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親身經歷 『案例K』07 幽光、洋娃娃
2020/06/04 11:44:16瀏覽596|回應0|推薦46

親身經歷 『案例K』07 幽光、洋娃娃

深海中的幽光

要不是自己站在尹麓教授的身邊,在他的保護範圍內,錢主任明白,自己可能在幾分之一秒之內,就被案例K給弄死了!

「我正處在尹麓教授和案例K的能力範圍之內。」錢主任要趁五號病房的全時偵錄系統開啟的時候,記錄自己近距離觀察的心得:「這個空間裡的生命體與非生命體,產生了疊影現象!這樣的『疊影』,是因為同一個時空之中,只會有一種可能。而案例K則將不同次元的時空裡,不同的可能,透過她的超能力,要放進我和尹麓教授所在的這個主觀時空之中。」

他看到尹麓教授的眼角也開始出血!錢主任再望向距離自己和尹麓教授只有三步距離的案例K,她也一樣開始出血!不過,錢主任對尹麓教授比較有信心。

「妳自己走過來,真是太好了!我可以更仔細的觀察妳。」錢主任繼續口述記錄:「依照目測觀察,案例K的體溫開始上升。額頭明顯冒汗。鼻子、眼角,還有右耳,都開始出血。我推測,若是回看全時監測系統的紀錄,這個時候的案例K,腦部的溫度會大大高於身體其他部位!她在大大消耗自己的能量!依照檔案記載推斷,案例K的表面上,念動力很強,可以憑著意念移動物體,改變物體的結構,或是破壞物體的平衡狀態。但這對我們來說,並不值得訝異。她的能力裡面,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可以用『觀察者』的角度,對時空結構進行主觀性的干涉。這個操控力,加上那些像街頭藝人變魔術似的改變物質,包括對於非生命體及生命體的物質結構,進行干涉、重組或是破壞的能力,才成為值得我們觀察的特殊案例。」

「街頭藝人變魔術?」尹麓教授此時插嘴問:「你要不要自己來試試?」

錢主任搖頭:「原諒我沒有太多的同理心。我是誠實紀錄現況,並且…如果朱蒂院長是完全正常的,眼前這位小妹妹,根本排不上號。還有,你現在的體溫,也應該很高。」

「謝謝關心。你要記得,此刻是我在保護你,同時面對案例K。不是朱蒂。」尹麓教授故意讓案例K有餘力往前走!因為他和錢主任長年合作的默契,知道身邊這個小老頭,早有安排!而他也在知覺能力更進一步強化之後,預見了一種可能:案例K將會被那一塊小小的,但是效能不容忽視的強效麻醉貼布所制服!

錢主任看著又往前走一步的案例K。他問尹麓教授:「我需要擔心嗎?」

整間五號病房的時空結構,不斷出現各種「可能」的變化,錢主任與尹麓教授,像是跌入了愛麗絲夢遊仙境的世界裡一樣,只是這個時空次元,並非充滿歡樂驚奇的仙境,而是恐怖驚悚的詭異地獄!

「什麼都有可能。」尹麓教授只對錢主任簡單回答這一句。

錢主任眼睛一花,發現自己與尹麓教授、案例K三人,進入一個遠古的時空中!這棟先進全腦醫學研究中心還沒出現的幾千幾萬年前!他望見腳下的大地,綠意盎然,沒有人工開發的斧鑿痕跡!錢主任發現自己的身體瞬間下墜!然後不到半秒鐘之內,又停住不動!接著再一看,四周盡是無窮的宇宙空間,他看見一顆陌生的行星,就在三人的右方出現!錢主任感受到星際空間的超低溫,呼吸不到空氣,身體立刻要凍結之前,又回到了五號病房裡面!他才喘了口氣,又是猛烈的暈眩感襲來!現場變成一片廢墟,天際陰沈,大地幾乎沒有一絲生氣,沒有任何的植被…空氣中有著類似焦炭的味道!

錢主任往下一瞧,自己正往一處建築廢墟掉落!兩眼一花,他又覺得自己站在五號病房內了! 經過不知道幾次或是幾十次、幾百次的時空次元轉移,歷經了許多種意料之中與意料之外的「可能」,分不清哪一個時空?哪一種可能,才是真正的現實之後…

「噁!」錢主任跪倒在地板上,猛烈的暈眩感及身體極度不適,讓他忍不住作嘔! 「每…每一次的時空位移…」錢主任用衣袖擦擦嘴,繼續說:「都被雙方用強大的時空操控力,不斷否決、排除、改變、爭奪對於時空次元的主觀者地位!雙方要的可能,在同一個時空次元不斷推擠!就像圍棋的棋盤上,爭著在同一個位置落子…一個時空位置的斷面,只會出現一種具象的可能…不能同時兼容。」

「小姑娘,」尹麓教授對案例K說:「妳的程度只有這樣嗎?」

案例K看起來很難受的模樣,她生氣地說:「討厭你!」

錢主任雙手撐著地面,慢慢用力站起來:「案例K!」他連說話都覺得費力!但還是繼續進行他的口述觀察:「案例K的『連結』,來自於她的生命歷程…從檔案裡,可以推估,她處於長期被霸凌、受虐或是忽視的環境…那些曾經和她一起接受超能訓練的同伴…對了!」錢主任腦子忽然轉通!

「什麼對了?」尹麓教授問。

錢主任站直了身,案例K已經在自己兩步的距離:「她就像深海中的獵殺者!你知道嗎?在意識的深海之中,沒有一絲光線,伸手不見五指。而她可以感受到超能者的光芒,在極度黑暗深邃的意識之海當中一閃一閃的發光。她可以感受到那些光芒,那些對她懷有惡意、恐懼或者好奇者…她會忍不住想接近!」

「好比喻!」尹麓教授邊說,邊將念動力再提高。 錢主任的手慢慢舉起來,手掌中的強效麻醉貼片,就要貼在案例K的身上了…

尹麓教授看著身前口鼻流血,雙眼透著瘋狂的案例K:「獵殺者,被黑暗中的意念幽光所吸引,她就游過去看,看看是發光的是獵物?還是獵人?我猜想,小姑娘沒見識過獵人吧?」

案例K忽然像是走神似的!臉上表情一愣!她偏轉了視線:「啊?」

「轟」地一聲!案例K被尹麓教授的念動力甩向五號病房的牆角!一陣空間的波動震盪開來!

「怎麼啦?」錢主任大為吃驚!他連忙向前查探,卻只見到壁面留著蜘蛛網狀的不規則裂痕!案例K卻不見蹤影?

尹麓教授全身大汗淋漓,他眉頭一皺,抽了甩落地上面紙盒裡的幾張面紙,摀住流血的鼻子,面色陰沈的問錢主任:「人呢?」

案例K消失了!兩人只發現地上留著一瓶已經變形,卻不知道那是什麼牌子的飲料罐。

壞掉的洋娃娃

一張加大的雙人床上,散排著聶巧兒整理到一半的衣物、筆電、隨身物品。床邊地毯上,是一只打開的行李箱。

聶巧兒在整理行李,準備去機場的時候,她無法克制自己的好奇心,乾脆這樣吧?仔細看完案例K的檔案,看完就出發!最近一班飛機,將在兩個小時後起飛。

她跳過有關案例K超能力的紀錄,只看威廉他爺爺收存有關案例K個人的生活記要。包括出生的環境背景查訪、如何來到特殊能力開發機構?團體生活紀錄,以及是否有過親人探訪等等。聶巧兒對於案例K的「認知場」,反而更有興趣!

「每一個人,」聶巧兒看著案例K的大頭照:「都源自一個家族。那是一種系統,一種印記。或許,妳繼承了原生家族的負面遺產,無法掙脫?妳也會有一種無形忠誠的行為嗎?就像有些母親是被虐者被施暴者,而她的女兒,也有很高的機率,被這樣的施暴者性格所吸引,甚至因此進入婚姻生活?妳想轉換角色,成為施暴者嗎?」

聶巧兒想起自己從小與母親的記憶。 那還不到十歲的年紀,就知道母親的狀況有問題。她的情緒越來越陰晴不定,有時表現得很正常,對聶巧兒要求很嚴厲!練鋼琴、課後親自補習。每當聶巧兒達不到她的要求,母親就會說出一些刻薄傷人的話!當她狀況不對的時候,則開始胡言亂語,看待自己的女兒,像是遇見了陌生人似的!

這樣的情況,越來越嚴重!她會在家裡突然性情大變!憤怒地尋找本來就沒有的東西,或是朝著年幼的聶巧兒,說出一些小孩子聽了會害怕的話來!聶巧兒當時根本無法應付這樣的害怕與壓力。隨著母親的狀態越來越糟,進出醫院的次數也更頻繁!

她第一次見到尹麓教授,就是在母親病況發作得太嚴重之時,尹麓教授匆匆來到家裡,將母親帶走,並且對當時年紀尚幼的聶巧兒說:「妳的母親生病了。她其實是很好的人,妳要相信自己的媽媽,她很愛妳。」

母親從此,再也沒有回家。 而那時的聶巧兒,第一次感受到沒有親人在旁邊的生活。

「我也會害怕,將來變成妳這個樣子。」聶巧兒用這句話,收回過往的思緒。她該把注意力,放在案例K的檔案上。聶巧兒越看檔案中的資料,就越清楚案例K這個女孩子的輪廓。

沒有社會保險紀錄,出生紀錄顯示,是在加州的一所救濟醫院。母親是華人,父親是不光榮退伍的海軍艦艇兵。兩個人都有一堆吸毒、偷竊、暴力脅迫的紀錄。母親靠肉體換取毒品,父親則四處打零工、跑腿討債、吸毒、賭博…

「沒有人會注意的家庭。」聶巧兒喃喃自語。

案例K的紀錄中,被黑色油性筆劃去了本名。她被發現在幾個男性遊民的聚集處所,全身赤裸,高燒不退!巡邏員警帶回警局收容。1977年轉到以收養院為登記抬頭的秘密實驗中心,進行多項人體超能實驗。案例K的智商遠低於同年紀平均值,同時患有中度精神障礙,有明顯人格解離現象。併入超能實驗,原先打算做為對照組,實驗潛能開發藥品,是否同樣可以提升低智商、精神障礙者的正常潛能,或者一樣可以搖身一變,成為超能者?

「沒有人會注意的個案。所以,妳就順理成章,成為一隻可以任人實驗的白老鼠,用完就丟,隨時被犧牲也無所謂。」聶巧兒繼續閱讀威廉爺爺所留下來的案例K檔案。 聶巧兒看到一段關於追殺案例K的紀錄。是在一座遊民收容教堂。紀錄者在文字描述中,發現案例K連日出現,貌似在尋找一個女人云云。

聶巧兒無意識地咬著下唇沈思著:找一位女人?誰? 「媽媽?」她嘴裡輕聲說出個關鍵詞。

整大疊案例K的檔案紀錄,多是描述她的超能力極為可怕,卻不知道是怎麼開發的?花許多篇幅紀錄,描述案例K如何不受控制,殺掉了多名特勤人員、超能力者。威廉的爺爺收集了將近三十年來,他個人懷疑是案例K犯下的罪行!那些離奇的死亡事故、案件,威廉的爺爺都認為與案例K脫不了關係!

「哼。」聶巧兒鼻端冷哼一聲:「自從判定智能障礙、精神障礙之後,就再也找不到案例K後續的心理狀態評估。你們只在乎她的超能力等級啊。她一開始,就是壞掉了的洋娃娃,而你們,把這壞掉的洋娃娃,改造成沒有罪惡感的人工惡魔!」

聶巧兒伸手要再喝一口冷掉的英式奶茶,她卻發現,茶匙竟然開始出現輕微又連續的抖動,接著居然自動捲曲起來了?

整個房間發出一種像是地震般的隱隱轟鳴聲!

不到一秒的時間,聶巧兒被一股莫名爆發的怪異力場,整個人連著床上散置的私人物品、皮夾、衣褲,幾乎全被掀翻到床旁邊的地上!她還來不及站起,眼角就瞟見一個人影,在整個房間的轟鳴聲消失後出現!

案例K? 聶巧兒霎時間感覺自己全身血液像是凍結了似的!連呼吸都困難!她剛剛才看過案例K的檔案照片…此刻,真正的本人,居然現身眼前?

案例K穿著一身粉紅色,但料子是聶巧兒從沒見過的連身洋裝。她的嘴角、鼻孔、眼角都還有未乾的血漬,加上大得嚇人的雙眼,明顯的黑眼圈,細瘦的身軀、慘白的膚色,這讓聶巧兒看得更是驚懼!

案例K看見了床上未全部散落的檔案資料,她發現了自己當時的照片。案例K的眼睛看向聶巧兒,幾乎不帶血色的嘴唇,輕聲說出:「妳…妳怎麼會有我的照片?我不喜歡這張照片。」 案例K朝著聶巧兒走進一步!

聶巧兒一時爬不起身,她只能撐著自己,在地毯上往後移動!這一移動,聶巧兒感覺到自己的左手,好像碰到了一個小小的東西,一塊方形的…她不繼續想,只是將那碰觸到的東西,握在左手掌心。

案例K走到床前,俯視著床上幾張關於她的紀錄檔案。其中一頁,寫著:「密件副本收件人:普林斯頓大學工程異常研究所。佩頓.布洛克教授。」

「啊!」案例K發出類似驚訝的聲音:「討厭!」

聶巧兒還是坐倒在地上沒動!只看見案例K用袖子隨便擦了擦臉上的血漬。

「啊!」案例K看著衣袖被自己的血漬弄髒,她變很不開心:「真討厭!」 她站在原地,像是在思考著什麼?

「等我一下!不要走喔?」案例K邊說,邊往浴室門走去!

聶巧兒不明白案例K要幹嘛?進浴室沖洗衣袖嗎? 聶巧兒想趁機站起來的時候,整個房間又開始出現輕微又連續的晃動!她看到案例K再次從浴室裡現身!而案例K這次,卻穿著一件黑色長裙,上身是一件紅色夾克。臉上原有的可怕一條條血漬已經消失。

「這次,應該拿妳怎麼辦呢?」案例K邊說話,邊接近聶巧兒。

這次?什麼叫「這次」?同一個瘋狂的超能力者,卻是不同的造型打扮?她在剛剛那一瞬間,去了哪裡?聶巧兒心裡升起的,不只是疑問,還有一股令她全身發抖的寒意!聶巧兒看著案例K貌似輕鬆地走向自己… 突然!她腦子裡想起來斯德哥爾摩之前,去病房探望母親時,母親在她耳邊說的話:「妳會突然被抓住!然後…」

聶巧兒下意識地快速伸出左手!而案例K臉上露出惡作劇的神情,一瞬間俯身撲向聶巧兒!

「妳要去哪裡?我也不知道…」案例K話沒說完,就軟倒在聶巧兒的身上! 一片小小的強效麻醉貼布,恰好貼在案例K的頸部!

不知過了多久?聶巧兒大大的喘了一口氣!她將昏迷沈睡的案例K,從身上挪開。聶巧兒依然感到全身無力! 接下來該怎麼辦? 她撐著床沿,讓自己站起來。案例K趴臥在地上,呼吸深沉,呈現出處於深度熟睡的狀態。

聶巧兒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尹麓教授知道妳會打來。」接通手機的,是錢主任:「他正在休息調養。妳說。」

聶巧兒停頓了一下:「錢主任,我需要協助。」

「案例K?」手機中的錢主任,說話時帶著一絲興奮與期待。

「你真會猜!」聶巧兒摸了一下額頭,嘆了一口氣:「她躺在地上,睡熟了。」

錢主任在手機那頭一聽到聶巧兒這麼說,更加興奮:「我立刻安排專機,會準備好麻醉設備!妳要多久時間到機場?」

「四十分鐘。」聶巧兒答。

#親身經歷 案例K 每週四更新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37793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