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人生半百27 不甘心
2020/02/17 17:06:22瀏覽641|回應1|推薦27

人生半百27 不甘心

「朝氣蓬勃」這句成語,不適宜形容早上七點鐘的殯儀館。

人很多,事情在忙。這裡的步調並非慢吞吞,或是悠閒。而是大多數人來到這裡,心裡頭多數裝著「擔子」。 這裡是卸下「擔子」的最後一哩路。 送亡者進入下一個階段,無論是西方極樂,或者天堂。

如珊六點半就到達殯儀館。大同晚了十分鐘,因為他得先去公司拿攝影器材。

「我第一次這麼早就到殯儀館!」大同喘著氣,對如珊說。

如珊站在大門口,眼睛看著殯儀館裡面。走路的、停車的、三三兩兩聚集說話的、法師誦經的。這裡看起來,像是送靈魂出發往下一站的「發車點」。 「嗯。」如珊點點頭,腳一跨,領頭進入殯儀館大門口。

「誰會來參加單親媽媽慧玲告別式呢?」大同提著攝影機,皺著眉頭,在如珊身後邊走邊問。

如珊回頭看著大同,指指自己和大同。

「我也是這麼想。」大同知道如珊的意思,最少最少,單親媽媽慧玲的告別式,還有他們兩個參加。

如珊和大同,走到了三樓最旁邊的靈堂。看見了靈堂門口的電子看板上,寫的正是慧玲的名字。大同將攝影機扛在肩膀上,靈堂門口的工作人員是禮儀公司派的,沒有任何一位慧玲的家屬或是親友站在門口。

如珊將黑緞帶貼在肩膀的袖子上。直接走進靈堂。

花圈花架,將靈堂兩邊的空間擺滿。這令如珊感到訝異,全都是白玫瑰!這下子,大同很難從兩邊走道拍攝到靈堂裡面的弔唁者。沒有人站在家屬的位子。只看到禮儀公司穿著黑色西裝的工作人員。

靈堂左邊最靠近慧玲祭桌的第一排椅子,坐了兩個人。如珊從背後看過去,不太確定是不是早餐店老闆阿城,還有那位工廠董事長何必達?

靈堂右邊的第一排,有個女子坐在那兒,默默地擦眼淚。如珊認出來,那是紀錄片「人生半百」中的房屋仲介錢雅娟!

如珊拍了拍大同的肩膀,指著錢雅娟說:「你看!紀錄片裡的另外一位受訪者,那個房屋仲介來了!」

大同連忙將攝影機鏡頭轉向錢雅娟。錢雅娟一個人坐在前排,眼眶泛淚。

「請問,」如珊走向錢雅娟:「不好意思,請問您是慧玲的朋友嗎?」她不想讓錢雅娟知道自己已經看過紀錄片「人生半百」。

錢雅娟一聽如珊說到「朋友」兩個字,她抬起頭看著如珊。

「『朋友』?」錢雅娟搖搖頭:「我…我不認識她。我沒有看過慧玲本人。但是我們…應該算『朋友』吧?」

靈堂兩邊的螢幕,開始播放單親媽媽慧玲的生前點滴。其實,內容並不豐富。如珊瞟了一眼,大多是慧玲臉書裡面曾經貼過的那些照片,襯著背景音樂播放。

「『朋友』,這個說法很模糊不清捏。」房屋仲介錢雅娟對如珊說:「什麼樣的人,你會把他當『朋友』?是讓你賺到錢的人?把資源給你的人?小時候一起長大的玩伴?還是什麼?聽你說話的人,你願意信任的人?」錢雅娟搖搖頭,看著靈堂的其中一塊螢幕:「慧玲都不是。我沒有見過她本人捏。但是我覺得,我應該可以為了她,來這裡送一送。」

錢雅娟的眼淚不斷滑落臉頰:「有時候,我覺得,我們每個人都很孤單。我不認識她。我跟慧玲唯一的關係,就是我們都在一部紀錄片裡面接受訪問。後來那部紀錄片很有名,得了很多獎。但是我們一開始就不認識,後來也沒聯絡。我看了那部紀錄片,所以我覺得,我認識她。我覺得,她離我很近,又很遠。」錢雅娟擦了擦眼淚:「一直到那個事情發生,我才記起來,我認識她。我們曾經一起做過一件同樣的事,就是在紀錄片裡面接受訪問捏。這樣算『朋友』嗎?」

如珊沒有正面回答,她點點頭,然後問:「今天怎麼會想要來送慧玲一程?」

錢雅娟一聽,又開始哭!

「因為…我覺得她好孤單!嗚嗚…她好辛苦,又好孤單!我覺得,我可以感覺到!她有在紀錄片裡哭著說:她好累!我可以感覺得到她是說真的捏!我知道慧玲說什麼捏,我知道她講的意思捏!」錢雅娟搖頭說:「我覺得…不能這個樣子捏。我沒辦法讓慧玲這樣子走捏!如果連這個最後的最後,都沒有人來陪她,這樣子不行捏!我如果是她,我會很傷心捏!我不能帶著這樣的傷心離開捏,萬一這樣子沒辦法上天堂怎麼辦?這樣怎麼甘心?」

錢雅娟的聲音中帶著嗚咽:「不甘心捏…我有看到妳也報慧玲的新聞,我看到的時候,心都揪起來捏!怎麼會這樣?沒有答案!辛苦捏,孤單捏…熬了那麼多難熬的,然後變這樣?」 錢雅娟看著靈堂中央,那張慧玲帶著微笑的遺照,她又擦了一會兒眼淚,然後對如珊說:「怎麼變這樣?…我看不懂捏!人生…好難懂捏…」 錢雅娟一手撐著頭,為了擦去止不住的眼淚,她已經用掉了一小包紙巾。

如珊還想著要訪問身邊的房屋仲介錢雅娟一些什麼,卻聽到一個男子嚎啕大哭的聲音一下子爆出來! 她先是嚇了一跳!然後看清楚了,沒錯!靈堂左邊最靠近慧玲祭桌的第一排椅子,坐著的兩個人,一個是早餐店老闆阿城,另一位就是那個工廠的董事長何必達!

突然爆哭的,是身材中廣的何必達!早餐點老闆阿城,只是繃著一張臉,沈默不語。

在如珊的印象裡,這個何必達,說話挺張揚的,好像天地不怕,當他東山再起之後,在紀錄片「人生半百」裡,說話總帶著不羈,有點把所有人都瞧小了的感覺!可現在,何必達卻哭得最大聲!搞得禮儀公司的工作人員,一時之間不知道該不該勸?

「您還好嗎?」如珊坐到了工廠董事長何必達旁邊,輕聲地問。

何必達還在哭!他上半身朝前,兩手肘抵在大腿,雙手將臉遮住,他邊哭,身體邊跟著上下抖動! 這麼激動呀?如珊心想。

「她…」何必達眼裡全是淚水,哭喪著的臉上盡是痛苦不捨的表情,眉頭緊鎖!右手胡亂地指著靈堂中央慧玲的遺像:「她就這樣沒了…我不是哭她!」何必達看著如珊,臉上突然出現了一種無比的憤怒!

「我哭的是我自己!」何必達大聲說:「我顧到了每個人!我…知道每個人在想什麼?…我為公司的每個人打拼!找訂單!我喝!我他媽醉!」何必達一手抹掉臉上的淚:「我撐住一個家,撐著!我把家人、小孩,安排得明明白白的!我不像慧玲那樣,還沒爬起來…我已經爬起來了!我他媽上岸了!我有錢,有地位!我橫著走!他媽的我橫著走!」說到這裡,何必達的眼淚又奔湧!

「唉…唉…」何必達發出嘆息,同時身體抽搐,表顯出此刻情緒的激動!

「然後…」何必達無力地搖頭:「然後呀…我顧到公司每個人,我顧到自己了嗎?我撐住了一個家,我撐著自己了嗎?」他說話的聲音,逐漸變小、變低:「我上岸了,然後上岸了怎麼樣?我上岸去哪裡?」

何必達指指慧玲的遺照:「我看了新聞,知道她的事。我覺得…我覺得沒有什麼不好。這可能也輕鬆了。誰能像她這樣扛?還有多少人像她一樣?唉…」何必達揉了揉眼睛:「時間就沒饒過任何一個人,」他對如珊說:「也不會饒過妳!因為她,我嚇了一跳。真的…我回頭一看,我已經五十出頭了。」

說到這裡,何必達的情緒又開始浮動!

「過半了!然後呢?」他看著慧玲的遺照,何必達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慢慢的吐出來。

「我發現,我什麼都搞定了,卻把自己搞丟了!」

他坐直了身子,自言自語的說:「我忘了把自己搞丟在哪裡?這讓我覺得很可怕,我很傷心。我覺得很空洞。慧玲發生這件事,讓我懷疑,我心裡頭,是不是有一個大洞?其實我很空,我覺得,經過一切的掙扎、努力、咬牙拼命的過程之後,我把自己搞丟了…唉…唉。我不能猝死在辦公桌上,也不能喝死在招待所裡面,或是在高爾夫球場上,走著走著就沒了?那實在…我覺得那實在太糟蹋我自己了…可是,」

兩行清淚又靜靜流下。

「可是我沒答案。」何必達說完,他就沈默了,整個人像成了石頭,一動也不動。

紀錄片「人生半百」中的受訪者之一,單親媽媽慧玲的告別式,來的人,只有當初紀錄片中的其他受訪人。

如珊聽了錢雅娟,以及何必達說出心底的感覺,她是似懂非懂的。如珊無法百分之百理解這兩個人的感受!她只能看得出這兩個人,因為單親媽媽慧玲的過世,受到很大的衝擊。

如珊突然想起紀錄片「人生半百」裡有一段何必達喝醉了,在路邊大吼大叫的情景!

當時,何必達在路邊,醉醺醺地說:「…未來。我的意思是,光明還沒來!我還要拼多久?我才能…我好想來一點刺激的!不一樣的!讓我覺得很有活力,活著!活的很爽!一定有一件什麼事,會刺激我,讓我很爽!我要這種爽!我等著!但是別讓我他媽等太久!聽到沒有?」

在如珊此時的記憶中,滿是酒意的何必達好像有站起來,大聲喊道: 「給我一個刺激的!聽到沒有!一個就好,然後我會繼續乖乖的,做我該做的,而不是做我想做的!給我一個!給!」他伸手朝天大喊:「快給我!」

他其實,早就知道有點不對勁了吧?如珊心想:是因為長久的疲累?還是感覺到隱隱的空洞?一種缺了什麼的感覺?但是自己也說不出來缺的是什麼? 自己將來也會有這樣的感覺嗎?

如珊看向坐在何必達旁邊的早餐店老闆阿城。

他面無表情…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31760571

 回應文章

旭日初昇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2/18 12:03

同是天涯落寞客~~~

觸景傷情,不甘心人生半百如此過----。

房純輝(robby1278) 於 2020-02-18 13:14 回覆:
呵呵,所以要撥時間,傾聽自己心裡的聲音^^午後愉快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