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人生半百20 未來,不在一樓。
2019/12/24 16:11:08瀏覽521|回應0|推薦24

人生半百20 未來,不在一樓。

前情提要:

「即時新聞 李如珊報導: 短短八個月之內,橫掃全球各大國際影展的紀錄片『人生半百』,在榮獲坎城影展最佳紀錄片大賞之後,又殺進了今年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紀錄片的入圍名單裡,而且成了競相報導的大黑馬!但是在這個佳音傳來之際,『人生半百』紀錄片中,一位四十七歲的女性受訪者,卻因為兒子酒後施暴,被毆打重傷!頭顱破裂,左腦積血嚴重,昏迷指數只剩三!現正在加護病房裡密切治療中!警方已經逮捕該名婦女的獨生子,目前檢察官正在漏夜進行偵訊。 紀錄片『人生半百』,導演為房純輝。紀錄片內容深刻記錄著幾位「三明治世代」,也就是年約四十五至五十五歲的中生代,上有高堂雙親,下有妻小子女,在職場上屬於「前浪」位置,所以導演房純輝稱之為「兩片吐司中間那塊火腿」的「三明治世代」!」

「弒母逆子葛天明,在戒護送醫的期間脫逃,警方現正調閱相關路口監視器,抽絲剝繭全力追緝!」如珊站在當時葛天明在戒護送醫時的醫院門口,對著鏡頭說:「目前警方掌握到的線索,是當時葛天明從醫院的後棟病房,破壞五樓病房窗戶,」

攝影畫面轉到了醫院後棟,在當初葛天明的病房窗口,如珊站在窗口對著鏡頭繼續報導:「葛天明先是破壞了扣著手銬的病床邊欄,然後從窗戶脫逃!據判,他先沿著寬度不到半尺的雨簷,然後踩上四樓的冷氣機室外機,再沿著四樓牆壁上的雨簷,依樣畫葫蘆,攀降到三樓的冷氣室外機,」

攝影畫面到了一樓醫院後棟,有頂棚的機車停車場外。

「弒母兇手葛天明,從三樓牆壁上的雨簷,跳到這個機車停車場的頂棚支架,然後逃走!醫院後棟的監視器,只能看到後棟一樓的機車車道及停車場出入口,因此當葛天明從醫院後棟逃脫時,醫院的保全中心,只有短短不到十秒的時間,可以拍到葛天明的身影!」如珊指著醫院後棟機車停車場的出口:「逆子葛天明從機車停車場的出口逃逸,後面連接的是八米寬的巷道,兩邊的路口都有監視器!」

但是就還沒抓到呀!如珊當時在醫院後棟現場,邊播報,心裡邊想。

她剛剛從新聞部的片庫出來,想要找一些罪犯、嫌疑犯在戒護期間脫逃的影片資料:
「2001年11月,珠寶大盜陳清課,九月間自台北監獄戒護外出就醫時獲同夥劫囚脫逃!昨天傍晚,陳清課在花蓮縣豐濱鄉,遭刑事警察局偵三隊,會同桃園縣警局當場逮捕,結束五十八天的逃亡生涯。」

「2006年11月16號,台南一名林姓嫌犯,在戒護就醫的過程中脫逃,下午警方在一間中古電器行找到他,嫌犯自知這次無法成功逃逸,在房內舉槍自盡。 」

「2010年9月23日,屏東看守所的林姓受刑人,佯裝毒癮發作,由管理員送到醫務室治療觀察。林姓受刑人要求到操場運動舒緩呼吸,趁管理員不注意,爬上作業電梯到2樓屋頂,再利用倒下的樹枝,翻越內圍牆,跳進1部貨車,連續衝破2道鐵門逃跑。 」

「2017年2月,刑事局中部打擊犯罪中心上周四向檢方借提服刑中的男子黃俊傑到南投埔里山區取槍,不料黃男在9名幹員押解下,於下午6時離奇滑落250公尺深山谷,警方求援但因裝備不足,隔天上午8時大批搜救人員抵達才垂降山谷搜尋,結果黃男已不見蹤影。離譜的是,警方僅向檢方回報黃男『墜谷』,檢察官在警方已知黃男逃跑近10小時後才知嫌犯脫逃,已分案偵辦警方是否疏縱人犯。」

「2017年10月,何姓男子4日被新竹地院裁准羈押後,畏罪脫逃,並打破法院窗戶玻璃後,從後方停車場逃逸無蹤。」

「2017年11月4日,新北市中和國光所,昨天在戒護嫌犯時竟然讓嫌犯逃脫10個多小時,最後還是其他轄區員警幫忙逮捕歸案。」

「2018年5月,新北地檢署驚傳嫌犯脫逃,一名男子涉及恐嚇取財案,下午借提開庭後趁隙逃跑,他戴著手銬從3樓撞開落地窗往下跳,頭部著地重創,送醫後宣告不治。」

不找找,還真不知道有這麼些前例呢!如珊將影片資料,帶進剪輯室開始編輯。她過濾著新聞畫面,要剪出一個專題報導,提供給下午台內的談話性節目,作為來賓名嘴討論的題目之一。

葛天明這混蛋,已經跑了三天!如珊心想:他還能投靠誰?誰又有本事讓這個混帳躲一輩子?

紀錄片「人生半百」中的時間,是晚上十點。

鏡頭跟著五十三歲的房屋仲介錢雅娟,她一下計程車,便對鏡頭說:「我真的不是很會處理這種事情捏!」

錢雅娟的表情裡帶著不安、怒氣,還有憂慮。她從皮包裡拿出鑰匙,熟練地打開華廈一樓大門,攝影機跟著進去。

「當媽媽真的不容易捏!」錢雅娟急匆匆的走在鏡頭前,按了電梯:「從懷了女兒的第一天起,我就想喔,我要當媽媽咧?我準備好了嗎?我想清楚要個孩子嗎?」她進電梯,按下電梯按鈕,鏡頭拍攝到她連續按了好幾下「7」的數字。是這棟華廈的最高層。

「在沒有懷孕之前喔,我會想自己將來會當一個什麼樣子的媽媽?然後喔,懷孕的時候,我就開始害怕捏,我可以嗎?」錢雅娟梳理了一下及肩的頭髮,看得出來,她極力想掩飾此刻內心的不安!卻又令人實在看不出來,她現在的不安是什麼?

「一晃眼,我女兒現在二十五歲了!時間過得好快捏!」她抬頭看了一下電梯上端的數字顯示,電梯已經到了七樓。

錢雅娟眉頭深鎖,她快步走出電梯:「啊…她像不像我呢?真的,我有時候也會這樣問自己捏,我年輕的時候,也像她這樣嗎?」 高跟鞋在樓梯間裡,急切地響著!錢雅娟並不是到了七樓,進去任何一戶,而是轉身往樓梯間,半跑半走的,踩著樓梯往頂樓去!

鏡頭跟在她的身後,從錢雅娟的背影看過去,她用力推開頂樓的鐵門!

「妳在幹什麼?」 錢雅娟的聲音很大很大!她的聲音裡面,傳達出驚訝和恐懼!

頂樓除了水管、水塔、一排住戶擺放的矮盆栽之外,還有一男一女。女生穿著家居服,正一腳跨坐在離地超過七層樓高的女兒牆上!男的則站在一邊,不知道想要上前拉住這個女的?還是在袖手旁觀?

「我看夜景呀!」這個說話帶著濃濃醉意,臉上還掛著未乾的淚痕,同時還跨坐在女兒牆,隨時可能摔下去的女生,就是錢雅娟唯一的女兒。

錢雅娟不確定自己是要衝上去把女兒拉過來?還是…她擔心自己可能做不到,動作不夠快,結果適得其反怎麼辦?

「啊妳不是line我,說有事嗎?」錢雅娟盡量克制自己說話的語氣不慍不火,但是全身正隱隱發抖!錢雅娟繼續克制,說話的聲音裝得很和緩:「怎麼跑上來?」她說這裡,轉頭看向站在一邊的男子。

這個男的,看上去約莫三十歲不到。

「Jason!你又幹嘛了?你們不是分手了嗎?」

這個叫Jason的男子看到錢雅娟身後的攝影機:「這在幹嘛?」

「我問你!我在問你!」錢雅娟朝著Jason大吼!將一肚子憋的所有難過跟到這裡之前的擔心,全部吼出來:「先是妮妮說她有事,然後你也line我說妮妮喝醉了在鬧!現在是怎樣啦?」錢雅娟此時的心急與惶恐,毫不掩飾的表現在臉上!

「嗨!」錢雅娟的女兒妮妮看到了攝影機,開心大笑地揮手:「哈囉!我是妮妮!大家晚安,一起看夜景喔!」

Jason聲音低低的,臉半朝著地面,不想讓鏡頭拍到臉似的:「她說我要是不來,她就要跳…跳下去。所以我才會,想辦法通知妳,希望妳來處理一下。」

錢雅娟往自己的女兒走了兩步,卻被女兒妮妮出聲阻止! 「不要過來喔!我跳喔!」妮妮對著自己的媽媽大喊!她是真的一副準備要跳下去的樣子!

「我處理什麼?Jason!你要我處理什麼?」錢雅娟轉頭對著Jason大罵:「甚麼叫『處理一下』?我來『處理』我女兒嗎?你就傻站在旁邊看,是這個意思嗎?」

「他要我『處理』肚子裡的小孩!」妮妮哭著說話,像是崩潰似的:「我聽Jason的話『處理』了,然後他就『處理』我!嗚嗚嗚…要跟我分手啦!嗚嗚嗚嗚…」

「別亂講好不好?我…妳在講妳懷孕之前,我們不就講好要分手了好嗎?我不知道妳是不是真的懷孕呀?我不知道呀!妳真的有去醫院嗎?我不知道呀!妳自己要不要看一下line?是妳自己後來才講說妳懷孕!小孩已經拿掉了,不會耽誤我們各自的未來!」Jason急得連忙解釋!而且拿出手機,要錢雅娟看對話紀錄!

錢雅娟一拿到Jason遞過來的手機,就直接丟出去!朝華廈外扔得遠遠的!

「什麼未來?」錢雅娟大喊:「你們還有什麼未來啦?你有什麼未來?」錢雅娟抓狂似的,先指著Jason的鼻子破口大罵!然後看向女兒妮妮,一樣是破口大罵:「妳有什麼未來?妳的未來只要轉個身,就到一樓了啦!什麼未來?時間都浪費掉了啦!我的未來呢?」

錢雅娟的臉上是氣憤又疑惑:「我也要未來呀!我的未來呢?」她看著女兒妮妮,錢雅娟已經哭了出來:「我當初的未來,有一半都給妳了,妳知道嗎?妳想過媽媽也跟妳一樣,要有自由!要有未來嗎?妳這樣…那我的未來會變怎樣?我的未來還要照顧阿嬤捏!阿嬤生病捏!」

錢雅娟一手抹去眼淚:「我本來以為,我這個年紀,應該算老了!可是我不敢老捏!因為我還有很多事放不下心捏!妳捏!公司捏、客戶捏、阿嬤捏!我沒有資格老捏!我都不能放心捏!」

「媽媽妳不老…」妮妮還是醉得不能清楚理解母親錢雅娟說話的意思。

錢雅娟大喊:「我想要舒服的老!不要管這麼多!」她揮舞雙手,用力的打Jason:「你們為什麼不能好好處理?為什麼啦?幼稚!幼稚!是要多幼稚,才會搞成這樣啦?你滾遠一點,她滾遠一點,不要再互相糾纏了可不可以呀!」

Jason被錢雅娟這突如其來的動手動腳,一時之間不曉得該怎麼回應?只能頻頻後退,著實挨了好幾下!臉上、身上多了好幾處當場泛紅,還帶著抓傷!

「不要打…」女兒妮妮看到Jason居然被自己的媽媽打倒在地,沒法子還手!連媽媽都跟著倒在地上了,她才像是嚇得有點醒!一跨腳,搖搖晃晃地走過來:「不要打!」

錢雅娟轉頭看見女兒撲過來,她像是洩了氣似的,整個人跪坐在地上:「我拜託妳,不要這樣嚇媽媽好不好?」她一手抓著女兒的肩膀,一手按著自己的胸口:「我真的不行捏!心很痛捏!」

「媽媽…妳不老。」妮妮重複說了這句話。

錢雅娟虛脫似的,窩在女兒妮妮的胸口繼續掉眼淚:「我不能老,我還不行。嗚嗚嗚…媽媽沒資格老…媽媽不敢老…」

夜空中,一架飛機的剪影,在月光映照下,緩緩劃過天際。隆隆的飛機引擎聲音,很朦朧,越來越朦朧…

Jason看著眼前這對母女倆,抱在一起哭,過了好一陣子才說:

「要...要不要下去啦?」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31364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