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親身經歷 『案例K』04 收養院、豆腐
2020/05/14 19:26:42瀏覽556|回應0|推薦38

親身經歷 『案例K』04 收養院、豆腐

1978年的神秘收養院

傍晚時分,穿著淺土色軍服的美國大兵們,抵不住一波又一波的當地抗議群眾往裡衝!當地警方的反應,看起來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警局裡面也有不少的同仁家屬,參與了這場示威抗議。因為座落在抗議民眾面前的這家收養院,爆出了虐待院童以及員警受傷、警長莫名原因死亡的神秘事件!

一開始,是警方在發現了六名沒有任何身份證明的少年,三更半夜突然出現在鎮上。而當他們把這六位年紀約為十、七八歲到八、九歲不等的孩子帶回警局問訊的時候,不僅什麼都沒問出來,還在警局裡大搞破壞!這群只穿著白色泛黃病人睡袍的孩子們的舉動,在當時把警局裡的駐守人員給忙壞了!不得不將其中年紀較大的孩子們上銬!

根據當晚的紀錄,這六名青少年及孩童,表現出情緒極為不穩定,並且精神狀況欠佳,出現暴力傾向的行為。而在半小時不到的時間,突然出現一隊士兵,將這一群小孩子們強行帶走。

警長隔日到收養院去查訪,才發現,該收養院居然由美國軍方駐守。原來這批工作人員,似乎並不只是表面上的「社福人員」身份。鎮上的居民很單純。也因為這樣,一點小小的刺激,就會被放大。況且,警長看到整個警局被破壞的程度,不敢相信只是幾個小毛頭就能辦得到!辦公室與公共區域的隔牆被推倒、電線短路、廣播系統全毀!當晚包括執勤留守的警員傑克等三人,兩位同僚出現極重外力所造成的骨折!警長不理解鎮上醫生說的「極重外力」是什麼意思?就是被人打到手臂、小腿骨折的意思嗎?對方可是幾個小毛頭呀!

傑克跟幾名當晚值勤的員警一樣,真是說不清當天晚上的過程。他在家裡休養,警長去探望的時候,傑克一直說:「那群小孩子…異於常人!他們很怪!他們很奇怪!」

警長認為當晚是一起襲警事件。但是他到收養院,並沒有得到院方滿意的答覆。連收養院的大廳都沒進去,就被一整排士兵給擋住。

「我們會賠償警方的一切損失。」 這是警長從一位看起來不食人間煙火,對於他的疑問漠視的中年男性醫生嘴裡,所得到的唯一答覆。

鎮長則是一副儘量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態度:「瞧,咱們將會有一座全新的警察局,這多好?而且,這三年多來,他們沒惹事,沒找過咱們任何麻煩不是?」

好?好什麼?警長實在不服氣!無論這座收養院的背景是什麼,也不能這麼敷衍自己!法律不是賠錢了事就算了。警察也不是站吧檯調酒的,收點小費就該面帶微笑,當作一切安好!

一天晚上,警長偷偷摸進這座奇怪的收養院。他繞過收養院操場、遊戲區,在側面一處矮灌木叢的隱蔽處,發現一個地窖出入口。警長早有準備,他帶來的工具箱裡,正好有破壞工具。

這是一座居民個性很單純的小鎮。因為單純,所以發現任何不明白的事,「弄明白」,就成了居民認知裡的一件大事!

「你們的人搗亂了我一整棟警局,我拆幾道鎖,應該很客氣了吧?」警長動手時,心裡還捏著「比例原則」的理由。

小鎮的警長在失蹤三天之後,才在鎮上的一處樹林裡找到。那是一個清晨時分,早起的民眾發現他們的警長,身上的制服又髒又破,一臉憔悴失神的模樣,失溫狀況非常嚴重!民眾趕緊七手八腳的,將警長送進鎮上的診所救治。

「傑克是對的!收養院的小孩…他們…他們跟我們不一樣!他們…」警長躺在病床上,使勁力氣說出最後要說的話。

醫生給出的死亡原因是「急性心臟衰竭」。這件事,連鎮長也壓不住民眾的疑慮,跟當地警察們的怒火!畢竟警長的形象,可是幾十年來鎮民安全感的重要支柱!

傍晚時分,聚集在收養院外的民眾越來越多。當裡面有三、四位壯漢開始上前推擠的時候,群眾的力量就開始爆發了!當第一瓶塞著棉布點火的烈酒,砸中收養院的側窗,開始燃燒的時候,群眾們還報以歡呼聲造勢!

「媽的!」當初跟警長交涉的中年醫生在辦公室裡對著電話的另一頭大吼:「什麼叫『盡力維持』秩序?我需要增援!快點派軍隊過來!」收養院的大門已經衝進了不少急切想看看收養院內部情況的激動鎮民!

「對!因為我們太機密了!所以沒有人知道我們存在!」中年醫生緊握著電話:「你必須編個理由,告訴軍方快點給我滾過來!」

幾名收養院的士兵及工作人員,開始往收養院的後方庫房跑!中年醫生還聽見了獵槍的轟擊聲此起彼落!

「你們沒帶槍嗎?」他對著幾位士兵大喊:「制止他們!」 這一聲令下,情況變得更糟!

餓!

在房間裡等著晚餐的女孩子,看起來有點遲緩。她已經接近二十歲了,卻還是像個年幼的小孩似的,對於越來越大的吵雜聲無動於衷。她分得出來,那些聲音,不是來自其他小朋友。那些小朋友,大多時候都欺負她。用他們的「能力」,讓自己摔倒、懸空…每次都說:「來決鬥呀!」 不是那群老愛欺負自己的小朋友。房間裡的女孩子,現在只擔心自己肚子餓,晚餐卻還沒送來?

肚子餓!

女孩子穿著白色的舊款病人袍,她的眼睛睜得大大的,情緒開始不穩定!她肚子餓了!

「砰」地一聲!房門被幾個不認識的人給撞開!

「這裡有一個!」有位鎮民拿著獵槍,指著黑眼圈很明顯的女孩,大聲喊:「她不是美國人!」 隔壁傳來好幾個孩子發出的尖叫聲!其中還有大人的驚呼!

「怎麼會這樣?我的眼睛!」大人的驚呼聲中,充滿了恐懼!

女孩子房間裡的鎮民,連忙端著鎗向外跑,要支援另外幾位出狀況的同伴!

肚子餓!

女孩子看起來面無表情,她慢慢踱步,走出了房間。眼前人影晃動,還有火光在搖曳!蠟燭嗎?點蠟燭嗎?女孩子側著頭,腦子裡想起來,有看過白袍醫生們走到一個轉角… 她一手扶著牆壁,走到那個記憶裡的轉角。

女孩子蹲下身子,將地上一塊地板按了按,照著以前模糊的印象,好像這樣子,醫生就下去了。他們是去吃東西嗎?女孩子覺得又餓又渴,而且四周很吵!

女孩子看到剛剛按的那塊地板往下陷,出現了一道向下的樓梯。她半走半跌的,落到了收養院的地下室。

燈光很朦朧!女孩子看到地下室裡,有許多張長鐵桌。上面擺滿了瓶瓶罐罐!不知道裝的是什麼?還有一盤沒吃完的火腿三明治,擺在桌上。女孩子走得一跛一跛的,或許是剛剛下來的時候磕碰傷了腿?她一把抓起三明治就開始大嚼!然後東張西望的,看看還有什麼可以吃喝?女孩看到盤子旁邊還擺著一排瓶子,有些瓶子,裡面裝著看起來像是水的液體,也有看起來像是裝果汁、可樂的細長玻璃瓶子。

那是糖果嗎?她看見還有顏色大小形狀不同的小糖果,分別裝在不同的玻璃器皿中,擺放在櫃子的架上。

女孩子先喝掉一瓶透明無色的液體,發現那不是水!好苦!她換了另一瓶但橘色的水喝,覺得這瓶不知道是什麼口味的飲料,有點甜味。然後,吃完火腿三明治的女孩子,走向玻璃櫥櫃,將幾盒她認為是裝糖果的盒子打開,三口兩口,就吃掉了三分之一,各種不同種類的「糖果」! 除了那盤沒吃完的火腿三明治之外,其他的都難吃,都難喝!味道很怪!

「不好吃!難吃!」女孩子的抱怨才說出口,就突然出現劇烈的頭暈、身體痙攣!她感到腦子像是爆開了一樣的脹熱!眼前看到的一切,變得非常的不對勁!女孩子懷疑自己是不是看著牆壁,還是牆壁的另一邊?

她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地下室的天花板,怎麼變成了透明的?她可以看見自己上方有很多人跑來跑去,有人倒地!她看見倒地的那個人的眼睛,眼睛裡面是…是害怕!他倒在地上,他怕自己就這樣死了?女孩子又出現另一波劇烈的痙攣!整個身體瞬間像座拱橋一樣的在地上僵直不動!

好像腦子裡同時感受到來自四面八方不同的情緒!她的右手無意識地用力敲擊地面!眼睛看見火光從地下室的樓梯往下竄!那是汽油的味道?是嗎?誰在痛?是誰的疼痛傳過來了?怎麼那麼多感覺?那麼多想法?從哪裡來的?全都撲過來了!不要過來!

女孩子覺得自己的頭,應該是炸開了!要不然,她怎麼會覺得,自己又在這裡,也在那裡?在這個時候,同時也在那個時候?

「她是呆子!」 心裡面浮出一個聲音,像是在說她:「她是呆子。」

「沒辦法,我不想養了。」另一個女人的聲音,接在男人用輕蔑不喜歡的語氣說自己是呆子之後。

「我是呆子?」女孩子懷疑,這對縮在一個窄小房子裡,髒污的單人床上,看著一個不斷哭嚎,看似未滿十歲的小女孩說話的男女,跟她是什麼關係?

「可是她這個呆樣,能在街上要到錢。」那個男人叼著菸說。

女人還沒說話,卻突然跟身邊的男人一樣,嘴巴張得大大的,看著自己? 她只覺得,這對男女,好像真的看得到自己?他們是被自己嚇到了嗎?這對男女怎麼像是看到鬼一樣的反應?好好笑!

痛!是誰在痛?誰的疼痛傳過來?是我自己的嗎?好痛好痛!

她還聽到有人跑過來。是現在聽到?還是聽到以前的聲音?女孩子聽不明白這些聲音在說什麼?聲音很大、很吵!我不要這樣的痛!

一切都變黑了,女孩子啥也看不到,接著,她也慢慢聽不清楚周圍的聲音…

時空豆腐

先進全腦醫學研究中心的白色禁區,總共可以收容二十位精神變異或是特殊腦部病變的案例者。而目前,收容時間最久的,就是研究中心的院長朱蒂。自從先腦中心科研隊從西非的神秘遠古遺跡回來之後,朱蒂院長沒經過幾年,便住進了白色禁區的收容間裡。

尹麓教授此刻,正站在院長朱蒂的收容間。

這裡面空間很寬敞,牆壁上有虛擬風景,周圍緩緩流瀉著舒緩精神的背景音樂。 傢俱、陳設一應俱全。儼然就像一套舒適的寬敞公寓。

收容間中央有一塊大玻璃白板。上面寫滿了物理公式、化學式,還有一些外人看不明白的語句。可能是突發奇想,又或者是註解、心得。 尹麓教授看著白板上的字跡。有時整齊秀麗,有時又潦草難辨:

「感覺,是五蘊的聚合、發散、收攏、交疊的斷續相。」

「鍋燒豆腐的烹調方式如下:(1)豆腐選用老豆腐,用鹽醃過。(2)醬的選用很重要!(3)豆腐切塊,不成順序。因為順序是觀察者主觀的決定。如果第一塊豆腐上標寫著『二』。第二塊豆腐上標寫著『一』,觀察者會依著標寫的數字判斷順序?還是能發現真實的順序?(4)味道在烹調完成前,你已經知道了,為什麼?」

「把那東西拿開!」

「量子糾纏,超遠鬼魅效應!情感的糾纏,情緒的聚合發散,就是有方向性的糾纏!」

「把兔子,從冰箱裡拿出來!」

「不是讓妳練習過了嗎?就是這樣呀!這就對了!」

「我不能讓她找到!不行!」

「可以的,妳可以開鎗。」

「笨笨笨!原來是這樣呀!床單亂了!」

「我就是妳,這樣就好了。妳要躲好!」

尹麓教授看到玻璃白板上畫了好幾塊豆腐,豆腐上還標著數字。隨機無序的阿拉伯數字。

「一板豆腐比較好。」尹麓教授嘴裡冒出這句話。他雙手插在白色醫師袍的口袋裡:「『跳房子』是平面二次元的表示。一板豆腐,是三次元的表示。還是妳的反應快一些呀。」

先腦中心的錢主任推門進來,他的身型屬於矮胖型。頭髮修得極短,穿著淡藍色的西裝,最外層的白色醫師袍隨意套著。看上去將近六十歲年紀。

「已經看過所有的監視器畫面。我們掌握院長部分的行蹤,已經派最好的人手去找了。」 尹麓教授點點頭,表示聽見錢主任的回報。

「這寫的是什麼?」錢主任看著大玻璃白板上,朱蒂院長失蹤前留下的字跡。 尹麓教授指著白板上其中一句,念出來:「感覺,是五蘊的聚合、發散、收攏、交疊的斷續相。」他撇了撇嘴,像跟錢主任聊天似的說:「『五蘊』,泛指眼、耳、鼻、舌、身,五種感官。感覺,就是這些感官的組合運用,有時向內,有時向外。隨著外界或內在不斷起伏變化的刺激,在腦海中,出現不同的感受。」

「『味道在烹調完成前,你已經知道了,為什麼?』這句話是?」錢主任指著白板上的「食譜」問。

「你找回院長,當面請教她,豈不更好?」尹麓教授冷冷地回答。

錢主任認識尹麓教授已經超過二十年,知道這人的脾性,說話從不多餘。他沒啥好回應,只得咬咬下唇,覺得尷尬。

尹麓教授看了白板一陣子,回頭對錢主任說:「你剛問到了點上。『味道在烹調完成前,你已經知道了,為什麼?』」

「經驗。」錢主任回答。

「經驗是來自過去,還是現在?未來?」

錢主任臉色一變!「『順序,是觀察者主觀的決定』?我以為,『經驗』來自過去,這是主觀的決定嗎?」

「成為神童、天才,需要什麼『經驗』?」尹麓教授反問。

錢主任被這問話,似乎一下子敲醒了什麼:「天才、神童,他們不需要『經驗』,他們當下就明白…或是『之前』就明白了!」

「朱蒂的腦部,在『非洲農場』的時候,嚴重受創。」尹麓教授面無表情地看著白板說:「我注入了大量『非洲農場』的『母源』萃取物,把她救活。卻也發現她的腦部神經元,以不可思議的方式重新連結。朱蒂成為我們看起來最瘋狂,最難分析預測,也最能看透一切事物的人。她就像活在一場醒不過來的夢裡面。夢境,有時來自自身的記憶隨機重組,有時,來自外界的時空雜訊。」

「『情緒的聚合、發散,就是有方向性的糾纏』」錢主任唸出白板上的一句話。他繼續說:「這是指生物。量子糾纏,指的是物體之間的物理狀態。」

「『豆腐』,可以看作『時空』。每一個獨立的時空,就像是一塊豆腐。」尹麓教授也看著白板:「每一塊豆腐與豆腐之間的排列順序,可以調換。下午兩點鐘的食堂,是一個獨立的時空。早上七點的公園,是一個獨立的時空。晚上十一點的十字路口,也是一個獨立的時空。」

專精於精神分析的錢主任漸漸想通了:「情緒的糾纏,具有明顯的針對性!飢餓,影響情緒。氣溫的冷熱變化,影響情緒。對人的愛恨情仇應對進退,影響情緒。」

尹麓教授拿起白板筆,對著玻璃白板,在茱蒂院長離開前所畫的幾塊豆腐上開始畫線:「時空的隨機連結,可以是當天晚上十一點,連到當天早上七點,再到同一天下午兩點的食堂。」

錢主任接著說:「但是要有明顯的『糾纏』,才會決定順序。」

「量子糾纏,是物理性的。」尹麓教授說。

「情緒的糾纏,是方向性的。有明確的目標。」錢主任回應。

「順序,是觀察者主觀的決定。」尹麓教授看著錢主任。

錢主任兩眼發直:「你的屍體會出現在兩萬三千年前的猛瑪象肚子底下,是源自於觀察者的主觀決定?而不是一個隨機的物理突發異常現象!」

兩個人原先像是各說各話的狀況,其實是腦海裡正不斷快速思考,並且向對方說出自己的看法,最後將各自的觀點,融合成一個完整的推論。

尹麓教授露出了淡淡笑容:「將研究中心的監視系統再過濾一遍。朱蒂院長的行蹤,總會留下蛛絲馬跡。哼哼哼…還有三天多一點的時間。我會弄明白,這是哪兒來的『糾纏』?」

錢主任拿起另一支白板筆,將朱蒂院長白板上一大篇相干又不相干的句子裡所寫的「妳」、「她」,全部圈起一半。他圈的那一半,都是「女」字邊。 「朱蒂院長已經表明了,是個『女』的!」錢主任將白板筆放下。

#親身經歷案例K 每週四更新

#篇尾MV:你不知道的親身經歷:非洲農場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35195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