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親身經歷 『案例K』05 連結、獵殺
2020/05/21 16:16:14瀏覽601|回應0|推薦43

親身經歷 『案例K』05 連結、獵殺

連結

「你不需要刻意讓我覺得輕鬆,這是徒勞無功的。」 聶巧兒坐上車,在一分鐘之後,就對來接機,準備帶她去瑞典皇家科學院的威廉說出心底話。

「哈!」威廉被聶巧兒說破了自己的心思,覺得尷尬!尷尬是因為,一則是心思被說破。再者,表示自己打從機場一路走到車上,所說的笑話,以及原先想讓聶巧兒分心放鬆的話題,全軍覆沒!

「也好。」威廉一手握著方向盤,一手撥了撥頭髮:「我告訴妳,我想的是什麼。」

聶巧兒感覺剛剛下機前的頭痛,已經漸漸解除。止痛藥的功效果然令她滿意! 「你想的是什麼?」

「心靈的衝擊。」威廉兩眼看著前方路面:「前一次的心靈衝擊,讓我們兩個人分開。我不知道,這一次心靈的衝擊,會是怎麼樣的收尾?」

「『心靈的衝擊』?好妙的詞呀!」聶巧兒回應:「上一次?」她笑了出來:「哈哈哈!『牧羊人檔案』,對你來說是『心靈的衝擊』?你知道,當時整個城市幾乎都瘋狂了嗎?你在乎什麼?『牧羊人檔案』?還是當時那一大半瘋狂的市民?你跟他們沒有共情性的連結吧?」

「我在乎妳。」威廉直接回答聶巧兒的問題。

聶巧兒吐出長長的一口氣。

「這個回答很好。別跟頂尖心理分析師拐彎抹角的說話,會越弄越糟。」聶巧兒:「我還沒想到等一會要住哪間旅館。」

「這個轉折不好。別跟科學家顧左右而言他。因為科學家死腦筋,不容易被分散注意力。」

聶巧兒第二次在車上哈哈大笑:「哈哈哈!被你抓到了!『心靈的衝擊』,繼續呀。」

威廉腳下的油門踩得更重。銀色奧斯丁跑車在高速公路上風馳電掣!

「這次跟上次不一樣。」威廉瞟了一下照後鏡,他邊說,邊盯著路況:「這次給我的衝擊,會讓我的時空模型得打破重來。這麼說吧?以前我看一些偽科學報導,比如說,在三葉蟲的化石旁邊,有個現代人穿鞋的腳印。在廢棄的礦場底下,挖出測定年代是五十萬年前的榔頭。一萬年前的野牛頭骨正中有個子彈留下的彈孔。」

聶巧兒點頭:「好像聽過這些報導。但是2012年,地球並沒有像馬雅人說的毀滅。」

「現在,你們的院長…代理院長的屍體,壓在兩萬三千年前的公猛瑪象肚子底下。而他的死亡時間,是在…」

「三天半之後。」聶巧兒看了一下手錶:「你知道我們先腦中心有句話,是怎麼說的嗎?」

威廉看了聶巧兒一眼。表示想知道答案。

「在這裡發生的任何事,都不算怪事!」

威廉點點頭:「好。這真是個負責任的態度。」

「『心靈的衝擊』。」聶巧兒不想跟前男友抬槓。

「我懷疑我所熟悉的物理世界,不是由物理主宰?還是我所熟悉的理論,需要大幅度修正?我有幾位同事,在知道你們代理院長的屍體出現之後,他們重新把聖經擺在床頭了。當然,我這麼說畢竟不能作數,要妳確認過屍體才算數。」

「這樣很好。」聶巧兒點點頭,略過「認屍」那一段:「你知道我的同事們,有不少已經這麼做了。為自己安排一個心靈的定點,是很有正面性的。提醒自己,在靈性面前是渺小的,能創造歸屬感。」

「你們先腦中心也擺聖經?」

「包括聖經。」聶巧兒道:「還有佛經,跟榮格的『金花的秘密』。」

「哈哈哈!」這次換威廉笑了:「『金花的秘密』!我知道!中文叫『太乙金華宗旨』,道家呂洞賓寫的!」

聶巧兒看了威廉一眼:「我說真的,希望你幫我安排一件事。」

「說。」

「我要帶走代理院長尹麓教授的屍體。」

威廉一聽,撇了撇嘴角:「這我辦不到。」

「那這樣吧?」聶巧兒將雙腿交疊:「燒毀尹麓教授的屍體。」

威廉瞪了聶巧兒一眼:「妳別開玩笑。尹麓教授的屍體如何安排,不是我能夠決定的。」

「不讓我帶走下葬,也不能直接火化嗎?」聶巧兒強調:「他不是貴科學院的標本喔!」

「重點在於,尹麓教授的屍體,是在兩萬三千年前的猛瑪象肚子底下發現的!我們必須要弄清楚原因!」

「這就是我來的目的。」聶巧兒說得很有信心:「你們會得到答案,只要我們雙方合作。」

威廉不想跟「前女友」爭辯。她辦不到或不能答應的事,就不會再重複解釋。

聶巧兒知道威廉的個性。至少現在還沒全忘!她對於威廉,也有沒說清楚的事。比如說:尹麓教授本人,還在先腦中心,只是他的屍體在這裡罷了。要是現在說出來,她擔心正在開車的威廉,或許會一時間腦子大亂,造成跑車在高速公路上失控吧?

經過四十五分鐘的車程,威廉載著聶巧兒,到達瑞典皇家科學院生命科學部的一處研究中心。這地方靠近山區,研究中心居高臨下。威廉將跑車駛進停車場。

威廉幫著聶巧兒,從跑車的置物箱中,將她的行李拉出來。

「那一箱是什麼?」聶巧兒看到置物箱邊邊,有一只舊舊的紙箱子,裡面裝滿了用彈性繩綑紮、牛皮紙袋封裝,或是用百貨公司購物紙袋裝疊著,看似像歸檔已久的文件跟檔案。

「你要離開瑞典皇家科學院?還是合約到期不續聘啦?」聶巧兒一邊拉著行李,看著威廉。

威廉鼻子「哼」了一聲:「哼,那是我爺爺個人的一部分遺物。從養老中心拿回來的。我還沒時間整理。」

聶巧兒看著威廉:「你爺爺…過世了?」

「上個月月底。」威廉用識別證,刷開了停車場通往研究中心主建物的通道:「他是自然死亡。我想,對他來說,總算輕鬆了。」

「怎麼說?」 威廉帶著聶巧兒走到電梯口:「他…他異於常人!」威廉苦笑:「我沒跟妳說過吧?」

聶巧兒看著電梯門楣上的數字燈:「我們交往沒有那麼久。」

「他有妄想症。」威廉苦笑:「他把自己關在一個法拉第籠裡面,關了許多年。我們將死也不肯離開法拉第籠的他,連人帶籠,一起搬進了安養中心…妳剛看到的紙箱子,是他的遺物之一。」

聶巧兒讓威廉先進電梯:「妄想症?」

「他一直擔心…妄想!」威廉說得有些不好意思:「有個女孩子要殺他。用無人可意料的方式。」威廉看著聶巧兒:「而且這個女子是亞裔,所以我們…我沒在那時候,帶妳去看看我爺爺。」

聶巧兒表情有些哭笑不得!「我們之間啊,你爺爺不是唯一的阻礙呢。」她想起自己失蹤的母親。現在不清楚狀況如何了?

電梯到了他們該去的樓層。威廉要先讓聶巧兒將自己的行李,放在他個人的研究室裡。

威廉將車鑰匙放在辦公桌上:「是嗎?我爺爺不是唯一的阻礙?」

「法拉第籠?」聶巧兒跳過問題反問:「阻絕電磁波嗎?」

「他相信這可以切斷連結。」威廉站在辦公室門旁邊,準備帶聶巧兒去冷凍庫確認尹麓教授的屍體。

聶巧兒好奇:「什麼樣的『連結』?跟他腦中妄想的亞裔女子?」

「他相信是這樣。」威廉帶著聶巧兒走向冷凍庫房:「我爺爺…他是個怪人。你聽過普林斯頓大學工程異常研究所嗎?」

聶巧兒搖頭:「工程異常?」

「把『工程』兩個字畫掉,就是他們這票博士、諾貝爾獎候選人的『興趣』:異常。」威廉繼續說:「他相信法拉第籠,可以阻絕人與人之間的異常連結關係。而這樣的『連結』,會讓那名…」威廉雙手食指與中指同時併攏,在聶巧兒面前晃動:「不存在的亞裔女子找到他!」

「我可以看看你爺爺留下來的那些文件跟檔案嗎?」聶巧兒腦子一轉,似乎覺得…那些堆在跑車置物箱裡的舊文件,隱隱約約…不!她不確定,只是突然的一時好奇吧?

「用妳的『牧羊人檔案』來換?」威廉做了個鬼臉,反問聶巧兒。

聶巧兒心裏一聲嘆息! 相處就是不容易呀…她跟威廉之間的感情「阻礙」,不會是威廉的爺爺,或是自己的母親。他們的感情之所以在幾年前一退十萬八千里的緣故,就是他們自己呢!在愛人之間彼此較勁,真的很累人!

算了!處理尹麓教授的屍體,找出異常現象的原因,還有母親的下落,都比突如其來的好奇心,去窺探前男友爺爺的陳年檔案還重要!聶巧兒重捋了思緒,正好手機也就響了!她一看來電訊息,是尹麓教授打來的!這可不能讓威廉發現啊!

「我接個電話。」聶巧兒對威廉說:「冷凍庫房在哪裡?我等會兒過去找你。」

威廉對聶巧兒說:「右轉就是,我在大門旁等妳,牆上掛著厚外套,可以禦寒。」

聶巧兒朝威廉點點頭,看著他右轉,消失在自己的視線裡。

「是的。我在冷凍庫房外面,正要去驗屍。」聶巧兒對手機應答。

她在尹麓教授回應之前,先是聽到了…是那種「倒抽一口冷氣」的急促吸氣聲 !冷凍庫房有這麼冷嗎?她認為是威廉先進了庫房。

尹麓教授的聲音從手機裡傳來:「人與人之間的連結,就是一種有方向性、目的性的量子糾纏。」

剛剛才聽完威廉說出他爺爺害怕跟一個幻想中的亞裔女子發生「連結」,才一直躲在法拉第籠裡面呀?聶巧兒應道:「好巧!」

「好巧?」手機裡的尹麓教授問。

聶巧兒不想讓威廉聽清楚她的對話內容,於是將說話聲音壓低:「沒事,教授請繼續。」

「妳的母親,認為有個女的,跟我產生了『連結』。」尹麓教授在手機裡的聲音很清楚:「這個女的,可能就是之前假設存在的『跳房子的人』。她能夠操控時空的斷續相。」

聶巧兒聽到這裡,她立時打定主意,要用「牧羊人檔案」,交換威廉他爺爺的那箱舊文件!

「我母親呢?」聶巧兒問。

「在電算中心,重新檢查了所有的監視系統,用百分之一秒的間隔過濾,我們發現她的蹤跡。」尹麓教授說。

「這是說找得回來的意思?」聶巧兒問。

「對。」

「我有新的線索,現在先去看你的屍體,等會兒再回撥。」 尹麓教授結束通話。聶巧兒收起手機,直接右轉。面前不到十步的距離,就是冷凍庫房的大門。她看見一件禦寒的厚外套掉在地上。還有三、四件掛在牆上。

人呢? 聶巧兒走向冷凍庫房大門,看到大門邊上,威廉的識別證還插在上面。數位控制鎖的面板上,確認按鈕還亮著,表示大門尚未開啟…

威廉人呢?聶巧兒按下確認鈕,大門打開,一陣低溫冷氣從內向外散溢!她順手抓起牆上的禦寒外套,並且幫威廉將他的識別證收好。

「威廉?」聶巧兒走進冷凍庫房。

1982年的獵殺 

天使之城洛杉磯Skid Row這個區域,有股特殊的味道。是頹敗、毫無希望、沈淪的味道。這些味道,無法因著數以萬計的流浪漢所造成的屎尿味、垃圾味、汗臭味給遮掩。

傍晚七點多,區教堂正在發送免費晚餐。排隊的人形形色色,大多一臉麻木。少數的偶爾跟身旁的街友說笑兩句。今晚的食物是肉汁蔬菜薯泥、幾塊用上濃重香辛料掩蓋肉質不新鮮的烤肉排,加上一塊麵包。

整個街區,有掃不完的滿地垃圾… 今晚的感覺不同,空氣中傳來一陣緊繃感。遊民們有些發出抱怨!因為有幾位被外區來的遊民給撞倒了!他們知道,那些傢伙,雖然穿得跟自己很像,但是他們都不是這裡的人!他們是外來客!

「賽門就位!」一位穿著破舊黃色泛黑運動服的短髮精壯男子,他的脖子上有一圈線圈。線圈上有麥克風,還加上一條耳機線。遊民打扮的掩飾外表下,他是美軍特工探員之一。賽門有同伴,一共有九位!藏在連帽長袖T恤下的佩鎗已經打開保險,處於隨時射擊狀態!

賽門耳邊一直聽到某個流浪漢在炫耀自己唯一的重要家當,一台手提音響傳來流行歌曲的旋律!

「Ba de ya!say do you remember,Ba de ya!dancing in September,Ba de ya!never was a cloudy day!」

賽門怒視著那位遊民,低聲罵道:「關掉你那見鬼的地火風!現在不是他媽的九月!」 身形削瘦的老遊民,看了賽門一眼,像是有點委屈似的,關掉了音響。

賽門看見了距離自己十公尺,蹲在教堂祭台旁邊的兩位女子。一位年紀約莫四十開外,身上穿著灰色罩頭雨衣,面容憔悴,眼神空洞無神,倚著牆角蹲坐。

「妳是媽媽嗎?」

而那位問話的,就是賽門跟同組探員的狙殺目標,案例K!

案例K綁著馬尾,腳上踩著一雙紅鞋。她的眼睛睜得大大的:「記得我嗎?」

全身包裹在灰色罩頭雨衣的華裔婦女,對案例K的問話,像是沒有反應。華裔婦女只是緩緩搖晃身體,聽著音樂。但是,當賽門叫那扛著手提音響的流浪漢關掉音樂的時候,華裔婦女的身體,也跟著停止晃動。案例K一轉頭,她望向賽門的方向!因為原先音樂的來源,恰好在賽門的正後方。

整座教堂裡,出現了此起彼落的驚呼!因為這群在用餐的遊民,以及送餐的工作人員,同時發現自己的叉子湯匙,開始自動扭曲變形!不僅於此,教堂的建築結構,也開始出現龜裂!從頂上降下了落塵,壁面及地面也像湖面被丟了小石頭,出現像是波紋般的變形…

「行動!」賽門的耳機裡,傳來指令!他立刻掏槍!但是教堂的地面緩緩上下波動,而且程度越來越嚴重!第一鎗並沒有打中案例K! 案例K駝著背,黑眼圈看起來讓她更詭異可怕!

「來決鬥呀…」案例K的笑容,參雜著一絲興奮!

賽門推開擋在自己與案例K之間的遊民,豪不猶豫地將彈匣中的子彈全部對準案例K打光!九顆急速飛行的子彈,全部凝在案例K的身前,靜止不動的浮著!鎗聲又起!那是賽門的同組探員也跟著開鎗!

「我感覺到了…」案例K的薄薄略帶龜裂的雙唇,呢喃似的說著話。

賽門熟練地換上新彈匣,準備第二輪的射擊!當他的手鎗一舉起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整條右臂已經被不知名的力量給扭成麻花狀!他聽見自己右臂連續骨折的「喀咔」聲!賽門還來不及叫出聲來,那股神祕而殘忍的力量,已經將他整個人都扭曲變形!所有見到這可怕驚人景象的遊民及工作人員,炸開似的向往外跑!但是整座教堂已經開始崩裂變形!地面如浪般的上下起伏,誰也站不穩腳步!

案例K鬼魅似的身影,在教堂裡面倏來倏去!她已經察覺到,教堂裡面有人是專程來找她「決鬥」的! 有位參與狙殺案例K的探員,被她雙手一搭肩,人就瞬間不知去向!而其他被案例K「感覺」到的同組探員,情緒波動越大,越快被案例K發現,接著收拾掉!

當教堂裡最後一位女探員被案例K截住時,女探員被案例K抓住雙臂,案例K戲謔似的邊笑,邊將抓住的雙臂,往女探員的前胸塞進去!女探員嘴張得大大的,叫不出聲音!她看見自己被扭曲的兩條前臂,竟然穿透防彈衣、襯衫、內衣,直接透胸沒入了體內?她的肺、心臟、胃、肝臟等器官的空間,被硬塞入兩條變形扭曲的前臂!女探員兩眼一翻,當場倒地不起!

「任務失敗!全部撤退!」 在教堂對街的一輛黑色道奇轎車裡,傳來行動指揮官的指令。但是此刻已經移法從通話器裡聽到任何探員的回應了。 行動指揮官是名年約四十的銀髮男子。他連忙拔下耳機!發動汽車要離開現場!

「原來你在這裡呀?」 突如其來的女子,說話的聲音還帶著遊戲似的笑意,從他的副駕駛座出現!

行動指揮官一眼就認出,不知怎麼坐在旁邊的女子,就是案例K!他大吃一驚,油門猛地一踩!車子像瘋了似的往前衝!這位指揮官一手抓著方向盤,一手要掏槍!但是案例K細白的牙齒咬著下唇,雙眉上挑,然後說:「喔喔!你的皮夾裡有一張照片…」

她像鬼魅似的,無視於車輛急駛的速度,打開車門下車,然後就失去了蹤跡!

照片?指揮官一手舉著鎗,腦子裡記得皮夾裡的照片。那是十多年前去夏威夷,搭直升機在火山口盤旋時拍的照片。自己在鏡頭前,作出要跳下火山的趣味模樣…

指揮官看向車體前方,原先的街區道路什麼時候不見的?身體的重心瞬間前傾!指揮官一頭撞向方向盤!他吃痛地勉力抬起頭,發現面前一片漆黑當中,有一團紅色的光芒…指揮官感覺自己連人帶車往下急墜!他認出車窗前方的景象是什麼了?是一座巨大的火山口!自己即將掉進火山口,被上千度的紅色岩漿吞噬! 他發出心膽俱裂的大叫!原本是來獵殺案例K的,但是現在,一切都來不及了…

#親身經歷2案例K 每週四更新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36334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