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葉法善 天下長安 九淵卷02 山魈
2020/03/30 11:12:47瀏覽632|回應1|推薦35
「借 天地幻化萬象,進!」 隨著唐代最強仙道家 葉法善,一起進入千年前,傳奇冒險又五彩炫麗的迷人長安城吧?

葉法善 天下長安 九淵卷02 山魈 

莊子 列御寇》:「夫千金之珠,必在九重之淵,而驪龍頷下。」 漢 賈誼 《吊屈原文》:「襲九淵之神龍兮,沕深潛以自珍。」 晉 葛洪 《抱樸子·清鑒》:「掇懷珠之蚌於九淵之底,指含光之珍於積石之中。」

「你小子還只是個小孩兒嘛!」少年葉法善回過神來,他無懼於正處在墜入山谷深淵的過程,跨坐在山魈巨大的胸前:「嘖!小山魈夠頑皮了你!」

山魈的猙獰面容,露出被責罵的無辜表情!牠看著少年葉法善,嘴裡發出「嗚嗚」的聲音!像是哭了似的。

「別哭別哭了!」少年葉法善的耳邊聽著呼呼下墜的風聲,對於一起墜下山谷,他倆相混不當回事似的!少年葉法善安慰這看起來兇惡巨大,其實還是小孩子的山魈說:「你別老是搶人家小孩兒的東西!你想想,你要是那小孩兒,你哭不哭?怕不怕?」

「嗚嗚嗚…」山魈點點頭,像是聽懂了少年葉法善的話,但牠還是只顧著哭。 少年葉法善摸了摸山魈的頭:「我跟你說呀,這世上啊,所有的一切,都是借來的,等時間到了,都得還回去。你呢,」他指了指山魈無名指上套著個幾串保佑小嬰孩長生多福的金鎖片說:「這些金鎖片,也只是借來的,不是你的。知道嗎?都得還!」

山魈眼裡含著淚,嘴裡發出「嗚嗚」的聲音。

少年葉法善頭一低,把自己脖子上從出生就戴到今日的金鎖片鏈子解下來,交到山魈手中:「來!這個是給你的,不是借你的,所以不用還!」

山魈看著騎在自己胸口的少年葉法善,將脖子上戴著的金鎖片,交到自個兒的手裡,又是開心高興,又是感激流淚!

「嗚!」一聲長呼未盡,就聽到「澎」地大響!霎時水花濺起三丈來高!

原來,少年葉法善和山魈,雙雙跌入絕谷中的深淵裡!山魈沈在深潭中,不住地雙手雙腳往上滑動,而少年葉法善,張嘴一吹,立馬吹出個大氣泡,正好將自己與山魈包覆在這氣泡裡邊兒,一人一妖,腳板頂著腳板,坐躺在氣泡裡,搖搖晃晃的像是坐船似的,慢慢兒的往上浮升。

「我覺得不太對呀!」少年葉法善看著年幼的山魈,牠一副覺得這大氣泡很有趣又好奇的模樣說:「『收妖』,我以為是把妖給滅了就沒事。可碰見你這傢伙,好像不是『見妖就滅』這麼簡單呢。」

山魈不太明白少年葉法善說什麼?牠只是興奮地發出「呼呼」的聲音。

「人是活物,妖是活物。仙,也是活物。」少年葉法善邊想邊說:「都是活物…」他抓抓頭,好像想到了什麼?

「若是我沒弄清楚你心裡想什麼,只是用我的想法去滅了你…那叫『收妖』麼?弄不清楚就滅了人家,那我不就成了妖,見啥就毀了啥,那我跟妖沒兩樣了不是?」少年葉法善想到此節,反而覺得當下沒喚出「雷刀」,劈得這眼前的小山魈魂飛魄散、灰飛煙滅,這才是對的呀!人家只是孤單,沒了媽媽,才會下山找找安慰罷了。

大氣泡緩緩浮上潭邊,「啵」地一聲破了!少年葉法善跟山魈泡在潭邊的半淹沙岸上。

「吶!我跟你說呀,」少年葉法善對山魈道:「你沒事就別下山,括蒼山峻嶺四佈,夠你蹓躂的了!知道嗎?」

山魈像是懂了少年葉法善說的話,發出「喔喔」的聲音,同時點頭。牠看著手掌中,少年葉法善給牠的金鎖片鏈子,表情很是喜歡,但最後,山魈手一伸,要將金鎖片還給少年葉法善。

「不用不用!」少年葉法善搖手道:「不然這樣,我這金鎖片,先擺你這兒兩天,到時候,」他連說帶比道:「我拿東西跟你換回來,行不?」

山魈側著頭,似懂非懂。

「不行啦,」少年葉法善站起身來,衣衫又破又濕:「我得趕快回去了!咱們就此別過!」

山魈還坐在潭邊,看少年葉法善一蹦一跳,身影消失在密林中。牠發出尖利的呼號,像是跟這著人類少年說:「後會有期!」

鬧騰了大半夜,少年葉法善回家時,天已矇矇亮了。 母親等了一整宿,終於見到寶貝兒子回家,看那一身半乾不濕,衣衫破爛髒污的模樣,不禁皺眉念道:「出去瘋了一晚上,你幹啥去啦?完成這副髒模樣?快去擦澡更衣!」

「知道了!」少年葉法善這時候覺得又睏又累,母親的叨唸也沒放在心上。

「有幾塊昨夜做的蜜糖煎餅,還吃不吃?」母親問。

「吃呀!當然吃。」少年葉法善點頭回答。

「去去去!擦澡去!」母親笑罵:「野孩子!」

可少年葉法善還沒來得及回話,人就倒在廳廊中間,不醒人事了…

「…很好,就這樣。繼續呼吸,別睜眼。」 不知過了多久,少年葉法善像是從一場睡了很久很久的覺中,慢慢甦醒。耳邊聽到有人這麼跟他說話,但是聲音很朦朧。少年葉法善聽出這聲音,是他父親葉慧明的聲音。

少年葉法善想說話,他漸漸弄明白,自己這時候,正盤坐在炕上。

「爹爹…」他只能從嘴裡,擠出這倆字。

父親葉慧明此時正在他身後,一手搭著少年葉法善的肩頭,邊對他說:「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吧?嘿嘿嘿!你小子的腦袋瓜不聰明啊。」

「啊?」少年葉法善模模糊糊地回問。葉慧明正在為自己的兒子凝神過氣。

「你爹爹我已經忙了三天三夜,才讓你稍微清醒了一點兒!你說說,這筆帳,咱爺兒倆該怎麼算法兒?」

「我…我這是怎麼了?」少年葉法善此時想挪動挪動身子,卻還是無力移動分毫!

「『養兵千日,用在一時』,這話聽過沒有?」父親葉慧明道:「你怎麼了?你平時不『養兵千日』,卻在『一時』,把罡氣用盡。當然癱啦!笨小子!」

「癱了?…為什麼?」少年葉法善心頭一驚!可這一驚嚇,更覺得自己方才聚起了的一口氣,又揮散無跡了…

「你溺水失蹤的那幾年去了哪兒,我不清楚,」父親葉慧明:「但是我明白,你的因緣太特殊,讓你開了竅,葉家三代以來,你成了最強的一個。但是呢?畢竟你還是凡胎,千里駒也得吃草喝水睡覺的不是?養氣嘛,是日日夜夜,隨時隨地得做的,沒養氣,卻急著使術法,那還不『一洩千里』嗎?」

少年葉法善這時胸中感受到一股暖流注入,整個人精神略略一振,便張口問:「那您之前怎麼不提醒提醒兒子?」

「嘿嘿嘿,你當我是個嘮叨的爹嗎?」一手仍搭在兒子肩膀上的父親葉慧明說道:「整天提醒你『前面有坑,別摔著啦!』你會聽嗎?當然讓你直接摔了,再跟你解釋,你自然就會記得久一些呀。」

聽了父親這一席話,少年葉法善當下腦子一醒:還有這說法呀?

他這時候,身子一震,便下了炕。當他兩腳一觸地,就覺得一陣天旋地轉,一手連忙扶著炕邊。

「能動啦?不錯不錯!」父親葉慧明點點頭,表示欣喜。

「隨我出來,給你看個情況!」他也下了炕,穿好鞋子,領著少年葉法善,往外邊兒走去。 少年葉法善這一下子才看清了,自己並不在家裡,而是在一座帳篷裡邊兒。父親不知道帶他到了哪裡?少年葉法善慢慢走出帳篷,發現自己跟父親身處在一處無人跡的草原上。

「瞧瞧清楚。你看見了什麼?」父親葉慧明,藉機伸展著許久不曾活動的四肢:「慢慢看清楚。」

少年葉法善張眼四望,覺得這草原挺陌生!他待張口再問,可是既然父親要他慢慢看…他還是先看著唄。 這草原,跟以往見著的草原,不太一樣。感覺不是這季節的草原,更像深秋臨冬時的草原?…也不像!這時節,應該是已近夏草叢生的時候兒了,怎麼這會兒,卻見不到草原上的叢叢生氣呀?

「發覺不對頭了吧?」父親葉慧明問。

少年葉法善低頭看著腳邊的草,也是有氣無力的東垂西倒,病懨懨似的半黃半 綠。由近向遠望,以帳篷為中心,方圓近百丈都是這樣的景象!但是過了百丈遠的草原,還是綠意盎然,不見一點兒黃色!這是怎麼回事?

「這是怎麼啦?」少年葉法善問父親。

父親葉慧明緩緩道:「我疼兒子,也惜天地萬物生靈。要兩相保全,還挺難的。」他看著少年葉法善,表情嚴肅:「你知道嗎?換作一般術士,你早死了十七、八次啦。」

真的假的?有這麼嚴重?少年葉法善不敢相信!自己不過就是出門收妖,居然會凶險至此?

「『體術合一』,這可是顛撲不破的道理。」父親葉慧明繼續說:「你的道術超凡入聖,但是你的體術卻一塌糊塗!就像三歲小孩兒,力氣本來就小,腦子卻懂得刀術,妄想只憑刀術,就去掄刀砍匪,能使得幾招?沒那個力氣呀!」他拍拍兒子葉法善的頭:「氣靠體養,你不認真養氣,但是道術要使得好,偏偏就是靠一身罡氣足呀。你就像三歲小孩兒掄刀,刀法精奇,可是不知自個兒力氣太弱還硬使,當然全身癱啦。」

少年葉法善指指腳邊到百丈之遠處,那整片看來奄奄一息的草皮:「那這些…又是怎麼回事?」

父親葉慧明道:「為了趕緊替你補氣續命,我帶你來到這廣無人跡之地,看著!」

少年葉法善看見父親左手劍訣,右手搭著他的肩膀,口中輕聲道:「借天地壽者相,進!」

霎時之間,少年葉法善陡然發現自己的身體裡百氣同生,整個人像是被天地無形的雄渾罡氣緩緩灌入!這種奇經八脈同時生發沛然之氣貫身運轉的感覺,實在萬分美妙!少年葉法善兩眼睛都亮了起來!從眼睛往出去,什麼景象都看得比清楚明白,更為清楚明白十倍!他甚至禁不住想要好好地大力跳動幾下!充滿活力的感覺真是太棒了!

父親葉慧明劍訣一撤,少年葉法善方才的感受,就立馬消失!

「你瞧瞧腳下的草。」父親葉慧明低聲對兒子提醒。

少年葉法善一看,腳邊的草皮,以自己為圓心,擴散出去一大片,全部化成黑灰死盡!這下子,少年葉法善全看懂了!原來父親在這幾天施法,是給自己灌天地罡氣…而氣的來源,是奪這整片草原上,每一株草的生命力?

「兒子啊,」父親葉慧明說:「『借天地壽者相』,是純粹的損人利己,所以我們才來這無人跡之處施法。但是這三千大千世界,萬物皆是靈,我不能因為要活你一人,殺滅千百萬數生靈。所以,得花這麼多天的時間,就是要保這片草原上的每一株草,每一隻蛛蟲蛇鼠,都還有一息之氣,尚能活命呀。」

少年葉法善這會兒,慚愧的眼淚止不住的流下!原來,自己竟然這麼不曉事?以為仗著道術高超,所以倉促出門收妖。其實,耗費的是自己的,以及千萬生靈的生命力!他的眼淚,不停的滴在腳邊已經枯死的草皮上。

「記得好好想著兩件事。」父親葉慧明拍拍兒子的肩膀:「第一、道,不在法。道,不在術。」他比著自己的胸口:「道,在心。」

少年葉法善點點頭。

「第二、你幹了什麼?值得天地萬物生靈借命給你?」父親看著少年葉法善說:「時時記得這兩點,曉得嗎?」

「曉得。」

「別哭啦!」父親葉慧明笑道:「既然醒了,想必也餓啦!咱們這就回家去唄?」

父親這麼一說,少年葉法善還真覺得肚子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還真是餓啦!

「剩下的,就靠吃補回來吧。」父親笑著對兒子說道:「回去該吃啥就吃啥,『醫食同源』來的嘛!」

過了幾天,家丁給送進府內一個大包袱。父親葉慧明一聽,這大包袱,是從縣城裡的金舖子給少主送來的。心中一奇,便直接打開包袱,一瞧之下,問兒子:「你…你這幹什麼呀?打這麼大一串金鎖片幹啥呢?」

原來,這是少年葉法善的特地交代縣城裡的金舖子,打造了一條長長的鏈子,還帶著斗大的金鎖片!

「這給誰戴呀?這是人戴脖子上的嗎?」母親在一旁問:「都可以綁樹幹了!這麼大一串,得花多少錢吶?你怎麼幹什麼事兒都不先商量一下呢?」

少年葉法善兩手捧了這超大串金鎖片:「我有用處嘛!」

「這個『福』字,寫得不錯呀。」父親葉慧明看著金鎖片中間突起的「福」字問:「誰寫的?」

少年葉法善右手拇指對著自己一比:「我!」

沒多久,括蒼山的獵戶們,開始傳著一個說法。說是在月圓之夜,括蒼山群裡,會出現閃閃金光!倏來倏去,忽現忽滅!肯定要不有仙人降世,要不就是山裡埋金的吉兆云云!

少年葉法善在院子裡,半躺在藤榻上,嚼著愛吃的蜜糖煎餅,聽著家丁們聊起這括蒼山的新傳說,心裡不禁竊笑:「扯啥呢?一群不曉事的傢伙,胡說八道!哈!」

他明白,才不是金光哩,而是小山魈戴著的那條新打造的金鎖片鏈子,在月亮映照下的反光!設想這陣子,那山魈一直開心地在滿月之夜的山林裡盪來盪去!高興的在山裡的飛禽走獸面前炫耀顯擺吶!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32276878

 回應文章

馮紀游(陸游:不結緣)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3/31 18:49

道,在心!.....高呀!

讚啦

房純輝(robby1278) 於 2020-03-31 22:55 回覆:
謝謝馮兄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