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葉法善 天下長安 帝都卷05 萬仙會
2020/06/01 14:38:02瀏覽538|回應0|推薦26

葉法善 天下長安 帝都卷05 萬仙會

「殷之五遷,恐人盡死,是則以吉凶之土,制長短之命。」《隋書·高祖紀》 「長安城東西廣十八里一百一十五步,南北長十五里一百七十五步。」《唐兩京城坊考》

滿身遍佈細牙利嘴的神獸饕餮,像是被凝結住了似的,懸停在距離葉法善不到一尺身前! 大山魈金福看見葉法善從竹籃子裡,拿出一顆雞蛋,正對著神獸饕餮!這個恐怖又幾乎無法可治的血紅色大肉球,居然就一動不動啦?

葉法善就看見這血紅色大肉球渾身發顫!周身的利牙大嘴開始平復消失,同時整個身軀急速縮小!最後縮成一顆醃梅子大小的血色紅球,「嗖」地一聲!鑽進了雞蛋之中! 「喔!」葉法善手裡小心地拿著這顆裡面封住了神獸饕餮的雞蛋,當場虛脫似的大喘一口氣,直接坐倒在地:「我家『集異錄』裡,在那句『不可不慎』後面…先人畫了一個要圓不圓的圈圈…我真是想不明白…」葉法善對田鳳翔跟妖狐紫影道:「然後…我之前用雷刀劈了牠,牠還能把燒焦的外層,像蛋殼一樣的脫掉…所以,我把這兩樣連在一起猜…」葉法善邊說邊喘:「我猜那個圈圈,應該說的是雞蛋的意思吧?」

妖狐紫影走向葉法善,伸出手來:「把雞蛋給我!我立馬就把這蛋給蒸熟了!看牠死不死?」

「我不確定呀…」葉法善坐倒在地上搖手:「要是這法子有用,神獸饕餮早就死絕了!妳…妳還是別亂搞的好!」

「現在該怎麼辦?」田鳳翔問全身狼狽不堪,體力幾乎耗盡的葉法善。

「現在…先收好這個蛋…然後…」葉法善手裡握著收了神獸饕餮的雞蛋,緩緩說道:「我們這地方沒法子住了,得修一修…」

跟著紫影妖狐跳進來的小小蛙妖,朝地上一伸舌頭,「嘶」地一聲,就黏住了一片金葉子!牠弄不懂這片長方形薄薄的物事,怎麼會是金子做的?好閃亮,好好看呀!

原來剛剛與神獸饕餮一場惡戰,不止舊道觀內堂全毀,連葉法善帶回來裝金葉子的鐵盒都碎開了!金葉子早已翻飛散落四處!

「哪來的金葉子?」妖狐紫影好奇:「這誰的?」

田鳳翔指指倒在大山魈金福懷裡的葉法善:「他的。」

妖狐紫影一臉不信:「他有這麼大掙錢的本事?」

「就用這些金葉子…找工坊的人來…來修修吧?我肚子餓了…」葉法善因為凝神施法,損耗元氣過多,疲憊已極:「我真的…得歇會兒了…」語音未落,已然呼呼大睡,不醒人事!

這個夜晚,大家都沒吃著飯,又餓又累!聚在滿目瘡痍的舊道觀裡,滿地找尋葉法善的金葉子。而小小蛙妖連手帶腳,再加上一條靈活又黏又彈的長舌!可是幾人其中動作最快最靈巧最賣力的! 「喎、喎喎喎!喎喎!」意思是:喂!這全部都是我的!走開!

日過三竿之時。

長安城永和坊裡的舊道觀,從土磚墻外看進去,一片殘破景象。反而要比葉法善住進來之前更加破落殘敗!附近的居民無一知曉,昨夜裡居然在這兒,鬧出了神獸饕餮的異災!要不是葉法善想通了家裡「集異錄」中畫圈圈的意思,或許不到天亮,整個長安城就會被神獸饕餮吞食精光,人畜不存了!

「是這裡了吧?」一名披著灰黑色長斗蓬,將自己遮頭遮臉,只露出一對黃色瞳孔的高大神秘客,旁邊站著的,也是一身斗篷罩著頭臉,只露出眼睛的胖子,出現在舊道觀土磚墻外。高大神秘客,就是昨天施放神獸饕餮的控妖師。

「蘇自然,」那胖子聲音聽起來,像是個中年人。他對高大的神秘客說:「你的神獸,就是待在這裡一晚上沒回來?」

「葉法善有這麼厲害?」被稱作蘇自然的控妖師一臉疑惑又帶著憤怒:「括蒼葉家,有這號人物?」

「哼哼哼,」胖子冷笑:「一個整天就只會耍嘴皮子講道的括蒼葉家,要是早有這號人物出現,不是加入我們萬仙會,就是被我們萬仙會給滅啦!這葉法善,應該是個年輕一輩的吧?有本事,竟然沒收了蘇兄的神獸呀?」

「我直接會一會這葉法善!」控妖師蘇自然左手伸入懷中,像是預備施放妖獸,右手呈拳狀,敲了三下土磚牆的大門!「有人在嗎?」控妖師蘇自然叫喚的聲音有些沙啞。

胖子等了一會兒,裡面沒人應門。他的眼睛瞄向控妖師蘇自然:「進去瞧瞧?」

控妖師蘇自然右手朝雙開木雕大門一推,便邁開步子,一腳踏進了舊道觀!

穿著一身斗篷的胖子看到了控妖師蘇自然的行止,大感意外:「你幹什麼?」

「咦?」控妖師蘇自然自己也搞不懂!他明明是推開大門走進去,怎麼眼一花,卻是走出來了呢?

「你幹嘛就走出來了?裡面看清楚了嗎?」胖子問蘇自然。

「我…」控妖師蘇自然一臉詫異:「我怎麼就走出來啦?」

「裡面有什麼?」胖子好奇問。

控妖師蘇自然愣愣地回答:「我啥也沒看見呀!一抬眼就見到你站在我面前啦!怎麼回事?」他看看自己,看看胖子,又看看舊道觀的雙開大門…

「一起進去再瞧瞧!」胖子推了控妖師蘇自然,兩人又從大門走進去!

「咦?」胖子這下也弄不明白!他又走回剛剛要進舊道觀大門外的土磚牆前面了:「我怎麼走回來了?」胖子看著蘇自然跟自己的雙腳,又站回到原地!

控妖師蘇自然對胖子說:「是不是?胖修羅?很奇怪吧?」 這位胖子原來名叫「胖修羅」!

「搞什麼?」胖修羅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他兩腿一發力,索性不走大門,跳過幾近一丈高的土磚牆,直接要跳進舊道觀的前院裡!

控妖師蘇自然眼睜睜地看著胖修羅雙腳落回原地!胖修羅雙目一花,等他看清楚時,面前站著的,竟然是同伴蘇自然?

「你幹嘛?」蘇自然問胖修羅。

「我不是跳進去了嗎?」

蘇自然大聲指著胖修羅說:「我就眼巴巴的看著你是從牆裡面跳出來的呀!」

胖修羅用力搔著腮幫子,兩眼瞅著舊道觀外的土磚牆:「這…這不對呀!」

「嘻嘻嘻嘻!」

這訕笑聲是從永和坊另一處的飯店二樓,附在小蝶身上的妖狐紫影嘴裡所發出來的!她這時已經換了一身胡服寬長褲,搭著一件貂皮大敞,雙腳配上了一對鹿皮靴子,舒舒服服地坐在能清楚看見舊道觀的桌位。因著昨夜與神獸饕餮一戰,原先的衣裳早已不能再穿,妖狐紫影又好動成性,小蝶原本那身衣裳就不興穿,乾脆到西市買了全新的胡服,還配上不少鑲嵌寶石的項鍊首飾腰帶手鐶。這穿著的調調,加上一頂黑羊毛製成的渾脫氈帽,一身打扮倒有著濃濃西域胡姬的風情。

妖狐紫影一腳跨著邊欄,一手喝著葡萄酒,嘴裡邊嚼著胡椒鹽炙羊腿,遠遠看著舊道觀外面一高一胖的兩個斗篷人不知所措的模樣,就覺得好笑至極!

「哈哈咍哈!臭葉法善布下的結界叫…叫什麼『歸去來兮』的怪名字呀?想不到還真管用吶!」妖狐紫影大口吃肉喝酒,眼睛可沒放過那一高一胖兩個來路不明的斗篷客:「兩個笨蘿蔔!」

妖狐紫影看到這裡,不禁有些吃味兒!葉法善這結界「歸去來兮」,八成是為小蝶所設的。他定是喜歡小蝶了吧?見她柔弱,又經過那貪吃的大肉球一夜鬧騰,怕隔天有人來再找麻煩,特意佈下這結界,好讓小蝶在日間休憩。哼!臭葉法善,很替小蝶著想呀!對我呢?動不動就大呼小叫的!

妖狐紫影想到這裡,又惡狠狠地夾了一大口菜往嘴裡塞,一口口的惡嚼藉以發洩火氣! 這一桌子酒食,可真不算少,除了胡椒炙羊腿,還有點了蔥醋燒雞、羊皮花絲、鱖魚丸子羹、羊油炒豬心,還帶上一整張肉末燒餅、兩大壺葡萄酒!妖狐紫影剛落座時就餓得兇,三扒五口的,一道道佳餚美味端上桌,她有如秋風掃落葉般地一盤盤完食!這一頓飽足的酒食吃喝,真是通體暢快無比!妖狐紫影都感覺自個兒身上的傷,像是好了大半!

幾個鄰座的食客,也詫異不解,這身穿奢豪華麗胡服的俏麗小娘子,竟有等同三、四個大男人的食量?

說不定,昨夜折騰了一晚上的大肉球,就是這倆傢伙放出來搗亂的吧?妖狐紫影腦筋動得挺快!

胖修羅跟控妖師蘇自然試了幾次,總是眼睛一花,又站回舊道觀外土磚牆的原地! 「這不行!」胖修羅抹去額頭上的汗珠子:「咱們回去找一角羅睺商議商議!該如何處置葉法善?」

控妖師蘇自然搖搖頭:「我的饕餮也得要回來呀!這一定是個厲害的結界,硬闖的話,敵暗我明…這葉法善真是不容易!尊主眼光頂好!」

坐在飯店二樓吃喝的妖狐紫影,遠遠看見這兩個被「歸去來兮」結界搞得不吃所以的斗篷客要離開了,便從懷裡的刀袋子中,取出一片金葉子,用手指撕成兩半,一半份回刀袋子,另一半輕輕一甩,當這半片金葉子還未落下之前,妖狐紫影翻手用一支筷子刺穿這半片金葉子,直接將半片金葉子插在桌面上當作飯菜酒錢:「好酒好肉!」 語音未落,妖狐紫影已經從二樓邊欄竄出,偷偷落在控妖師及同伴胖修羅身後十丈的距離,跟蹤這兩傢伙了!

在長安城金光門外二十里的一處密林子裡面,葉法善正盤腿吐納,要補足前一晚惡戰神獸饕餮所消耗的元神罡氣。伴隨在他身邊的,是自小一起玩大的大山魈金福。金福雙眼漆黑,大過牛鈴,牠瞧見葉法善的呼吸深長,一吸氣時,周身所有花草樹木枝葉隨之內迎。葉法善一吐氣,則周圍所有樹木花草枝葉,則一齊跟著舒展外擴!

「喔喔喔!」大山魈金福知道,這是葉法善此刻的修煉功夫,已經與天地和合了!

「還沒還沒吶。」葉法善說話的聲音很輕,兩眼依舊閉上,他對大山魈金福說:「我至少還得花上半天,才能補得完全。」 他自從少年時第一次跟大山魈金福遇上,因著年少性急輕忽,施用多樣仙術與大山魈金福打鬥,將元神罡氣耗費過了頭,差點全身癱瘓之後,便謹記教訓,再也不要強耗一身內外罡氣,也在平時行住坐臥之際,留一分神,時時保持著施行吐故納新的功課。要不是這樣的日日累積,使內外周身罡氣持盈保泰,昨夜遇見神獸饕餮,那可就不是一場惡戰!而是被神獸饕餮大口撕裂,吞下虛無腹中啦!

「嗚喔喔、嗚喔喔!」大山魈金福也跟著說話時將聲音放低。

「小蝶讓工匠去瞧過啦,整座道觀修好,至少得一個多月。」葉法善調整了一下坐姿:「幸好內堂裡散落的金葉子,還找回了七、八成,要不然,哪有錢僱人修屋?」他呼出一口氣:「等我找到那個放神獸的傢伙…」

大山魈金福雙手搥胸,一副氣憤未平的模樣:「喔喔喔喔!嗚喔喔!」

葉法善聽了一笑:「嘿嘿,好好修理他一頓?不是啦,我到要好好地問個詳細,這人是怎麼操控神獸饕餮的? 然後一字不漏的,補在『集異錄』裡面。只畫了個圈圈就收尾了?誰看得懂呀?」

長安一帶的氣候開始轉涼。過了午後時分,也能感覺到這節氣,已經自秋末入冬。

「你也跟著我吐故納新不?」葉法善問。

大山魈金福鼻子一哼,繼續吃牠採來的一堆樹果。

「要不這樣?你吃飽了,去找小蝶…或是紫影,把那顆封存神獸饕餮的雞蛋拿回來,我瞧八成是紫影趁我睡死的時候偷拿了吧?」

大山魈金福點點頭:「喔喔嗚!」

葉法善聽大山魈金福答應了,就安心閉上眼睛凝神煉氣。

妖狐紫影並不是幫著葉法善去辦這追蹤人的事!她從小蝶一睡著之後,便佔著了小蝶身體的主導權,第一件事,就是翻遍了舊道觀的所有角落!因為這兇惡的大肉球一破壞,什麼牆窗櫥櫃全都毀了!若是臭葉法善將她的包袱藏在其中,說不定會有些蛛絲馬跡?可她翻找了個把時辰,竟是啥也沒有!那時肚子又餓口又渴,乾脆出門先吃喝一頓再說!卻沒想到,就瞧見了這一高一胖的斗篷客,想闖進舊道觀裡面? 想幹嘛吶?一聞你們身上的怪味兒,就知道不是什麼好貨!

妖狐紫影畢竟源自於狐,天生「狐疑」的好奇心難以遏制,便偷偷跟著這倆斗篷客身後,想知道他們是打哪兒來的?

「看看你們去哪裡,要是回你們的賊窩,我就把這顆蛋扔進去…」妖狐紫影摸了摸懷中的小木盒。這小木盒裡,正裝著封印神獸饕餮的雞蛋:「看你們不雞飛狗跳哇哇大叫?嘿嘿嘿嘿!」她對於這個惡作劇似的想法,非常開心得意!

控妖師蘇自然與胖修羅兩人,一路來到西市邊牆的一座小布坊。遠遠跟在後頭的妖狐紫影,眼見兩人走了進去,自己便裝作若無其事地慢慢踱步經過,混像是個路過的客商一樣。 她的耳朵聽得仔細,眼睛偷瞄,鼻子輕輕嗅聞。小布坊裡的人,看起來不像是買布挑貨的,反而像是看門的守衛。裡面沒聽見人說話交談,倒是聽見了挪動重物的聲音!

妖狐紫影大大方方地走到小布坊前,兩眼不客氣地朝裡面認真的巡視了一遍!

「嘖!」她一臉嫌棄的表情:「就這麼點兒貨辦?也配開布坊呀?」話說完,看著小布坊裡,只有三名穿著胡服的男子。 其中一位嘴上留著細細的八字鬍男子,滿臉堆笑的對妖狐紫影說:「我們小小營生,多靠的是熟客,下了訂,我們才供貨的!」

妖狐紫影心中好奇:那兩個笨蘿蔔怎麼不見啦?我都還聞得到他們進布坊的味道呢! 「喲?」妖狐紫影故意皺眉:「熟客?要多熟,才算熟客呀?」她說完,拍拍自己腰帶上的刀袋子,意思是:娘子我有的是錢! 這拍拍刀袋子的動作,倒是實在不矇人的!葉法善那一整盒散落在舊道觀內堂裡的金葉子,她也幫忙找回了不少,總不能全讓那小小蛙妖給搶光了唄?

留著小鬍子的男子道:「呵呵呵,娘子問得直爽!我就直說吧?看妳要的是什麼樣的布緞,儘管說出來,我們要是能幫妳辦到,就留下前金,貨到了給你送過去!餘款後付如何?嘿嘿嘿。」

「十匹天蠶絲緞子、十匹金蠶絲緞子、十匹金花繚綾,再加十張犢牛皮被子!」妖狐紫影張口就來,說得毫不含糊!

小布坊這三名男子一聽,這位俏麗胡服打扮的小娘子,一口氣要這麼些貨料,可是來真的?

不待小鬍子男子再問,妖狐紫影亮出兩片金葉子,在小鬍子男子面前晃呀晃的問:「行不行呀你們?」

小鬍子男一見這小娘子一出手就是兩片金葉子,那更是笑開了:「當然當然!一定幫娘子辦到好,辦得齊全!」 這小鬍子男子正要伸手接過金葉子,卻沒想到妖狐紫影手一翻,金葉子又回到腰上的刀袋子裡!

「想收前金不難!」妖狐紫影道:「金葉子見著了,我可沒見著你們這小布坊裡,有什麼現成珍稀貨辦布疋,能證明你們有本事拿到我剛剛下的題目呀?怕不是虛的吧?」

小鬍子男子食指一伸:「行!娘子心細,我更放心!」他轉身進到內室裡,從櫃中雙手端出一塊上好貨料來:「這可是珍貴的『黃花聯珠龍紋綾』!」

妖狐紫影根本不知道這小鬍子男說的是什麼玩意兒?她就是一眼大一眼小的擺出挑剔的神情瞧著。

「光是這一塊料,就值一片金葉子啦!我們很多熟客想要還拿不到吶!」小鬍子男熱情地說著。

妖狐紫影一個箭步就到了小布坊外,對著行經路過的人們大喊:「抓到啦!抓到啦!就是他們這些傢伙,偷了都尉田家裡的寶物呀!這下子有賞啦!」

「啊啊啊?」小鬍子男雙手還捧著珍貴的「黃花聯珠龍紋綾」,不知道這小娘子就會突然朝外面大叫大嚷的,還說什麼偷了都尉家裡的寶物的話?

另外兩名胡服漢子臉色一沉,齊聲對妖狐紫影斥道:「瞎說什麼?」、「亂講一通!」

幾個路過的,停下腳步聽這位俏麗的胡服小娘子說:「我一路跟著兩個賊人!就為了田都尉給盜走的寶物下落而來!果然就在這裡找到啦!你們看看,這小鬍子手上捧著什麼?就是督衛宅裡不見了的…」妖狐紫影指著那上好珍貴的綾緞,還想了一下子!什麼嘛?名字真是不好記!「『黃花聯珠龍紋綾』!那兩個賊人呢?說!」

小鬍子男被妖狐紫影這一輪大嚷給攪亂了:「這…妳可別亂說!我這『黃花聯珠龍紋綾』,是從布坊裡面拿出來的,可不是偷的呀!」

「聽見了沒有呀各位!他說『黃花聯珠龍紋綾』從哪裡拿出來的?」妖狐紫影大聲問停下來的好奇群眾!

一名婦女答道:「從布坊裡面拿出來的!」

妖狐紫影兩手一拍!「這就對啦!要不是從都尉宅裡偷來這珍貴的布料寶物, 你們這小小破布坊,怎麼拿得出這麼精緻的貨辦來呀?對不對!」

另一名挑著羊肉的男子點頭道:「是有幾分道理呀?」

「這位哥說話有見地!」妖狐紫影拉近了挑羊肉的男子:「你問問他們!盜取都尉的…『黃花聯珠龍紋綾』,的兩個匪徒,一高一胖,披著斗篷的傢伙,躲到哪兒去啦?」

挑羊肉的男子,見到妖狐紫影的美貌與身材,心裡就想討眼前美人的歡心,於是大聲斥問:「對呀!那兩個…一高一胖的傢伙!還披著斗篷,躲去哪裡啦?把人交出來!」

妖狐紫影對圍觀眾人說:「一起逮人,押了去找都尉領賞呀!」

這一喧鬧,弄得小布坊給路過民眾圍住了!大家一聽有賞可領,這小娘子又俏麗貌美,喊得更大聲啦:「交人!交人!交人!」

妖狐紫影可開心了!她就喜歡狐媚群眾製造混亂,越搗亂她就越興奮,心情越好!才不管有什麼後果哩!

#葉法善 每週一更新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37506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