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葉法善 天下長安 帝都卷06 萬仙會
2020/06/08 16:18:22瀏覽695|回應0|推薦47

葉法善 天下長安 帝都卷06 萬仙會

「殷之五遷,恐人盡死,是則以吉凶之土,制長短之命。」《隋書·高祖紀》 「長安城東西廣十八里一百一十五步,南北長十五里一百七十五步。」《唐兩京城坊考》

圍在小布坊前喧鬧起鬨的人群中,走出了一位胖胖矮矮的老婆婆,全身上下佩戴著金銀寶石鏈飾,滿臉皺紋,眼白發黃,聲音雖然小,但卻讓這些為了搏美貌俏麗的紫影妖狐歡心而鼓譟起哄的人們都聽得清楚:「沒什麼事吧?何必圍成一大圈?」這話一說完,所有人當場安靜了下來,好像原先起哄發喊的意圖,都讓老婆婆這一句清清淡淡的話給消融啦!

妖狐紫影看著這位矮胖老婆婆,便裝做一臉哭相的說:「哎呀!老婆婆,妳有所不知呀!這破爛布坊,盜取了都尉宅裡的珍貴布疋呢!」

「是嗎?」矮胖老婆婆朝妖狐紫影慢慢走過來:「小娘子,妳長得可真標緻呀!」

妖狐紫影見這矮胖老婆婆說話好聽,便笑道:「多謝婆婆稱讚!但今天不說這個,說的是這臭布坊的事!」

矮胖老婆婆眼睛瞇成一條縫,微笑對紫影妖狐說道:「別急…別急!」她緩緩伸出右掌,亮在妖狐紫影面前:「有話都跟婆婆說。」

妖狐紫影只見到這金銀寶石鏈飾,不似中土漢人的矮胖老婆婆,朝自己慢慢伸出右掌,她見到這五指指甲長如鷹爪的掌心中央,竟然出現了一隻眼睛,直直地盯著自己?

「這…」妖狐紫影一看矮胖老婆婆掌心的詭異眼睛睜開,便無法移動視線!只覺得腦中開始變得空白,全身放鬆,一股極其古怪的睡意襲來!

「歇會兒唄,讓婆婆…來操心後面的事兒…妳不用管。」矮胖老婆婆說話的聲音極為溫柔。矮胖老婆婆右手往下一擺,同時對妖狐紫影說了一個字:「睡。」 妖狐紫影居然乖乖聽話,頭跟著矮胖婆婆右手往下一擺的動作,兩眼一閉頭一低,就這麼站著睡著了?

矮胖老婆婆讓妖狐紫影放軟熟睡的身體靠著自己,然後對圍觀眾人道:「你們都去忙各自的活兒去吧,這裡沒事兒啦。」

原本讓妖狐紫影的狐媚之力給引動的鼓譟人群,一個個愣愣地朝矮胖老婆婆點頭後,就拖著有如失魂落魄般的僵硬步伐,自動散開離去。

「蘇自然,怕是被這小娘子給盯上了。」矮胖老婆婆將受了自己「懾心術」的妖狐紫影,讓布坊的兩名男子攙扶住,方才偽裝成布坊坊主的小鬍子男子,則打開了長桌下隱藏的地道暗門,讓矮胖老婆婆與沈睡不醒的妖狐紫影等四人,進了地下通道。

「將這標緻的小娘子帶至我處,我有話要問問她」矮胖老婆婆對扛著妖狐紫影的兩名男子道。

當葉法善回到舊道觀居所時,日已漸漸西沈。葉法善發現舊道觀的大門前,被人貼了張字條,上面的字跡生硬枯瘦,不像是用毛筆寫的:

「來訪未遇葉先生,先生之友在吾等處安候。請揭之。」

葉法善一看字條,便知「先生之友」,應該就是小蝶了!若是妖狐紫影,怕還沒誰能治得住哩。而留字之人,肯定與昨夜的神獸饕餮脫不了干係!

「能控御神獸饕餮之人,」葉法善伸手揭下大門上的字條:「肯定不好應付…」話沒說完,手中的字條竟然飄了起來?像是給葉法善指路似的!

「嘿嘿嘿,既然這樣,我就當是個多交朋友的機會唄。可要是小蝶受了什麼委屈的話…我也讓你們不舒服!」葉法善話說完,便跟著飄飛在半空中的字條引導,往「來訪未遇」之人處所而去。

鼻尖聞到的那股異香味道,越來越濃!小蝶晃晃悠悠地被那異香給燻醒,發覺自己竟睡在一層厚厚的軟榻上?這兒是哪裡?怎麼光線如此昏暗?我不是在舊道觀後院的柴房睡著補眠嗎?難道是紫影又佔了我的身子,這下子又是怎麼了呢?咦?我怎麼會這身胡服打扮呀?腰間的刀袋還有點兒沉,裝了什麼物事呢?

「小娘子,」 一個蒼老柔和的聲音,鑽進了小蝶的耳朵裡。

「妳這一覺,睡得可香甜呢。」說話的,正是那以懾心術放倒了妖狐紫影的矮胖老婆婆。小蝶這時,身處的就是老婆婆在古老地下宮殿的居所。

「妳是?」小蝶看著眼前端坐在矮桌後方的陌生老婆婆問:「婆婆,這裡是哪兒?」

老婆婆一手拿著塊舊羊皮絨布,一邊擦拭著小桌上的水晶球,一邊笑著說:「這裡是萬仙會,妳在我的居所休息。」

「萬仙會?」小蝶下意識地縮了縮身子:「我為什麼會在婆婆的居處睡著了?」

老婆婆滿是皺紋的臉上仍是溫暖的笑意:「因為妳自己找上了我們呀。所以呢,我當然要代替萬仙會,好生招待著才是呢!」

小蝶驚訝的說:「我?我沒有呀?」

「呵呵呵,」老婆婆那發黃的雙眼,看著小蝶:「妳的朋友,叫葉法善是不?妳跟他,還有一隻大妖,遇見了波斯鷹卓不是?我都瞧見啦,小娘子,妳叫什麼名字?下手殺波斯鷹卓的時候,可不是現在這份兒柔弱模樣呢!」

「是的,葉先生…算是我的朋友。但是婆婆說的那位波斯…波斯鷹卓的事,我完全不知情啊。」

矮胖老婆婆倒了一杯濃濃的油茶,她左手輕輕一揮,那杯油茶就往小蝶面前飄了過去,她依然笑瞇瞇地說:「喝口茶吧?」

小蝶此時雖然口乾得緊,但也明白,在狀況不明的此刻,可不能隨隨便便的喝下面前這口茶:「多謝婆婆,我不渴。」

「嘿嘿嘿,小娘子呀,」老婆婆邊說,那杯油茶又憑空飄回她面前的小桌上:「別看婆婆老啦,婆婆的時間很多很多的,妳不早點兒說實話,婆婆可不放妳走喲?」

小蝶慢慢站起身來,她雖然平時沒多大膽子。但此刻,卻也收斂起慌亂之心道:「婆婆,謝謝妳的招待,我還是要回去了。」 小蝶張望了一下這老婆婆的居室,約莫比廂房還大一些,散落堆著外形少見的瓶瓶罐罐、十多支倚牆而立的蒙塵捲軸、地上鋪著好幾塊西域錦織五彩繽紛的毯子、大小木箱堆疊在一處,木箱旁邊是一張鋪了好幾層厚墊子的軟榻,室內點著六、七支黑色的蠟燭,她與老婆婆的影子,映在牆上。

小蝶看到左後方便是一扇圓拱木門,心想:這便是出口吧?

「喔,不!」老婆婆還是安身坐著不動:「我們已經通知葉先生來接妳了!稍安勿躁呀。」

葉法善要來?小蝶心頭一喜,卻不知這位渾身珠光寶氣,老是一臉微笑的老婆婆所說的是真是假?

「以妳妖狐的本事,甭說走不出萬仙會的大門,怕是連我的居室也走不出去呀!」

小蝶這下明白,原來這老婆婆將自己錯認成妖狐紫影啦?

葉法善跟著飄在空中的字條,一路走到了位於長安城東市旁的賭坊,他看著那字條,飄進了賭坊中最大最奢華的啼金樓!

「哇喔!這麼大的排場啊?」葉法善一臉詫異,心想:神獸饕餮的主人,居然就在這裡?果然出人意料呢!

這正是月兒初露臉的時分。葉法善猜測,若是小蝶在這裡,她會把封印神獸饕餮的雞蛋交還嗎?

「葉先生,勞您移駕啦。」啼金樓大門口的一位看門人,看上去約莫三十歲年紀的灰衣男子道:「大家正等著您呢。」

葉法善淺淺一笑:「有勞哥哥引路。」 灰衣男子頷首轉身,領著葉法善往內堂大廳走去。葉法善一路在後,看著啼金樓的內部裝潢擺設,真是處處貼金,華麗已極!

「也只有在長安城裡,能夠看見這般富家大氣啦!」葉法善嘴上這麼說,可眼睛觀察得仔細!這偌大的賭坊裡,卻不見一位賭客?想來今晚人家早就安排好一台戲,就等著自己上台嗎? 啼金樓二樓主廳,寬闊奢豪,數十盞大小不同,特色各異的精緻燈籠,疏落高低張掛,映得主廳明亮又透著幻境般的氣氛。

主廳中央擺著張大圓桌,四把金交椅圍著圓桌成圈。葉法善在灰衣男子的帶領,坐在四把金交椅的下首。才剛坐下,便見到一美艷的西域胡姬,眼波如水,笑盈盈地為他斟上一杯葡萄酒:「葉先生請吃酒。」

「多謝。」葉法善看著那西域胡姬,除了為自己斟酒,還走向了圓桌首座與副座,將桌面上的白玉酒杯,也滿上了葡萄酒。這名貌美年輕的西域胡姬斟完酒之後,對著葉法善一笑,便退出主廳。接著,葉法善聞到陣陣燒烤食物的味道,肚子也跟著敲鼓鬧餓!就看見六名穿著紅衣褲的小童,各頂著兩大盤豐盛菜餚,熱熱鬧鬧的邊唱著歌,邊將一盤盤青花椒烤羊腿、野雞湯丸、牛油溜豆泥蔬、鮮魚絲拌蒓菜、什錦蟹黃長生麵、炙燒串脯、香烙蹄筋、鹽燜肥鴨,還有一大壺一大壺的杏酪、羊酪,一張張剛烤好的麥餅。這一桌佳餚美味,饞得葉法善口水直流!

「貴客光臨啦!」從主廳旁的廊道,走出了三位穿著胡服、滿身配飾著珠寶金銀,戴著貂皮帽、黑色面紗的男子。其中一名高大的男子對葉法善說:「葉先生,用過飯了沒有?」

葉法善看著這三人,坐在圓桌首座與副座上。他臉上依舊掛著笑容:「哎呀,正餓著吶!」他瞟了一下廊道,似乎沒有人跟在後頭出現。

副座上的高大男人揭開了面紗,露出一張年約三十多歲,膚色略白的面容,濃眉下的雙眼,一眨不眨似笑非笑地看著葉法善:「那好極了,希望這些夠你吃喝的!」高大男人舉起酒杯:「吾乃萬仙會蘇自然,勸葉先生一杯酒!」說罷,便仰頭喝光杯中葡萄酒。

葉法善點點頭,酒杯舉到嘴邊:「蘇先生。」招呼打完,卻不飲酒。

「吾乃萬仙會胖修羅,敬葉先生一杯。」先前與控妖師蘇自然一起到舊道觀,卻不得其門而入的胖修羅,也乾盡自己杯中酒。

「胖修羅?幸會。」葉法善還是沒吃酒。

居中的男子,這時也揭下面紗,露出暗青色的臉面。葉法善眼睛一亮,就看這光頭男子滿頭滿臉的奇怪刺青,一直往脖子下延伸,這刺青又像咒文又像圖案,很是少見!而最令葉法善訝異的,便是這男子通紅的雙眼之間,眉心往上一寸處,竟然長著一支拇指長的漆黑獨角?

「吾乃萬仙會一角羅睺。」那獨角人對葉法善自我介紹。

葉法善喝掉杯中的葡萄酒,將酒杯一放,問道:「萬仙會?」

「哼!」小蝶心念一轉,既然這位奇怪的老婆婆將自己認成了妖狐紫影,不如將錯就錯!「老婆婆,我…妖狐紫影,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剛不是讓妳說了嗎?是我自個兒找上門來的!既然知道…」她邊說腦筋邊轉:剛剛這婆婆說他們是什麼會?

「既然知道你們是萬仙會的,」小蝶一改柔弱的態度,雙手背在腰後:「那就好辦了!昨夜來了隻神獸饕餮,是你們放的嗎?」

老婆婆感覺這小娘子的態度丕變,說話也不再繞圈子,倒也感到一陣輕鬆:「好哇!神獸饕餮?」老婆婆笑得更滿了:「葉先生果然了得!蘇自然肯定料不到,連神獸饕餮都吞不下葉先生一條命呀!」

「當然!」小蝶站直了身子,朗聲說道:「有我妖狐紫影,加上葉法善,什麼神獸鬼獸的,還不放在眼裡!」

「呵呵,萬仙會折損了飛刀客波斯鷹卓,但是若有小娘子與葉先生加入,那就由損轉益了呢!況且…」老婆婆慢慢站起身來,對著小蝶說道:「聽說你們妖狐一族,保管著一件能夠號令天下群妖的秘寶…」老婆婆說到這裡,咳了兩聲:「咳咳,婆婆年事已高,要是能親眼見到這件秘寶,那就無憾啦!」

小蝶聽得這婆婆一說,這頭一次聽見的「萬仙會」,想要招攬葉先生跟紫影妖狐?可那號令天下群妖的「秘寶」,又是什麼呢?我可不知曉,更沒帶在身上吶!

「婆婆總是笑臉迎人,」小蝶繼續扮演想像中妖狐紫影說話的語調,皮笑肉不笑的說:「令我覺得好親切!這樣吧?先說說『萬仙會』是做什麼的?想幹啥?既然需要我跟葉…葉法善加入,總得有個價是不?」

「『萬仙會』啊,」老婆婆說話的聲調又慢又軟:「集天下奇人異士,合其能而成其大。為的就是花花江山的萬代興旺呀!妳知道,除了中土大唐之外,這天地之大,還有許多許多妳未曾聽聞的國家王朝呀!我『萬仙會』,就是要將天下十方,盡化為仙境,讓億萬萬生靈生生不息呢!」老婆婆指著小蝶:「就算妳是妖,也可同享我『萬仙會』的無窮福份,雨露均霑喔。」

「好大的野心吶!」小蝶雖然把自己說話的方式改了,可是心裡頭多少還是七上八下的,這老婆婆說的,是我想錯了,還是這從未聽聞過的「萬仙會」,真的要將三千大千世界盡數佔了?這不是想跟今上造反嗎?

老婆婆覺得「野心」二字說得挺好!她對小蝶笑道:「因此,若是有妳跟葉先生加入,再有了號令天下群妖的秘寶…」老婆婆右手留著長長如鷹爪指甲的五指向掌心合攏:「花花江山,何愁沒有妳妖狐與葉先生的富貴長樂呢?」

秘寶?小蝶聽這老婆婆三句不離妖狐的秘寶,難不成是葉先生跟她提過,妖狐紫影在附到她身上時,還帶著個包袱?葉先生當時說,他看了包袱裡的物事,甚覺詫異!他說什麼來著? 小蝶腦海中,浮現當時葉法善對自己說話的模樣:「真弄不明白,看起來挺平凡常見的,可我就隱隱約約覺得不簡單!要是真能問明白紫影,那就太好了!可是她那張嘴,除了罵人快,一問她包袱裡的物事有什麼用處?她那張嘴就悶不吭聲啦!」

「哈哈哈,」小蝶笑出聲來:「老婆婆,妳耍三歲小兒玩呢?要妳開個價,你倒是說得一嘴虛呀!甭說我聽不進,就算那葉法善,在西市擺攤賣符籙煎餅,還得收錢不是?妳出去租驢僱車,也都有個實在的價,怎麼用一句『富貴長樂』這樣的虛話,就想在我脖子上套圈兒呀?」

老婆婆雙手輕輕一揮,居室裡幾個木箱子便自動打開了箱蓋!既便室內燭火昏暗,但小蝶仍能看清這幾箱木箱裡面,裝的全是金銀珠寶、珍珠鍊子、翡翠瑪瑙之類的貴重物事!光瞧這打開的幾箱,就價值連城!

「凡間之物,萬仙會還不看在眼裡!」老婆婆說道:「喜歡什麼?小娘子拿去便是!」

這下子該怎麼辦?

「合其能,成其大。」首座上的一角羅睺對葉法善道:「我萬仙會眾廣佈天下寰宇,想跟葉先生交個朋友,合盟跟你。」

「對了,」旁邊的萬仙會控妖師蘇自然對葉法善說:「我今天下午進不去你的道觀,找不回饕餮,你把它藏在哪裡呀?」 葉法善看著蘇自然,心想:原來你就是操控神獸饕餮的人呀?

「為什麼…我們一進去,就出來啦?這是甚麼法術?」胖修羅實在好奇!

「三位都說話了,接著該我說。」葉法善看著一角羅睺:「這酒席上,還少了我一位朋友呢!」

「括蒼葉家。」一角羅睺像是沒聽見葉法善的話似的:「有一本『集異錄』叫做。裡面記寫十方妖異法器寶物,連葉家仙法的精要都有的,對不對?」

「能借來瞧瞧嗎?」胖修羅也是好奇得緊!

「藏了我的朋友,問我借看葉家仙道的『集異錄』,還想跟我合盟?」葉法善拿起一串炙燒串脯,一口咬下,肉汁溢出,嘴裡滿是肉香:「好味道!」他看著一角羅睺:「你當我吃酒醉啦?」

一角羅睺滿頭滿臉的詭異刺青,令人看不出他的表情:「葉先生,萬仙會邀請的你,是因為大本事有的你。你的朋友妖狐,她盜走號令天下群妖的秘寶,是有本事的她,萬仙會也邀請她。」

葉法善這一路過來,擔心著小蝶的安危,實在沒心思和眼前這三個自稱「萬仙會」的怪傢伙繞圈子說話:「肚子餓了影響心情。我再給三位說一句話的機會…」他冷眼看著一角羅睺:「我朋友呢?」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38072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