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單挑42 用智卷04傅宇坐起一看,差點兒沒嚇死!真的有個瘦瘦的人形,蹲在木窗台上!臉朝著自己?
2019/04/18 15:09:13瀏覽457|回應0|推薦28

*「用智」一詞,出自『棋經十三篇』,品格篇: 夫圍棋之品有九。一曰「入神」,二曰「坐照」,三曰「具體」,四曰「通幽」, 五曰「用智」,六曰「小巧」,七曰「鬥力」,八曰「若愚」,九曰「守拙」。九品之外不可勝計,未能入格,今不復云。 單挑 珍瓏棋局,自此進入第五章節:用智卷。

就在傅宇、利見天、鯊魚盧盛、倪晴四人在懸空寺之際,大刀帶著段青玉,在華燈初上時分,來到市區外緣的一座河堤上。

段青玉不明白,她要找的是魏敏這個人,大刀幹嘛把她帶到這個老遠的河堤上?

「我跟妳說,」大刀看著河堤對面的一排排房子,他的臉上表情變得柔和。一個大老粗傢伙,也有這般的神情?

「你說你說!」段青玉催促著!她想一秒鐘內就知道上哪兒找魏敏去!

大刀對著這一段河堤揮手道:「我是在這裡,碰見傅宇的。這大概也三年多前的事兒了吧?」

完了!這傢伙開始講故事了!這得說多久?段青玉心想:該不該直接叫他跳過說重點呀?

「這傢伙喝醉了!」大刀迎著夜風襲來:「爛醉!他就坐在這地上,吐到不行!吐完了哭,哭完了吐。」

段青玉皺起眉頭,這真也夠狼狽啦!

「我那時候,日子過得也不好。」大刀轉頭對段青玉說:「真他媽的混不出個人樣來!所以,那晚上,我也醉啦!」

「然後呢?」段青玉希望大刀下一句就提到魏敏了。

「所以,我也跟著哭了!」大刀說:「我們兩個,就坐在河堤邊上,各哭各的!哭了快半小時,我就問他了:哥!你這是哭啥呢?」

「哭魏敏不理他?」段青玉問。

大刀搖搖頭:「呿!女孩子不理,就哭啦?也太沒出息!當時傅宇跟我說,他啥都沒了!我一聽他這話,真是說到我心裡啦!我就說:『我也啥都沒啦!沒錢、沒吃的、沒住的、連個朋友都沒啦!』」

「你們倆,還真慘呀!」段青玉搖搖頭。

「我跟他說了一晚上我的傷心處!他也跟我說了一晚上,他的傷心處!真是…」大刀搖著頭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吶!」

「他說了啥?」

大刀看著段青玉,好一陣子沒說話。

「說了啥呀?」段青玉又問了一次!真是糟透了,她覺得大刀跟自個兒根本不在同個拍子上!

「我真是看妳這姑娘順眼,我才跟妳說的。」大刀一臉嚴肅表情。

「那感情好呀!我聽著吶!」段青玉不住點頭。

「那時候,傅宇是跟我提到了魏敏這個女孩子。」大刀伸手搓了搓臉:「他說他很後悔,跟魏敏發脾氣!跟一個小時候一起長大的朋友鬧彆扭!一個好好的生日會,就被自己給搞砸了!」

「就哭這個?」段青玉大惑不解!

「那是真的『搞砸』了!」大刀語氣加重:「一般的『搞砸』,就是兩手一攤算了!傅宇的『搞砸』,是永遠的追悔!連兩手一攤的心思都沒有。」

「他是跟魏敏翻臉?兩個人就老死不相往來?所以他後悔莫及?」

大刀對段青玉說:「翻臉倒還好。問題是沒翻臉!有些緣分,沒了就沒了!你就算再多兩隻手去抓,也抓不回來,啥也抓不著。」

段青玉不耐煩了:「說的是什麼跟什麼呀?」

大刀伸手一指,段青玉跟著大刀手指的方向看過去,就是河堤對岸的房子。

「魏敏她家,就在那兒!小區第一排,左邊數來第三間,二樓陽台上種著一堆花的就是。」

段青玉急忙依著大刀指的方向看過去,河堤對岸距離挺遠,她得使出眼力,才能分辨:「就住在河堤對岸?」

「沒錯!」大刀對段青玉說:「他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玩伴。」

「你說,傅宇跟魏敏發脾氣,還跟一個從小起長大的朋友鬧彆扭?這個朋友是誰?」

大刀呲兒了一聲:「嘖!這妳都不知道?那個和傅宇從小玩到大的玩伴,就是你們九星棋院的頭牌,白無常利見天!」

突然覺得有人正盯著自己看的感覺猛然襲來!

這大半夜的,怎麼可能?傅宇躺在榻上,眼睛閉著,他真的覺得此刻有人正盯著自個兒的頭頂…

傅宇一下子坐起!回身朝木窗一看,差點兒沒嚇死!真的有個瘦瘦的人形,蹲在窗台架上!臉朝著自己?

「幹什麼?」傅宇一聲大喝壯膽!其實自己真懷疑是不是見鬼了? 這一聲叱喝!讓蹲坐在木窗架子上的瘦瘦鬼影,動了一下!臉上突然亮出青光! 這還得了?傅宇嚇得連站起身子的力氣都給嚇沒啦!

那張臉上,有著一條條直紋狀的傷痕!慘白的嘴脣一笑:「嘻嘻嘻嘻!咱們算是有感應,有默契呀!」

這鬼影說話的聲音陰惻惻地傳到傅宇的耳朵裡! 感應?默契? 傅宇這下子認出來了!蹲站在窗台架上的,就是那狂躁症天才,外號「鯊魚」的盧盛!

「你想嚇死誰呀?」傅宇罵出聲來!這時候他才發現自己的一身氣力全回來了。

鯊魚盧盛老實不客氣地跳下窗台架子,笑著走到傅宇面前:「我盯著你好一晌啦。」

「幹嘛?」傅宇坐在桌邊兒的凳子上問。

鯊魚盧盛一屁股坐到傅宇對面,一手著下巴,另一手抓掻著自己臉上因為快復原兒開始發癢的傷口:「我想不明白!利見天來這兒思考找靜處。我家寶貝兒帶著人工智能來找利見天,我是知道利見天要來懸空寺,反而比他早到的…至於你…又不是個什麼貨色,怎麼隨隨便便就能進到閉院不開放的懸空寺呢?」

「我是院長叫來的!」傅宇聽完鯊魚盧盛這番話,竟然說自己「又不是個什麼貨色」,一股惱火就上衝了!

鯊魚盧盛搖搖頭道:「這就是我想不明白的地方!你在職業圍棋界,又不是個什麼美滋滋的角兒,我都沒聽過你這個人!怎麼九星棋院就把黑無常的參賽名額給了你呢?」

「因為他下棋輸了我呀!」傅宇這一回應,腦子裡也跟著鯊魚盧盛的話轉了一遍!這傢伙說得沒錯!我居然打從一開始,就是個「棋子」?

鯊魚盧盛露出像鬼一樣地笑容說道:「我也認為你是一顆『棋子』!」

「靠!你們職業棋士都他媽有『他心通』呀?」傅宇皺起眉頭,這瘋子怎麼跟九星棋院的郝院長一樣,都明白自己心裡在想啥呢?

「你們院長,叫你來幹嘛?」鯊魚盧盛問。

傅宇只回答兩個字:「下棋!」

「哈!」鯊魚盧盛一聲笑,然後右手朝桌面的棋盤一攤:「那開始吧!」

段青玉躺在杭州分院的研習所宿舍床上裡,翻來覆去的睡不著! 原來,魏敏、見習生傅宇跟利師兄,三個人早就都認識了!難怪上回在咖啡廳裡,跟這見習生提到利師兄,他立馬就擺出一副激動得想殺人的模樣!莫非?利師兄搶了見習生傅宇的女朋友?所以大刀說:「有些緣分,沒了就沒了!你就算再多兩隻手去抓,也抓不回來,啥也抓不著。」

怪不得師兄對自己總是不上心! 段青玉想到這兒,覺得也不對!照正常情況,既然是男女朋友,幹嘛不公開呢?是因為師兄是知名的公眾人物,所以魏敏一直躲在暗處不見光,怕影響了師兄嗎?

「不可能呀!」段青玉抓抓頭自言自語:「大師兄對於自己的形象,一向我行我素的,他是因為實力夠強,職業棋士世界排名第一!所以媒體才會盯著他,又不是因為他長得太帥!」她說到這裡,覺得也不對:「大師兄是真的挺帥的沒錯兒呀…」

段青玉一拍枕頭!「總之,既然到了杭州,我就不會空手而回的!一定要見到魏敏!把話給問清楚了!妳到底是不是我大師兄的女朋友?如果是!」段青玉苦著一張臉:「就糟了!」她想起晚上大刀說的話:「有些事兒要弄清楚,妳得自個兒走一遍!光靠我說是不夠的呀!」

正能量!要給自己強大的正能量!段青玉告訴自己:「沒有過不去的坎兒!別淨往壞處想!明天一早就去找人,我一定得弄明白了,這三個人的過往!」

作者:房純輝

每週更新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25758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