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人生半百21 筷子
2019/12/30 17:14:50瀏覽723|回應0|推薦46

人生半百21 筷子

紀錄片「人生半百」中的時間,是晚上十一點。但因為時差的關係,畫面裡是白天。剛剛抵達美國東岸市中心住所,一直戴著大墨鏡的貴婦Barbie。看得出來,她經過了一段長時間的飛行,得花不少時間恢復精力。

這位於市中心景觀極佳的頂層閣樓,是大八房的空間設計。三面採光,讓每一個房間、客廳、廚房、起居室、浴室,都有陽光。

這時候,Barbie從浴室出來,身上裹著純白色的浴袍,腳上套著一雙白襪子,襯托得她的小腿膚色更白。可臉上,雖然素顏,肌膚依然很有彈性,白裡透著隱隱的紅。不過那副大墨鏡,依然穩穩地安坐在挺直的鼻樑上。

貴婦Barbie捋捋浴袍,舒服地坐進一張躺椅。她搖了搖邊几上的銀製小鈴鐺。不一會兒,寬大浴室的另一扇側門,進來了兩位穿著淡青色制服的美籍女士,看起來約莫四十歲上下。一位是修甲師,一位足療師。她們似乎已經為Barbie做過多次的服務,進來只是淺淺一笑,然後接近Barbie的身旁蹲坐,將木盆、精油、潔淨的毛巾,還有修甲、足療的相關用具,攤開平放在工作巾上。

貴婦Barbie將左手交給美甲師。而足療師則將木桶裡的熱水,滴入一兩滴純露之後,用很輕的動作,將Barbie腳上的一雙襪子脫下來,緩緩泡入木桶中。

「飛機坐太久,皮膚都乾了。」貴婦Barbie喝了口礦泉水:「我約了兒子晚上吃飯。趁著還有時間,好好保養一下。本來想睡一下,可是,我好像無論到了哪兒,都有時差,不容易睡著。也許,說說話,能夠讓我比較放鬆。」

貴婦Barbie靜默了一陣,似乎正享受著雙腳傳達上來的舒適感。

「痛。我覺得,痛,這種感覺,能夠提醒自己,還真真正正地活著。」她開始說話,語氣很輕,很優雅:「痛,是因為你失去了什麼,不見了什麼,捨棄了什麼而來的。那個『什麼』,或許你剛開始不覺得有多重要。或者,你一開始就知道那個『什麼』,很重要。但是你知道,那個『什麼』,終究會離開…你也許知道,也許以為自己知道,其實根本不知道,那到底會有多痛?」Barbie嘴角挑起個微笑:「呵呵,所以在你知道『什麼』,會離開前,心裡總是怕怕的。怕自己會撐不過去,捨不掉,放不下。你會緊緊攢著,不讓那『什麼』離開。因為,你不確定自己,能不能忍得過那種痛?」

足療師將貴婦Barbie的雙腳,捧在自己的大腿上,用潔淨的毛巾,輕輕地拍乾腳上的水珠子。

「我用了五年半的時間,跟我的大姑,還有我先生的前妻打遺產官司。用了這麼多的方法,都不能算贏。我只是保持自己別輸了。唉!」Barbie嘆了口氣:「說到底,不就是因為怕『痛』嗎?因為怕痛,我不敢真的出手,我會懷疑,要是我都這麼痛了,還是不行呢?要是不這樣,不願意『捨』,我怎麼『得』呢?這遺產官司的事情,還要拖多久?兒子一天一天的大了呀。」

貴婦Barbie挺了挺身子,讓自己在躺椅上更舒服點兒。她像是想到了什麼?深深吸了口氣,然後說:「先講結果吧?」

「結果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嗎?」Barbie的語氣中,帶著一點驕傲:「每個聽故事的人,不都希望趕快聽到故事的結果嗎?大結局,總是最吸引人的不是?我花了五年半的時光,這場遺產訴訟官司,結果是…我贏了!」

貴婦Barbie的左手,被美甲師用溫毛巾,輕輕地抹去塗在手心、手背,還有每根手指上的火山泥。

貴婦Barbie喝了口礦泉水,嘴角笑了一聲:「嘻!我怎麼贏的?因為我的大姑,她不得不在出庭的時候,找了她能找到的最棒的心理醫師群,拿出一整疊又一整疊的精神鑑定報告,極力主張她自己,有長期的精神躁鬱!嚴重的失眠、焦躁、憂鬱…哇喔~我都不知道,可以有人,這麼認真的要證明自己有毛病!她證明了自己,有非常高的機率,是『心神及行為能力喪失』的。她沒辦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她說她自己像是個『隨時會爆發的未爆彈』。她那票學富五車的醫療團,也同意我大姑,是個『隨時會爆發的未爆彈』。頭一回,我看到有人拼命地在法官面前,極力要證明自己是個瘋子!我大姑在這上面,真的非常、非常認真。」

「法官最後相信,我大姑是「心神及行為能力喪失」的高風險群之一。所以,我先生的遺產處置,交由我全權處理。我說了,結局先講:我贏了官司,我先生的所有遺產,還有公司的經營權、董事席次,我都贏了。我贏了,是因為大姑她心甘情願的,證明自己『心神及行為能力喪失』。」

「哼。我大姑會這麼做,是因為她很清楚,要是不這樣,擺在眼前的,就是五年以上,十二年以下的牢獄之災。怎麼躲,都躲不掉,這很痛!對我大姑來說,她從小養尊處優,沒吃過什麼苦,嫁得也很好,大家無時無刻不捧著。要她去坐牢?這麼『痛』的事,她怎麼也辦不到呀。唯一躲過的方法,只有裝瘋。她一裝瘋,還有贏我的機會嗎?哪位法官能讓一個經過多家頂級醫院、頂級心理醫師認證,『心神及行為能力喪失』的高危險人物,去繼承天文數字般的遺產?還加上兩、三家上市大公司?」

「無論關不關,我大姑都會很『痛』,但她的選擇不多,只有『很痛』跟『比較不痛』,兩種選擇裡面挑一個。」

美甲師開始修整Barbie左手的指甲。

「贏的人是誰?誰先想通了,誰先面對『痛』的那個人,就會贏。」貴婦Barbie臉色有一瞬間變白!似乎有一種『痛』,出現在腦海中…

「那個人,是我。我為什麼贏?因為我大姑她證明了她是個瘋子,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因為不這樣,她就要在監獄裡關個八年十年的。為什麼她會被關個八年十年的?」

說到這裡,Barbie沈默了一陣子。

「我下定決心要贏!要贏,總得先犧牲點什麼。我想通了。我得犧牲對『痛』的恐懼,對『痛』的害怕。」Barbie說到這裡,語氣從嚴峻堅決,又轉得開始溫暖柔軟了起來。

「我看這時間也差不多,官司打得兩邊兒也有點兒透不過氣來了。於是,我安排了一場家庭餐宴。邀請我大姑,我先生的前妻,到我這兒來,一起用餐。」Barbie突然吸了口大氣,然後緩緩吐氣。

「她們以為,在這場私人餐宴上,會聽到我,親口說出她們想聽的好消息。連律師都帶來了,想要趁機一次寫下和解書。你說說,是不是做事情仔細周全呢?大姑不說自己是瘋子,誰信吶?」

貴婦Barbie又喝了一口礦泉水:「那頓晚宴,吃的是中餐。我請的是米其林三星餐廳的主廚,來家裡烹調。食材他帶,餐具我準備。我挑餐具,可是用心的呢!骨瓷就不說了,我很喜歡那晚上的筷子。那晚上的筷子,是百年紫檀。黑得發紫,光澤天然,越用越亮。清洗保養,用的都是上好的茶水,用手慢慢搓洗乾淨的。」

「『越懂你的人,越知道怎麼傷害你。』好像有這麼一句話不是?」Barbie:「我很清楚我大姑這個人。所以我知道,怎麼激怒她最有效!我沒別的,我說過,我唯一能留給我兒子的,就是『決心』。看來,我不但可以留給我兒子『決心』,我還對兒子證明了,只要不怕『痛』,就贏了一半!」

Barbie的呼吸聲變得有些急促!

「我大姑,她氣急敗壞!她在餐桌上,完全不顧身份!我可沒被她的脾氣嚇到,相反地,我迎上前去,我不怕,我祈禱老天爺,不管要我付出什麼代價,今天晚上這頓飯,我不能讓這個女人逃了!我不能放過她,我不計代價!我必須拿下她!」

Barbie話說得越來越快,語氣也越來越緊張!

「大姑動手了!」Barbie臉上出現了詭異的笑容!那種笑容,極大的欣喜中,帶著極大的痛苦!那樣的笑容,任誰看了,都害怕!

「我故意往前站一步!」 Barbie呼吸像是停了!她仿佛回到當下那時刻!她的大姑無比憤怒,失去理智的那個關鍵時刻!

「痛!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會有這…這麼痛!我記得…我也記不得…那種痛…真的想…想在下一秒,讓我死掉算了!…我怎麼能忍得下這種痛?」

Barbie的話音發顫:「我在眼前一黑的最後,看到我大姑手裡握著一支…紫檀筷子,對著我插過來!我…我眼睛睜得大大的…我迎上前去…紫檀筷子…插進了我的左眼!我痛瘋了!所有人嚇得大叫…我更是叫得用力!我叫得最大聲!所有人都看見啦!都大叫呀!因為…因為有隻筷子,插進我的眼睛呀!我好痛好痛!我看不見,又看得見,血一直流…血一直流!兩手都是血…我兩手都是血了,可是血還在一直流!我眼睛閉不起來,又睜不開!好痛!痛死了!誰救救我,幫我把筷子拔出來呀?拔出來的紫檀筷子上,會不會有我的一顆眼珠子呀?我好痛好痛!我痛得不能呼吸了,我吸不到空氣…左眼好痛好痛!我一隻眼睛瞎了!天呀,痛死我了!」

Barbie的右手,緊緊地壓著自己的大墨鏡!全身都在不住顫抖!

「好痛…」Barbie的右臉,出現一條淚水流下的淚痕。

「好痛…」Barbie的右手,還是蓋著大墨鏡:「你們欺負我孤兒寡母,我就跟你們拼了…」

「我瞎了一隻眼睛。重傷害罪,五年以上,十二年以下有期徒刑。不想被關,妳只有裝瘋。我瞎了,妳瘋了。所有東西,都歸我了...」

Barbie躺著,從全身發顫,到慢慢平復心情。她伸出右手,足療師將一條潔淨毛巾,放在Barbie的手上。貴婦Barbie用毛巾擦臉。大墨鏡下,有一隻眼睛,是瞎的。

「兒子孝順。」Barbie還是戴著大墨鏡,可她現在說話的語氣,已經恢復正常。回到柔軟的聲調:「他去唸電影,要當的不是導演。他要從電影工業裡,學著做出最精巧的道具。他說要做一隻,全世界最漂亮的眼睛給我。哈!」

Barbie笑出來:「兒子跟他爸爸,這一點很像。說話哄女人,都是一流的!」

貴婦Barbie說到這裡,她從躺椅上坐了起來,腰背挺直。像是做出一個決定。

她面對鏡頭,右手緩緩伸起,扶住了黑色大墨鏡的邊框,然後將這付從「人生半百」紀錄片一開始,就戴著的大墨鏡,拿下來...

鏡頭看到的,是一位風華絕代、動人心魄的美人容貌!看上去,可說是無瑕的。但是當你注意到她的左眼,你會發現,Barbie的左眼不太自然。

接著,你會發現她的左眼,之所以不太自然,是因為左眼的瞳孔,跟右眼不一樣!你會看到,貴婦Barbie的左眼瞳孔,是綠色!是精緻完美的翠綠,可以透亮看進去,卻又看似無盡的深邃翠綠...

「祖母綠。」貴婦Barbie笑意淺淺,輕輕地說:「這是祖母綠,三克拉。從內往外,鑲在羊脂白玉做的眼球中央。我挺喜歡。可是,戴久了,覺得頭有點兒重,哈哈。兒子說,他要幫我做一整套,每一個都不一樣的寶石眼睛。我說:『別搞得太花裡花哨的!』,可我想呀,這次來美國看兒子,順便挑挑寶石。要是能找到一顆完美的鑽石,我也接受瞳孔是鑽石做的呀!Open mind!」

Barbie將雙眼貼近鏡頭,包括那隻瞳孔閃著深邃綠色光芒的左眼。

Barbie玩笑似的:「你說呢?」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31433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