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月光下的驗票員49「驢子,」韓吉蹲在散發著寒氣的屍身旁,擠出一絲笑容:「我來帶你回家了。」
2017/05/17 17:15:30瀏覽471|回應0|推薦37

月光下的驗票員49「驢子,」韓吉蹲在散發著寒氣的屍身旁,擠出一絲笑容:「我來帶你回家了。」

當鎮長馬大祿回到這家讓韓吉暫時修養的瑞祥醫院櫃檯詢問時,他以為要是驢子的屍身真的在這兒找到了,自己應該會嚇得全身哆嗦!

並沒有呀。

行政醫務人員在櫃檯收了他現場寫好,並且蓋上鎮公所關防大印的辦理查詢公文之後,確認了有和馬大祿所提供的驢子照片相符程度高達百分之八十的無名屍,的確收存在醫院的地下三層冷庫裡,已經停放了一年多。

他沒有一絲一毫的害怕見到屍體。反而有一種強烈的悲傷感!不過馬大祿並沒有當場流下馬尿,而是心裡頭一團空!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是這樣?

醫務人員領著馬大祿、韓吉、秘書三人到了收存無名屍的冷庫。他看了手上文件夾的編號,對照著冷庫上一格一格的號碼。

韓吉一手緊緊抓著秘書的肩膀:「在這兒?在這兒!」他沒讓驢子失望?還是讓秋蘭絕望?自己真的在幽冥的分際之間,將驢子多年來行蹤成謎的答案給尋到了嗎?要真是驢子,那接下來得怎麼辦?秋蘭接下來該怎麼辦才好?

秘書感受到韓吉的握力,傳達到身上的是緊張、激動與恐懼。他真的從對「韓吉能見鬼」的半信半疑,到此刻可說是深信不疑了!驢子竟然在躺在這兒?秘書原本認為,他這次跟著鎮長還有韓吉出門,就是個瞎晃!是因著鎮長在土地公神向前,拗不過韓吉的關係。他壓根兒兒不相信往大城市裏走一圈,就能確實找出驢子的下落。

是呀,秘書猜對了一半,在大城市裡的確沒找到驢子的下落,卻在韓吉因為昏倒,中途下了火車的小城市裡的醫院裡找到了嗎?

行政醫務人員是個三十歲出頭的小伙兒。他認清了編號,從冷庫的十六個冰存格裡,拉出右下角第四排其中的一格凍櫃。

「嘩啦、嘩啦」的聲音,在陰冷的冰庫裡,趁著間或閃暗的日光燈管照映下,扎扎實實地鑽進了韓吉、馬大祿及秘書三人的耳朵裡! 屍帶上的拉鏈,被這穿著白袍子的小伙兒利索地拉開! 鎮長馬大祿跟韓吉兩人,蹲在被拉出的停屍台旁邊。

「編號1034,」瑞祥醫院的行政醫務人員看了一眼這具男性屍體,然後對照著手上的文件夾,像是自說自話的念出:「發現日期,2016年年底,11月17號清晨五點三十分。城西大街七巷,第四小學東校門旁。」 這不就是一年多以前了嗎?鎮長馬大祿聽得清清楚楚!

「死因:因戶外溫度過低引致多重器官衰竭,凍死。生前有脫水、營養不良、胃潰瘍。肺葉有部分積水,據判斷應該是感染肺炎。腎功能失調、右手橈骨骨折,身上五處凍瘡。其餘無重大外傷。發現地點四周無其他物件,屍體身上無其他物件、現金、首飾、身分證件。無法查知真實身份。」行政醫務人員念到這兒,闔上文件夾:「判斷該名男子年約三十歲到五十歲之間。」

韓吉根本沒在聽這小伙兒念什麼。他的目光全部集中在這具無名屍身上…

這具男性無名屍的身體,由頭到腳,顯現出毫無生氣的灰白色。僵直的身軀,將生前所有的記憶凍存在深處,再沒人能問得出來生前的遭遇。 頭髮上搭雜著不少白髮。眉頭還像是緊鎖著一般,有著迷失與失意的交錯感。鼻頭給凍黑了一大塊,左眉上的中間缺了一小段。脖子細瘦,血管還看得見紫黑色。胸膛上的肋骨條條盡現,是瘦出來的?還是餓出來的?肚子平扁…

「瞧清楚了沒有?」馬大祿在韓吉身邊小聲地問。

他會這樣問的原因,是因為眼前這具無名屍,跟自己所持有的驢子照片,有著些許的差距。馬大祿不能確定這樣的差距,是不是因為多年出外的風霜,把驢子的模樣給消磨了?但是從臉型及嘴巴的線條看起來,這具男性無名屍在他看來,真的就是驢子!整個月光鎮才多少人?自己家鄉裡長大的,有誰是他馬大祿認不出來的呢?

馬大祿見韓吉不吱聲兒,於是用手肘推了他一下!方才發現,韓吉的身子像是大石塊似的,紋風不動! 韓吉此時慢慢地移動了自己的右手,他止不住眼中的淚水,像小河似的順著臉頰往下巴流淌,一滴又一滴的濺落在冷庫的地上。韓吉顫抖的手,輕輕地按在這具在異地冷庫裡躺了一年多,無人聞問的男性無名屍額頭上。

「驢子,」韓吉蹲在散發著寒氣的僵直屍身旁,擠出一絲笑容:「咱們,回家了。」

日落後的月光車站月台上,站著的幾乎都是鎮民,只有少許的觀光客。

上午收到秘書信息的王奕軍,臉色鐵青的到秋蘭的住所,告訴她,丈夫驢子已經找到了。而Tracy則一直陪在秋蘭身邊。

火車即將進站,鎮民們陪著哭昏過去好幾次的秋蘭,站在月台旁等待著驢子回來。秋蘭跟孩子換上一身喪服,廚房梁嬸、廚子老丁等人,表情哀悽嚴肅地和Tracy一起陪著她。

鐵道上的積雪被剷飛四碎。載著驢子棺材的火車,在飄雪黑夜中,像是破浪似的朝月光車站前進。這是一次最讓人心碎的火車進站。

最後一節車廂沒有乘客,只有鎮長馬大祿、秘書、韓吉,還有四位幫著扶棺回鄉的仵工。

秋蘭見到火車的最後一節車廂,停在自己面前,她在Tracy及廚房梁嬸的攙扶下,大聲嚎哭!哭得身子癱軟! 「驢子呀!哎呀!驢子呀!」秋蘭的嚎哭,把整個月台的人都給哭得心碎!

火車車廂門一開,領頭的是鎮長馬大祿。他老遠就聽見了秋蘭的哭聲。馬大祿將手上的摺扇握得老緊!他得用這法子,才能克制住不流淚。

王奕軍和觀宣課長走到鎮長馬大祿身旁對他說道:「靈堂設在鎮公所大廳,已經準備好了。」

馬大祿微微點頭,他回身面向車廂,用堅定的語氣,遮掩內心的悲傷,他只說了三個字:「抬下來!」

「驢子呀!到家啦!」廚房梁嬸臉上爬滿了淚水,朝著運下車廂的薄版棺材大聲嚎哭!

秋蘭已經聲音嘶啞,她緊緊地抱著孩子,勉強支撐著。而孩子的臉上貼著慌張,他不懂的是,爸爸好不容易回來了,怎麼大家都哭了呢?孩子眼睛睜得大大的,眼裡掛著味滴出的淚水,他小聲地叫了聲:「爸爸…」

廚子老丁緊緊地抿著嘴,揮手讓鎮民們讓出一條道兒來:「讓驢子過。」

白色的雪花、漆黑的天地、紅焰閃動的火把…驢子的棺材在眾人抬領下,往鎮公所大廳緩緩前進。

鎮公所大廳的靈堂佈置得白淨肅穆。 仵工們將驢子的棺材放在廳裡正中。靈堂上供著一張驢子生前的照片,白色的花圈繞了一圈,輓聯圍住了大廳三面。共桌上放著牲鮮五品,大白燭一對,一銅香爐上點著清香一柱,青煙冉冉,畫出一條彎折向上的曲線。

秋蘭跟孩子趴跪在驢子的棺材旁。生離死別,大悲無言。其餘眾人依著禿頭觀宣課長的安排,一一上香致哀。Tracy看著韓吉一臉老淚縱橫。而王奕軍的心思除了跟著感到悲傷,更多的是疑惑與不解,為何韓吉能夠…他能夠找到這位驢子的下落呢?

「我說,」鎮長馬大祿手上還是緊握著摺扇:「這幾年,驢子…不容易呀!」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02827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