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親身經歷 『案例K』01猛瑪象、湯匙
2020/04/23 20:23:36瀏覽799|回應0|推薦46

親身經歷 『案例K』01猛瑪象、湯匙

「當你身邊的湯匙,自動扭曲變形時,就表示,『案例K』來了...」

猛瑪象

這個巨大的解凍庫房,隸屬於瑞典皇家科學院的生命科學部。

三個月前,生命科學部的調查小組,在俄羅斯的弗蘭格爾島,經過與當地的象牙獵人展開像是一場間諜奪寶戰的鬥智鬥力之後,終於獲得了一項埋藏在溪河北岸地層中的巨大禮物!一隻被測定在兩萬三千年前死亡的公猛瑪象屍體。

這頭已經兩萬三千多歲的公猛瑪象被發現時,只有一小截象牙露出地面。那時,瑞典皇家科學院的生命科學部調查小組又驚又喜!因為這具屍體,並沒有完全腐化,連身上的皮毛都還保持著生前的顏色!當然,那只是部分的皮毛。調查小組不敢在現場繼續挖掘,怕破壞了這難得一見的「冷凍猛瑪象排」。

「冷凍猛瑪象排」,是其中一位科學家對猛瑪象屍體的戲暱稱呼。他們在現場推估,這頭在死亡後,仍然保持屍體新鮮,未腐化的公猛瑪象,生前大約肩高四公尺,重達十噸。

經過小組會議,並且通報了瑞典皇家科學院總部之後,調查小組得到了一筆特殊緊急預算。他們將這頭未完全挖掘出土的公猛瑪象遺骸,連同周圍及屍體下方總重量達三十噸的凍土,全部切挖密封!並且透過改裝的冷凍倉儲專機,將這巨大的立方體,從俄羅斯的弗蘭格爾島,直接飛回瑞典皇家科學院的生命科學部實驗室特設的解凍庫房。

經過三個月的緩慢細心解凍,這頭來自俄羅斯孤島上,兩萬三千年前的公猛瑪象完好的冷凍屍體,即將解凍完成,並且要在零下二十度的低溫狀態中,進行解剖研究。

調查小組的首席科學官剛剛進入這巨大的解凍庫房。他穿著阻隔低溫的全套防護服,帶著記錄表格,接近這個花了三個月逐漸融化的凍土立方體。科學官慢慢地繞著這個看起來像一塊黑泥所堆成的巨大方塊,細看包覆住猛瑪象的泥土層的解凍情況。依照他的推估,大約這個星期,就可以全部去除泥土層。

這個解凍庫房裡沒有別的,只有眼前的巨大凍土立方體。但是,是聽錯嗎?還是…這位科學官好像聽到了一個聲音? 像是某種儀器發出來的「嗶」。

他低頭看著自己的身上,是不是有東西發出聲音?該不會是手機還在防護衣的內層裡面吧?不會呀!剛剛換裝時,已經拿出來了…

又是一聲「嗶」…

這位科學官明白了,這聲音,應該是從凍土立方體裡面發出來的!那不是儀器的聲音,是凍土層裡面的水冰破裂,所傳出來的變形聲罷了!解凍的速度應該是越來越快了!要是這樣…該不該立刻進行解剖呢?首席科學官還在思考這個問題時,突然之間,這塊解凍中的凍土立方體,有一個面崩塌了!大塊半流體半固態的凍土嘩啦啦地翻倒在解凍庫房的地上!

科學官連忙走到崩塌的這一邊查看,擔心崩塌的凍土中,是不是已經露出了猛瑪象的屍體?一但發現這個狀況,就要立刻召集團隊,展開第二階段的作業!但是令科學官嚇得大叫的狀況,並非是猛瑪象的屍體露出,或是屍體已經腐化破壞了,而是一個他怎麼擔心,怎麼天馬行空想像,都不會出現的景象!

首席科學官頓時覺得手腳冰涼,快要呼吸不過來!他舉步維艱,腦子一團亂!一步一步地,科學官走向冷凍庫房的牆面,他完全無法理解自己所看見的景象!這不合邏輯!這完全不對!

首席科學官艱難地伸出不斷發抖的手,眼睛用力盯著牆面上的緊急按鈕!然後逼自己拿出最後的力氣,在吐氣的同時,他用力拍擊紅色的緊急按鈕!

經過一個小時之後,整個調查小組…不!整個瑞典皇家科學院都傻住了!生命科學部的部長在三層保護的負壓解剖室裡,難以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解剖台上,躺著的並非猛瑪象的屍體,而是一具被兩萬三千年前死亡的猛瑪象所壓住的屍體!那是一個人的屍體,男性屍體。穿著整齊,「整齊」是讓所有站在解剖台邊的科學家們又恐懼又驚奇的原因之一!因為這所謂的「整齊」,是表示這位男性屍體,在死亡時穿著了一身的現代西裝!而讓這群科學家最驚恐,最想不通的,是從這具男性屍體的衣著內,發現的一支手機!

其中一位科學家,手微微顫顫地,從工具包裡,拿出自己的手機給同僚們看。

「跟我的…跟我的手機…一模一樣?我上個星期才剛換的…」

「他是誰?」一名女科學官小聲地問,問一個她和所有在場人士一樣好奇的問題。

這具男性屍體,胸前肋骨折斷,右腿腿骨骨折,額頭有一半以上因為挫傷發黑變形,可能連顱骨也破裂了。最合理的推測,最不合理!這具男性屍體,是被猛瑪象壓死的!屍體與解凍庫房中的猛瑪象,一起被埋了兩萬三千年?

「皮夾?」負責解剖的其中一位科學官,用鑷子從這句男性屍體的褲子口袋裡,找出一只黑色皮夾。

生命科學部部長臉色陰沈,他對現場的科學家說:「調查這個人是誰。他的…手機,還能運作的話,破解他的手機!」

一名女科學官用塑膠套,小心翼翼的將這句男性屍體上發現的手機包好。

「還有什麼東西,我們可能漏掉嗎?」另一名科學官問。因為他想到,要是解凍庫房裡的那一大塊凍土中,還有別的「東西」呢?

1979年的湯匙

「來,放鬆。深呼吸,然後放鬆。看著湯匙。」

一名金髮、大概三十歲年紀的男子,對著坐在小方桌對面的華裔女生,溫柔的說話。 那名華裔女生,看上去不到二十歲。臉色偏白,一頭黑髮綁成一條長長辮子。臉上沒化妝,穿著連身的白色病人袍子,眉毛像兩道彎月,眼睛是水亮的深褐色,臉上有些雀斑。

可是她的表情看起來,像是有些癡呆。或者,是介於癡呆與出神的狀態。女孩子兩眼下方的黑眼圈,讓這她看起來有點「危險性」。因為猜不出來她正在想什麼?或是,沒想著什麼?只是兩眼依著金髮男子的指示,盯著小方桌上的一支很常見的鐵湯匙。

女孩子瘦瘦的,坐在鐵椅上好一陣子,姿勢沒改變過。女孩子頭上戴著一頂像是胡亂編織的毛線帽似的東西。其實那是一具腦部活動檢測儀。在後腦的位置,連接著幾條電線,一路穿到觀察室的另一端。

「很好。讓湯匙彎曲。」金髮男子穿著白袍,輕柔的聲音,對看起來瘦弱的女孩子發出指令。

女孩子微微吸一口氣,看得出她的鼻翼擴張,然後收縮。

小方桌上的鐵湯匙,突然出現了小小的抖動!接著,湯匙的前端,開始微微捲曲。這樣的微小捲曲,開始變得明顯!整支湯匙的前端,捲曲在一起!然後,包括湯匙柄,在金髮男子的注視下,也捲曲拗在一起!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整支湯匙已經完全捲曲,捲得像是蝸牛殼一樣!

「很好!」金髮男子彎身,邊說邊從黑色醫生包裡,又拿出兩支一樣的鐵湯匙:「繼續。妳很棒!再來。」 兩支剛剛放在桌上的鐵湯匙,在黑眼圈女孩子的凝視下,又開始扭曲,這次,兩支湯匙纏繞在一起,自動捲成一組麻花!

金髮男子認住自己心裡的亞裔,嘴上又稱讚了女孩子:「很好!真的很好!」他又彎身,要從醫生包裡拿出…金髮男子愣了一下!因為他發現,自己包包裡剩下的幾支湯匙,已經全然扭曲成各自不同的奇怪形狀了!這可不是他所預想的!

「約翰!」 從這觀察室上端的擴音喇叭裡傳來聲音:「先暫停一下。」 那位被叫約翰的金髮男子,站起身回頭看著觀察室的另一端透明落地窗,臉上的表情是不解,為何要暫停?

透明落地玻璃窗的另一端,有著觀測器材、醫療儀器等堆積排列。還有三、四名看起來像是醫生或是軍人的觀察者。其中一名舉起咖啡杯,並且從咖啡杯裡,拿出一支已經全然扭曲,捲成一圈圈像是蝸牛殼般的湯匙。

金髮男子約翰連忙回頭看著小女孩,同時指著透明落地玻璃窗的另一邊,問道:「是妳做的?」

小女孩沒回答,只是淺淺一笑。眼睛還是看著小方桌上的三隻完全扭曲變形的鐵湯匙。 那三、四名像是軍人又像醫生的觀察者,驚訝於從記錄器螢幕上看到的腦波變化!他們記錄到湯匙扭曲前、湯匙被扭曲時,以及湯匙全部被扭曲後,這名華裔女孩子的腦波變化。

「整個腦子都亮了起來!」一中年醫生指著螢幕,不可置信,又興奮的說:「一瞬間!看到沒有?整個腦部是發亮的!」

「現在又有變化了!」另一名像是軍人的禿頭男道:「所有的線條呈平行狀態。」

金髮男子約翰看著依然坐在小方桌另一端的女孩:「怎麼了?」

女孩子的表情沒啥改變,只是她的黑眼圈好像更明顯了一點。她的目光,還是看著小方桌上的扭曲湯匙。

「有人發現我們,」女孩子的嘴唇薄薄的,發出的聲音也細細小小聲:「有人發現我。」

約翰好奇:「誰?誰發現我們。」

「沒有『我們』,」女孩子緩緩說:「是『我』。」

「誰發現妳?」

女孩子的頭開始出現晃動,頭有點兒歪的微微緩慢晃動。

「她在很遠的地方…」

「她?」約翰問:「是個女的?」

「老女人。」女孩子回答。

「她?她也跟妳一樣嗎?」約翰追問。但是沒想到,女孩子一聽到這個問題的反應,卻是笑?

「嘻嘻嘻嘻!跟我一樣?」女孩子回答的語調,透露出輕蔑、不屑的味道:「她聽不見我,看不見我,只能感覺到我。而我,知道她在哪裡,知道她想嘛。」

女孩子的表情變得陰鬱危險。

「她在哪裡?」約翰問。

在約翰面前的小方桌上,三支扭曲成蝸牛殼似的湯匙,在無人接觸的狀況下,同時開始移動!一起發出與金屬小方桌摩擦的刺耳聲音!

約翰屏住呼吸,直盯著三支扭曲變形的湯匙,在小方桌上,共同刻寫出一長串用俄文拼出的詞句。他一眼就知道這組詞句的意思!

「蘇聯紅軍科學院!1103特殊科學部隊莫斯科研究中心!」他回頭對著觀察區的醫生及軍人大聲道!

那位禿頂的軍人透過擴音器,向觀察室問:「知道那個女的長什麼樣子嗎?」

坐在單椅上的華裔女孩子點點頭:「嘻嘻嘻嘻!」黑眼圈華裔女孩的笑容與笑聲,十分詭異!像是一般人,開心的笑容,突然中斷!那種感覺,令約翰十分不舒服。

「她知道我發現她了,她嚇一大跳哩。」黑眼圈華裔女孩的語調像是處於出神狀態。

女孩子緩緩搖頭:「她跟我不一樣。她很弱。」話說完,她的眉毛顫抖了一下:「她聽不清楚我說的話。我說她很弱喔!」

觀察室的另一端,一位醫生告訴禿頭的軍人:「她的心跳跟血液流動動速度加快了!」

禿頭軍人看了一下顯示器的螢幕:「腦部的亮度比剛剛更亮!」

「體溫升高!」醫生目不轉睛,用興奮跟緊張的語氣說出來!

禿頭軍人年紀已經六十多歲,嘴上的鬍子已經花白,他雙手交疊在胸前:「那個『她』,該不會是艾列娜.薩薇琪娃吧?」

「『千里眼』艾列娜?」身邊的醫生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

金髮男子約翰看著與自己只隔著小方桌的華裔女孩兒,他先從黑色醫生包裡拿出一張照片,再清了清喉嚨,問:「妳看到的,是這個女人嗎?」

不到手掌大一張黑白照片裡,是一位年約五十歲的女子。頭髮烏黑,梳理得很整齊。穿著一襲黑衣,肩膀上加了淡色的披肩。眉毛很淡,兩眼有神,鼻子尖削,雙唇的顏色也淡淡的,嘴角往下撇,表情很僵硬。左邊嘴角下有顆小黑痣。這便是禿頭軍人所說的,艾列娜.薩薇琪娃。也被美軍秘密情報組織,稱為蘇聯紅軍超能實驗部隊裡,傳說中最強的一位,「千里眼艾列娜」的檔案照片。

華裔女孩子兩眼對著照片,眼神有些空洞:「是呀。」

「來決鬥啊?」華裔女孩子對著照片中的「千里眼艾列娜」說話。語氣中滿是想要玩遊戲的味道。

約翰不會因為這樣就相信。

「你不會因為聽到我這樣說就相信。」女孩子的眼神還是看起來很空洞。但是他的話,讓約翰的心,陡然跳了一下!

「那怎麼辦?」

約翰的提問,好像讓面前的華裔黑眼圈女孩兒被刺激到了!女孩子一下子站起身,雙手快速搭在金髮約翰的肩膀上:「你自己去看!」

女孩話一說完,約翰還來不及反應,就感覺自己被眼前這個瘦弱的女生,從椅子上被拉起來,然後一陣天旋地轉!然後…

觀察室的所有人都僵在原地不動!倒抽一口冷氣!每個人都張大了嘴,卻發不出聲音!那位原本坐在女孩子對面的約翰…不見了?

「人呢?」禿頭軍人應該是觀察是這頭位階最高的主管,他大聲問:「約翰人呢?」他只看到麥克帶進觀察室裡,原先放在腳邊的黑色醫生包,以及飄落在小方桌上,那張艾列娜.薩薇琪娃的黑白照片。

單獨坐在觀察室小方桌面前的女孩子,這時候,像是惡作劇被抓到似的,她一手摀住嘴,兩眼睜得圓圓的,一副天真無邪的模樣:「喔喔,約翰把他們嚇了一大跳!有個士兵,掏槍把他殺了。喔喔!約翰死了。老女人也嚇了一大跳呢!她很弱,約翰知道,我比較強。約翰現在應該知道了,她跟我不一樣呢。她很弱!決鬥結束了。呵呵呵。」

整間觀察室,突然從天花板四個角落,快速噴出大量的高濃度的白色麻醉氣體!不到五秒鐘的時間,裡面已經完全充滿了白霧狀的麻醉氣體。

「可以了!」六十多歲的禿頭軍人說:「再噴下去,我們的『武器』,就『壞』掉了。」

#親身經歷2案例K 每週四更新。

#篇尾MV :你不知道的「親身經歷」: 先進全腦醫學研究中心。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32672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