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親身經歷 『案例K』06 連結、來決鬥吧?
2020/05/28 19:41:29瀏覽519|回應0|推薦37

親身經歷 『案例K』06 連結、來決鬥吧?

連結

尹麓教授感覺全身接收到一陣連續的波動!他的心跳跟情緒因而隨之起伏。眼前看的,是朱蒂院長從白色禁區的房間,一路離開先進全腦醫學研究中心的畫面監視記錄。這整段畫面,經過了電算中心的重新解析,短短七秒不到,茱蒂院長就離開了先腦中心!

他看見畫面裡,六十歲的朱蒂院長,在百分之一秒的解析片段中,忽隱忽現。尹麓教授認知到,這並非是朱蒂院長以高速移動的方式離開所造成的畫面殘像,而是朱蒂院長,用跨時空的異常能力,如同散步般地離開。若是真的有這麼快的傳統物理移動速度,這座建築物一定會搞得雞飛狗跳!有些地方甚至會出現火警警報。因為超高速移動狀態下,會形成空間溫度陡然升高。

尹麓教授所感受到的波動,不是來自於親眼見到朱蒂院長的「能力」。是來自於他感受到朱蒂院長在畫面中所散發的心靈意識。那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有著憤怒、不解,還有…某種羈絆嗎?

「最後一段畫面有些模糊。」尹麓教授對錢主任說:「她的身形有點改變了,看不清楚。」

錢主任抓抓耳朵:「我會讓電算中心再解析過濾一遍。可是…院長為什麼會出去呢?實在摸不清她的能力有多異常呀!」

「提高一個人的能力,通常來自於專注,以及情緒波動。」尹麓教授對錢主任說:「朱蒂出現這樣的狀態,我看是因為情緒波動。」

「她感應到了什麼嗎?」錢主任:「那個『女』的?」

尹麓教授搖頭:「如果是那個寫在白板上的『女』的,我應該從畫面裡,感覺不到那一種獨特的『羈絆』。」

「那是?」錢主任也疑惑。

「聶巧兒!」尹麓教授一下子懂了!他閉上眼,將自身的知覺能力放寬,再放寬…然後轉而集中!尹麓教授拿起桌上的電話,直接撥給聶巧兒!

「她發生什麼事了嗎?」錢主任急問!

尹麓教授明白畫面裡的朱蒂,傳來的一種特殊「羈絆」,來自於「母女連心」!他沉著一張臉對錢主任說:「可能已經發生過,而我們與聶巧兒,根本沒察覺。」

「我是尹麓。」

話筒另一頭,傳來聶巧兒的聲音:「我現在…」

尹麓教授將知覺能力,順著聶巧兒的傳來的聲音,發散過去!他看見了聶巧兒目前所在的情況,有如身歷其境一般! 「不要再往前走了!」尹麓教授對聶巧兒說:「離開。」

他看見的,既像是夢境,也像現實。尹麓教授清楚感覺到自己正站在聶巧兒身邊!聶巧兒剛剛走進一座冷凍庫房。他看見這座倉庫已經遭到破壞!照明系統已經失效,一閃一閃的藍光,是透過自動緊急照明設備發出來的警示。這點點藍光,無法照亮整座大型冷凍庫房,只能引導人員向外撤離。

「你的屍體,就在解剖台上…」聶巧兒透過手機,告訴尹麓教授。

「不,屍體不在…」尹麓教授告訴聶巧兒:「這裡快要塌了,離開。」他感覺到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正在扭曲這一座冷凍庫房!有些儀器、用具,已經開始裂解,成為比粉末還小的粒子!他的屍體,已經消失了!

誰在那裡? 尹麓教授感覺到聶巧兒已經開始後退!

「無需往回看。」尹麓教授剛把話說出口,就感覺到聶巧兒好像在不斷發出可怕的金屬「嗞噶」怪聲,開始變形扭曲的冷凍庫房出口處,她似乎瞟見了庫房裡有個人影… 「不要看!快出去!」尹麓教授對著話筒喊!

聶巧兒緊握著手機,跑出了冷凍庫房!她找不到威廉,而剛剛在裡面,好像看見一個身影,她不確定那個身影是威廉…但是自己的直覺,認定那個瘦瘦的身影,很危險!

「我不確定,妳是否跟剛剛那個人影,產生了『連結』。」尹麓教授對聶巧兒說。

「威廉不見了!」聶巧兒往威廉的辦公室快步走去!這一路都聽見了建築物傳來警報聲!

尹麓教授對聶巧兒說:「呼吸。專注。我問妳,從見到威廉之後,你們談了什麼?」

聶巧兒走進威廉的辦公室,她依著尹麓教授所說的「呼吸」、「專注」,開始冷靜回想:「威廉說你的屍體,給他帶來心靈上的衝擊。他無法幫助我處理你的屍體。置物箱裡的文件,是他爺爺的。他爺爺過世前,一直把自己關在安養中心的法拉第籠裡面。我想要用『牧羊人檔案』,跟威廉換他爺爺的那箱舊文件。」

尹麓教授冷冷說:「法拉第籠?繼續。」

「我認為威廉會答應跟我交換。」聶巧兒邊說,邊瞄見了威廉放在辦公桌上的車鑰匙。

「他爺爺為什麼把自己關在法拉第籠裡面?想阻絕什麼?」尹麓教授問。

「因為他幻想,有個華裔女孩子要殺了他,他很害怕!」聶巧兒回答。

尹麓教授腦子一下子清楚了什麼!他感知到聶巧兒現在在一間辦公室:「拿車鑰匙,離開。」

聶巧兒將手機連上無線耳機,一把收起威廉的車鑰匙:「他爺爺的一箱舊文件檔案,都在威廉車上!」

「開車,找出那箱文件檔案。」尹麓教授的聲音從聶巧兒的耳機裡傳來:「因為,那就是關鍵的『連結』之一!妳的母親,已經察覺到一個女子。威廉爺爺的恐懼,是因為他知道那個女子是誰。」

「『連結』代表什麼意思?」聶巧兒快步離開威廉的辦公室,她的身邊出現了不少因為聽到警報聲而感到疑惑與緊張的研究人員,以及數位臉色凝重的保安警察,許多人都開始往外疏散!地面跟牆壁,開始出現震動…

尹麓教授對聶巧兒說:「『連結』。就像妳跟諮商個案之間,出現的一種契約關係。這樣的關係,不一定要透過語言或是文字。可以建立在非語言的理解上。」

「像談戀愛嗎?認定對方,不需要靠過多的言語,而是情感上的『連結』?」聶巧兒問。

「妳不會想要談這場戀愛的。把車開到最近的市區,找方法把那箱文件掃描傳給我,但是妳不要看那箱文件的內容,一頁都不許看。」

「你不想我捲入這場『連結』?是因為我沒有能力應付嗎?」聶巧兒反問。

尹麓教授教授不想這時候花時間抬槓:「因為妳現在不在自己的『主場』。開車小心。」

「你要和那個『女』的產生『連結』?」錢主任問放下電話的尹麓教授:「這…應該很危險吧?」

尹麓教授教授冷笑:「哼。這『連結』早就發生過了。時空的斷續相已經被擾動。我的屍體,判定的死亡日期是三天後的任何一個時刻。這麼看來,我與這女子的『連結』,會在三天後才發生。但是,或許我們已經交過手了,所以…」

「時空的連續性被重組過了?」錢主任凝神說:「因此,你和那名女子的『連結』,會換個方式搭起來。比如說,一但你看過了聶巧兒傳回來的檔案資料,和那個女子的『連結』就產生了?」

「這就『因緣俱足』了呀!除了非洲農場的人工進化母源之外,能夠再多發現一條研究人工進化的路徑…」尹麓教授看著錢主任,兩眼炯炯放光:「我好久沒感覺到一股興奮之情,湧然而生了。這個女的,她的能力真是令我期待呢。」

聶巧兒開著車,突然哭了出來!她的眼淚,是為威廉而流的。這一點自己很清楚。但是,為了威廉的什麼而流淚呢?當跑車衝出停車場的時候,她從後照鏡裡,看見整座倚山而建的研究中心,有個閃光從裡面冒出來!閃光閃了兩、三次!怕是建築物內的機房,或者發電設備起火爆炸吧?他究竟怎麼樣了?手機撥了幾次,都無人接聽…

她的眼淚只流了一會兒。因為自己已經理解,為威廉流的,並不因為他是前任男友的情份。那早就淡了。聶巧兒瞭解,自己的工作型態,會在人與人的「疏離感」,越來越放大。觀察,越來越取代共同體驗。至少,圍繞她的同事或是上司,都對人有著一定的疏離。 她是對一個認識的人生死未卜…不,她知道威廉已經消失了。聶巧兒感傷的,是生命無端地消逝,弄不清楚理由就離開。聶巧兒很不喜歡這樣的死去方式。無預警、無理由,然後一切就停止在當下。經歷威廉的消失,她似乎覺得,自己也消失了一塊什麼…

「什麼跟什麼呢?」聶巧兒重重的拍了幾下方向盤!

來決鬥吧?

讓非必要的工作人員,現在就離開工作崗位疏散。各區進入電算中心自動防護狀態。」 尹麓教授在先進全腦醫學研究中心的非洲農場母源研究室裡,通知了中心的人事組長。

他站在母源研究室的低溫保存桶前,摁下密碼。低溫保存桶一打開,白色的寒冷霧氣開始沿著保存桶溢出,然後往下飄散。

尹麓教授看著筒內緩緩升起的幾瓶裝著銀色不明濃稠液體的玻璃管。他取出其中一支玻璃管。是一支大概只有小指長度、鉛筆粗細的玻璃管。

針筒插進了玻璃管的封頂,尹麓教授看著針筒內出現了一小滴銀色濃稠液體,這液體開始與針筒中的稀釋液混合。尹麓教授將針筒放置在人工手臂上,自己躺在注射台。頭部略向後仰,全身放鬆。他看了一眼人工手臂的操作面板。面板上的操作指令就開始自動執行引路的意志執行指令。

那年回到先腦中心,他第一次注射這來自非洲農場的神秘的人工進化母源液體。腦部得到了強烈的激活!尹麓教授當時覺得自己得到了「天啟」般的強化,他窺見了萬事萬物的前因後果!而生理上的提升,保持超越常人的體能健康狀況,以及老化速度幾乎暫停,則是最微小的「副作用」罷了!這也是先腦中心目前最具收益價值「青春之泉」的基底配方。

在「青春之泉」裡面,只加入了零點零一毫升的母源萃取液。尹麓教授的注射筒裡,足足有半毫升!細小的金屬針頭,不偏不倚地從後頸,直接插進了尹麓教授的腦中央部位,也就是眉心內三寸的「泥丸宮」,西洋神秘教派極為重視的第三隻眼的位置,稱為「松果體」。

尹麓教授深深吸一口氣!不到一秒的時間,在刺痛感還沒完全消失前,他已經完成了第二次非洲農場母源萃取物質的注射!身體傳來隱隱的震動、細微的不自主抽搐!他感覺不到自己的物質身體,自己已經沈浸在無邊的巨大包覆之中。無數星光乍現,越來越多,越來越亮!尹麓教授的生理雙眼閉著,但是心眼開了!接下來,所有圍繞自己前後的星光,開始朝著自己集中!而且速度越來越快!他感覺到自己跨在物質宇宙與心靈宇宙的邊界,非物質的力量開始集中在眉心內三寸的「泥丸宮」!物質身體的感覺開始出現,他發現自己全身傳來電擊似的麻癢!

尹麓教授雙眼一睜,發現這室內竟然如此明亮?眼睛可以透過上下左右的牆壁,看到很遠很遠的地方,看到過去、現在、未來的時光…他的知覺能力,又增強了好幾倍!

「進階版。」尹麓教授口中輕輕說出這三個字。 他離開注射台,開口說道:「聶巧兒應該準備開始傳輸威廉他爺爺疑留下來的檔案文件了。把器材搬到白色禁區五號房,我要迎接這個女的。」

錢主任正在清點離開先腦中心的工作人員數字,耳邊聽到了尹麓教授從擴音系統裡傳來的聲音。

「好的。」錢主任交代安保中心,然後提著無線傳真機,照著尹麓教授的指示,快步往白色禁區樓層前進。

我真的不能看嗎?

聶巧兒在酒店的商務中心,一個人發送威廉他爺爺遺留下來的秘密檔案文件。 每一頁,她只是快速地翻到背面,放在傳真機的承載板上,將內容傳回先腦中心。

「『連結』,人與人之間的連結,」聶巧兒藉由自言自語,讓自己保持分心,不要因為好奇,而甩脫尹麓教授的提醒:「一頁都不許看!」

「人與人之間的連結,並非表面上的透過面對面、網路、通訊裝置而產生。而是經由情緒主導的非語言理解而發生。嬰兒對母親的體認,並非因為被餵食,而是一種情感上的認定。」 聶巧兒機械式的將文件檔案,一頁一頁的放進傳真機,她邊聽著傳真機的聲音,邊自言自語,讓自己分心,不要去注意文件的內容。

「討厭一個人、喜歡一個人、愛上一個人、恨一個人,都是一種情緒上的連結,對一個人的情緒越多,越代表我們對一個人的感受更深刻。一但出現對某個人的情緒,就會在自己的腦海中,留下一道對這個人的『印記』。情緒感受越多,對這個人的印記就越深。而這印記,成為交纏不斷的『連結』。」

聶巧兒傳真第一頁的時候,就看見了「案例K」三個字。她思考著,案例K的心裡面,留下過什麼樣的「印記」呢?而這樣的「印記」,案例K是怎麼看待的?

「當對於一個人的情緒逐漸消失,喜怒哀樂的感覺慢慢被稀釋之後,腦海中的『印記』也就跟著變淡,然後跟這個人的『連結』,也就跟著斷了。」 聶巧兒自言自語地複習著這些與心理學相關的體會,整箱關於案例K的機密檔案文件已經全部傳真給尹麓教授了。

尹麓教授在白色禁區的五號病房,他已經看完了所有聶巧兒傳送過來有關於案例K的檔案。

「你不離開嗎?」尹麓教授問錢主任。

錢主任笑咪咪地說:「我雖然沒有像你一樣,經過非洲農場母源萃取物的人工進化,但是…」他仔細翻閱著案例K的檔案,然後看著尹麓教授說:「一個異常的超能力者,誰不感興趣呢?況且,我對她的心理評估紀錄,相當的好奇呀!」

「你可以等會兒在看。」

錢主任還是笑著搖頭:「不,我要趁著你在,親眼見見這位『案例K』。」

尹麓教授不再多說話。他開始放大知覺能力,在看過案例K的檔案、心理評估、超能力開發紀錄、還有威廉的爺爺收集源自世界各地,在近四十年的超長事件新聞剪報資料,以及這個女孩子的生平背景之後,尹麓教授開始在腦海中,建立起與案例K之間的連結。

「我想,案例K主要的能力,體現在她對於時空結構的操弄。」尹麓教授對錢主任說:「每一次案例K發動她的能力,都在時空結構裡造成干擾跟變動。」

錢主任回應:「所以你認為,說不定,你已經跟她見過面了?」

尹麓教授點頭:「我可以畫出案例K的時空軸線,跟我們有什麼不同。」

「喔?」錢主任期待的語氣很明顯。

尹麓教授微笑:「但是現在不行。因為,客人來了!」 錢主任看見桌上的英式茶杯邊的湯匙,開始自動扭曲變形!接下來,房間裡的金屬用具,也跟著開始出現詭異的自動捲曲!

「喔喔!」錢主任的心情開始浮動:「物體的自動扭曲變形?這是她的『名片』嗎?如果每次案例K出現,都會有這種獨特的異常現象產生,那就表示,她對於彎曲湯匙這件事,腦中的『印記』特別深刻啊!」

「你可以自己問她。」尹麓教授指著錢主任的身後。

錢主任回身一看,眼前出現了一位瘦弱,並且臉上掛著黑眼圈的年輕女子。他心想:這就是「案例K」?錢主任的手,伸進了白色醫師袍的口袋裡,悄悄按下手機的控制鍵。五號病房的監測系統開始自動偵錄所有的情況。

案例K穿著一身粉紅色的連身洋裝,一雙黑色的高跟鞋。她的黑髮長度及腰,手上還拿著一瓶從未見過的牌子所生產的飲料。案例K全身散發出一種很不協調的感覺。高跟鞋的樣式是舊的,但她身上衣服的質料,不像舊款,卻也不是現今的時尚風格,反而有點未來的設計…

「你變強了!」案例K的眼睛張得大大的,像是發現了新玩具的興奮模樣!

尹麓教授面無表情,只是看著案例K:「妳叫什麼名字?」

案例K的笑容消失!「名字?」

錢主任站到了尹麓教授的身邊,臉上盡是溫暖的笑容:「小姑娘好標緻,妳的媽媽呢?」錢主任是故意問的。他看完了案例K的所有檔案,但是面對這擁有操縱時空能力的不穩定超能個案,錢主任的切入角度不同。他要觀察的,是案例K對於原生家庭的感受。

案例K瞪著錢主任:「我不喜歡你。」

「我們歡迎妳。」尹麓教授對案例K說:「你之前就見過我了,對嗎?」

案例K點頭:「我之前見過你,之後也見過你。」

尹麓教授點頭微笑:「好極了。」

案例K臉色變得陰沈:「我不喜歡你。」

「喔?」尹麓教授挑眉。

「我不喜歡你那個老女人!」

錢主任反應很快:「她指的是朱蒂院長嗎?」

尹麓教授點點頭:「說不定是。這小女生的時空軸線,跟我們不一樣。」

案例K喝了一口飲料。然後飲料瓶就懸浮在空氣中,自動扭曲變形!在案例K的意識操弄下,飲料瓶子被壓成像刀片一樣,又利又薄!

錢主任還沒來得及看清楚!那被壓成刀片一樣的飲料瓶,已經停在尹麓教授的鼻尖! 尹麓教授臉上依然面無表情。鼻尖前的鋒利刀片,不住地輕微抖動!

錢主任看著這奇異的景象:「這就交上手啦?」

「嘻嘻,」案例K笑著說:「有嚇你一跳嗎?」

「妳這是第幾次跟我說話?」尹麓教授問。

案例K側著頭:「不知道。」話一說完,她的臉色倏地變得更慘白!

尹麓教授的手指、手臂、腳趾、小腿、大腿、腰部、背部、脖子,立時感受到一股快速又極為強烈的絞力!好像成了剛剛放在茶杯旁的湯匙一樣,要自動扭曲變形,被這股無形的絞力,拉伸成為麻花狀似的!

尹麓教授看著身旁的錢主任,對他說:「我的安排是對的。」

錢主任還是笑容掛在臉上:「安排在五號病房?」

錢主任看出這位年輕女孩的臉上,出現了興奮的神情!

「你很強呢!」案例K說話的語氣,比剛剛出現時更興奮了:「來決鬥吧?」

尹麓教授覺得自己的人中部位有點濕濕的!

「流鼻血了!」錢主任看著尹麓教授,還有案例K。兩個人都出現了流鼻血的現象!

這間五號病房,開始出現異常的震動!地面、牆壁、天花板…連櫥櫃、桌椅都在晃動!這樣的震動也好,晃動也好,看起來很詭異!在錢主任看來,像是物體出現了重疊的分身殘影。而這些殘影,卻又不太相似! 比如說,那只英式茶杯,有的殘影是茶杯破碎的樣子,有的殘影是茶杯的杯耳變成在杯子裡面?還有一個茶杯的殘影,是被火熏黑的樣子嗎?錢主任看得有點眼花頭暈!自己身處的五號病房,處處都是如此呀!

天花板一下子出現變成崩裂狀的殘影,一下子又疊上了透明的結構,連鋼筋都看得一清二楚!地板同時出現波浪般的浮動,又同時可以穩穩的踩著!錢主任看著對面牆上穿衣鏡裡的自己,也出現了不同的殘影! 一個全身怪異捲曲的自己!一個面如死灰的自己!還有一個年輕的自己…不同的自己的殘影,交疊出現在同一個位置!

當他看向尹麓教授時,也發現尹麓所站的位置上,也有四、五個不同尹麓教授的殘影出現又消失!有的七竅流血,有的全身扭曲,有的則是像被傳說中的吸血鬼給抽乾血液似的,成了乾屍一具!

而案例K的身體,也出現了殘影!錢主任看不明白那些不同的案例K的殘影!但是他發現案例K開始往前走了一步,然後再一步。

案例K開始接近尹麓教授!

錢主任的手掌內,正藏著一塊強效麻醉貼布…

#親身經歷 案例K 每週四更新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37225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