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單挑08 守拙卷 白無常的憤怒...
2018/08/09 11:17:28瀏覽810|回應0|推薦43

這夜晚,雨下得挺大!街道上透著一片迷濛的潮濕水氣。路人們舉著傘,快步移動。

趙墨石一出了酒吧,很快地就一身濕! 他低著頭,走沒百米,前面就擋了人。趙墨石沉著一張臉,視線穿過雨絲看去,是一位司機打扮的中年男子,雙手撐著一把大傘。大傘下,站了的就是穿著三件式西裝,脖子上圍著墨綠色領巾的「白無常」利見天。 利見天的座車,就停在路邊。

「怎麼樣?」利見天看著「黑無常」趙墨石,說出這簡潔的一句問話。

趙墨石往前邁步,讓上半身進了大傘下:「輸。黑子輸九目半。」

利見天冷眼盯著趙墨石,掏出手帕給他擦臉:「給。」

趙墨石不客氣地接過手帕,抹乾了頭臉上的水珠。

「一個街頭賭棋的,打贏職業九段?」利見天抬頭看著趙墨石,緩緩說道:「依你說,院長想讓他以『九星棋院見習生』的身份,參加下個月開始的邀請賽,有機會挑戰人工智能『天元』,行不行?」

趙墨石回答得乾脆:「你找的人,你說行,就行。」 趙墨石說完,將手帕還給利見天,抽身離開大傘下。

利見天回身對著走路回酒店的趙墨石說:「幫個忙,成嗎?」

「什麼忙?」趙墨石緩下腳步。

「剛剛和傅宇對戰的棋譜,傳給我。」利見天面帶微笑:「我想學習學習。」

趙墨石點頭挺乾脆:「成!」

雨下得更大了,兩個人彼此錯身離開。司機讓利見天回到座車上。利見天臉上沒有表情,他對司機說:「回老家,我先去見母親。」

利見天在車裡思考:趙墨石已經跟傅宇交過手了。麻煩的是,黑無常居然輸掉?這與利見天的期望並不一致。他本來想的,是借用趙墨石的實力,一舉打趴了傅宇!這樣一來,院長的「私底下建議」,就成不了局。可傅宇這傢伙,竟然贏了九段的趙墨石?那也甭指望黑無常回棋院裡鬧了,院長的決定,現下是明擺著鐵打的改不了。

「真有這麼厲害?」 利見天輕聲說出這句話。

他期待趙墨石回傳的棋譜裡,能夠親眼瞧瞧傅宇現在的實力。 或許,有機會跟他單挑一場了?利見天從來不避戰!如果…

利見天想到這裡,他閉上雙眼,一隻手掐著眉心,緩緩揉動。 完全想錯了!利見天點醒自己,他去關心傅宇跟趙墨石對弈輸贏的結果幹嘛呢?重點是,傅宇這個傢伙,根本不應該再出現在他的人生裡!這混蛋,究竟怎麼又殺進來他的生命裡的? 可惡!

小酒吧裡的客人走得精光。 這不是因為天色已晚,而是店裡沒啥東西可賣。說白了,不是店裡沒啥酒水賣給客人,夜半時分,本該是酒吧生意最好的時候,可大刀這酒吧,不夠錢進貨!

「哎哎哎!」大刀一臉疲相,從廚房裡拖著步子走到吧台,他看著空蕩蕩的吧廳,燈也關掉幾盞:「我說呢!一文錢逼死英雄漢!」 傅宇上身靠著吧台,一手玩著舊舊的魔術方塊,面前的一杯啤酒,喝了一半,擺到連泡兒都沒了。

「我不是從那大傢伙身上才挖了十萬嗎?」傅宇不想看著大刀的臉色,那會給他挺大的壓力:「至少咱們還可以進進酒水吧?」 大刀搖頭:「進酒水?咱用酒水果汁去跟房東抵房租嗎?他媽的真是太狠了!這一條街,全都講好了漲租!我靠!還是謝謝你那下棋贏來的十萬,起碼欠那些進或盤商的錢,這一筆可以堵上他們一陣子的嘴!」大刀也開了一瓶啤酒,大口灌下肚子,左手一抹嘴:「這十多年來,好不容易建立起的酒吧一條街文化,就被這一票貪心的房東跟地產開發商給硬生生毀了!我去!」

傅宇皺著眉頭:「大刀,我跟你說句真心話。」

「你說!」

「酒吧一條街,根本算不上文化!」傅宇一口喝乾了已經快成了溫的啤酒:「就算房東不漲房租,咱們也快混不下去了。」

大刀一聽傅宇說這話,一股氣也洩了! 「嘖!咱們成了『瀕危動物』啦…」大刀說話的聲音變得小聲…

「『瀕危動物』?」傅宇喝得多了,有點兒反應不過來:「我查查什麼意思!」他掏出手機,看了一下說明,把手機屏幕上的一串字念了出來:「『瀕危動物,是指所有由於物種自身的原因或受到人類活動或自然災害的影響,而有滅絕危險的野生動物物種。』」傅宇斜眼瞄了一下大刀:「我看你的確像是野生動物。」

「我是說,咱們受到了『人類活動』的影響,快絕種啦!」大刀激動的將巨掌用力拍在吧台上:「那些貪心房東跟地產開發商的黑心『人類活動』!逼得我們開酒吧的快絕種啦!」

「你喝多久啦?」傅宇挺習慣大刀這付激動模樣,一點兒也沒被影響:「要不回去睡吧?我來鎖門。」

大刀明白傅宇沒心情跟他談這個,他像個石像似的站在傅宇面前一會兒,然後點點頭,拉下頭上的老虎頭巾:「好!我睡去!」 大刀將剛開的啤酒喝個精光,酒瓶朝吧台上重重一頓:「你拉窗上鎖、關冷氣、關電燈、關音樂、拉下大閘!」

「回去吧。」傅宇這話說得輕描淡寫。

但是這酒吧,也真的離關門大吉不遠了!沒錢難辦事。贏來的十萬,像一鉢水倒進沙漠裡,變不出個綠洲來!

「我真不是個做生意開店的料子…」傅宇聽見大刀從後門離開的聲音。他拉長了上半身,越過吧台,從冰櫃裡撈出一瓶啤酒,然後將屁股放回座上:「我不是嗎?」他自語,看著啤酒瓶:「原來我是『瀕危動物』啊…」一大口冰啤酒痛快的灌進咽喉!

「你還『畫畫兒』嗎?」 這一串字句,鑽進了傅宇的腦海裡。還是說,是傅宇,從腦海裡,將這串字句又翻將出來?他若醒似醉,看到了爺爺笑著問:「你還『畫畫兒』嗎?」

「爺爺?」傅宇倆眼看著啤酒瓶裡自己的倒影:「您顯靈啦?」

「你還『畫畫兒』嗎?」傅宇納悶,這是一個句子,還是一個誰,念出了這串字句?他現在是聽到的?還是看到的?

「你還『畫畫兒』嗎?」 他媽的!這是個女孩子的聲音!傅宇確定了!這是個女孩子的聲音!而且,不在他腦子裡,這聲音來自身後,酒吧大門進來的地方!

他知道問這話的是誰了!臉上炸出一嘴的笑!但有那麼一剎那,還真不能肯定自個兒是不是聽錯了? 傅宇俐落地一轉身,手上的酒瓶差點拿不住:「魏敏?」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14010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