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單挑58 坐照卷05 倪中強兩眼射出凌厲的眼光,瞪著郝芝蘭:「妳出賣我?」
2019/09/06 11:32:37瀏覽534|回應0|推薦41

單挑58 坐照卷05 倪中強兩眼射出凌厲的眼光,瞪著郝芝蘭:「妳出賣我?」

*「坐照」一詞,出自『棋經十三篇』,品格篇: 夫圍棋之品有九。一曰「入神」,二曰「坐照」,三曰「具體」,四曰「通幽」, 五曰「用智」,六曰「小巧」,七曰「鬥力」,八曰「若愚」,九曰「守拙」。九品之外不可勝計,未能入格,今不復云。 單挑 珍瓏棋局,自此進入第八章節:坐照卷。

一早醒來,利見天站在窗檯前,居高臨下,看著蘭州市橫跨黃河的「黃河第一橋」中山橋。他手指輕輕拍著窗台,前晚在蘭州白塔寺別院,睡得極好!明天一早,就要進行國際圍棋名人邀請賽的第四戰,「青康藏鐵路四強賽」!今兒個,可不能白白浪費呀。

利見天整個早上打坐靜心後,雖然眼見時間已過中午,照樣不閒著。邀了鯊魚盧盛來個練習賽。他一邊看著鯊魚盧盛吃著手抓羊肉就炒麵片兒,一邊和自己下盲棋。

利見天知道,棋賽走到這一步,只剩下三位對手:人工智能「天元」、鯊魚盧盛,以及傅宇。這裡面,他最想對決的就是「天元」,最不想碰見的,就是傅宇。

鯊魚盧勝滿手是油!一大盤蘭州名菜手抓羊肉,被他三兩大口,吃掉了一半有餘!「你不嚐嚐嗎?蘭州呀,啥時有時間再來?」他對利見天說:「D3!」

利見天一臉不以為然的表情,卻不是因著鯊魚盧盛一副「鯨吞」的粗魯吃相,而是他沒想到心中最厭惡的傅宇,居然能一路戰到四強賽?

「怎麼?不吃啦?」鯊魚盧盛問。

「看你的吃相,我就飽了。C5。」利見天回問:「聽說,在四川戰,你一下完棋,就倉皇跑啦?」

鯊魚盧盛哈哈一笑:「哈哈哈!真的!我跑得可快了!那個鬼地方!三面破牆框得我難受!好像被鎖在醫院裡的獨居房裡一樣!滿腦子都是『鄧艾開蜀勢』,我真的快發病…不!我根本就發病啦!哈哈哈哈!D4!」

利見天腦子裡的棋盤裡,鯊魚盧盛這一手,讓他心想:這就來啦?

「我說呢,你應該去找你們棋願的天才見習生練練,雖然說是見習生,我看他年紀也不小啦!」鯊魚盧盛道:「找我?你們倆真是感情不好呀!」

利見天:「P4。我擔心,咱們在鐵路戰碰不到面,你又輸了棋,以後要碰頭的機會,不知道得等多久?是吧?」

鯊魚盧盛嘴裡還有一塊嫩滑多汁肉香四溢的手抓羊還在咬著:「少來!我還想跟倪晴討教一下『天元』哩!你真是壞了我的好事!N6!」


「你不會只是想撩妹吧?」利見天問:「E5。」

鯊魚盧盛笑著說:「我在懸空寺跟你說了,『天元』正在偷偷錄下我們這票參賽者的棋招,這鬼機器,他在偷我們的思考模式呀!F6!」

利見天也開始動腦,思考人工智能「天元」的問題:「從第一輪35位參賽者走到現在,假若是要偷取我們這些棋士的思考模式,應該在前兩輪的數據是最多的,何必弄到現在,只剩下三個人?」他看著鯊魚盧盛:「除非,我們幾個,有『天元』要的『東西』?G6。」

「我也是這麼想。比賽何其多,『天元』隨時可以抽身,得到更多棋士的數據。H7。」

利見天略白的臉上浮現一抹笑意:「所以,你不是在撩妹?G7。」

「我都要,妹也撩,『天元』在搞什麼,我也想知道!」鯊魚盧盛抹抹嘴:「H8!順便這盤棋還贏你,嘿嘿嘿嘿!」

利見天正想應手,卻聽見有人敲門?敲門聲還顯德刻意放輕聲音,好像希望他聽見,卻又不希望太吵著他。 利見天腦子一轉,眉頭便皺了起來,尋思:這當口兒,又幹嘛呢?

他已經知道站在門外的是誰了。

「啊!」鯊魚盧盛也猜出來,門外站的是誰了!

利見天一開門便道:「這麼早?棋院有什麼事嗎?」他在未開門前,就從敲門聲上,推算出此刻站在門外的,便是師妹段青玉!

「我就說嘛!」鯊魚盧盛一拍桌子:「笑話我撩妹?你呢?現在是被『撩』嗎?」

段青玉一聽鯊魚盧盛這話,臉上一下子變紅,紅到耳根子上了! 「大師兄,我…我有話跟你說。」段青玉看著利見天。

倪家大宅的正門一開,國家一級文物保護局的首席調查員左琳,便與刑事偵查隊長昂頭走進了大廳!倪家的管家站在門邊,引導兩人及其相關探員往書房前去。

「我們…」刑事偵查隊長話才剛說出口,就被眼前看到的倪中強的模樣給阻住了! 坐在書房沙發上的倪中強,頭上包著紗布,右手臂也綑著紗布,鼻青臉腫的模樣,極度狼狽!

「倪老先生,」左琳心裡好奇,但接著說:「今天是來請教您,有關金永進先生的死因,您是不是還知道些什麼,可以幫助我們的?」

倪中強在半小時前,知道左琳一行人要登門拜訪,便感覺到「福無雙至,或不單行」這句話,就要應在自個兒身上似的!他還渾身痠痛,頭上一陣一陣的刺疼!一肚子憋氣還沒處發!傅思退不但跑了,還拿走了自己的手機、平板!這下子,連「天元」的進度,都被他摸得一清二楚!更麻煩的是,眼前這票人,會不會是明著問金永進的是,其實根本就是傅思退算計好的反撲呢?

「我已經說過兩次了。」倪中強緩緩道:「真沒什麼好提供的事呀。」

偵查隊長拿出通聯紀錄單:「我們發現,金永進過世後,他的手機訊號,還出現在這裡。」

倪中強心中一驚!腦子裡立刻呈現金永進被他派人追車,撞下山崖後,第二天找回了金永進的手機,他那時必須知道,金永進的手機,是不是傳出去了什麼訊息,所以讓手下人破解手機密碼… 糟透了!倪中強心想:真是糟透了!但至少,不是為了傅思退而來!

「這有可能,問看看我的管家,有沒有在這里,撿到了金永進的手機?」

管家此時站在書房門邊:「印象中,客人來來去去挺多,我們是有發現一些客人曾經掉過手機,但是若過了一陣子沒有人來問…」管家眼睛看著地上:「也就當垃圾丟了。」

偵查隊長瞪著管家:「丟了?什麼時候丟的?」

「不記得了。」管家的聲音變得小聲。

倪中強朗聲道:「你看看你!做事情不思前顧後!你以為是小事,卻是人家的大事!這下子好了,到哪裡去找?我被你們這票人給氣死了!」

左琳聽倪中強說得氣極敗壞,其實一番話,撇得乾乾淨淨,像是壓根與自己無關似的!

「或許,讓我們找找,畢竟是一條人命,輕忽不得,是吧?」刑事隊長揚起下巴:「這是搜查令。麻煩配合!」

倪中強勉強笑道:「當然當然,我這兩天受了傷,就不陪你們四處找找了。」

「倪老先生,是怎麼受的傷?能說說嗎?」左琳好奇問。

「下樓跌倒。哎!身體不像年輕人啦!」倪中強回答。

左琳和刑事小隊在倪家大宅裡找了半個多小時,連偵測手機訊號的器材都用上了,卻還是沒有頭緒。 左琳走出大宅,看到大宅邊的宿舍,想來是倪家保安員們住的地方吧?

「那棟宿舍也找找去。」左琳對著刑事偵察小隊說。她看著大宅寬闊車道入口邊上,九星棋院的院長郝芝蘭正對著手機說話。 郝芝蘭也看見了左琳,她邊講手機,邊向左琳招手,像是有話要說。

「怎麼?院長,準備好跟我一起和倪中強聊一聊『天元』和『兩千年前禮物』的事兒了嗎?」左琳走上前問。

九星棋院院長郝芝蘭看著左琳,邊對手機那頭說:「你放心,我會照顧著。」

左琳看著院長收起手機,臉上似乎思考著什麼,她對左琳說:「你們有搜查令?」

左琳點點頭。 「這大宅子,藏東西的地方很多,」

院長郝芝蘭緩緩說道:「或許有些地方,你們沒發現?」

左琳大步走回大宅,她轉到一側的迴廊,看到迴廊盡頭牆上掛著一幅畫,然後回頭對一位刑事偵查隊員問道:「咦?這幅畫的框子,有人常常動過,是嗎?」

那位年輕的刑事偵查隊員看著左琳說的畫框邊緣:「掛了畫,通常就不動了。這是…」他用手扳了扳,居然一扳之下,畫後方出現了一扇小門?

左琳透過迴廊大窗,看著窗外的院長郝芝蘭,她向院長點點頭,表示兩人之間的合作成立!

這扇小門打開後,是一條通往地下的階梯。半數的刑事偵查隊員全進了大宅的地下密室!

「這地方是幹什麼的?你們在幹嘛?」刑事隊長看著四、五個躲在地下室,像是保安,又像是工人的傢伙們!這些人有拿著拆卸工具、拿著油漆,還有木工用具,臉上一副沒想到會被發現的神情!

「查清楚這些人的身份!」隊長大聲說道!他走向這個約有半個籃球場大的地下室,發現一邊還擺著兩堵拆卸後的鑄鐵隔間牆面,一個牆面看起來還有個們的痕跡:「這是在拆什麼?說!」

左琳看見地下室有塊牆面剛剛才漆上了白色油漆。她走向油漆未乾的牆面前,拿起一塊乾布,往牆上用力一抹!清清楚楚地看見了原來白色油漆底下,居然是一副刻出來的棋盤?這有多大範圍呢?她使勁兒地用力擦牆!然後望後站兩步,看清楚了面前,是將近兩米見方的大棋盤,刻在牆上呀!

「這是什麼?」左琳問其中一位躲在地下室的工人!

九星棋院的院長郝芝蘭,緩緩走進倪家大宅的書房,她看著倪中強癱坐在沙發上的模樣,微笑道:「倪老先生,怎麼啦?傷成這樣?」

「妳怎麼也來了?」倪中強不理解郝芝蘭怎麼這個時候會出現?難不成,這女人跟國家一級文物保護局的左琳談好了什麼?

院長郝芝蘭從倪中強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麼。她點頭道:「是的,左調查員,已經知道『禮物』的事情,還有人工智能『天元』的任務了。」

倪中強兩眼射出凌厲的眼光,瞪著郝芝蘭:「妳出賣我?」

「我們好好聊聊吧?」郝芝蘭不畏懼於倪中強的眼神銳利!

「妳要跟我說什麼?我正和盧盛九段老師下棋。」利見天面無表情的對段清玉說。

作者:房純輝

每週更新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29194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