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人生半百18 宮鬥劇
2019/12/09 15:54:14瀏覽603|回應0|推薦34

人生半百18 宮鬥劇

「『贏者全拿』。」貴婦Barbie沈默了許久,才說出這句話。

「五年半的官司。我的兒子,從小學,讀到了十七歲,五年半。」她的表情雖然看上去冷漠平淡,然而嘴角會不由自主地往下撇,嘴唇時不時的抿緊,又放鬆,再抿緊,然後說: 「他的前妻,其實在和我老公離婚時,已經刮走了一大筆,贍養費一次付清。也沒生下一兒半女的,現在又出現,是來報仇的。至於他姊姊,佔著公司的股權,還有遺產分配的題目,要全面接管公司。」

Barbie輕蔑的笑了幾聲:「呵呵呵呵,有錢人家的宮鬥,可是精彩絕倫呢!當我第一次看到他們的訴狀,說真的,」Barbie手一揮:「氣得我把那整疊訴狀,從書房,甩飛到客廳裡去!在那當兒,我彷彿看到一隻落荒而逃的白鴿,慌張拍著翅膀飛出去。因為訴狀雖然讓長尾夾夾得整齊,但是那用力一甩,像極了一隻白色鴿子,嚇得亂飛!唉…過了半小時,我還是得揀回來,好好的再讀幾遍。慢慢看,心裡的氣,也就慢慢的消。接著,就動起腦筋,得想些法子治回去不是?」

說到這裡,貴婦Barbie的優雅笑容,再次浮現。 「他們以為我是誰?哼。」barbie驕傲的說:「失去國王的皇后,還是皇后!我沒有要贏,但是他們還真心想贏得我一絲一毫都不剩。富豪人家的手段,就是要『贏者全拿』。」

私人飛機開始慢慢地降低高度。經過了十多個小時的飛行,貴婦Barbie也即將抵達目的地。

「如果,我能給這個世界留點兒什麼,給我兒子留點什麼,那就是『決心』。」Barbie喝了一小口瓶裝礦泉水潤潤喉:「宮鬥戲裡面,常常看見那覺得自個兒有理的一方,一開始就氣場強大!好像揮揮手,敵人就煙消雲散了似的。好像只要一站出來,敵手就得退後三步?好像不一次將話說清說完,就沒有明天,或者是說,明天只能是屬於他們的。」

Barbie側了側頭,像是想到了什麼? 「『一切早已發生,現在只是複習。』我在跟他們打官司的過程中,無意間在網路上看到這句話,真有意思!我就想呀,『一切早已發生』,發生了什麼呢?喔!啟發了,我在律師事務所,對著律師說:『人海戰術!』我這個大姑呀,是公司董事。每年的分紅獲利幾千萬,還將公司一部分的業務拉出去,放在自己在外面開的公司裡。兩隻手,從兩個口袋裡掏錢。我老公的前妻,就在她其中一家公司裡上班。」

貴婦Barbie雙腿交疊,將身子坐正了些:「一、先把公司裡掌管業務開發的一級主管全部提出來作證,的確這幾年來,我這個大姑,一直在透過親屬關係,搬走了不少公司的業務,自肥得夠滋潤了。這些主管,要不這麼做,自己會惹上背信、偽造文書、詐欺的麻煩。但是,光靠這樣,並不會讓我贏了這場官司。」

Barbie一笑:「不過呢?我的目標,不是她們兩個。因為我這樣一揭開鍋蓋,真是醜陋不堪!公司的股價,開始暴跌!消息一流出去,大家都知道,什麼叫『養老鼠咬布袋』的道理,是吧?妳們這兩個,想拿回整家公司,我就用力把公司砸臭了,妳們為了貪心,當然不會讓我繼續這麼做,但是,這跟你們當初為難我的動機,就這麼岔開分心了。」

Barbie說到這裡,全身散發著強大的氣場:「二、株連九族。我明白你們這兩個女人的心思已經走歪。我告訴委任律師,再開個新戰場。控訴公司七位一級主管,背信、詐欺、偽造文書!因為他們繞過董事會的監督,將公司主要業務,分次轉移到我大姑的公司,嚴重影響公司的營收。」她看著鏡頭:「這下子,他們兩個女人旁邊,多了一票雞飛狗跳,一顆心七上八下的慌亂傢伙!這幫子人,一定很惱火,你們的家務事,怎麼會扯到我們身上啦?怎麼辦?『一切早已發生』了呀,到了這個年紀,誰都不是白紙一張呢!哈哈哈哈。」

Barbie揚了揚下巴:「這樣子,還是不會讓我贏。我得趁著亂,找到脫身的法子。但是,這可真不容易呢。」

原先半躺在沙發上看「人生半百」的如珊,不知不覺的,已經坐正了身體,專注的看著螢幕裡的貴婦Barbie說話。

真…真有一套呀!如珊心想。

「三、挑撥離間。」Barbie說:「網路上看到的那句話,真有啟發性。我老公那前妻,不是在大姑的公司那兒上班嗎?呵呵呵,說來好笑,『上樑不正,下樑歪』,真是有道理呢!那個女人也學著大姑從公司搬錢的法子,把大姑公司的業務,一樣偷偷摸摸地往外搬,搬到自己男朋友那兒去啦。我的律師出完庭,到我這兒來回報,說我大姑在庭上看到這一段事證的神情,一開始是傻了,然後呢?氣得臉色鐵青!像是要一口把那跟著一起來女人給吞了!財經記者,最喜歡報導這樣的故事了不是嗎?環環相扣,真精彩。」

Barbie又嘆了口氣:「是的,我讓她們倆,完全撕破臉。唉…這樣子還不夠,不會讓我贏。因為說到底,我還沒有下定決心,找到我該『犧牲』什麼?有句話說:『有捨,才有得。』,官司打了幾年,我都還沒『捨』呢,怎麼『得』呢?」

私人飛機的輪胎已經放下,機場的跑道,看得越來越清楚。

「到了。」貴婦Barbie說:「先說到這裡吧?」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我會跟你說,我『捨』了什麼?讓這兩個女人輸得一敗塗地!」

時間已經很晚了。如珊拖著步子,走進浴室沖澡。

這個夜,沒跟著如珊的腳步,準備入眠。

在另一端,一個巷道裡的公寓裡。 在毒癮發作加上酒精引出的暴力行為,失手將母親打到重傷致死的逃犯葛天明,發著高燒,吃了一大堆感冒藥、止痛藥,以及早已吃光的便當盒放在床沿地上。

他躺在床墊上,忍受著不時的刺痛、昏沈,刺痛、昏沈,反覆著。

怎麼辦?接下來怎麼辦? 這是個無解的問題。卻緊緊的纏著他不放!

耳邊聽到房間外面,她的前女友正在直播拍賣面膜保養品,好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似的!不時傳來刻意開心興奮的笑聲,然後就是:「現在加一,還有神秘禮物喔!」

痛!很痛!

前女友從藥局買的紗布、繃帶、OK繃,蓋在塗過雙氧水、紅藥水、碘酒的傷口,纏得不是過緊,就是過鬆。

「我不行了!」 那是當葛天明跑到前女友家時,進門後的第一句話!

他還記得,自己倒在客廳,雙手撐地,醫院的衣褲上,不是膿血,就是髒污! 前女友看著辦趴在地上,幾乎沒了力氣的自己,那個眼神,葛天明看不懂那眼神透露出來的意思。

她沒有出賣自己!他不能去找到誰,可以讓自己放心。

他到現在,也沒有放心。因為,葛天明想不出來,接下來怎麼辦?

身體在微微發抖!會死在這裡嗎?這樣也不錯吧?

有警笛聲嗎?還是自己聽錯了?

是會死在這裡?還是會好起來?

來根菸好嗎? 葛天明想說話,他想說:「來根菸好嗎?」

嘴唇發不出聲音…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31205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