「所以你才會覺得,她憑念力折彎湯匙、改變物質狀態,就像街頭魔術一樣,僅是充滿娛樂性的表演罷了。」

錢主任聳聳肩:「暴力行為,就是暴力行為。徒手、用刀、用槍、用念力、超能力,應用方法不同,但本質都一樣。是源於想要折磨對方、讓對方屈服,是覺得自己擁有決定權的意識延伸出來的野蠻作法。同時讓施暴者從中得到心理補償。如果是這樣,我不認同以強化暴力行為當作目的的動機,值得擁有超能力。」

尹麓教授點頭微笑:「許多特務機關與你的看法相反。但你的觀點,值得一座諾貝爾和平獎。」

錢主任從諾貝爾獎這個詞彙一轉念,對尹路教授道:「說到諾貝爾獎,瑞典皇家科學院損失慘重。那座停放你屍體的生命科學部研究中心,已經全毀。四人死二十七傷,包括聶巧兒的前男友威廉。我看你的屍體,大概也沒了。新聞快報說,源自於實驗室內存放的可燃氣體爆炸。」

「案例K,是個危險人物。」尹麓教授表示:「她沒有任何框架的束縛,特殊的人格養成,建立在負面環境中。從檔案裡可以推想,她從小到大所處的世界,對她不屑一顧。這也構成了案例K在超能力得到大幅提升之後,對於世界的看法:不屑一顧。」

「我們有重新調整她人格的機會嗎?」錢主任問。

尹麓教授面無表情:「破掉的鏡子,是補不回來的。」他看著錢主任:「你可以完成新的一篇超能者異常心理精神評估論文,我可以解剖她的腦部構造,比對案例K的腦部功能變異來源,跟非洲濃場的進化母源樣本有什麼異同?」

錢主任看著食堂服務人員遞上了一盤豐美的爐烤羊排,以及一條低溫水煮的深海鱈魚排。

尹麓教授撕下一塊法棍麵包,沾著淋在深海鱈魚排上的橄欖油醬汁吃。

「基因療法?」錢主任突然想到:「先天性的缺陷,用基因療法…不不,」他說到一半,扶著自己的額頭:「如果用引發阿茲海默症的沈積蛋白酶,注射到案例K的腦部,讓她的腦神經纖維發生纏結…」

「你想讓她染上阿茲海默症?因為這樣可以抑制她的超能力?」尹麓教授的表情但著挑戰的意味:「你覺得這樣會治好她的什麼?人格解離?精神異常?理解力遲緩?超能力是一種病嗎?」

「我不是異想天開!」錢主任說:「你沒注意時間嗎?只剩兩天,她就會把你甩到兩萬三千年前的一隻猛獁象面前,你會死在那裡!我推測注射類澱粉蛋白酶應該可以降低案例K的高度腦部運作。消除她的超強念動力,我們才能安全地進行精神分析與後續療程。」

「一面已經被敲碎的鏡子,然後被你敲得更碎,這樣更難恢復原狀吧?」尹麓教授說:「案例K的時空軸,跟我們一般人不同。你已經親身經歷過了。她可以自由突破物理宇宙的時空限制。從我們的角度來看,她的生命週期很長很長。從幾萬年前,到幾萬年後,案例K都可以留下存在的足跡。所謂『千年一瞬』、『剎那芳華』,是因為她與我們的時空軸不同。但是就她自己看來,她目前也才活了二十年吧。」

錢主任伸出兩根手指:「我說的重點是:你只剩兩天的壽命。」

尹麓教授用叉子切下一塊鱈魚排:「那就趕緊吃飽,準備迎接案例K的大駕光臨吧。」

「六個小時。」錢主任微笑:「再過六個小時,案例K就會再次來到先進全腦醫學研究中心!」 當一塊表面酥脆,內層多汁的烤羊排放進嘴裡時,錢主任深切認同,品嚐美食真是解憂去煩的靈丹妙藥呀!

流浪者之歌

身上的衣服髒了,鞋子外側也沾上了泥濘。

朱蒂院長頭痛欲裂!她不清楚自己在哪裡?車子從身邊一輛輛的經過,細雨霏霏的夜晚,她累得坐在地鐵站的候車椅上。耳朵聽到的,是一位拉著小提琴的老先生。他將琴箱放在地上,琴箱裡面,有幾張小鈔、銅板。

朱蒂院長表情痛苦!汗珠越過她額頭上的皺紋,流向眼角。

「拍子不對…拍子完全…」朱蒂看著那拉小提琴的老人,大概要比自己多個五到十歲吧? 「沒有靈魂…」她對距離自己二十步距離外的小提琴老先生說:「平淡!你…你一點天分都沒有。」

拉小提琴的老先生,自得其樂的模樣,讓朱蒂院長越來越沉不住氣!看他的身體,隨著旋律擺動的姿態,朱蒂院長感到十分痛苦!

「不對不對不對!拍子不對,這裡應該要顫音,你根本不會!」朱蒂院長雙手抱頭:「我的女兒,要是這麼差勁…我會不准她吃飯,直到練好為止!」 她突然站起來,看著那位拉琴的小先生說:「巧兒是唯一的…我擋住那個女孩子,那個女孩子是唯一的,可憐的唯一,可怕的唯一…」

朱蒂院長朝著拉琴的老先生走過去,嘴裡仍然在喃喃自語:「妳不要高估了自己,低估了別人,錯估了世界…妳感覺到的人,就是我…我就是妳要找的人!我是…聶巧兒…」

拉小提琴的老先生,看到一位年紀六十歲左右,穿著一身髒髒的醫院白色病袍,腳上的便鞋已經被濕泥沾上的老婦人,兩眼睜得大大的朝自己走過來。他原本貼在臉上的表演式笑容,漸漸脫落消失。

「嘿!」小提琴老先生邊拉琴,邊對眼前陌生又奇怪的老婦人打招呼:「妳好嗎?」這個老婦人,身上應該沒錢吧?她大概是走失了,神情恍惚…這樣的人,我見得多啦!老先生心裡這麼想著。

朱蒂院長露出詭異的笑容,對著拉小提琴的賣藝老先生說:「來決鬥吧?」

「啊?」 老先生還沒反應過來,可夾在脖子邊的小提琴,跟手上的琴弓,已經被朱蒂院長一把奪走!

「妳幹什麼?」老先生急問!

朱蒂院長用一臉嫌惡的表情,看著手上的小提琴:「可惡呀!你讓這把琴受潮了!」她急著用手指撥了撥琴弦:「你根本沒有好好保養!」她一邊抱怨,一邊調整琴弦的張持度,還轉了幾圈琴弓尾端的旋鈕:「幸好這是把很不怎麼樣的琴!」

「還給我!」老先生聽了朱蒂院長一開口連番批評,也動了火氣!

「你聽好,聽好!」朱蒂院長激動地對老先生大吼!

老先生嚇了一跳,他不由自主地往後退了兩、三步。

朱蒂院長將那把「很不怎麼樣」的小提琴,夾在脖子邊,琴弓懸在琴弦上:「要真心享受…要愛…要感覺…然後,你才可以出發,到你想去的任何地方…」朱蒂院長閉上眼睛,說話的語調變得異常柔和,充滿感情。

老先生一臉不解,卻覺得這老女人說話的時候,自己好像開始進入一種放鬆、又期待的情緒狀態?

當朱蒂院長說完,她右手琴弓一舞動,老先生便全身強烈發顫!

「喔喔喔…這…」像一陣強烈的大雨傾盆而下!老先生似乎完全暴露在音符的大雨裡,內外都被雨滴穿透!

「流浪者之歌!」老先生說出了朱蒂院長所演奏的曲目!他看見眼前的老婦人握琴弓的右手,手指柔軟微彎靠攏,手背的弧形是多麼的漂亮!左手在琴弦上的把位技巧,三個字形容:「穩」、「狠」、「準」!

老先生被這首由先進全腦醫學研究中心朱蒂院長所即興演奏的「流浪者之歌」,直接甩進了波濤洶湧的音樂幻境中!一下子在旋律之上,其實卻在下,一時間以為在音樂之內,一時間又感到背脊讓滾滾音浪如同瀑布般地,從身體之外痛快沖刷!老先生的情緒被無可抵擋的旋律引動,淚水止不住的傾瀉!他永遠達不到這個看似精神有問題的婦人的程度啊!還有呢?他的歲月記憶,那些歡快肆意妄為的時光,那些低潮受創,對世界充滿恨意的陰暗心情,那些背叛離別、那些曾有的征服感、那些自由自在…不斷被挑起、又挑起…情感的強烈擾動,令老先生快要喘不過氣來了!

朱蒂院長閉著眼睛,操弄著手中的小提琴,她的表情,隨著一小節又一小節的音符變化著...

她看到了自己,站在一個巨大的冷凍庫裡面…這是即將發生的事情?還是已經發生過了?為什麼來到這裡?是誰牽動了自己來到這個地方?朱蒂院長在黑暗的冷凍庫裡,看見了一縷幽光。在幽光之中,浮現了一個女孩子的身影。她感覺到一股危險的味道…

那是尹麓的屍體嗎?朱蒂院長看著解剖台上的尹麓教授,膚色泛著明顯的死灰。 「怎麼會這樣?」朱蒂站在尹麓教授屍體的面前:「我怎麼沒發現?」

她感應到黑暗中發著幽光的女孩子慢慢成形。朱蒂知道,那不是她的女兒,那是危險的來源…她察覺到自己的女兒有危險了!巧兒在門口…她要進來了,不可以!這個女孩子很危險!

朱蒂看到一個男人的身影,進到了冷凍庫房,那個帶著危險味道女孩子正好在那男人的左後方,女孩子一搭住朱蒂從未見過的男子,然後那個男子就粉碎了!像爐中灰,隨輕風吹散般的消失!

「妳不能這樣對待…」朱蒂院長嘴唇顫抖,她看著那名陌生又怪異的年輕女孩。

「你怎麼在這裡?」朱蒂聽見那女孩子走向解剖台,看著尹麓的屍體說話:「好奇怪?」

朱蒂看見尹麓的屍體開始碎解消失! 「不可以!」朱蒂大喊!她一步衝向那年輕女孩,同時發出念動力,讓女孩子一瞬間從尹麓的屍體旁,甩離到冷凍庫房的牆邊!

女孩子猝不及防,一臉訝異地看著朱蒂:「妳是誰?」

朱蒂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她是感覺到女兒即將遭到不測,她是因著這個突如其來的感覺才出現在這裡的,卻沒想到會看見尹麓的屍體? 「我…」朱蒂一瞬間改了口:「我就是妳等待的人!」她心中轉念,不能讓這個危險的女孩子,感覺到女兒就在門口!我要保護她!面前那個神秘而危險的女孩子,好像看不清楚自己的模樣?朱蒂知道,她不能讓這個女孩子,感覺到女兒的存在!但是…尹麓為什麼會躺在這裡?而且已經死了?

一股強大的壓迫力,瞬間襲來!朱蒂院長的全身骨骼筋絡像是快被扭斷了!她瞪著那個神秘又嗜殺的女孩子:「少…少來了!」

整座冷凍庫房,開始發出轟鳴聲!許多暴露的管線爆裂,不斷噴出白霧狀的氣體!一連串的震盪,讓茱蒂與年輕女孩都站不穩!

「妳好強喔!」年輕女孩透出興奮與瘋狂的神色!

朱蒂院長一步走向前,將年輕女孩抓住:「妳…」 時間像在那一瞬間凍結!朱蒂看見了年輕女孩的過往、現在,與未來!

年輕女孩發現自己竟然掙扎不開? 兩個人在即將潰縮崩塌的冷凍庫房裡僵持不下! 「為什麼?妳…你看起來又老,又年輕?妳為什麼會有兩個長相?妳是誰?」年輕女孩的臉色本來就慘白嚇人,可這當兒,她變得更猙獰:「妳…在看什麼?走開!不要看我!」 年輕女孩一聲大吼!

朱蒂院長的手抓不住那女孩子,她只看見那帶著極度危險能力的女孩子,消失在團團霧氣之中!

朱蒂的眼淚不斷地流下,她感覺到女孩子的身世很可憐:「喔…妳的母親…妳…妳還不知道她心裡想什麼嗎?妳還要找她?不要這麼做…妳會一再一再的傷心…然後恨這個世界…別這麼做!」

朱蒂院長聽到一首小提琴獨奏的樂曲,在這坍縮傾倒中的冷凍庫房隱隱約約響起,然後越來越清晰,越來越大聲,越來越接近自己…那是…流浪者之歌呀!

一種全觀式的覺察,讓朱蒂院長全身內外都出現了非語言的理解:那個女孩子,會傷害自己的女兒!

「我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朱蒂院長看著眼前的老先生:「我是母親!我即使在錯亂的時空次元裡不斷的流浪,在永遠醒不過來的無垠夢境裡徘徊,我還是會一直保護她!」

老先生看著面前的穿著醫院病袍的婦人,在表演了一場自己前所未聞的超精湛小提琴獨奏之後,接過了小提琴。他不明白這老婦人說的是什麼?他清楚聽見的,是圍觀在旁的人群,爆出了一波波的熱烈掌聲!

朱蒂院長不能確定,她耳朵與眼睛所聽到的掌聲,所看到人群,是此時此刻?還是彼時彼刻?她眼中的街道,一側是與行人呈九十度直角的大海,波濤洶湧!另一側,是百年前的工人,滿頭是汗,推著獨輪車,與她的身影斜斜交錯經過。朱蒂院長轉頭往後看,那是未來的景象嗎?陽光明媚的一個午後,街上的男男女女,紛紛走進了一個長滿大樹的莊園…那個莊園…那個莊園被大樹包圍,她想起自己曾經在莊園裡面…

過去、現在、未來,以及所有可能的,茱蒂院長一幕幕看見,一幕幕走過。她決定不予理會,把心念專注在要辦的事:「妳要找她,就來找我。我就是她。」

朱蒂院長喃喃自語,然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地鐵站。

#親身經歷 案例K 每周四更新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38415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