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人生半百22 限制級
2020/01/14 14:46:02瀏覽579|回應0|推薦31

人生半百22 限制級

如珊坐在看片室裡,好一陣子才回過神來。

原本以為,這位貴婦Barbie臉上刻意戴著的大墨鏡,是為著不想讓人認出來她真正的模樣。一個從小三篡位成為正宮的女人,說自己的生活就像一齣活生生的「宮鬥劇」。想不到,她戴著大墨鏡的原因,居然是這樣?因為Barbie瞎了一隻眼睛!

故意讓人家把手上的筷子,直接插進自己的眼睛裡面?

如珊無法想像那種劇痛!更沒辦法像貴婦Barbie那樣狠心,那麼有膽量,敢在一個人情緒暴衝的當口兒,迎上前去,讓自己的眼睛被直接插瞎!滿手的血,滿身的血,滿地的血…

「失去國王的皇后,還是皇后!」如珊想起貴婦Barbie說過的話。

別人的人生,永遠和自己所看到的有落差呀!像Barbie那樣,說話輕輕柔柔,可是這樣的生存能力,這樣的意志力,卻比鋼鐵更強硬十倍百倍! 看似雲淡風輕,實際上卻是驚濤駭浪!

每個人的人生,是否都是這樣呢?

如珊想起自己最好的閨蜜西西,她的後頸,在非洲拍攝野生獅群時,被一頭母獅從背後偷襲,惡狠狠地,咬出幾個鮮血淋漓的大洞…

筷子。

獠牙。

如珊心想:每個人的生活,隨時都有可能,被一對獠牙咬住,被筷子插中最痛的地方,無論那種劇痛和驚恐從何而來?為何而來?貴婦Barbie和留著爆炸頭髮型的西西,她們怎麼做?來吧!一隻眼睛給妳,妳就全部是我的了。來吧!讓妳咬一口,你們整個獅群,就通通都是我的了!

如珊想到這裡,雙手蓋住臉,她知道自己沒辦法,沒有這種決心,她辦不到,她不行!

如珊突然坐起身來,拎起包包,就要離開看片室!她的手剛剛觸到門把,門就突然向外開啟,把她嚇了一跳!如珊定眼一看,張嘴就罵了:「幹嘛啦?嚇我一大跳!」

正好開門要進看片室的,就是攝影記者大同。

大同也嚇了一跳:「我…我來問一下,妳吃過沒有?」

「沒有。」如珊一腳離開看片室,她急著去一趟醫院!

「要不要去吃東西?」大同在她身後問。 如珊聽到背後的大同,說話的語調有點兒怯怯懦懦。

「不要!」回答得乾脆不囉唆! 可是她再走了三、四步,又停下來,轉身回頭,看著剛剛剪短頭髮的大同:「載我去醫院。」

我可以不用你載的。

如珊坐在大同的機車後座,他們往醫院出發。

是的,我可以不用你載我。

何必呢?我幹嘛對你心軟?就因為你跟我擺出一副認錯、無辜、不知道該怎麼辦的表情嗎?我連你沒帶走的牙刷,都從浴室的窗子,甩到外面,甩得遠遠的了!你還覺得有希望嗎?

每天看到你,我都想對你大吼:「你給我滾遠一點!」 丟臉!真丟臉呀!如珊心想:要是那個女的,是貴婦Barbie那樣的女人,老娘我就認了!一個實習生?什麼都不會的實習生?實習記者?媽的!天天遲到叫不動,實習生?她是來我們這裡混學分的!跟你混到床上去,不過就是這個小婊子的休閒娛樂吧?

笑死我了!人家有男朋友的!你還跟那綠茶婊的男朋友大打出手?笑死人了! 大同你就是個大笑話!白癡!你這點狗屁倒灶的芝麻爛事,將來不會有人拍你的「人生半百」紀錄片的!

她想起大同被自己當場抓姦在床的時候,那個大學實習生還一臉不高興的死樣子!挺起一對大奶子,還敢瞪著我?欠扁嗎? 幹!

人生就是個亂七八糟的限制級!其中的酸甜苦辣,兒童不宜!

「誰移的?」

如珊站在醫院地下室的臨時靈堂。她剛剛在看片室,突然想起來的,就是要到被逆子葛天明給大打死的單親媽媽慧玲靈堂看看,有什麼需要安排的? 可沒想到,已經有人比她先「安排」了? 本來想要再花錢請禮儀公司派人念經供飯,早晚安頓好的…

「昨天上午就移走了。」禮儀公司的接待對如珊這麼回答。

如珊站在原本屬於慧玲臨時牌位的位置前,看著此刻的位置,已經換了,現在是一位老先生的照片。

「誰移走的?」如珊問。

禮儀公司的招待,是位男生,看起來不到三十歲,黑白色的衣裝襯衫:「我不是很清楚,」他一手滑著手上的平板:「上面只寫移出,然後…下週一早上七點公祭。」

如珊心中疑惑,可現下有點兒不耐煩!「不好意思,我是問,誰移的?」

「這個…」招待皺著眉頭:「請問妳是家屬?還是親友?」

「我是記者!」如珊回答。

禮儀公司的男招待面有難色:「這個算是人家的私事,記者…不好意思,妳還是去問我們主管…」

「好好好!下週一早上七點公祭,在哪裡?」如珊心想:你不講是誰,我去問殯儀館,他們還不是一樣會講?

不順利!

如珊走出醫院,這下子有點後悔,先前一到醫院,就把大同給趕走!現在是要去殯儀館?還是回公司? 誰移走了慧玲的大體?還定好了下週一早上七點公祭?

公祭?慧玲唯一可以有自主行動能力的家人,就是那個跑掉的逆子葛天明!其他的家人,連走路都有大問題!連家祭都可能沒人到場了,還公祭?

早餐店!如珊想到了!慧玲在早餐店打工,如果有公祭,早餐店老闆跟那幾個員工,應該會知道吧?問問他們是誰通知參加的不就結了?離下週一,也只剩三天的時間而已呢!

不順利!

如珊站在早餐店門口,才想起來人家開的是「早餐」店!現在都傍晚五點多了… 不順利!

紀錄片「人生半百」裡的時間,是凌晨十二點半。

鏡頭裡,是那位一副財大氣粗,說話直爽的工廠老闆何必達。他蹲坐在馬路邊。黑色的大7轎車,停在一旁。何必達臉色發白,剛剛吐完的一灘嘔吐物,就在他的腳邊。

「哎!」何必達邊說話邊喘氣:「真的不行了!哎!」他接過司機遞過來的礦泉水,一口氣喝下半瓶!但是發現最後實在吞不下,又吐了一大口礦泉水出來!

「想要灌醉我?我是他媽…葉問一個打十個,我一個喝死你們十個!」何必達說到這裡,又開始大口喘氣!從鏡頭裡看,他真的是癱軟無力的,跌坐在馬路邊。

「不要認為酒好喝!媽的!酒沒有什麼好喝的!跟吃東西一樣啦!你愛吃什麼,讓你一直吃一直吃一直吃一直吃,你一樣會吐啦!吃龍蝦?讓你一直吃一直吃,你就吐了!吃和牛?讓你一直吃一直吃你就吐了啦!白松露?整碗切好都給你吃好不好?一樣吐!」 何必達乾嘔了一陣子,然後繼續說:「我真的不想這樣喝酒…很多事情,很多很多很多很多事情,我真的不想做…我何必?我幹嘛?我為了什麼?呸!因為人家這樣喝,我就這樣喝嗎?因為這樣喝,會有生意做,會交到朋友?我呸!」

何必達抓抓頭髮:「對!我他媽就是膽小,我沒膽不喝啦!我有家要養,我有員工要發薪水!我不敢不喝啦!媽的!我要是只有自己,我才不喝!看到酒就倒掉!全砸了!我自己呢?我呢?我做我該做的,啊我想做的呢?先擺一邊!真的!我把我想做的先擺一邊!我幾歲啦!土都蓋到一半了!我還在喝?我他媽的還三更半夜喝到在路邊吐?吐到站不起來?我到底在幹嘛?你知不知道,我這個年紀,朋友不是發結婚喜帖給你喔!都是發Line說他們離婚囉!我這個年紀,接白帖子比接紅帖子多喔,我開始進到『送別』的年代囉!結果我他媽還在這裡喝到吐!」

何必達雙手撐著頭,他的手指,在頭髮、頭皮間緊緊扣著!

「幹嘛呀?累死我了…」 他的眼睛,冒出怒火!直瞪著馬路的盡頭,是一片漆黑,黑得什麼都看不見。

「年輕的時候,我相信自己有光明的未來。現在,我感覺到什麼?『光明的』,未來。我的意思是,光明還沒來!我還要拼多久?我才能…我好想來一點刺激的!不一樣的!讓我覺得很有活力,活著!活的很爽!一定有一件什麼事,會刺激我,讓我很爽!我要這種爽!我等著!但是別讓我他媽等太久!聽到沒有?」

何必達突然站起來,一手指天,大聲喊道:「給我一個刺激的!聽到沒有!一個就好,然後我會繼續乖乖的,做我該做的,而不是做我想做的!給我一個!給!」

他伸手向著黑色的天空、無情無感的深夜穹蒼:「快給我!」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31545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