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單挑55 坐照卷02利見天的雙眼透出異樣光芒:我看見「鄧艾開蜀勢」的真實模樣了!
2019/08/16 01:02:34瀏覽475|回應0|推薦25

單挑55 坐照卷02利見天的雙眼透出異樣光芒:我看見「鄧艾開蜀勢」的真實模樣了!

*「坐照」一詞,出自『棋經十三篇』,品格篇: 夫圍棋之品有九。一曰「入神」,二曰「坐照」,三曰「具體」,四曰「通幽」, 五曰「用智」,六曰「小巧」,七曰「鬥力」,八曰「若愚」,九曰「守拙」。九品之外不可勝計,未能入格,今不復云。 單挑 珍瓏棋局,自此進入第八章節:坐照卷。

國際圍棋名人邀請賽的第三輪,在四川的月光鎮舉行。

正是滿月時分,「鄧艾開蜀勢」盲棋賽已經進入了下半場的階段。距離結束,只剩一個小時。 一開始出場的八位棋士,分別是:九星棋院利見天九段、九星棋院見習生傅宇、東京棋院小田新一九段、俄羅斯棋士馬列科夫九段、中原棋院盧盛九段、巴黎棋院法蒂瑪八段、曼谷棋院納塔彭恩九段,以及人工智能『天元』與倪晴。

到目前,依然還在舞台草蓆上想贏下「鄧艾開蜀勢」盲棋戰的,還剩下東京棋院小田新一九段、曼谷棋院納塔彭恩九段、九星棋院利見天九段、見習生傅宇、中原棋院鯊魚盧盛九段,以及人工智能「天元」與倪晴。 今年二十七歲的巴黎棋院法蒂瑪八段,以及年過五十的俄羅斯棋士馬列科夫九段,都已經出局。

法蒂瑪其實很不甘心!她在盲棋上的鍛鍊雖然不多,但是對於自己的圖像記憶力,是很有信心的。想不到自己的「空間感」,還是棋差一著呀…

「一個F11記錯!」法蒂瑪恨恨地說:「真是的!」

「哇喔!」棋評直播主柳葉穿著唐裝,看著巴黎棋院的法蒂瑪恨恨地走下舞台:「瞧瞧!這次國際圍棋名人邀請賽裡,深受矚目的一枝花,嬌嗔地下台啦!真可惜,我還想多欣賞欣賞她的表現哩!」

棋評方老師點頭道:「強敵環伺,再加上這張『鄧艾開蜀勢』用盲棋的方式進行,說真格兒的,法蒂瑪已經拿出超過她自己程度的水平了!若真就國際職業圍棋的競賽規則來看,除了九星棋院的見習生傅宇之外,法蒂瑪還沒法兒跟現場的其他幾位職業棋士交上手哩。」

「說到這裡,」留著平頭的棋評龐老師道:「這也是本次棋賽的收穫之一。讓各方有潛力的棋士一起登台交流較量。若方老師認為法蒂瑪已經表現超常,那麼九星棋院派出來的見習生傅宇,已經讓我們接連跌破幾次眼鏡啦。」

「的確!」方老師點點頭。

與人工智能「天元」同一組的倪晴心想:只剩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我還需要在這裡耗著嗎?如果…他們不能早點兒發現家裏地下室裏的人,我應該怎麼辦?爺爺要是提早破解這三張珍瓏的話,那麼…地下室裡關著的那位,還有活路嗎? 「G17!」倪晴喊出了下一子的落位。 她心裡所指的「那位」,正是場上傅宇的父親,傅思退!

「坐照。」 利見天突然想起了棋經十三篇裡,品格篇中的棋品名稱。這是九品之中的第二高位。他就坐在草蓆上,腦海中清清楚楚地看見目前的盲棋局勢。一人獨坐,觀覽天下局勢變化,觀己觀彼,盡瞭於胸,是為「坐照」! 利見天腦中的黑子,使出第五十九手:「H9!」

「咦?」棋評方老師看著利見天這棋招一使出來,不禁張口:「太巧妙啦!」

棋評龐老師臉色興奮,也跟著呼應:「真是不得了!這H9的黑子,就像定海神針一樣!把莫名難測的變幻局勢,一下子撥雲見日啦!」

「原本三路交纏的『鄧艾開蜀勢』,被利見天老師這一手H9給定住了!」棋評方老師接著說:「利老師這手棋,可以說是將局勢攻守易位,優勢大現了!」

利見天腦海中的棋局,現在已豁然開朗! 好!利見天心裡並不會因此得意忘形,他的雙眼透出異樣光芒:我看見「鄧艾開蜀勢」的真實模樣了!

傅宇滿臉是汗!

「L8!」他說出自己的白子第五十五手的落位之後,提醒自己,不要過於焦急!腦海中的棋局,似乎有些焦距不清… 這下子糟糕了!傅宇知道,盲棋並非自己慣常的下棋方式,但要是落敗…

「我不能輸給你這個傢伙啊!」他口中喃喃自語,「傢伙」自然指的是利見天!但兩個人的實力,究竟有多少差距呢?利見天現在的情況,是跟自己一樣苦苦掙扎?還是泰然自若?這張「鄧艾開蜀勢」,還是以前父親的珍藏之一吶!要是現在落敗,不僅是證明自己不如利見天,連父親的下落,當年的縱火謎團都會跟著解不開啦!

怎麼辦?

耳機中傳來「鄧艾開蜀勢」黑子的應手! 傅宇閉上眼睛…他要在腦海中,尋找一個方式,一條路徑,一手棋招,破解「鄧艾開蜀勢」… 找得到嗎?

「我希望有一天能在頂尖的藝術中心開畫展!」 魏敏在傅宇的腦海中出現,對著他說這句話。

那是什麼時候的事? 傅宇發現自己正在魏敏家裡,坐在她臥室的工作台旁,看著魏敏整理自己的畫作。他想起那一天的情景來了。 自己帶著笑容點頭:「願望很大,但是本事大不大?這我就不清楚啦!」

魏敏瞪著自己裝作生氣的模樣:「哎!狗嘴吐不出象牙!我要是留學申請過了的話,肯定包包一揹就走,省得成天被你消遣!」

傅宇知道自己是口非心是,魏敏畫畫兒的功夫,連自己這門外漢都瞧得出厲害!

「我哪敢消遣大畫家您吶?」傅宇看著一幅畫,顏料的色調應用挺撞色。畫的是一座花園。但花園的樹木花草都用深淺不一的灰色顏料作為主色調。讓傅宇眼睛一亮的,是這座花園在畫布上曲曲折折,花園小徑跟湖面,像桌面邊角往桌腳延伸似的,出現了九十度的摺疊。然後又換了個角度摺疊,接著再摺疊…彷彿在畫中的世界,水平線跟地心引力是因著作畫者隨心所欲所決定的。畫中的每一個人物,無論連男女老少,都是桃紅色。

「這是什麼?」傅宇問。

魏敏看了一眼傅宇手中的畫,笑了笑:「那是期中作業,空間感的透視練習。」

「喔喔!」傅宇重複了魏敏的說法:「空間感的透視練習。」

魏敏將一張張畫作疊好,每張畫作中間都蓋上一張半透明的防水紙:「我發現呀,我的畫畫兒,跟你的『畫畫兒』有點像!」魏敏說傅宇的「畫畫兒」,指的是下圍棋。

傅宇好奇:「哪裡像?」

魏敏撥了撥烏黑長髮,站在和傅宇同一側,兩人一起對著工作檯上那幅「空間感的透視練習」。

魏敏說道:「一般人是看不出一幅畫、一盤棋,是從哪兒開始的的?也不一定知道,一幅畫跟一盤棋,在哪裡結束。」

「對呀!」傅宇一想,還真是給魏敏說中了。

「如果你自己不在畫裡面,不在棋盤裡面,是看不出開始和結束的。比如說,這幅畫。你不是我,看不出哪裡是我的第一筆?哪兒是我的最後一筆。」

「空間感的透視練習呀…」傅宇的確無法知道哪裡是魏敏的第一筆,哪兒才是她的最後一筆?

魏敏將期中作業「空間感的透視練習」收好:「但是,因為我在這幅畫裡面,所以,每一條水平線,每一個轉折,每一個角度,每一個透視效果,每一次的起承轉合,我都看得清清楚楚!」她笑著問傅宇:「你下棋的時候也是嗎?」

我下棋的時候,也是嗎?

傅宇不知怎地,腦海中翻出了和魏敏從前的對話…他面露微笑,閉起眼睛,我在哪裡?

傅宇腦海中,發現自己正在一個虛無空間中。他看見了不同層次的黑線從虛無中出現,開始縱橫交錯。那是一個三維立體的棋盤線!傅宇在交錯的棋盤線上,看見了黑子白子出現!

「鄧艾開蜀勢」?

傅宇在虛無空間的三圍棋盤上,看出了黑白子對峙的棋招,正是「鄧艾開蜀勢」! 他看著黑白雙方一子一子的接續出現,開始理解這張珍瓏棋譜中的思路…這張棋譜的開始,這張棋譜的中局,以及「鄧艾開蜀勢」的終結!魏敏曾經對他說過的「最後一筆」…

魏敏。

傅宇睜開眼睛,兩眼睛光乍現的,卻又含著些許淚水。

「我看見了。」傅宇的眼前,重新浮現了「鄧艾開蜀勢」從比賽開始,黑白雙方到現在為止的每一步應手!因為他讓自己,進入棋盤裡,上下十方,過去未來,都理解了!在那一瞬間,傅宇一眼望見了「鄧艾開蜀勢」的終局!

「我全部看見了!」傅宇抹掉眼角上的淚水,對著麥克風,說出自己的白子應手:「J9!」

人工智能「天元」,在倪晴手上的平板屏幕裏,突然跳出了一個綠燈! 她知道,這是「天元」在破解第二張珍瓏「鄧艾開蜀勢」時,有了重大突破! 這個時候,是誰的棋招,讓「天元」前進了一大步? 倪晴心裡焦急!她應該想法子弄弄明白,那個叫左琳的,現在進展究竟到哪兒了?

作者:房純輝

每週更新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28541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