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小說 – 鐵簫緣〈二〉
2021/04/08 00:00:40瀏覽517|回應0|推薦46


嚴湛抵達錢塘,先去拜謁太守君。太守與嚴湛已過世的父親是故交,堅持要挽留這位故人之子當自己的幕僚,同時他手下的這些幕僚雖都是東南一帶的傑出人才,彼此之間卻相處融洽註x2)。盛情難卻,嚴湛自然答應了下來,太守設宴款待,賓主盡歡。

 

嚴湛放假時曾前往杭州,泛舟於西湖之上欣賞著六橋烟柳的美景,一時興起就抽出那支鐵簫吹奏起來,簫聲響起之時,四周頓時彷彿變得寂靜無聲,似乎都在安靜的聆聽著的樣子。忽然,嚴湛見到先前那名老翁突然出現在自己的船上對自己說

 

「老夫知道你不是個小氣的人,何不再請老夫吃喝一頓?這幾天忙著處理事情,累的老夫飢渴得快要死掉了!等老夫為你牽好紅線、當一回月下老人之後,老夫就要回去,回到那空無所有之處,一個人孤獨寂寞,也不會再以口腹之慾麻煩別人了。」

 

嚴湛說:

 

「好。」

 

就吩咐僕人拿著錢去買來了蒸餅、肉食、野菜與村釀,都擺放在老翁面前。但見如殘雲捲雨、大海鯨吞,這麼多食物一下子就被老翁一掃而光,看得嚴湛不禁豎起了大拇指,說:

 

「真是豪邁無比啊!老人家!就讓晚輩為您吹奏一曲助興吧。」

 

便取簫吹奏著,那嗚嗚咽咽、悠悠揚揚的簫聲,就像是描繪出了仙人戲海景象的樂曲。老叟側著耳朵傾聽了許久,就向嚴湛借來把玩著,說:

 

「這是仙人收集了鐵洲的鐵,雷神豐隆負責煽風,風神封夷(或作「風姨」)負責燒火,鎔鍊而成的鐵簫。如果使用一般的馬蹄鐵、沾染汗漬的盔甲熔煉鍛造製成,那可真是讓嘴唇感到髒死了!」

 

剛說完,就聽得「丁冬」一聲,那鐵簫已經掉入西湖之中。嚴湛知道老翁有些神奇之處,因此對此意外變故也沒有表現出惋惜的樣子。老翁見狀,拍手大笑著說:

 

「你就像那東漢時的儒生孟敏,瓦罐落地摔破了卻一點也不驚慌的繼續前行,足可稱得上是雅量。雖然如此,老夫還是應當將寶物返還。」

 

老翁隨即將食指、中指併攏如戟,向著湖水念起咒語,又怒斥了數聲,水邊伸出了一隻有畚箕那般大、青藍色的巨大手掌,拿著一隻鐵簫露出了水面。老翁不但沒有收下,更是生氣的斥責著說:

 

「不過區區一個小神,竟然敢只用一隻手拿著而不以雙手捧著恭敬的獻上嗎?若真執意如此,老夫就斬了你的首級!」

 

隨即就見到二隻大手掌都伸出了水面,雙手併攏對著老翁作合十行禮的樣子。老翁這才笑著說:

 

「這回姑且饒恕了你。」

 

將鐵簫取回後叱令對方退去。

 

老翁將鐵簫交還給嚴湛嚴湛接過一看卻大為驚訝,原來嚴湛的鐵簫上篆刻著銘文內容是「石華」二字,而現在老翁返還的鐵簫上卻銘刻著「瓊液」二字,就向老翁拱手做了個揖並客氣的詢問說:

 

「老先生用這支極為相似但銘文不同的鐵簫換了晚輩原本的那支鐵簫,不知有何用意?能為晚輩說明嗎?」

 

老翁說:

 

「先前你所得到的鐵簫是雄的,現在老夫換給你的鐵簫是雌的。它們的材質雖然相同,聲音卻有所區別。總而言之都是寶物,但是最終也都將會返回天上去,現在只是暫且寄放在傑出之人的手中,好讓老夫藉著它們撮合一樁美滿姻緣罷了。」

 

說完,老翁又一派灑脫的告辭離去

 

嚴湛試著用這支鐵簫吹奏一曲,雖然音質果然有些不同,但簫聲也能令深潛水中的蛟龍感動、迎接聞聲而來的彩鳳,不是那些普通的簫所能相比的,就將這支簫也放入錦囊之中帶回住處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蓮幕」,指「儉府」,也作「芙蓉幕」、「蓮府」。見《南史.卷四十九.列傳第三十九.庾杲之王諶孔珪劉懷珍(原文網址: https://ctext.org/wiki.pl?if=gb&chapter=468936 )》,南朝齊高帝蕭道成時,時年二十八歲、善於禮儀典章的左長史王儉(字仲寶東晉名相王導五世孫)遷任尚書右僕射,領吏部,封南昌縣開國公,後再轉任尚書左僕射,兼任太子詹事。王儉官高德重,幕僚多為碩學名士,當時的人便將他的官署比作「蓮花池」,進入王儉幕府擔任幕僚稱作「入蓮幕」。後便以「蓮幕」稱誦讚美大官的幕府。

 

註x2:「東南」,即東南地區,引申含意可參考成語「東南之美」,東南地區的英俊之才。

「欵洽」,即「款洽」,親切融洽。「欵」為款的異體字。

 

:「闖然」,指突然進入的樣子,或者孟浪行事,或指生動活躍的樣子。

 

:「勾當」,辦理、處理或作事、謀生。作為名詞時則指營生、行當、事情(現一般指壞事)。

 

:「無何有鄉」,指空無所有的地方。出自《莊子.內篇.逍遙遊》:

惠子謂莊子曰:

「吾有大樹,人謂之樗。其大本擁腫而不中繩墨,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規矩,立之塗,匠者不顧。今子之言,大而無用,眾所同去也。」

莊子曰:

「子獨不見狸狌乎?卑身而伏,以候敖者;東西跳梁,不避高下;中於機辟,死於罔罟。今夫斄牛,其大若垂天之雲。此能為大矣,而不能執鼠。今子有大樹,患其無用,何不樹之於無何有之鄉,廣莫之野,彷徨乎無為其側,逍遙乎寢臥其下?不夭斤斧,物無害者,無所可用,安所困苦哉!」

 

:「青蚨」,指銅錢。見《小小說青蚨血施錢返術

 

:「墮甑不驚」,孟敏(字叔達)客居太原。一次他的瓦罐掉在了地上,他頭也不回的往前行去。名士郭太(字林宗)見到之後而問他這是什麼意思。他回答說:

「瓦罐已經破了,再看有什麼用處?」

郭太感覺孟敏不一般,於是勸其遊學。十年後終於成名,三公都徵召他去當官,他一概不願意屈就。見《後漢書.卷六十八.郭符許列傳.第五十八》.郭太 附 孟敏:

孟敏字叔達,鉅鹿楊氏人也。(《十三州志》曰:楊氏縣在今魏郡北也。)客居太原。荷甑墯地,不顧而去。林宗見而問其意。對曰:

「甑以破矣,視之何益?」

林宗以此異之,因勸令遊學。十年知名,三公俱辟,並不屈云。

 

:「葢」,音異同「蓋」,為蓋的異體字。此處是虛詞,大概如此的意思。

 

:「太虛」,天空、空虛寂寞的境界。

 

:「洒然」,此處作形容態度瀟灑、灑脫的樣子。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二鐵簫緣

 

海甯嚴生,世家名士,名湛,字露文。

……

生至錢塘,謁太守鐘君,與先世有舊,堅留之入蓮幕,東南欵洽,飲宴極歡。嘗泛舟看六橋烟柳,抽簫吐音,萬籟悄瞑。忽見前叟闖然至,曰:

「郎君不吝,曷餐飲老夫?數日勾當,幾饑渴欲死俟!做月老畢即歸。無何有鄉,落落漠漠,不復以口腹累人。」

生曰:

「善。」

呼僕取青蚨市蒸餅肉食、野蔬村釀,雜置叟前,如殘雲捲雨、大海鯨吞,傾刻掃去。曰:

「豪哉!叟也!」

取簫吹之,嗚嗚咽咽,悠悠揚揚,擬仙人戲海之曲。叟側聽良久,即借而把玩,曰:

「此仙人聚鐵洲之鐵,豐隆煽風,封夷司火,鎔鍊而就。若馬蹄汗甲之精,汙唇甚矣!」

言已,忽丁冬一聲,已墮澤國。生知其神靈,無惋惜態。叟撫掌大笑曰:

「郎墮甑不驚,可云雅量。雖然,當反其璧。」

旋戟指咒水,咤叱數聲,水際露一巨掌,大如箕、色如靛,擎簫出波。叟怒詈曰:

「藐爾小神,敢隻手持不以雙手獻耶?果爾,當斬汝首!」

旋見二掌俱舉,作合十狀。叟笑曰:

「姑恕汝。」

取而叱之退。

生視之大驚,葢前則刊篆文曰「石華」,此則文曰「瓊液」,乃揖而訊之曰:

「以彼易此,庸有說與?」

曰:

「前所得者,雄也。今所易者,雌也。其質雖同,其聲各別。總之寶物,終返太虛,且寄名流,藉作撮合。」

言已,又洒然辭去。

生試奏之,果亦能泣潛蛟而迓采鳳,非凡品也。遂囊之而歸。

……

 

 

( 休閒生活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edhorse&aid=160051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