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葉法善 天下長安 帝都卷03 萬仙會
2020/05/18 14:24:54瀏覽641|回應0|推薦51

葉法善 天下長安 帝都卷03 萬仙會

「殷之五遷,恐人盡死,是則以吉凶之土,制長短之命。」《隋書·高祖紀》 「長安城東西廣十八里一百一十五步,南北長十五里一百七十五步。」《唐兩京城坊考》

「嗚嗚喔喔!」大山魈金福,一手將昏過去的小蝶,像人類母親抱小嬰孩似的,抱在內臂上,另一手指著那高瘦披風男子,對葉法善嗚嗚喔喔地叫著!意思是說:這個男的好壞!他放飛刀傷我!

葉法善一見苗頭不對,連忙上步擋在大山魈金福身前,對著高瘦披風男子作揖道:「這…不好意思!這妖怪不是妖怪!不!牠的確是妖怪山魈,我的意思是…牠叫『金福』,是我打小就認識朋友!你們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呀?」

高瘦披風男子不明白眼前這個人是誰?手一揮便道:「讓開!人是人,妖是妖,什麼朋友不朋友,誤會不誤會的?」

「四海之內皆兄弟呀!」葉法善繼續陪笑:「咱們也可以當朋友的不是?我叫葉法善,請問尊下是?」

「吾乃波斯鷹卓!我不認識你,不是你朋友!咑咑!」這位穿著披風,自稱「鷹卓」的波斯人,舌尖發出的聲音,讓大山魈金福向後退了好幾步!葉法善,雙眉一緊,驚見這人將披風一抖,便從披風裡,猛地竄出數百支手掌長度,鋒利尖銳的柳葉刃!直朝大山魈金福飛刺而去!

當小蝶被大山魈金福的可怕模樣給嚇得暈過去之後,附身在小蝶身上的妖狐紫影就立馬醒了過來!

怎麼又輪到我啦?

她發現自己被大山魈給托抱在手臂內側,於是乾脆吧,故意閉眼不動,心想這樣子裝昏,葉法善就不會找自己的麻煩了!而且,這麼窩著還挺舒服!可沒想到,這舒服還沒多久時間,就被人給攪亂了!妖狐紫影瞄見這三個傢伙,話才說沒兩句,中間這個長得營養不良,披著一條汙黑大破布的傢伙,居然放飛刀?

混帳!想趁我裝睡殺了我呀?去死吧你!

大山魈金福,跟葉法善正要對付這數百支急速飛襲而來,勁道勢猛的柳葉刃,可眼睛一花!就看見一團紫色的魅影,從大山魈金福的手臂上閃電般竄起!

妖狐紫影的腰身,幻出姿勢曼妙的一扭!一條長長的妖異美麗的紫色彩帶,快速繞成一個大海螺狀,不止將來襲的柳葉刃全部擋開,更捲向剛剛一報姓名就抖披風放飛刀的波斯鷹卓三人!

「小心她的狐狸尾巴!」葉法善才叫出口!要提醒波斯鷹卓三人,卻已經來不及了! 三人當中的波斯鷹卓,已經被妖狐紫影的掃影刀,在胸前挖出一個連小孩子都能穿過去的血窟窿!還包括身上的披風都跟著四散破碎!而兩邊還沒說出自個兒名字的同伙,則是被妖狐紫影詭譎妖異的掃影刀,各給削去了半邊身體!

「哎呀!」葉法善這下子可犯愁了!他看著地上一大灘血泊,急著對妖狐紫影道:「妳幹嘛呢?我還來不及眨眼,妳就殺了三個人?剛剛才問他們跟金福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妳…」

大山魈金福看見這妖狐紫影,竟然有這般本事?忍不住豎起雙手大拇指,對著妖狐紫影比讚!「嗚嗚嗚!喔喔喔!」牠沒停的稱讚妖狐紫影身手了得,除掉了這個放飛刀的壞傢伙!

妖狐紫影讓大山魈金福讚得身心挺舒服!得意的搖頭晃腦扭腰擺臀著!

「誤會啥呀?」妖狐紫影杏眼圓睜地對葉法善說道:「我要是死了,誤會不誤會還重要嗎?」她不屑的瞄了地上的一大灘屍血:「呿!就這點兒斤兩?也敢跟我較量?」

「這下該怎麼辦?要是被巡城街使發現,還得了?」葉法善不住地搔頭!

「不管了!」妖狐紫影縱身一跳,直接上了街坊屋簷!在她消失前,還落下一句話:「臭葉法善!不把包袱還給我,我跟你沒完!」

長安城裡,有兩大主要市集,一叫「東市」,一喚「西市」,俗稱「東貴西富」。達官貴人主要採辦之處,多集於東市。而西市,則是全天下十方商賈貿易集結之處。三教九流,龍蛇混雜。

這一日傍晚,西市即將關閉之前,有一群舉止隱密的七、八人,來到西市邊牆的一小布坊,他們中一人,推開布坊裡其中一張放著綾羅綢緞的長桌,掀開長桌下的毯子。毯子之下,是一道通往地下的暗門。這一群人,只留下其中一位顧著小布坊,帶頭者領著其餘人依序走下暗門。

暗門下去,是一條深邃通往地下的石造長廊。為首的一人,翻手向上,在掌心中,浮出一小團青火!便充做火炬照明使用。一行人順著石造長廊,往下走了約半盞茶時間,便到了一處遠古的地下宮殿。

這地下宮殿,高廣寬大,宮殿左右兩排高聳的石柱上,刻著奇怪的圖案及文字,每根石柱,都有十人合圍粗細。一時瞧不清宮殿的邊緣延伸至何處?

地下宮殿裡有許多人影穿梭,映著宮殿四處的火光搖曳。可以發現,地下宮殿裡的人,許多都有怪異之處!有的人,長著三條手臂。有的人在肩膀中央,有兩個脖子,一邊長出一個頭顱。有的一嘴黑色獠牙,然後呢?應該有的鼻子眼睛都沒有!臉上其餘部位,只長了一堆蜂巢似的可怖孔洞!有的是牛頭人身,有的全身纏著陳舊發黃,透著血腥氣的白布條,自顧自地磨著神秘的藥草。還有一隻黑色小貓,不理這些怪人,晃晃悠悠的在散步。但是這隻小小黑貓,臉上卻只長著一隻大眼睛!

剛剛進入地下宮殿的一群人,走向宮殿正中的石刻大圖騰的牆邊,其中一人抬頭望了一眼這圖騰,中央刻著一隻寬六丈,高十丈的八爪海妖!每一條巨大觸手上的吸盤,都是用珍貴的紅寶石鑲嵌,而八爪海妖的雙眼,則是碧綠的寶石!那兩顆碧綠寶石,更是比人頭還大!

這群人走進巨大石刻圖騰的左邊小門。

小門之後,是個偏廳。裡面鋪滿了地墊、軟枕,點著異香、綠火。中央的地墊加厚,鋪了好幾層。在最上面的一層,擺了張小桌。

帶頭進入偏廳的人,將頭上遮臉布帽一卸,這人臉色暗青,頭髮剃光,他的額頭中央竟然有支漆黑色,約莫拇指長的獨角!他兩眼通紅,整張臉滿是奇怪的刺青!這獨角人從袋裡,掏出一團小破布,擺在小桌上。

小桌後方,盤坐著一位胖胖矮矮的老婆婆,她穿著一身層層包覆的棉麻衣褲,衣褲上盡是西域風土的紋飾。全身上下都是金銀寶石鏈飾的老婆婆滿臉皺紋,看上去說是過百歲年紀也適宜。

老婆婆雙手的指甲又黑又長,她慢慢的,將小破布團揭開,裡面竟是一顆血污已經乾掉的眼珠子!

獨角人對老婆婆道:「這是波斯鷹卓的!他看見是誰殺的他?」

老婆婆的小桌面前的厚桌墊上,擺放著一顆嬰孩頭大小的水晶球。她微微顫顫的手,從眼珠子後連結的視神經,夾起整顆眼珠子,讓這眼珠子懸在水晶球上方。然後,這顆原本屬於波斯鷹卓的眼珠子,從水晶球上方,慢慢的,沈進了水晶球的中央!

「嗯。」老婆婆張開雙眼,發黃帶血絲的眼睛,盯著水晶球中央的眼珠子。那眼珠子在水晶球裡,像是被放大了一般!老婆婆看著眼珠子的瞳孔:「我…看見了。全都…看…見…」她的嗓音沙啞難辨。

「看見了嗎?」獨角人問。

老婆婆雙手罩著水晶球,口中唸出一串咒語,接著雙手一張!整座映著幽暗綠火的偏廳裡,出現了波斯鷹卓臨死前的景象!

這群人,包括老婆婆,如同親臨當夜波斯鷹卓死亡時的現場!只是沒有當時的聲音!那一整段無聲的影像,就是從波斯鷹卓的眼珠子裡所看到的最後片段!

「一隻高大,全身長滿刺毛的妖怪。」獨角人在身歷其境的場景中,喃喃說道:「一個女妖。」他指著影像中的,正在說話一名年輕男子:「這是誰的他?」

老婆婆嘴角露出幾不可察的笑意:「你仔細…看!」

獨角人走近這年輕男子的全身影像旁,看著當時這年輕男子說話。

「再一次!」獨角人對老婆婆說。

獨角人面前的年輕男子影像,又重複了一回剛剛在說話的過程!

「說什麼的他?」獨角人想要看出來年輕男子嘴巴在說什麼?

老婆婆不待獨角人交代,繼續重複了那名年輕男子說話的影像。

獨角人站的距離,近到離那影像不足半步,他細看那年輕男子邊笑邊說話的唇形,直到跟著讀出聲來:「我叫…葉、法、善!」

從妖狐紫影那晚,用掃影刀殺了波斯鷹卓等人之後,到今兒個,已經過了三天。葉法善有些納悶!里坊裡都沒人傳聞這件事?這不大對頭呢!平常日子,光是肉坊少了幾塊肉,里坊各戶就會加油添醋的說得玄奇熱鬧!當然,他們哪能猜到是妖狐紫影偷吃的?可是那一晚上死了三人,整座長安城居民幾十萬,沒人聊這事兒?連街使巡城的兵丁,都一副悠哉悠哉的模樣?

葉法善窩坐在自己位於西市裡的符籙攤子後面,兩手支著下巴,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他又想到一點,那晚的波斯鷹卓,披風放飛刀的伎倆,還真厲害!或許這長安城裡,懂得仙道妖術的還不止這一小撮人呢!

「在西市擺攤,就這應付模樣?」 葉法善的思緒還在跑著,就被一男子的聲音給拉回來!他一看,這不是相州大都督府的都尉田鳳翔嗎?

「喲?」葉法善一笑:「田都尉,什麼風又把你給吹來啦?」

穿著便衣步靴的田鳳翔臉色一沉,伸出手對著葉法善:「我來跟你要債的!」

這下,換葉法善臉一沉:「我…我掙錢本事還不夠…」他站起來,伸手撈起後腰上繫的小袋子:「我看看現在有多少?」

田鳳翔看著葉法善一副無法可施的模樣,噗哧笑出聲來:「哈哈哈!得了得了,你自己留著花吧!我開玩笑的。」

「你這玩笑,開得我一頭汗!」葉法善問:「既不是來要債,那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魏王吩咐,經過…」田鳳翔話音收低:「經過白馬坂一戰,知道葉先生仙術高超,希望葉先生好好待在長安城,保護皇上。」田鳳翔說到這裡,聲音又回到正常:「這是魏王吩咐的話,我已經說完了!」

他從背後包袱裡,拿出一只手掌寬,半臂長的鐵盒:「請葉先生收下。這也是魏王的一番心意。」

「這什麼?」葉法善將木盒放在攤桌上,隨手一開,立馬兩眼瞳孔放大!這一鐵盒裡居然裝了滿滿的金葉子呀!

田鳳翔冷笑:「哼哼,你現在有錢還我啦!」

「這麼多呀?」葉法善連忙取出一片金葉子,然後蓋上鐵盒:「先還你錢!」

田鳳翔還是一張沒表情的臉:「都說不用了!」

「那…」葉法善一時間不知怎麼收拾這鐵盒?也不好意思不還田鳳翔先前給的錢:「那要不,咱們到酒樓吃喝一頓去?」話一講到這裡,他又皺眉頭:「也不對!晚上小蝶做了燒雞…」

「燒雞?」田鳳翔眉毛一挑,好奇的問:「我能吃嗎?」

「當然可以呀!」葉法善將鐵盒用布條綁緊,向後一兜,背在背上:「反正我也要收攤了,咱們這就走吧?明天再來擺攤!」

「有了一整盒金葉子,明天還來擺攤?」田鳳翔問得挺酸!

葉法善笑道:「擺攤子賣符籙煎餅的,也挺有趣!什麼事情,做習慣了,就有味道啦!我在這街上看人來來去去,沒事跟路過的聊兩句,時間過得挺快呢!」

田鳳翔不置可否,幫著葉法善收攤,提著一包符籙和沒賣完的煎餅,跟著也法善,往永和坊十字街南的舊道觀去。

「煎餅好吃嗎?」田鳳翔邊走邊問。

葉法善笑瞇瞇的說:「嚐嚐呀!小蝶的手藝真不錯哩!既酥脆又有嚼勁呢!」

在田鳳翔與葉法善兩人身後,出現兩位穿戴灰皮斗篷,將面目罩著,只露出一對眼珠子的身影。 其中一位高大的斗篷人問:「那個就是葉法善?」

「錯不了的他。」另一位斗篷人,就是曾經將波斯鷹卓的眼珠子,交給老婆婆的獨角人!

「嘿嘿嘿…」神秘的高大斗篷人,從懷裡拿出一顆綠色還帶著點點黃斑,像怪異雞卵般的物事。他朝旁邊的土磚牆上敲了兩下,卵殼應聲裂開。高大斗篷人,掰開卵殼,露出了裡面一個肉紅色的小球,這顆濕淋淋的怪異肉紅色小球,一掉到地上,就開始滾動,像是長了眼睛似的,朝著葉法善與田鳳翔的方向,跟了過去!

「操控妖怪,殺了我們『萬仙會』兄弟的葉法善啊,你試試這個吧?」

「尊主交代了,葉法善若是沒死,就是有本事的他!有本事,才能進『萬仙會』。」罩著一身斗篷的獨角人冷冷說道。

高大的控妖師聽完獨角人這麼說,一臉疑惑:「啊?若是沒死?一角羅睺,你怎麼不早講?尊主要留葉法善活口的嗎?」

頭上長著隻漆黑獨角的一角羅睺問:「什麼不早講?你剛剛放的是什麼妖?」

「那個不是妖。」高大的控妖師抓了抓耳朵,語氣透著一絲埋怨:「是你不早講的…」

這時刻,已近黃昏。舊道觀的前院,給整理出一方菜園子。這是大山魈金福,用銳利雙爪理出來的。小蝶下午就教了金福,怎麼整地、播種。大山魈金福似懂非懂,牠看著小蝶連說帶比還畫圖,然後在似解似不解的狀況下,一手利爪插進土裡一劃,就是四條土溝!比用耙子還利索得多!

小蝶看得挺樂,她當時還對大山魈金福說:「這方法好!就照這樣做!」

大山魈金福明白這樣可以,於是就三劃兩耙的,把小蝶一直想整理好的菜園子給理出來啦!

一道道土溝理好,接著就是播種!大山魈金福找來了之前在城牆上認識的小小蛙妖,比手畫腳的,要小小蛙妖幫忙把菜種子依序種在土溝理,然後將土埋上!小小蛙妖覺得,這事情怎麼這麼簡單?太輕鬆了吧?行行行!

於是,一個下午,大山魈金福挖土溝,小小蛙妖播菜種子埋土蓋上,小蝶澆水。大家一起分工,算是把前院的菜園子給整好啦!

「來來來!煎餅燒雞,」小蝶將一大簍煎餅跟三隻燒雞端出來給大山魈金福跟小小蛙妖:「嚐嚐!」

小小蛙妖跳到大山魈金福手臂上,做出一副像是聞到好吃食物的模樣!大山魈金福正想來一大口,突然發現有人靠近舊道觀!於是他巨掌將小小蛙妖掩住!立時隱身!

一腳踏進舊道觀的,是葉法善與田鳳翔!

「到啦到啦!」葉法善對田鳳翔說:「聞到沒有?燒雞煎餅呀!真香!」 葉法善一下子就看見小蝶,以及小蝶身邊的一大簍羊肉煎餅跟三隻燒雞! 「哇!這都準備好啦!」葉法善這下肚子都餓了!

「哎呀!田都尉?」小蝶可沒想到,葉法善居然帶了人回來? 葉法善看著小蝶神色有異,他鼻子聞了聞,就明白啦!可除了大山魈金福之外,怎麼還有一股怪怪的草腥味兒?

「來來來!田都尉,咱們裡邊兒請!」葉法善邊將田鳳翔引到內堂,同時偷偷問著小蝶:「金福也在?」 小蝶輕聲回答:「還有牠的朋友,一隻小蛙妖!」

「難怪還聞到一股怪怪的草腥味!」葉法善對小蝶說:「菜園子搞定啦?」

小蝶開心地點頭:「一下午就忙完了!連水都澆上啦!」

「叫他們要不先走,要不先藏!別讓田都尉見著!」葉法善急急交代完,便大步走進內堂!

「田都尉,隨便隨便呀!」葉法善拖了一疊厚毯子,請田鳳翔安坐!

田鳳翔在內堂看了看:「整理得好多啦!比我上回來…外邊連菜園子都有囉!」

「這是桑落酒,都尉吃酒嗎?」小蝶從後堂裡端出一托盤問道。

田鳳翔一聞,酒香撲鼻!「這個好!」他一手端起瓦瓶子,湊到鼻端又聞了聞,然後喝一口:「啊!甚好甚好!」

「還有這個!」說話的正是葉法善!他一手拉著一簍子的羊肉煎餅,另一手捧著一大盤子,盤子裡疊放三隻油亮皮酥的燒雞!

小蝶一看,那煎餅燒雞,原來是要給大山魈金福跟牠朋友小小蛙妖吃的呀! 「那是給金福跟小蛙妖吃的!」小蝶悄聲對葉法善急道!

葉法善不知這下子該怎麼辦?

「我都拿進來啦!」他用袖子掩口,偷偷對小蝶說:「要不叫他多吃酒,灌醉了就算啦?」

「喔?這份量…不少呀!」連一向冷面的田鳳翔都不禁說道:「那我就不客氣囉!」話一說完,仰頭又喝下一大壺桑落酒!

「客氣什麼?」葉法善裝笑也坐下,還將原先揹在背後的鐵盒給放好在牆邊櫃子底下。

「是呀…甭客氣!難得有客來訪。」小蝶說:「我再去幫田都尉打酒去!」

田鳳翔點點頭:「那好極了!」他話音一落,張手便從大盤子裡,撕下一條雞腿來!

這時候,從前院傳來一聲聲憤怒的「喎喎喎!」

田鳳翔往院子張望:「你們這兒,連青蛙都挺精神呀,叫聲洪亮吶!」

小小蛙妖被大山魈金福藏在手掌裡隱身。可是牠眼巴巴的,看著一個年輕男子,把自己的煎餅跟燒雞給拖進堂裡!氣得大叫:「那是我的呀!」

小小蛙妖的自尊心很高!牠不容許未經自個兒同意,就把屬於牠的吃食給端走啦!牠一直掙扎,要跳出大山魈金福的掌中,卻力有未逮!

「咕嚕!」 又是一聲吞口水的聲音,從前院傳了進來!

葉法善知道,這是金福吞口水的聲音!可是…田鳳翔已經吃喝開了呀!

一顆由萬仙會的控妖師手中放出來的肉紅色小球,跟著葉法善的行跡,悄悄滾進了舊道觀!

這顆比小孩兒拳頭略小的肉紅色小球,好像聞到了內堂吃食的香氣,滾動的速度加快,往舊道觀的內堂,無聲無息的彈著跳著滾了過去… 隱身的大山魈金福,也好奇地看著這顆肉紅色的小球。這是從哪裡冒出來的呀?大山魈金福不明白。

「這燒雞好吃!」田鳳翔閉眼享受小蝶的廚藝,禁不住一再稱讚:「我今兒個真是有口福!」

葉法善只希望田鳳翔少吃兩口,免得金福跟牠朋友忍不住撲進內堂來!

嗯? 不對!

葉法善發現內堂裡有一團怪異氣場突然湧現!

小蝶一臉好奇,指著一顆向著煎餅、燒雞滾過來的肉紅色小球問:「這是什麼?」

田鳳翔還來不及反應,就見到這肉紅色小球一彈跳,直接跳到了燒雞盤子的上方!緊接著,這肉紅色小球的球面上,突然出現一張嘴!嘴裡盡是細細尖牙!一口咬掉了一大塊燒雞!然後,這肉紅色小球,吞下了一整塊燒雞肉之後,竟然開始變大了?

葉法善閃電似的,將田鳳翔及小蝶攬在身後!

「這…」葉法善瞬間臉色如冰:「神獸饕餮?」

#葉法善 每週一更新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35856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