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人生半百25 未來,就要來了呀!
2020/02/10 15:56:58瀏覽471|回應0|推薦30

人生半百25 未來,就要來了呀!

「喂?喂喂!」 迷迷糊糊中,如珊好像聽到有人叫她?

如珊抬起頭來,雙臂用力將自己從辦公桌上撐起,她瞇著眼睛看了清楚,是新聞部主管在叫她。

「啊~什麼事?」如珊邊揉眼睛邊問。

「都過中午了大姐,還睡?昨晚上幹嘛去啦?」新聞部主管問。

如珊這會兒精神回復了,她對主管說:「今天一大早我就去了早餐店,問那個在逆子葛天明身上潑湯的早餐店老闆,知不知道那個逆子的下落。」

「他會知道?哼!」新聞部主管鼻子一哼氣:「別瞎跑了!妳還不如去堵刑事局跟地檢署比較實在!」

如珊一下子站起來:「真的!我也這麼想!」她一點也不想告訴主管,自己一大早就撲了個空的事情!

「還有!」新聞部主管也挺明白如珊這時候的「機靈」:「下午的現場評論,缺一個現場記者實況分享!」

「什麼意思?」如珊聽不明白。

「妳要上節目,跟觀眾分享第一手報導!」新聞部主管說:「大同跟我說過了,妳在這個案子上,私下花了不少工夫,還幫死者在醫院太平間佈置靈堂!有些其他新聞台沒播的內幕,妳就上節目去補強一下!而且今天本來要來的影評人臨時有事,部門裡面妳應該對紀錄片『人生半百』最熟,順便談一下妳的觀影心得!」

死大同!這麼多嘴幹嘛? 如珊這下子,還得抓緊時間吃飯、化妝、找衣服換…

「最近這宗逆子弒母案,其實也挖出了許多社會看不到的角落裡,那些弱勢家庭的現況!」新聞節目的男主持人在現場說:「這位單親媽媽慧玲,先生失聯多年,留下自己的年邁失能的雙親,要給死者慧玲照顧!然後我們的這位被逆子失手打死的單親媽媽,聽說他的母親已經過世,父親年邁又重度殘障,兩家的擔子都在她身上!而唯一的兒子整天游手好閒,是這樣嗎?受害者單親媽媽慧玲,連在醫院的太平間都沒有臨時的牌位,還是本台記者如珊安排的是嗎?」男主持人看向如珊。

「是的。」如珊回答。

「請說說妳當時的心情,怎麼會想到要幫這位受害者在醫院地下室佈置臨時的靈堂?」

旁邊的女名嘴一臉詫異插話:「妳好有愛心喔?是自己自動自發的?還是為了保持新聞熱度才這麼做?」

如珊本來想簡單回答主持人的問題就算了,但是旁邊這個老女人幹嘛把話說得這麼酸?她先是瞪了這位女名嘴一眼,然後打開話匣子:「剛剛主持人已經把受害者慧玲的家庭狀況,說明得很清楚!等於兩個家庭的擔子都壓在她身上,慧玲本身一直在監兩到三份臨時的兼職工作,除了早餐店,還有清潔公司排班,其餘時間在菜市場幫忙叫賣,一禮拜七天,平均每天的工作時間超過十六個小時。」如珊說到這裡,皮笑肉不笑的看著身邊的女名嘴:「這樣子做三天,還賺不到您一集的通告費!」

男主持人知道自己新聞部如珊的脾氣,他趕緊導引如珊別岔題!「單親媽媽慧玲的確很辛苦!妳當初怎麼發現她去世的時候,後事沒有人交辦?是在醫院才發現的嗎?」

「我跟新聞部的同事,一直和醫院的醫師保持聯絡!」如珊說道:「醫師告訴我們,沒辦法跟如珊的家屬聯繫上,兒子是現行殺人犯,所以許多社會福利跟醫療照顧,出現很大的運作困難!連病危通知書都不清楚要發給誰?緊急聯絡人又是自己唯一的兒子,在那樣的狀況下,等於根本空白!」

「我覺得當時就應該啟動社會緊急救助機制!」坐在如珊旁邊的女名嘴接話:「這就表示我們的社會局有失能的嫌疑!醫院應該通報給社福單位才對呀!怎麼可以漠視呢?」

原來這就是飄在半空中的話呀!

如珊覺得當名嘴不容易,什麼都得插上一嘴!不然存在感就不見了。

「那醫院的臨時牌位,」主持人繼續追問:「妳是怎麼發現沒有人安排的?」

如珊回應:「我有詢問醫院,接下來的後事應該怎麼處理?但是醫院表示他們也無能為力,因為死者家屬無法聯繫上,就算聯繫上了,也無力負擔!我那時候到太平間去看,結果就發現,死者停屍的狀況,跟處理無名屍沒兩樣!所以我就沒多想,直接請禮儀公司協助處理。至少在下一步出現之前,不要讓受害者…」

如珊回想起當時自己在醫院地下室的時候,那種莫名的憤怒跟無奈:「我覺得,這至少,對這位過世的單親媽媽來說,表達一份對死者的尊重!」

「但是妳之前在死者的臉書上留言,大罵那些在臉書上為受害者集氣的民眾,」女名嘴繼續說:「這樣子應該不叫『對死者的尊重』,也對於那些關心的民眾不尊重吧?結果你們還把這樣的叫罵,當成獨家新聞在播?」

坐在如珊對面,地中海禿的男名嘴緩頰道:「可是記者有附上照片,單親媽媽慧玲的病房裡真的空蕩蕩嘛!當然,我也覺得那些在慧玲臉書上留言集氣的朋友,也是用自己的方式幫慧玲加油。不過有些人真的也就是鍵盤打一打,然後…」

「我認為這樣子有違新聞報導的中立客觀!」女名嘴在一旁直接打斷地中海禿的男名嘴:「這樣等於是你們新聞台在主導這則社會新聞的走向…」

如珊這下子冒火了!

「我們主導這則新聞的走向?」她的聲音變大了!

男主持人連忙插話:「我相信如珊記者本身是因為惻隱之心,幫助弱勢,所以才這麼做。」

如珊瞪著身邊的女名嘴:「妳真是坐著講話不腰疼!我一個禮拜為了她,跑了幾次醫院去探訪!我是她唯一的訪客!當所有人,所有媒體都在追著報導那個逆子葛天明可能的下落的時候,妳知道單親媽媽慧玲最後的緊急聯絡人是誰嗎?我!我有講過嗎?我們新聞有報過嗎?為什麼我會去幫忙佈置臨時的靈堂?因為我是醫院唯一可以聯繫到的『緊急聯絡人』!」

爽!爽斃了!

慧玲心想:謝謝老天爺送一個白目坐在我旁邊,讓我可以好好發洩一下!不然我真的快悶死了!太爽啦!

本來以為,只是一個過目即忘的社會新聞。並不是。

本來以為,弒母兇手抓到了,事情就結束了。還沒有。

「人生半百」這部紀錄片,是什麼地方觸動了自己?那幾個人裡面,會有一個,代表自己的未來嗎?自己五十歲的時候,會像紀錄片裡的某一個人嗎? 不可能!自己不可能失去一隻眼睛,也不會坐在十字路口前面絕望的大吼,不會變成遊民,不會開早餐店、不會被自己的兒子打死…那又在意什麼呢?一定有個什麼樣的觸動,讓自己覺得,曾經壓抑在心裡頭的心情,被引出來…

是未來嗎?未來的什麼?啊!就是這個!未來的未知!我不想像紀錄片裡的這些人,走過這麼多的風雨,但是又不能保證,自己將來會比他們都好呀!我扛得過那些壓力、挑戰嗎?…怎麼辦?我的未來,就要來了呀!

如珊一手拿著早上沒吃完的三明治,腦子裡胡思亂想著,渾然快忘了,自己被叫到主管辦公室訓話的「現在」!

「那真是怪我了!我怎麼這麼笨!」新聞部主管在現場節目播出後,對著滿嘴嚼著早上那袋三明治的如珊叫道:「我真的想不到!妳上節目講妳的部分就好了嘛,跟那個女人吵起來是幹嘛?哎呀!我怎麼會這麼沒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呢?就沒辦法先辨認出來,原來妳是個直播殺手!是個『未爆彈』!然後在現場直播的新聞座談節目裡面引爆了!哎呀我的媽呀!」

如珊吞下了剩下的早餐三明治:「觀眾留言挺熱鬧的呀,明天看收視率,您再繼續罵嘛!積起來一次罵,比較爽!」

「妳!」新聞部主管聽了更火!「我不能掐死妳!不然人家名嘴又說我們在『製造新聞』!」

新聞?如珊馬上想起來:「我明天一早去殯儀館,單親媽媽慧玲告別式!」

「告別式?妳辦的呀?」新聞部主管冷冷問。

如珊抽了張紙巾擦擦嘴:「玄了吧?沒人知道是誰辦的!」

新聞部主管依著如珊的說法,腦子轉了一圈:「對喔,誰辦的?去查查這個善心人士是誰?」

「收到!」如珊向主管行了個舉手禮!

「不要太主觀,保持新聞中立!」新聞部主管說完,讓如珊離開自己的辦公室。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317057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