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人生半百06 慧玲的三明治
2019/08/21 09:49:42瀏覽601|回應0|推薦44

人生半百06 慧玲的三明治

「腦部積血嚴重。淤血沒辦法透過導管全部放出來,還有水腫。」主治醫生看來差不多四十歲。他皺著眉頭對如珊說出目前重傷昏迷的慧玲,恢復狀況很不樂觀。

「有機會清醒嗎?」如珊追問。

主治醫生搖搖頭:「機率很低。不過…」他露出有些不解的表情:「妳怎麼這麼關心她?這兩天,妳跑了兩趟。」

如珊不能說「因為主管交代」這句話!

「妳算是她的好朋友之一了!」主治醫生說:「前天只有一個身上有刺青的禿頭中年人來看過她。」

如珊知道主治醫生說的人是誰,才剛採訪過吶!

「他們算同事吧?」如珊說:「她之前在早餐店裡打工,那個身上有刺青的,是早餐店老闆。」

主治醫生點點頭表示了解:「那還不錯。」他嘆了口氣:「我們一直在盡力,但是…妳有採訪過她的家人嗎?我們三度發病危通知,但是…找不到除了她兒子以外的緊急聯絡人。」

如珊搖搖頭:「我們找過,她的前夫、她的父母、公婆。」

「怎麼樣?」主治醫生問。

「前夫不在台灣。父親早就過世,母親中風失智,送安養院。」如珊沒說出「安養院」的真實狀況。她去過,整個地方瀰漫著老人身上飄出的藥味、尿味、汗漬味、衣服發出的霉味…

「公婆呢?」

如珊回答:「婆婆在靈骨塔,公公八十多歲,話都講不清楚,人在南部。」

主治醫生想了想:「不好意思,我們還是需要一個緊急聯絡人,能方便給我們她公公的聯絡方式嗎?」

要人家公公的聯絡方式呀?如珊看著孤單地躺在加護病房,重傷昏迷不醒的單親媽媽慧玲的模樣,心裡浮出四個字:行政流程。

如珊跟大同,正在去看守所的路上。

「這小子他媽的想幹嘛?」一邊開車一邊罵的攝影師大同問:「他是不是想裝瘋脫罪呀?」

如珊緊抿著嘴脣!她才知道這個消息,必須消化一下!弒母的兇手,也就是慧玲的獨生子葛天明,在看守所傳出精神崩潰的消息!同業的記者朋友在群組裡說:「他從醫務室出來,關回去之後,一直在大吼大叫!連續用頭去撞牆!搞得滿頭是血,還尿失禁!大便在褲子裡!誇張耶!」

如珊沒回答大同的問題,她打開手機,先找到兇手的臉書,看看他臉書上的動態。

「喝酒、喝酒、熱炒店、釣蝦場、」如珊的手指在手機屏幕上不斷滑動:「KTV、線上遊戲、跟女友曬恩愛、烤肉大會、飈車夜騎、曬恩愛、打電玩、釣蝦場、打電玩、喝酒、曬球鞋、KTV…」

「他媽的有沒有一些正經事呀?」大同越聽越火!

如珊冷冷道:「誰在臉書上貼正經事的?你嗎?」

「妳覺得這個王八蛋是不是他媽的想裝瘋?」大同還在執著這個「裝瘋」的題目!

「我忽然覺得…」如珊拿起手機,她越看這個不孝子的臉書,對這傢伙就越討厭!「這個不孝子可能不是裝瘋,是真的瘋。」

大同邊打左轉燈邊說:「妳開玩笑吧妳?」

「真的。」如珊說出她的想法:「因為這個不孝子,從來沒想過自己該負什麼責任!或者說,他從來不願意面對自己該負的責任!現在,他知道沒人幫他擦屁股了!他殺自己的媽媽,唯一在背後撐著他的人…然後,」

大同插嘴:「然後他就裝瘋!想要被帶去做精神鑑定!然後脫罪!」

「這個不孝子從來沒有獨自面對過壓力,所以他就精神崩潰了!」如珊拍了一下大同的肩膀:「你不要擔心,精神崩潰,不算瘋了!精神崩潰是一時的。他在殺自己媽媽的時候,有沒有行為能力?知不知道自己在幹嘛?這才是法官量刑的重點。」

「他會說他喝醉啦!」大同還在氣!

「法官說了算。」如珊說到這兒,嘆了口氣:「唉!」然後像是念標語似的,心口不一的又重複說:「『法官說了算』。」

畫面裡的時間是PM 2:00

鏡頭跟著從早餐店下工的慧玲,來到她的家。

這社區看起來相當老舊。慧玲停好摩托車,她一手提著一袋裝著幾個三明治、奶茶的塑膠袋,一手拿著安全帽,斜背著包包:「我們這個社區,很多鄰居的安全帽都被偷過,不小心一點不行。」

說完朝鏡頭笑:「我住四樓,房子很舊了!租來的。」

樓梯間裡有些地方堆了雜物、腳踏車,走起來並不方便,空間昏昏暗暗。 慧玲拿出鑰匙,打開住家鐵門,然後是大門。 鏡頭跟著慧玲進入屋內…

如珊將整部紀錄片「人生半百」拷貝回家,在電腦上看。這已經是晚上九點多的時候了。她沒換家居服,包包一丟,就把隨身碟打開。直接快速搜尋到有慧玲的訪問片段。畫面顯示的時間,是下午兩點。

當她看到慧玲進家門的時候,還在想:這個不孝子該不會還在睡吧?

「阿明,起來了沒?」慧玲邊朝房裡問,邊說:「不用換拖鞋沒關係,家裡面很亂喔,不好意思呀。」

慧玲跟兒子葛天明的家,小小的空間並不大。客廳只有一扇落地窗,舊陽台邊放著洗衣機,七八件衣服晾在舊陽台,隨著有一陣沒一陣的風,無精打采地擺動。

「阿明?」慧玲敲敲兒子的房門。

「幹嘛啦?」裡面傳出一個男子的聲音,沉沉悶悶地,沒啥精神的聲音。 慧玲繼續說:「我幫你帶三明治跟奶茶回來,放在餐桌上喔。」她把那一塑膠袋的三明治跟幾瓶封口的冰奶茶放在餐桌上。

「我先生在他三歲的時候,就跟我離婚了。」慧玲走到餐桌旁的櫃子上,幫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一大口,繼續說:「我那時候還算年輕,什麼也不懂。他那時候說,要是不簽字,就要打死我。」

慧玲笑笑說:「我先生力氣很大,他做鐵工的。我公婆對我還不錯啦,結婚那時候,他們還打了一條金項鍊給我。一直以為我結完婚,就會馬上幫他們生一個金孫。我剛結婚那時候…就生不出來。我高中畢業就嫁給我先生,算是初戀喔!」

慧玲的話說得很平淡自然,像是跟朋友聊天講心事似的,一點兒也不介意鏡頭正拍著自己:「啊我就想,沒人賺錢給我啦,我要養小孩,還有我爸媽。我前夫,他就愛上別的女人,連家裡也不顧,我覺得公公婆婆沒有人照顧也不行,我要賺錢才可以呀。不然小孩,老人家怎麼辦?」

慧玲說到這裡,又回頭對著兒子的房門:「阿明,你再不起來就太晚囉!」

「好啦!」房門裡隔了一陣才傳出回應。

如珊看到這裡,她還是不能將畫面中的慧玲,跟醫院裡昏迷不醒、命在旦夕的慧玲連在一起。

兒子的房門打開了! 如珊看到慧玲的獨生子葛天明,穿著一件洗舊的牛仔褲,光著上身出來!他一看到攝影鏡頭,臉色就非常難看,說話語氣很不客氣:「幹嘛呀?你們是來幹嘛的?」

慧玲安撫兒子:「他們是拍紀錄片的,在採訪媽媽。」

「有什麼好採訪的?幹嘛來家裡拍?」兒子的聲音變大了!

一個女孩子穿著超短褲,一件露出幾乎露出整個北半球大胸部的無袖T恤,長長頭髮染上五彩的顏色,從葛天明房裡出現:「什麼拍紀錄片呀?嘻嘻嘻!」

「你們不要拍我啦!」葛天明對著鏡頭喊:「出去啦!」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286595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