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人生半百28 家屬答禮
2020/02/18 15:46:31瀏覽610|回應1|推薦34

人生半百28 家屬答禮

前情提要:

「即時新聞 李如珊報導: 短短八個月之內,橫掃全球各大國際影展的紀錄片『人生半百』,在榮獲坎城影展最佳紀錄片大賞之後,又殺進了今年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紀錄片的入圍名單裡,而且成了競相報導的大黑馬!但是在這個佳音傳來之際,『人生半百』紀錄片中,一位四十七歲的女性受訪者,卻因為兒子酒後施暴,被毆打重傷!頭顱破裂,左腦積血嚴重,昏迷指數只剩三!現正在加護病房裡密切治療中!警方已經逮捕該名婦女的獨生子,目前檢察官正在漏夜進行偵訊。 紀錄片『人生半百』,導演為房純輝。紀錄片內容深刻記錄著幾位「三明治世代」,也就是年約四十五至五十五歲的中生代,上有高堂雙親,下有妻小子女,在職場上屬於「前浪」位置,所以導演房純輝稱之為「兩片吐司中間那塊火腿」的「三明治世代」!」

如珊看到早餐店老闆阿城的表情,想起他那時候,一個人扛著大桶滾燙的玉米濃湯,當頭朝著殺了自己母親的葛天明身上淋下去時的兇狠…還有在紀錄片「人生半百」的最後,凌晨三點鐘,阿城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看著手機裡的慧玲臉書動態。雖然阿城知道,同時如珊也清楚,慧玲的臉書動態幾乎是「一潭死水」的狀況,一個月也不見得更新一次。因為那不是她的生活重心,生存才是。在努力保持生存狀態的人,不會有那種在臉書上放閃、炫耀、擺悠閒、秀品味、貼美食的心情。慧玲要的,就是好好活著,然後,把日子過得好好的。

如珊想起,早餐店老闆阿城,坐在床沿,看著慧玲臉書裡的照片時,那樣的表情。 如此專注、深深陶醉、狀似癡迷、無限溫柔,充滿愛意…

如珊的記憶或許模糊了。曾經有男人,用這樣的表情看著自己嗎?要是慧玲知道阿城是這樣看待她,這麼地把她往心裡放好,秘密的護著,她會感覺到自己很幸福嗎?

這個問題,不會有答案了。

如珊想再試試,讓不喜歡接受記者訪問的早餐店老闆阿城對著鏡頭說兩句。當她想起身移動時,卻發現阿城朝著靈堂內禮儀公司的工作人員點了點頭。

禮儀公司的工作人員先是看著阿城,然後拿起麥克風對可說是空無一人的靈堂說:「今天是王慧玲女士的告別式。謝謝各界好友來送他最後一程。因為王女士的家人今天沒有辦法全部到齊,所以我們現在請代表,進行家屬答禮。向各位好朋友表達感謝之意,也請家屬代表,到王女士靈前致意告別。」

「有家屬代表?」大同提著攝影機,對如珊說:「這個也可以拍一拍,回去交差。」

如珊不太理解這位禮儀公司這位司儀的意思?哪來的「家屬代表」?怎麼會有「家屬答禮」?慧玲唯一的兒子,正是奪去她性命的人,而且到現在還沒抓到人,哪還有什麼家屬呢?

就在這個時候,她聽見靈堂外面有聲音,像是人們發現了什麼事情正在發生?如珊回頭一看,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靈堂裡後排座位上。那是紀錄片「人生半百」裡的神秘貴婦Barbie!她穿著一身精緻的黑色,戴著一頂黑色編織紗帽,紗帽底下,是一副大墨鏡。

Barbie什麼時候來的?如珊從貴婦Barbie的神情上,瞧不出喜憂的情緒。

靈堂大門口出現了四個戴著口罩,全身黑衣黑褲的壯漢!四個壯漢推著一台工廠用的四輪手推車。手推車上立著一個人高的木箱子。如珊看不清楚這四個壯漢長什麼模樣,可這四個壯漢,徑直將載著木箱子的手推車,一路推到靈堂裡面來。

「這是在幹嘛?」攝影師大同邊問,邊將攝影機扛在肩膀上拍攝。

四個戴口罩,全身黑衣的壯漢,將原先封好的木箱子,其中對著靈堂中央慧玲照片的那一面,直接用鐵撬撬開!

「澎」地一聲!木箱子被打開,裡面居然跌出一個人?

「哇靠?」拍到這畫面的攝影師大同,嘴巴張得大大的!

一個年輕人,全身沾著乾掉的血污,鼻青臉腫似的,摔在靈堂前!正好對著慧玲的遺照!連現場禮儀公司的工作人員也嚇了一跳!那四名戴口罩,看不出面貌的壯漢,已經帶著手推車和木箱子快速離開!

如珊這時候,才看清楚,地上趴倒的,就是弒母兇手葛天明!

「家…家屬答禮,靈前致敬!」主持告別式的禮儀公司人員,吞吞吐吐地說出這句話。

如珊跟大同,看見倒臥在地的葛天明,身上穿著麻衣,套著短褲,臉上一塊紫一塊青,雙手跟手臂上也有不少擦挫傷…

「你看他的大腿!那是刺青嗎?」如珊要大同趕緊拍葛天明的右大腿!

葛天明的右大腿上,怎麼看像是刻著字?在血跡未乾的狀況下,那一行字,寫的是什麼?

「不…不要…『不要開玩笑』?是這五個字嗎?」大同問如珊。他怎麼也沒想到,這個跑了好幾天的弒母逆子葛天明,居然會被人家裝箱,直接送到母親慧玲的靈堂上來?這究竟是誰安排的?

「大獨家!」攝影師大同興奮又不知所措的喊出這四個字!

「不要開玩笑」? 如珊看著葛天明大腿上還淌著血的這五個字,像是用刀刻的。 她記得這五個字!她前幾天才知道…不,她前幾天才看到的!沒錯! 紀錄片「人生半百」裡,有一段關於早餐店阿城的自述。說到他自己年輕的時候不曉世情,跟著角頭混。當時,有位老狐狸似的刑警,勸阿城,不要跟自己開玩笑!是那個老狐狸刑警,勸阿城離開角頭的生活…

「人不怕別人跟你開玩笑,最怕自己跟自己開玩笑,知沒?」如珊記得,在紀錄片裡面,早餐店老闆阿城,還說當年那個老狐狸刑警,是這樣勸誡他的…

弒母逆子葛天明,還趴臥在母親的遺照前,半晌都爬不起來!照這個模樣看,他著實吃了不少苦頭!

「啊!」如珊被葛天明突來的大吼嚇了一跳!

「啊!啊呀!」葛天明抬頭看著母親的遺照。

遺照裡,慧玲的淺淺笑容,還有她的溫柔目光,像是看著自己的親生獨子葛天明似的,沒有責備,沒有怪罪…像是一個母親,看到放學回來,玩得一身髒的孩子回家來…兒子回來了。

葛天明的嚎叫中,帶著痛苦、無力、憤怒、絕望… 「啊呀!幹!幹幹幹!」葛天明的叫聲很孤獨。靈堂裡沒有一個人對他的呼號有反應。如珊沒有,大同也沒有。

如珊看著坐在前排的早餐店老闆阿城,連看都不看葛天明一眼。工廠董事長何必達也是一動不動。如珊往後瞧,貴婦Barbie戴著墨鏡,自顧自地滑手機,彷彿趴在地上呼號的,只是一條無路可逃的落水狗似的,一切與她無關。

警車的蜂鳴器聲音由遠至近傳來!

葛天明好不容易,才將自己的上半身撐起來!但是他的雙腿,怎麼也不聽使喚!他也聽見了警車的聲音,但是他跑不了,他沒辦法!他要放棄了…

「嗚嗚嗚…」弒母兇手葛天明看了一眼母親慧玲的遺照,然後撇開視線,不敢再看著媽媽的照片,然後哭了出來!大哭,哭得很大聲:「嗚嗚嗚…嗚哇…嗚哇哇…」

如珊看見刑事局的刑警趙Sir,帶著一隊警察,直接進入靈堂!

趙Sir將手銬銬住了還在地上大哭的葛天明,並且說:「葛天明,你因為弒母案,被列為殺人嫌疑犯,現在進行逮捕!你可以保持沈默,也可以請律師為你辯護,保障你的權利!如果你沒有錢請律師,也可以申請公設辯護人為你辯護!起來!」 趙Sir說完,想把葛天明直接從地上拉起來,但是發現葛天明這年輕人,根本無力站起!

「救護車!」趙Sir對隨隊的警察說:「幫我一起把他扶走!」

如珊眼看著趙Sir和幾位警察,連扛帶押的,將葛天明帶出了靈堂。

「跟著拍!一路跟!」如珊催促著大同不要停止拍攝! 大同立馬追出去,跟著押解葛天明的奈那整隊警察刑警下樓!

「呃…」剛剛拿著麥克風的禮儀公司司儀,對著麥克風先是咳了一聲,然後說:「今天…王女士的告別式,在…」他停頓了一下,整理自己的思緒。因為他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事:「在家屬答禮,靈前致意後…就到這裡結束。謝謝王女士的親朋好友們前來送最後一程!謝謝各位。」

司儀的話一說完,首先站起來的,是早餐店老闆阿城。他一轉身,就看見了如珊。阿城微微向如珊點了點頭,什麼話也沒說,直接走出靈堂。

而工廠董事長何必達臉上的淚痕,也擦了乾淨,他將西裝上衣的扣子扣好,拿出手機,在走出靈堂的同時,對自己的司機下指令:「我這邊結束了,把車開到大門口等我。」

至於先前哭著說「不甘心」的房仲錢雅娟,應該是最先離開的吧?人已經不知道去了哪裡...

如珊這下子,不知道該跟說話?

「你們這些人,只會在鍵盤面前打字『祝福』,只會『集氣』,只會寫『加油』,我看了就噁心。」

突然有個很好聽的女子聲音,在如珊背後,說出這段話。

如珊知道,這是她幾天前,在慧玲的臉書上,狂譙那些集氣臉友時的留言。她一回頭,站在自己身後的,原來是戴著大墨鏡的貴婦Barbie!剛剛那段話,出自Barbie的口。這表示,人家看過自己的報導,也清楚自己做過了什麼。

「妳…」如珊一下子不知道要回應什麼?她在紀錄片「人生半百」裡面,就感覺到這位絕世美女貴婦Barbie的氣場無比強大!這會兒,Barbie本人真真實實地站在自個兒面前,更是覺得自己連話都說不出來!自己被貴婦Barbie給「定」住了!如珊站在原地,手腳都不知道往哪兒放才好?

「妳很不錯。」貴婦Barbie對如珊微笑著:「我問妳一件事兒,可以嗎?」

如珊沒回話,只是愣愣地點頭。

貴婦Barbie臉上的微笑還是一絲沒變,她一手摘下了遮住將近半張臉的大墨鏡,看著如珊。

如珊一下子憋住了氣,眼睛也直直的,看著貴婦Barbie的眼睛!其實,如珊是直直的,看著貴婦Barbie的左眼!

「這是我兒子幫我做的。」貴婦Barbie說話聲音柔軟,似乎還帶有催眠人心的力量:「瞳孔是無瑕的白鑽。好看嗎?」

如珊看著那隻左眼的瞳孔,完美無瑕的鑽石瞳孔,懾人心魄的完美瞳孔!

「好…好好看!」如珊說話時,竟然覺得一下子口乾舌燥!

「我也這麼想。兒子真好。」貴婦Barbie嫣然一笑!先戴回大墨鏡。然後,她打開黑色的精品復古手拿包,從裡面拿出一個隨身碟:「拿去。」

如珊不清楚貴婦Barbie交給自己一個隨身碟的意思?

「紀錄片的導演,要我跟妳說,每一部電影,最後都會有一個『彩蛋』。」Barbie輕聲笑著說:「這個『彩蛋』,是專門為妳準備的。」

「彩蛋」?什麼意思?

貴婦Barbie話說完,一個轉身,步履優雅,不疾不徐,頭也不回地離開靈堂。

如珊不明白「彩蛋」是啥意思? 這隨身碟裡面是什麼? 失手殺死自己母親的葛天明,又是怎麼出現的? 這麼巧?趙Sir就剛好帶隊來抓人? 誰通風報信的? 好多問題…

如珊將貴婦Barbie交給她的隨身碟,好好的收進背包裡。她想趕快瞧瞧,隨身碟裡的「彩蛋」,究竟是什麼?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31767058

 回應文章

旭日初昇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2/19 12:31
震撼、精彩~~~
房純輝(robby1278) 於 2020-02-19 13:18 回覆:
感謝旭日初昇兄的稱讚呀^^午後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