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月光下的驗票員50馬大祿嚴厲大聲說道:「我堂堂一個鎮長說的話,他媽的還有假嗎?」
2017/05/24 16:52:14瀏覽430|回應0|推薦21

月光下的驗票員50馬大祿嚴厲大聲說道:「我堂堂一個鎮長說的話,他媽的還有假嗎?」

「有人瞎傳,」馬大祿對著前來弔唁的鎮民們說:「什麼驢子拋家棄子,在大城市裡另結新歡,」說到這兒,他臉色一沉:「鬼話!」 馬大祿看著秋蘭腫了的雙眼:「讓秋蘭扛了好些年的閒言閒語。這不回來了嗎?」他看向驢子的棺材:「我說他不容易,離家千里,在外拼搏,不就為了妻子、孩子過上好日子嗎?驢子他做到了沒有?」

鎮長馬大祿說到這兒,想起了在那醫院冷庫裡,身穿白袍的小伙兒念著:「發現地點四周無其他物件,屍體身上無其他物件、現金、首飾、身分證件…」

鎮長馬大祿將摺扇插在褲子後口袋兒裏,從西裝內袋裡掏出一小包兒,他看著大家:「我告訴你們,驢子做到了!」

從秘書那兒知道驢子死前真實情況的王奕軍、廚子老丁、廚房梁嬸看著鎮長馬大祿手上的小包兒。 馬大祿在眾目睽睽之下,拉開小包兒的拉鏈,拿出一本存摺,他亮給靈堂裡的大家看:「驢子在外地這幾年,省吃儉用,」

他攤開存摺:「給秋蘭跟孩子,攢了…三十萬!」鎮長將銀行存摺翻開,舉得高高地給大家看!

韓吉表情詫異!他望著鎮長馬大祿手上那本嶄新的銀行存摺。

馬大祿發覺韓吉的眼神有疑問,便大聲嚴厲地說道:「我堂堂一個鎮長說的話,他媽的還有假嗎?」

王奕軍朝鎮長點了點頭,他明白了!對鎮長這番作為滿是敬意!這筆錢,並不是驢子在世的時候攢下的,而是鎮長掏自己的錢,給秋蘭跟孩子安家的!

鎮長馬大祿走向秋蘭,他彎身將存摺,雙手交給秋蘭。但是秋蘭彷彿失神似的,只是靠著驢子的棺材。他祇得讓驢子的孩子拿著:「收好,這是你爸爸留給你們的錢。收好。」

孩子手裏拿著,臉上沒有表情。

鎮長馬大祿站直了身子,拉襯了西裝,他一手壓在驢子的棺木上,另一手掏出褶扇,威武英氣地用褶扇指著靈堂裡的眾人:「你們,不給驢子喊聲『好』嗎?」

這一刻,要是有人站在雪白的月光大街上,都能清清楚楚地聽到從鎮公所一樓大廳傳出來的響亮人聲。

「好!」

「驢子好樣兒的!」

「服你啦!驢子!」

「好驢子!」

這接連不斷的讚嘆,隨著呼嘯不止的漫天飛雪,卷上了月光大街,卷上了白色山稜,卷上一望無際,飛白漫漫的深邃夜空…

鎮長馬大祿連著幾天忙著驢子的出喪,這天直到近午時分,才到了自己的鎮長辦公室。 他整肅好自個兒的衣冠,朝辦公桌上的土地公神像長長一揖:「弟子馬大祿向老人家誠心敬拜。這次弟子出行,把驢子的事兒給辦得妥妥當當。」

他嘆了口氣,看著土地公微笑的木雕像:「說真的,真是累壞弟子啦。弟子還掏錢,給了秋蘭他們家三十萬…這,真是肉疼!」馬大祿對土地公像說道:「但是,肉疼比不上心疼!我在這兒向您誠心許願,這鎮長的位子,我一定好好兒幹!一定得將月光鎮給發展起來,讓大夥兒吃好住好過得好,就算離鄉出外拼搏事業,也一定讓他們風風光的回來!」

鎮長馬大祿說完,坐回沙發,拿起桌上那張之前王奕軍在離開月光鎮那晚,從自己辦公室門縫下塞進來的紙條。他看了一遍,嘴裡發出「哼哼」冷笑:「臭小子!」 他撥了電話給秘書:「叫王奕軍來。」

秘書的回答聲,卻在馬大祿的辦公室門口。 馬大祿一抬頭,看著秘書手上端著個筆記本電腦。

「喲?正叫你,你就來啦?我說找王專員來,要跟他聊聊這張紙上寫的事兒!」

秘書皺著眉頭,他走向鎮長馬大祿,將筆記本電腦放在桌上:「王專員的事兒,我會去叫他。不過,」秘書打開屏幕:「當初幫韓吉拍MRI檢驗的那家瑞祥醫院,主治醫師有急事兒找您!」

「是嗎?」鎮長馬大祿:「咱們還有什麼賬沒跟人家結清的嗎?那可是鎮上幫韓吉代墊的,回頭還得跟他要回來呀!」

「我服了你啦!」廚子老丁跟廚房梁嬸倆人沒到中午,就跑到韓吉的茶寮來探望他。

三人一坐下,韓吉就倒酒,梁嬸還帶了幾盒剛開發出來的「野戰餐盒」來給韓吉試試味道。老丁一杯黃湯下肚,張口就對著韓吉說出這句佩服的心裡話!

「這都是老天爺的安排嘛!我呢?」韓吉笑得眼睛眯成一條縫:「也就是個跑腿兒的,是吧?」

廚房梁嬸將餐盒往韓吉桌前一推:「吃著吃著,別淨喝酒!嚐嚐味道怎麼樣呀!」

韓吉樂得動筷子往嘴裡送:「這味道…真不錯!好手藝!」

「唉!」梁嬸嘆了口氣:「我說你這也算是功德無量呀。驢子怎麼說,都是落葉歸根。但是秋蘭那兒…唉!」

韓吉跟廚子老丁都知道廚房梁嬸的意思。秋蘭盼了這麼多年,沒想到盼回來的,竟然是一口棺材!

「秋蘭這一晌,還好吧?」韓吉放下筷子問梁嬸。

「這兩天看起來平靜了一點兒。」廚房梁嬸自己也喝了口酒:「孩子還小,日子還是得過下去是吧?驢子出外這幾年,總是不錯啦,攢了這筆錢留給秋蘭跟孩子。我是勸她,給自己跟孩子買套小房子,別擠在馬大祿他那舊破房裡。馬大祿那兒算盤打得精,一心想把租給秋蘭的那小破房給改成茶水攤,做觀光客的生意。現在驢子留了錢給秋蘭,咱們就別跟馬大祿蹭,搬出去換新房,給小孩子的環境也好是吧?」

韓吉聽到這兒,他很清楚,驢子死的時候,窮得身無分文!就算有,也在街邊兒給摸走了!是馬大祿挖了自己一塊肉,拿驢子出外攢錢當理由,送給秋蘭安家的。

他到靈堂那晚上,當場看見馬大祿這份義舉,對他也就沒那麼討厭。

「是呀,是呀!」韓吉也不對兩人說破:「驢子終究為妻子孩子盡了力。」

廚子老丁幫著韓吉倒酒:「我之前還懷疑過您吶!」

「懷疑啥呀?」韓吉端起酒來就是一口!

「哎!」老丁笑得有點兒尷尬:「不就是說你韓吉能通靈的事兒嘛!一會兒三毛來找你,一會兒又是朱彩來叫你讓他兒子回來祭拜!我說真的,這兩樣兒,在我那時候看來…沒評沒據的事兒嘛!但是驢子!」廚子老丁一口酒喝光:

「我說你韓吉有本事!真玄了這是!」老丁用酒杯指著韓吉:「『月光下的驗票員』,服氣!」

作者:房純輝

每週更新

*以上圖檔來自網路,經文案合成後再製。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02827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