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人生半百23 默契
2020/01/20 15:08:00瀏覽711|回應1|推薦41

人生半百23 默契

前情提要:

「即時新聞 李如珊報導: 短短八個月之內,橫掃全球各大國際影展的紀錄片『人生半百』,在榮獲坎城影展最佳紀錄片大賞之後,又殺進了今年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紀錄片的入圍名單裡,而且成了競相報導的大黑馬!但是在這個佳音傳來之際,『人生半百』紀錄片中,一位四十七歲的女性受訪者,卻因為兒子酒後施暴,被毆打重傷!頭顱破裂,左腦積血嚴重,昏迷指數只剩三!現正在加護病房裡密切治療中!警方已經逮捕該名婦女的獨生子,目前檢察官正在漏夜進行偵訊。 紀錄片『人生半百』,導演為房純輝。紀錄片內容深刻記錄著幾位「三明治世代」,也就是年約四十五至五十五歲的中生代,上有高堂雙親,下有妻小子女,在職場上屬於「前浪」位置,所以導演房純輝稱之為「兩片吐司中間那塊火腿」的「三明治世代」!」

鏡頭換了場景,是車站的外面。鏡頭隔著馬路,拍到對面幾個已經深睡的遊民。其中一位,躺在用紙箱子攤開,當作一塊長方形的地墊上,裹著睡袋,他就是之前臉皮皺縮,長得像老猴子似的那一位被紀錄片「人生半百」所跟拍的遊民。

他的紙箱地墊前方,還擺著四個裡面種著花的便當盒。

車站雨簷的燈光泛出濃重睡意的昏黃。

四周安靜。 用便當盒種花的遊民,睡得很熟。忽然有一群人的吵雜聲,從車站另一側傳出來。嘻嘻哈哈的,還夾雜著不少髒話。聽起來,像是剛剛從熱炒店裡吃喝結束,要換個地方繼續作樂。

這幾個人的身影出現在車站的燈光下。四、五個人,大概二十多歲不到的年紀。穿著故意剪破的牛仔褲、T恤、背心外套。頭髮有染成金黃的、綠的還有咖啡色的。身上的刺青圖案,在燈光下看得清楚!那可是花了不少心思才刺出來的圖樣。

其中一個年輕人,邊走邊喝光了拿在手上的可樂,手一捏,可樂的罐子立刻變形,然後順手一丟,恰好扔在臉皮皺縮,像是老猴子似的遊民身上。

老猴子遊民睡眼惺忪地醒來,看到身上的變形可樂罐,隨便一撥,變形的可樂罐碰著了這群年輕人當中一位的腳邊,沒喝完的可樂,潑出一小灘,灑在這位穿著白色ADIDAS球鞋的前緣。

「幹!」穿著白色球鞋的年輕人,想不到自己維持得狀況很好的全白球鞋,居然會被一小口可樂潑到? 其他的年輕小伙子見到這一幕,都笑得出來!笑聲可一點兒都不掩飾,放聲大笑!

「幹!你是眼睛瞎啦?」穿著白球鞋的年輕人因著酒意甚濃,火氣也跟著大了起來!一腳就踹在老猴子遊民身上,而且相當用力!

老猴子遊民莫名其妙被眾踹了一腳,他還沒反應過來。可是那身邊的幾個小伙子笑得更大聲!

「你這樣不是越用越髒?還踹他咧?他比你的鞋子還髒咧!白癡呀!」

「本來只有可樂,現在搞不好沾到他身上的大便咧!」

「幹!踹得好!」

「叫他賠也陪不起啦!」 幾個喝多了的年輕小伙子圍著長得像老猴子的遊民大聲斥喝!其他的遊民,悄無聲息的,默默拉著紙箱地墊,避開這票年輕小伙子。

「歹勢啦。」長得像老猴子的遊民,一臉苦相的道歉。

「歹勢三小?你是在歹勢三小?」那位穿著白球鞋的年輕人又連續踹了老猴子遊民好幾腳!

「還種花咧?幹!這呢會過生活喔?幹!」其中一位年輕小伙子一腳將四個種著花的便當盒全給掃了!

臉皮皺縮,長得像老猴子的遊民,此刻跪趴在地上,身體縮成一團,背朝上,雙手抱頭,他全然無法抵抗這幾個年輕小伙子的暴力相向!

「去死啦!幹!」這群年輕人還在嘲笑中施暴!他們在這長得像老猴子的遊民背上尿尿!

「喂喂喂!」一聲斥喝,從車站的另一側出現!

倆巡邏員警邊大聲問話,邊快步走來!

「喂啥?」一名年輕人一點也不怕警察:「啊是在『喂』誰?」他反而上前一步,站在兩名員警面前:「怎樣啦?」

「你們在幹嘛?」另一名員警眼睛直瞪著上前嗆聲的年輕人。

「這個白目用可樂用髒我的球鞋啦!幹!」那名穿著白色球鞋的小伙子說:「叫伊賠,伊沒得賠,恁爸不爽啦!」

「不爽就可以打人喔?」員警說話的聲音也不客氣了。

這群小伙子仗著人多,對兩名員警也不放在眼裡。

「啊不然咧?不然咧?」其中一名穿著破牛仔褲的小伙子大聲質問員警!

「全部給我靠牆站好!手貼牆壁!」員警大聲斥喝!

「請求支援!車站後面大門遊民聚集處發生鬥毆!」另一名員警透過通話器發出支援請求。

「有本事一對一來輸贏呀!支援?你警察捏!」白色球鞋的小伙子對著員警冷嘲熱諷!

「靠牆站好啦!」員警一手將白色球鞋的小伙子推向牆邊:「你喝太多是不是呀?身分證拿出來!暴力現行犯,依法拘捕!」

「你推我,你才是暴力啦!」白色球鞋的小伙子還是不聽警方勸導!這群年輕小伙子越吵越大聲!沒有一個願意聽從警方的指示,靠牆站好。

「來輸贏呀?笑你沒膽啦!」另一位小伙子對著兩名員警大吼!

發出支援請求的員警將一名小伙子反手扣住:「我現在告你妨礙公務!」

「幹!我妨礙什麼公務?」他邊掙扎邊罵:「是你妨礙我們吧!」

「你娘啦!」一名小伙子突然身前畫過一道銀光!那竟然是一把刀子?員警沒想到這個傢伙居然身上還帶刀?而且自己的右手虎口、胸前,包括胸前別著的秘錄器都被刀鋒劃過?

這群年輕小伙子看到事情鬧大了,開始想一轟而散!但是穿白色球鞋的年輕人,以及抽刀子冷不妨劃傷員警的小伙子卻被用力壓制在地上!

這時候,兩輛警車趕到!

一共七位員警趕忙下車,這票搞事的年輕小伙子,一個也沒跑掉!

整個過程,臉皮皺縮的遊民,依然跪趴在地上,雙手抱頭,好像一切都與他無關…

如珊將紀錄片「人生半百」看到這裡,回到新聞部的位子上,她打了電話給刑警趙Sir:「哈囉!趙神探,我是如珊。」

「哎喲。」電話那頭的刑警趙Sir聽出了如珊的聲音:「你們新聞台可不可以少播一點這條殺母案的新聞?我們現在真的是焦頭爛額!」

如珊笑一笑,她聽得出來趙Sir的意思:「拜託!這是社會矚目的案件呀!很多民眾都義憤填膺,期待警方儘速破案,抓到弒母逆子葛天明呀,神探!」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很抱歉,現在每年刑事案件,超過25萬件!就是每兩分鐘,就會有一件刑事案件發生!我們警方真的能力有限好嗎?真的不是說現在新聞播什麼,我們就去抓什麼!每個民眾的身命財產都很重要,新聞不播的,我們也要辦,我再跟妳說一次,平均每兩分鐘,就會發生一起刑事案件,有太多是你們新聞台沒在播的好嗎?」

「我們不播這個逆子殺母案,別台也會播呀!」如珊回答:「而且,你們是已經抓到了葛天明,又被他跑掉的呀!我們本來就覺得人犯抓到了,可以不用播這條新聞了!結果呢?拜託!越搞洞越大!我也希望多報導其他的新聞呀!怎麼辦呢?你去了葛天明她前女友家了嗎?」

電話那頭的刑警趙Sir說:「有派員警去做家訪,只是站在門口沒進去!她那邊是出租套房,出入很複雜。沒有人說看到葛天明!妳給的線索是錯的!」

屁啦!如珊心想。

「那你有對的線索嗎?」如珊問到這裡,她突然靈機一動:「要不然,你把葛天明前女友家的地址給我,我去問!」

「偵查不公開。」刑警趙Sir冷冷回答。

如珊這被一句話頂得有點火!

「那這樣的話,我跟你這通電話算訪問喔!」如珊也冷冷地說:「警方目前毫無頭緒!弒母兇手葛天明持續逍遙法外!」

「別這樣搞吧?」刑警趙Sir的語氣也變得不友善。

「給我地址,我跟你繼續維持『默契』?」如珊賴皮似的逼問。

刑警趙Sir什麼話也沒說,就掛了電話。如珊趕忙掏出手機,將通訊軟體打開。

果然,趙Sir傳來訊息!

訊息是一張照片,拍的是刑事局旁邊的公園垃圾桶。

OK!如珊知道,葛天明前女友的地址,會貼在垃圾桶下方。她得自己去找。

這就是這三年來,雙方保持的「默契」。

從如珊的角度來看。默契,是不用多說的連結。無論互相之間爽或不爽,就是有一種不用說出來的共識,讓兩邊不會就此斷訊,老死不相往來的一種連結。

但是,默契也很容易被打斷!一瞬間消失。

就像她和大同之間原有的「默契」。

默契,很強,也很脆弱。如珊點點頭,對自己說:「是呀,就是這樣。」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31568426

 回應文章

Novemb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1/21 17:54

祝您鼠年 喜樂安康 順遂圓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