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親身經歷 『案例K』03 報告、似曾相識
2020/05/07 20:28:23瀏覽583|回應0|推薦38

親身經歷 『案例K』03 報告、似曾相識

1982年的結案報告

牛皮紙色的檔案夾封面上,蓋了一個清楚的「TOP SECRET」紅印。

翻開封面,裡面有一疊厚厚的報告,用不同的表格,記載著許多次的測試紀錄。包括數據、圖像、照片、X光片…而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個華裔女孩子的大頭照。

照片裡的華裔女孩,大概二十歲或將近二十歲。黑眼圈很明顯。兩頰消瘦。眼睛很大,直盯著照相機鏡頭。嘴唇抿著,沒有笑意。身邊的身高表,看出來她身高大約五呎五吋。

「案例K」。資料裡沒有女孩的本名,只有這個代稱。

先天性精神障礙、有理解遲緩現象。智力測驗低於八十。研判是母體懷孕時,生長環境不良。母親與父親有長期吸毒紀錄所致。經過半年藥物注射,其進展表現,遠遠落後其他院童。

第一段對「案例K」的描述是如此。

「1978年冬10月,收養院被抗議民眾闖入縱火。收養院院童包括『案例K』均遭受驚嚇、受傷、或是程度不同的襲擊。收養院地下室機密研究區域被焚毀。『案例K』在地下室被發現。全身百分之七十嚴重燒燙傷,情況危急。但一週後離奇自癒。」

「1978年冬11月。『案例K』表現出超凡的智能進展,其他院童遠遠不及。就算停止特殊藥物注射,『案例K』的特殊能力,依舊不斷增強。經指揮部判定為A級。中心決定轉移『案例K』,同時秘密撥款,特聘普林斯頓大學異常工程研究所參與。參與人已簽保密協定。『案例K』特殊能力的成長曲線,超乎預期!」

「1979年春1月。『案例K』轉移至本區。精神狀態極不穩定。表現出異常強大的物質操控能力。經心理評估,『案例K』不具人類基本的同理心。精神分裂狀態嚴重。影響物質能力逐日提高。對於他人的情緒感知,表現出異常的靈敏。其『共情性』發展,朝反面方向行進。」

在這段記載下方,貼拍下桌面上大大小小不同,被扭曲變形的湯匙。總共有六張這樣的照片。每張照片的拍攝日期不同。而且,照片中被扭曲的湯匙,越來越多。而第七張照片,則是拍攝一輛克萊斯勒汽車,被扭了三圈。

「1979年春2月。情報局調查確認,隸屬蘇聯紅軍科學院,暱稱「千里眼」的蘇聯超能力者艾列娜.薩薇琪娃已經死亡。約翰上尉亦同。」

這條紀錄下方,附了三張檔案照片。一張是「千里眼」艾列娜.薩薇琪娃的大頭照。另一張,是紀錄中所說的約翰上尉。第三張則是拍攝一面室內的牆壁上,有個清楚的人影,人影很清晰,看起來像用濃重的黑色碳筆暈塗上去的。牆邊地上,留有一隻蘇聯婦女慣常穿的黑色女鞋。

「1979年春3月。『案例K』處於時常被麻醉的狀態,以抑制不可預測、不可阻擋的危險行為(一)。指揮部改判定為超能者『案例K』為AAA級。」

在這段記載下方,又貼了三張照片。

第一張照片:一匹臥倒在地的馬,馬脖子的部分,被一名男子的上半身取代。男子上身赤裸。這個不屬於現實世界的生物,從照片中看起來,已經死亡。

第二張照片:是一個小房間的模樣,『案例K』面帶笑容,坐在小房間裡的書桌前。從書桌上的物品擺設狀況,可以看出『案例K』在畫畫。

第三張照片:是『案例K』用蠟筆畫的畫。那是一隻神話故事裡的「半人半馬」。圖畫中,馬的脖子以上,被一個赤裸男子的上半身取代。

危險行為(二)的紀錄下方,貼著一張照片。 照片拍攝的地點,是一處森林。

「案例K」站在森林邊緣處。照片中,放眼所見,森林中所有大小粗細高低不同的樹木,全部呈現如同被「案例K」所扭曲的湯匙一樣的狀態。

照片下方有註解:

「樹木雖然全部扭曲,但仍俱有生長力。指揮部下令方圓三哩範圍樹木,全數銷毀。森林測出微量不明輻射,與前列人馬案例現場輻射量略同。『案例K』列為U級。『U』,即『Unknow』之意。」

「1979年春4月。判定為『C』級以上院童,全數不明原因死亡。情報部門調查,全球追蹤列表的超能力者,多數不明原因死亡。指稱『案例K』有計畫性的消滅超能者。並稱之為『決鬥遊戲』。指揮部密令消除『案例K』。」

這份用牛皮紙色的檔案夾封面,所釘好的一疊厚厚報告,被人拿在手上翻閱。頁面停在整本報告的最後一頁。

「1982年夏7月。情報部門依舊無法確定個案已被消除。亦無法查明,『案例K』可能有複數型態的原因。有鑒於相關人員及部門付出無法擔負的傷亡代價,亦無法繼續追查『案例K』,並消除之。指揮部決定,將『案例K』列為『失蹤』。」

「呵呵呵呵。」 翻閱整疊極機密報告那雙手的主人,跟這份報告中第一頁華裔女孩子大頭照的模樣完全相同!原來,看這份極機密報告的,正是案例K本人。她從嘴裡,發出了「呵呵呵呵」的輕笑聲。

案例K穿著一身碎花洋裝,可是這碎花洋裝的腰腹部位有著一道撕裂開來的破口,沿著破口,一片未乾掉的血漬延伸到裙擺處!從洋裝破口處,隱約可以看到蒼白的肌膚上,有著一道弧形的,才痊癒不久的傷口。案例K雙腳套著雙紅鞋,後腦上有一朵紫羅蘭模樣的髮夾,固定住長長的辮子。她的嘴唇有些發青,像是剛剛受了嚴重的傷,失血過多的模樣。

「咳咳咳!咳!」

她的咳嗽聲雖然不大,但是在這座倉庫裡,還是出現了些許迴音。

案例K雙手一放開,整本厚厚的牛皮紙檔案資料冊,朝地面掉落。而在掉落過程中,檔案資料冊自動開始分解!不斷不斷地,碎裂成小紙片!然後無數的小紙片繼續碎裂成更小的微粒,這些無數的微粒,再繼續自動碎裂成分子,接著再繼續碎裂成更小的原子!原本應該掉在地上的極機密檔案資料冊,已經碎裂消失,肉眼完全不可見!

案例K看起來很開心。她轉身要離開這座大倉庫,在過道裡張開雙臂,被她觸摸到的物件,全部開始不斷地碎裂!一直碎裂到原子程度為止…倉庫裡的貨架開始傾倒,發出嚇人的聲響!但案例K完全不以為意。

從背後望過去,那件碎花洋裝後腰處,竟然也有一個裂開的破洞!下緣同樣有著乾掉不久的血漬。

「失蹤、失蹤、找不到、找不到…」像是唱著兒歌似的案例K,走起路來雖然有些吃力,但在經過倉庫貨架的一個轉角之後,人就不見了。

在大倉庫外面的美國士兵衝進來之前,原先那放置極機密報告的鐵櫃旁,又無端出現了一個人的身影,這個人是剛剛消失的案例K。這次,她穿著一件黑色長裙,上身是一件紅色夾克。案例K看著剛剛距離收藏報告鐵櫃二十步遠,她自己消失的貨架轉角處。臉上表情有些失望與生氣!她逕自朝剛剛的文件鐵櫃走去。

案例K慢慢蹲下身子,好像剛剛一切的破壞,與造成的混亂,跟現在的她不相關。她將手伸到鐵櫃最下方與地面接觸的縫隙中,東摸摸,西摸摸。

兩隊士兵端著鎗衝進大倉庫!他們發現了一個東方面孔的女孩!同時大聲喝斥,要眼前這個女孩子不准動!

案例K不理會這群拿著步槍指著自己的整群美國大兵。她的手,在鐵櫃底端的縫隙裡,摸到了一張紙。案例K將那張紙抽出來看,同時站起來。

美國大兵們,持槍往前接近案例K。

「哎喲!」案例K看了張紙。發出不耐的聲音:「哼!」

那張紙,是記載案例K所有記錄的極機密檔案冊裡的其中一張。只寫著簡短一句:

「密件副本收件人:普林斯頓大學工程異常研究所。佩頓.布洛克教授。」

「嘖!」她的反應,好像是對前一個自己的漫不經心,表現出生氣與不滿。 而在一秒鐘前,還團團圍住案例K的士兵們,已經全部消失!這群士兵就像那整本記載著案例K的機密檔案一樣,分解、碎裂,直到原子大小… 要是其中一個士兵,有看過那份機密檔案的話,他會知道,這座大倉庫,也開始出現不明的微量輻射。

案例K突然抽動了一下!然後她笑著說,像是身邊有人似的說話:「我感覺到了!」

整座大倉庫其餘的貨架,以及堆放的機密物品、文件,全部開始自動扭曲、變形!穿著一件黑色長裙,上身是一件紅色夾克的案例K一跨步,人就消失無蹤…

似曾相識

聶巧兒緊抓座椅扶手的動作,終於在飛機距離跑道終點十公尺處停穩後,漸漸鬆緩下來。感覺到頭疼欲裂!像是被人用力在腦門敲了一拳!一場突如其來的空中驚魂,讓她經歷了一段幾近失憶的思緒中斷!

她終於平安抵達斯德哥爾摩的阿蘭達機場。 聶巧兒看到有幾位商務艙的乘客開始歡呼,甚至還拍手慶賀平安降落!而自己,還處於全身乏力的狀態。她掏出包包裡的止痛藥,旋開一瓶礦泉水的瓶蓋,一口氣吞下三顆止痛藥!然後,好好地喘了幾口氣!她希望藥效能夠快一點發作,如果能像那片迷昏自己母親的強效麻醉貼片一樣「強效」,整個頭部的脹痛感,應該會在十秒內消失!可惜,止痛藥並沒有那麼「強效」。

這樣不行!自己可不能在機場內等著接機的「前男友」,看到一身狼狽相! 剛剛發生了什麼事?聶巧兒開始回憶,然後她看錶。發現自己有將近十五分鐘的時間,記憶是片段而無序的。

十五分鐘前,自己幹了什麼? 那時飛機還在高空,準備降低高度。機長宣佈即將降落阿蘭達機場。 聶巧兒那時,拿起座艙的電話… 對了!她決定要告訴尹麓教授,母親說「跳房子」的例子不夠好,若是改成「一板豆腐」,會更好。

是這樣沒錯!聶巧兒開始想起在飛機迫降前的一些記憶。 她本來想撥通尹麓教授的手機,卻考慮到,他還有「另一隻手機」還收存在瑞典皇家科學院。要是現在撥通了手機,會是兩隻手機同時接到她的來電嗎?當時自己因為這樣的猶豫及考量,改撥到先腦中心的辦公室專線。

「我是聶巧兒,請幫我轉接尹麓教授辦公室。」聶巧兒對先腦中心的來電自動辨識系統說出電話轉接要求。

「到了嗎?」聽筒傳來尹麓教授一貫的平穩聲音。

「會晚幾分鐘落地。」聶巧兒問:「你有去看我母親嗎?」

「沒有。」

「她要我轉告你,『跳房子』不錯。但是用『一板豆腐』更好。她的意思,就是一板在菜市場叫賣的豆腐。」

空姐帶著微笑,在座艙走道間穿梭,提醒乘客扳直座椅,繫上安全帶。 聶巧兒瞄了經過了年輕空姐一眼,將安全帶扣好。年輕空姐對她微笑點頭致意。

一支湯匙,從咖啡杯的小瓷盤上掉落到機艙走道上。這隻湯匙,原本是和咖啡杯,一起擺在聶巧兒餐桌上的。空姐有點兒不好意思,收咖啡杯的時候,突然一下子沒站穩,所以讓湯匙滑落到機艙走道的黑色裹金紋的地毯上。

「那是第二時間推衍出來的邏輯。」尹麓教授在電話裡回應。

聶巧兒鼻子哼出一口氣,不過很輕微。她不想讓尹麓教授發覺,自己了解到,他聽了母親的意見之後,出現些許被糾正的冒犯感:「嗯。」

尹麓教授在電話那頭出現沈默。

聶巧兒看向座椅旁的窗外,想瞧瞧地面城市的霓虹燈光。這時候,她發現自己看著機翼的視線,有點模糊不清…分不出是自己的視力模糊,還是機翼的形狀模糊?同時間,耳朵突如其來的,聽到金屬發出怪異又刺耳的聲音?有嗎?

聶巧兒的記憶還是模糊!

她起身,離開位子,拉著手提行李,邊走邊深呼吸,不想讓人看出自己的不舒服。聶巧兒知道,「前男友」已經在機場等著了。

整架777客機,在聶巧兒看來,是一路斜斜地在飛機跑道上,發出令人心驚破膽的輪胎嘎吱聲中,才在降落跑道末端,完全停了下來!

聶巧兒緊抓座椅扶手的動作,漸漸鬆緩下來。感覺到頭疼欲裂!像是被人用力在腦門敲了一拳!一場突如其來的空中驚魂,讓聶巧兒經歷了一段幾近失憶的思緒中斷!飛機總算平安抵達斯德哥爾摩的阿蘭達機場。她還沒有放鬆下來,不過同機的商務艙乘客裡,已經有幾位發出歡呼聲,用力鼓掌,慶幸自己九死一生了!

剛剛發生了什麼事?聶巧兒試著回憶,可是她一回想,整個頭就像快裂開似的!又脹又痛,覺得一這天旋地轉!她掏出包包裡的止痛藥,旋開一瓶礦泉水的瓶蓋,快速吞下兩顆止痛藥!並且配了一大口水!然後,感覺止痛藥順著食道,被礦泉水,直接帶往胃部。她希望藥效能夠快一點發作。要不然,這樣的狀況,根本無法思考!

這樣不行!自己可不能在機場內等著接機的「前男友」,看到一身狼狽相! 聶巧兒看錶。不解自己為什麼有將近十五分鐘的時間,記憶是片段而無序的?

十五分鐘前,自己在幹什麼?

機長宣佈即將降落阿蘭達機場,機艙裡的燈都開亮了。聶巧兒將冷掉的咖啡,一口喝完。因為她看見空姐已經出現在座艙走道,開始收拾乘客們餐桌上的杯具,並且提醒繫好安全帶,立直椅背。

她記得這些片段!開始想起來了。聶巧兒開始想起在飛機迫降前的一些記憶。

「我是聶巧兒,請幫我轉接尹麓教授辦公室。」聶巧兒對先腦中心的來電自動辨識系統說出電話轉接要求。

我在講電話。

我打回先腦中心找尹麓教授:「她要我轉告你,『跳房子』不錯。但是用『一板豆腐』更好。她的意思,就是一板在菜市場叫賣的豆腐。」

一支湯匙,從咖啡杯的小瓷盤上掉落到機艙走道上。這隻湯匙,原本是和咖啡杯,一起擺在聶巧兒餐桌上的。空姐有點兒不好意思,收咖啡杯的時候,突然一下子沒站穩,所以讓湯匙滑落到機艙走道的黑色裹金紋的地毯上。

湯匙是扭曲的?還是自己眼花了?

「那是第二時間推衍出來的邏輯。」尹麓教授在電話裡回應。他的聲音,將當時的聶巧兒,拉回現實。她看著空姐將自己的咖啡杯盤收走。

「為什麼是豆腐?」聶巧兒問。

「方塊。」尹麓教授在電話那頭說:「用方塊來象徵時空的『斷續相』。可以透過主觀意願,任意重新排列。」

「誰的主觀意願?」聶巧兒問。

「妳的轉告很好,」尹麓教授在電話那頭說:「因為,朱蒂院長失蹤了。」

聶巧兒這下子感到頭痛的狀況,會更難消退了!

「怎麼會?」

「錢主任已經在處理。」尹麓教授繼續說:「原行程不變。」

「我媽就不重要囉?」聶巧兒的語氣,表現出不開心。

電話那頭的尹麓教授教授在一陣沈默後,回答聶巧兒:「能想出『一板豆腐』來提醒我的人,非常重要。」

「我知道。」聶巧兒滿意尹麓教授的答案。而她也清楚,現在自己在瑞典,而母親失蹤的狀況,自己是遠水救不了近火!她認同「行程不變」的決定。

「妳母親留了一堆塗鴉。」尹麓教授說。

「什麼塗鴉?」她看向座椅旁的窗外,想瞧瞧地面城市的霓虹燈光。這時候,她發現自己看著機翼的視線,有點模糊不清…分不出是自己的視力模糊,還是機翼的形狀模糊?同時間,耳朵突如其來的,聽到金屬發出怪異又刺耳的聲音?有嗎?

聶巧兒拉著隨身行李,一直坐上的接駁車,她才看出來,自己搭乘到那架777客機,斜停在降落跑道的最末端!她感覺頭痛欲裂!看來,只吃兩顆止痛藥要是不夠的!聶巧兒坐在車上,又多吞了一顆!

飛機怎麼了?剛剛差點失事嗎? …

一支湯匙,從咖啡杯的小瓷盤上掉落到機艙走道上。這隻湯匙,原本是和咖啡杯,一起擺在聶巧兒餐桌上的。空姐有點兒不好意思,收咖啡杯的時候,突然一下子沒站穩,所以讓湯匙滑落到機艙走道的黑色裹金紋的地毯上。

聶巧兒想起來,剛剛在飛機上的片段記憶。

那隻湯匙,扭曲得很怪異!是因為自己現在頭痛的關係,記錯了吧? 她想起來,自己在飛機開始降落前,打電話給尹麓教授。那頭的尹麓教授在一陣沈默後,回答聶巧兒:「能想出『一板豆腐』來提醒我的人,非常重要。」

「我知道。」聶巧兒滿意尹麓教授的答案。而她也清楚,現在自己在瑞典,而母親失蹤的狀況,自己是遠水救不了近火!她認同「行程不變」的決定。 「妳母親留了一堆塗鴉。」尹麓教授說。

「什麼塗鴉?」

這是?「似曾相識」的感覺,突然浮現出來!聶巧兒有點迷糊?記憶中的不完整的對話片段,是曾經存在?還是自己腦海裡的幻想?如果曾經存在,為什麼感覺這樣的對話過程,好像不止一次?

幻想?如此「似曾相識」的幻想嗎?

「我知道她為什麼失蹤了。」

聶巧兒問:「為什麼?」她邊問,邊看向座椅旁的窗外,她發現機翼的形狀有點變形?還是扭曲?飛機機身同時發出刺耳的聲音!聶巧兒聽不清楚尹麓教授在電話那頭說什麼?

幻想嗎? 飛機出了什麼事?會斜停在機場跑道的最尾端?

至少現在,她無法想起來確切的過程!或者說,聶巧兒不確定之前發生的片段模糊經驗,總共發生過幾次?好奇怪的感覺…

接駁車經過一整排消防車、救護車。到了停機坪接口處。聶巧兒一眼就望見尹麓教授所說的「前男友」,一臉嚴肅地等在警戒線內。

她明白那副嚴肅表情之下,藏著擔憂。 聶巧兒突然感受到一絲暖心的滋味。

接駁車上的乘客們魚貫下車。而且都發出大難不死的呼聲!彷彿要把剛剛承受的一場「空中驚魂」帶來的衝擊與壓力,完全釋放!

「前男友」留著一頭銀白色短髮,看出來年紀將近四十歲。高瘦的身材,穿著學院風的獵裝。碧藍的眼珠,看著聶巧兒,大步走過來!臉上露出鬆了一口氣的笑容。

聶巧兒看著「前男友」胸前掛著的識別證吊牌,照片下的名字是:威廉.布洛克。

#親身經歷案例K 每週四更新

#篇尾MV:你不知道的「親身經歷」:非洲農場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33948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