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西塘】旅行/意外/慢活
2007/12/20 08:00:49瀏覽2482|回應3|推薦43

我是個一板一眼的魔羯座,每次旅行總像做功課,事先規劃出詳細的行程表,然後按表操課。某晚,跟卡夫看《康熙來了》,康永邀請艾莉絲、小嫻、黃小柔、麻衣、陳德烈等明星上節目分享旅遊日記,艾莉絲秀出自己多趟旅行鉅細靡遺的行程規劃,並透露曾為了朋友不照行程走當場發火。小柔抱怨:「我肚子餓了,想吃點東西。」艾莉絲憤言:「不行,如果現在吃東西,就趕不上,博物館快關門了,我們七點才用晚餐,全安排好了。」卡夫猛然驚呼:「那不就是妳嗎?」

額頭滲出若干汗珠,支支吾吾地結巴起來。沒錯,我正是艾莉絲的翻版。我把機票買好,旅館訂好,餐廳查好,連位於地圖哪個位置都標示清楚,火車、巴士時刻列好,如果可以預訂也在一個月前訂妥……卡夫只需跟著麗貝卡旅行團走,萬事不用煩惱。旅途拒絕意外與激情,行程豐富得把一天當一星期用。填鴨趕集似的,彷彿有根鞭子在身後抽打,「咻!啪!走!走!走」,去完這裡換那裡,別逗留!而我們旅程中無數爭執經常發生在如下場景:


維也納貝爾維德宮門口。

「我不去了,要去妳自己去!我要回旅館休息!」

「求求你!只要去吃完大名鼎鼎的薩赫蛋糕我們就回飯店。」我死皮賴臉苦苦哀求。

「妳說的喔!」面露疑色斜睨著我。

結果吃完了蛋糕,又被我死拉活拉拉去了百水公寓,逛完了百水公寓,又被我牽牛趕驢般拖到了郊區Grinzing的小酒館……

捷克胡魯波卡小鎮外,森林小徑中。路標不清,有迷路徵兆。

「去看看啦!」

「不管了,我們分道揚鑣吧!我要回去了。妳自己去吧!」堅決不為所動。拉鋸失敗,只好一起回到巴士站等車。

泰山中天門,卡夫大腿抽筋。

「我要搭索道上去。」

「都走一半了,再堅持一下就到了。」雙腿早已麻木的我不過在逞強。

被我硬拉,從山腳岱廟,一路爬了6666階登頂後,面色鐵青的他,半句話也不願跟我說了。


所有旅行如出一轍,從頭到尾跑來跑去。我切切實實實踐「行萬里路」,且要讓這萬里路裡的每一分吸收勝過讀萬卷書。卡夫說跟我出去旅行,真~累

我自己回憶起來也挺累。雖覺得累,卻樂此不疲。總說服自己,假期如此短暫,每天廿四小時不夠用,必須讓每一秒發揮最大功率,沒時間浪費在休息,浪費在意外。但隨著旅行的足跡愈廣,愈發現目的地不是重點,所有值得津津樂道的、念念不忘的,竟全是我當初避之唯恐不及的「意外」。差點尿在捷克巴士上、差點趕不上往威尼斯的夜車睡在羅馬火車站、誤觸某大「噓不可說」教堂警鈴差點被送去警察局、被印度潑猴抓傷差點得到狂犬病、巴士行駛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長城外荒山野嶺懸崖峭壁阿彌陀佛念個不停差點活活嚇死……。即便尷尬糟糕透頂的回憶,經過歲月的淬煉,居然點點滴滴俱出落得甜美動人。而特別美味的餐廳與溫暖的旅舍全是自己「意外」發現,而非旅遊書或網站旅人大力推薦。

漸漸,我開始擁抱「意外」、享受「意外」帶來的樂趣。倘若唐三藏不是老被妖怪擄走,千鈞一髮險些被吃掉,這取經的過程將是多麼無聊。夢遊仙境的愛麗絲總是到不了目的地,或者根本不知道目的地在哪裡,但這不重要,能夠回家就好。家才是旅行的終極目的地,從家出發便是為了返家,體驗家的美好。客居上海是我人生最漫長的旅途,一切可慢慢來,經得起意外。因此最近,我不再訂旅館、不再查餐廳、不在旅途前試圖掌握未知,隨遇而安、順從直覺,往往能獲得純粹的驚喜、感動,撿拾更豐碩的果實。

西塘之旅便是場「意外」。旅行目的地臨時由紹興改成了西塘。廢話不多說,細軟款款,就搭火車去。卡夫甚至建議我們可以玩個「桃太郎電鐵」真人版遊戲,靠擲骰子決定目的地,最終看誰先回家。這仍舊考驗我對意外的熱愛程度,尚待從長計議。

結果,西塘意外地令我失望。但正當自己被失望的情緒淹沒、喪失正確判斷力時,卡夫建議我們停下腳步。他說:「每次旅行總是走來走去,有時候應該坐下甚麼也不做。看看藍天、曬曬太陽。」我有些猶豫,但決定試試看。我們選了個岸邊,坐下,叫壺茶,放鬆每條筋骨、每個細胞,用最舒服的姿勢癱在躺椅裡,雙腳翹起放在堤上。時光彷彿瞬間停滯,我豎起耳朵傾聽流水潺潺、微風捉弄樹葉窸窣的聲音,眼前景物都成了刻意慢動作的電影,小船緩緩駛來,上面載著一群我長久誤會為鴨子的鳥類。Google大神告訴我牠叫鸕鶿,俗名魚鷹,是種專門飼養來抓魚的猛禽。黑得發亮的羽毛中神氣地長著鮮黃色的鳥喙,氣宇軒昂立於船頭,蓄勢待發。一隻隻陸續下水,卻陸續失敗。漁夫大嘆今日運氣太壞。突然,一隻魚鷹躍入水中好像咬住了某件物事。「抓到了嗎?」我也一起緊張起來。但見那頭鳥嘴裡緊咬一只酒瓶不放,被漁夫撈了上來。漁夫費了一番功夫才把酒瓶從鳥嘴卸下。鳥對自己身為同伴中唯一有收穫者甚感得意,雙翅高展,抬頭挺胸,一副目空一切貌。其牠鳥對其挑釁視若無睹,惟有一隻耐不住性子當場吐槽。兩隻鳥便如同在吵架,分別將喉嚨鼓得滿滿的,脖子向後仰得快要折斷的樣子,接著,一種來自外太空的異聲,「嗄嗄……」劃破長空。一隻嗄完,換另一隻。此起彼落,足足嗄了二十分鐘才分出勝負。當我們以為可以耳根清靜時,牠們又開始搶起一塊木板,各自咬住一端不放,另一場長期對戰又展開了。

我的心情不可思議地因為這聲聲嗄嗄怪叫變得輕盈,冬陽出奇地和煦,西塘悠閒、夢幻、圖畫般的美,全在這一盞茶功夫被我「喝」出來了。我似乎終於體會「慢活」的真諦。

許多時候,放慢腳步,停一停,才能看見與聽見。

這趟西塘之旅便在充滿意外中緩慢地結束,我回到暫時居留的「家」,繼續進行我在中國的旅程。魚鷹陣陣嗄聲宛若暮鼓晨鐘靜靜沉澱在我的心靈。

後記:憤世嫉俗的我,還是不禁擔憂起魚鷹的未來,或許有一天牠們將永遠抓不到魚,或許有一天看魚鷹撿垃圾會成為一種表演,然後向參觀遊客索取費用……

PS 精彩魚鷹看圖說故事,請到相簿去。

用 BloggerAds 替公益盡心力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ebeccashanghai&aid=1467727
 引用者清單(2)  
2007/12/21 19:09 【咫尺天涯 Bon Voyage】 去印度可能發生的事
2007/12/21 01:07 【咫尺天涯 Bon Voyage】 夜景的代價─羅馬之夜變奏曲

 回應文章

雙魚海豚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不期的意外~
2007/12/21 00:08
的確是旅行中最難忘懷的記憶!
麗貝卡在上海回來了(rebeccashanghai) 於 2007-12-21 00:25 回覆:

真高興也有人喜歡「意外」。

我還以為大家都認為我在胡說八道呢!


黃靜宜(辛蒂雅)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慢活也好,快活也好,能活就好~
2007/12/21 00:08

我的『症頭』沒你這麼嚴重,倒不是我不珍惜出國旅遊那短短幾天,而是個性始終『不求甚解』,沒法做太精細的工作。是以,行程頂多分出上午做啥,下午做啥,然後就會多出很多時間。不過要是回來才發現有那個有名的地方居然那時沒去,也是會搥心肝的!

by the way ,你的堅持是對的,薩黑蛋糕怎能不吃啊!!

麗貝卡在上海回來了(rebeccashanghai) 於 2007-12-21 00:33 回覆:

慢活也好,快活也好,能活就好~

說的是。

我現在也沒那種症頭去做那些工夫了,不過那是因為目前都屬於「國內」遊,要去機會多的是。倘若哪天卡夫心情大好,願意進行我肖想已久的「葉門行」還是「伊朗行」,鑑於這些地方一輩子可能只會去一次,還是得把一天當一週來玩,不然我回家赫然發現,竟然重點都沒去可能會一輩子遺憾。

薩黑蛋糕確實很好吃。不過我私下認為我在Bad Ischl曹納咖啡館吃到的更棒。


黃冠軍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令人唏噓之漁噟
2007/12/20 11:01

以前也看過相關影片,漁噟們白日聽話的為主人賣命,

到了 晚上主人登岸飲酒做樂,牠們卻孤獨的站在船邊,

忍受著黑暗與冰冷地海風。

麗貝卡在上海回來了(rebeccashanghai) 於 2007-12-20 17:12 回覆:
我還沒想到這些魚鷹如果抓不到魚會有甚麼下場耶?牠們會因此就沒東西吃嗎?而西塘河水污染如此嚴重,牠們日積月累吃那些魚,有一天會發生如同在台灣「被高麗菜毒死的鴨子」的悲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