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unknown future for China (translated by S.W. from England)
2009/03/11 23:25:42瀏覽465|回應0|推薦1

[翻譯] 充滿未知數的中國經濟前景 

思文翻自 經濟學人
http://www.economist.com/displaystory.cfm?story...

中國經濟
充滿未知數的中國經濟前景
Jan 29th 2009 | XINJI

"全球經濟風暴痛襲中國勞工 "

隨著中國農曆春節假期的結束, 估計有數百萬勞工將從鄉下魚貫返回城市的工作崗位。但是中國河北省專事毛皮加工業與煙火製造業的辛集市, 只剩下寥寥可數的工作機會。這個曾欣欣向榮的城市也難逃全球金融危機的重大打擊。

中國領導者現在無不費盡心力處理中國迄今所面臨最大波的失業潮。首當其衝面臨失業窘境的是來自鄉下的農民工。農民工是出口導向為主的企業與工地所仰賴的主 要勞力來源。上百萬農民工全丟了飯碗。而多年受惠於良好經濟成長率的都市白領階級近來的話題都繞著津貼縮水及薪資凍結打轉。有些甚至也沒有工作。一直以來 中國政府最怕得罪的學生, 也同樣面對自二十年前天安門事件以來最嚴峻的就業前景。正當共產黨準備在十月一日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六十週年的同時, 一方面也憂慮中國民眾日益高漲的怒氣。

辛集市位於北京南方約四小時車程的河北平原。在當地政府野心勃勃的領導下, 辛集市正是中國多個快速新興城市的典型代表。相對的, 現今的辛集市與中國其他興起都市一樣正在步入經濟緩衝期, 其成衣製造出口需求量嚴重下滑。截至十一月, 辛集市內通常在春節假期將至才關閉的工廠大多提前兩個月歇業。數以萬計的工人回到他們位於辛集市附近的村落老家, 期盼假期結束後能重返工作崗位, 然而多數人希望卻落空。

對辛集市政府而言, 失業問題乃是燙手山芋。辛集市的新市鎮, 建有寬敞的大馬路, 十字路口矗立著仿艾菲爾鐵塔的建築, 及皮覆外觀倒插著火箭造型設計的展示中心, 再再展露地方政府的雄心壯志。當地政府早已計畫在未來數十個年頭達成每年13%的經濟成長率。自去年底起, 出口訂單大幅萎縮導致數千個中國工廠停止生產, 大家多把焦點放在出口大宗廣東省的勞工狀況。工廠倒閉無法支薪引發多起抗議事件。但是在表達心聲後, 許多工人便返回偏遠內陸省份的村落。然而辛集市的勞工多半是當地人, 無法輕易擺脫困境。

不少中國的城鎮也發生同樣的情況。中國農民工勞力的相關數據不明確。不過官員認為有兩億多來自鄉下的非務農勞工, 其中有八千萬人選擇在家鄉附近工作。近年來, 在就近家鄉城市工作的比例日趨成長, 因為內陸反而有較多的工作機會, 條件也比廣東和其他沿海城市來的優沃。

位處辛集市市界與皮製品加工區旁的錨營村, 共產黨幹部李相葆 (音譯) 表示錨營村四百位村民通常都會受雇於鄰近的工廠。他認為許多村民在春節後仍然有工可做, 不過收入會減少。李先生的觀點可能過度樂觀。美國歐柏林大學的Marc Blecher指出辛集市正是中國 “列寧主義市場經濟”的代表例子。地方政府鼓吹著重單一產品生產線的方式的確協助企業茁壯發達, 但也可能是導致失敗的原因。

在1990初期, 地方政府領導幹部決定將辛集市的未來仰賴於皮革與毛皮業。他們把當地原本四散各處、由各村經營的製革廠強迫集中遷至新興工業區。按計畫期能讓集中管理的工 業區達到一定規模的經濟發展, 且有效控制降低污染。地方領導幹部建立大型皮革毛皮交易中心, 還鼓勵業主們拓展海外市場。

大部分辛集市生產的毛皮與皮革都輸出到前蘇聯, 尤其是俄羅斯。為了避開繁瑣緩慢的報關程序,辛集的出口商會僱用與政府有良好關係的俄國中間商, 以加快通關效率。官員對於這種恣意專斷的體系及過度依賴俄羅斯的狀況感到憂慮, 但是良莠不齊的品質又不足以全面轉向進軍西方市場。儘管如此,辛集市持續發展。就當地政府估計, 辛集市2007年的經濟成長率達13.4% (接近中國國家經濟成長率), 皮革與毛皮產品就佔了其總外銷的80%, 高達兩億美元。直到全球金融風暴發酵前, 這些產品約有80%是銷至海外。

“保八”

中國官員包括辛集市的政府幹部最常對外聲稱, 良好的經濟成長率乃是穩定社會的關鍵。高幹們指出須維持至少8%的經濟成長率, 才能避免會引發嚴重暴動的失業問題 (這裡指的是避免更嚴重的暴動, 因為光是在中國的最佳時期每年都會發生數以萬計的小型示威抗議。) 維持至少8%看似是專斷的要求, 不過中國高層重複強調 “保八”的口號, 也清楚地詔告各地方政府絕對不可掉以輕心。過去十年期間, 大部分的地方政府官員努力達成高過8%的經濟成長數目。

辛集市政府及其他城鎮現在勢必憂心。本月稍早辛集市的共產黨高幹張國樑 (音譯) 向一群資深幹部喊話表示, 維持高經濟成長率是為官者無法逃避的責任。不過他同時也將目標下修。張國樑指出, 辛集市在2009年將致力於: 達到10%的國內生產總值, 增加8%的農民收入淨值, 並讓城市居民可支配收入提升11%。 對一個工廠運作效率減半或近乎空轉的城市而言, 這些數字聽來仍透露官員們的野心。辛集市過去以來很難受惠於出口退稅, 例如去年中央政府為了振興勞力密集工業而宣佈的出口退稅政策。不過, 因為規避正常管道將貨品出口到俄羅斯的行為, 導致根本沒有任何可以申請退稅的收據。

毛澤東時代建立的制度- 中國戶籍註冊體系, 將中國國民依其出身劃分為城市戶口與農村戶口。此制度代表從辛集市附近鄉村前往市內皮革工廠工作的工人, 基本上身分仍舊是農民。因此他們的薪資被歸類為農民淨收入。(就像其他中國城市, 辛集市涵蓋城區域與廣大的鄉村內地。辛集市官方的都市人口, 包括在辛集市待超過六個月以上的農民, 約有二十萬。有超過四十萬人住在鄉下。) 此狀況使得張先生提高收入的目標更為艱難。辛集市的農民約有三分之一的收入來源是皮革工廠。錨營村約有三分之二的收入是來自皮革業及其他非務農的工作。

北京民族大學的張將民 (音譯) 估計今年約有一千五百萬離鄉背景的中國工人將會失業, 比例佔了約10%。官員也無法預期這些工人將何去何從, 只希望這群散居各鄉村、滿腹怨氣的無夜遊民, 至少還能有得吃住。毛澤東時代所建立的另一項制度- 農村戶籍的居民有土地的使用權。土地面積通常不大, 不過足夠賴以維生。

然而近幾年來, 上百萬農民因為持續的都市擴張而失去所有的土地 (地方政府藉由與土地開發業者的農地買賣大發利市)。這些農民許多已被吸收納入為都市勞工的一份子, 不過卻通常被屏除於社會安全體制之外。他們的未來充滿危機。上百萬失業民工可能繼續留在都市, 若沒有發動抗爭, 都市犯罪率也勢必升高。

焦慮的中央政府正設法降緩衝擊。現在農民申請註冊創業的手續更為簡便, 政府也鼓勵銀行貸款給農夫。地方政府當局表示他們為返鄉的民工提供免費職業訓練。總理胡錦濤也才宣佈今年政府將大幅增加農業補助款項。

儘管如此, 政府的各項措施效益仍有待評估。就算國有銀行願意貸款, 鄉村居民鮮少有意願在經濟衰退之際尋求創業 (大部分的農夫由於無法抵押土地使用權, 根本沒有財產可以用來抵押貸款)。大多數民工所出身的貧窮省份, 當地方政府的稅收減少之際, 是不太願意花錢提供職業訓練。而一家中國報紙指出就算增加榖物的補助, 相對的會被持續上漲的肥料成本抵銷。

錨營村內的海報宣導新鄉村健康看戶制度及加入者可享有的福利。中國政府過去幾年起已在中國各地實施這項新制度。河北省科學院的楊亮雲 (音譯) 表示今年政府在辛集市所在的石家莊縣區, 將這項健康看戶制度的補助增加50%。但是效果可能遠不如預期。補助雖然增加, 鄉村居民仍需自掏腰包己付高額的住院費用。導致有的村民不願就醫。去年十一月中國政府宣布的四兆人民幣經濟振興方案; 除此之外, 政府也於一月二十一日表示在未來三年將撥款八千五百億人民幣讓90%的國民享有健康保險。不過這兩項計畫的細節仍尚未公佈。

"理髮店的怨言"

中國政府期能安然撐過鄉村所引發的風暴, 不是沒有原因的。不完整的政府統計草草顯示抗議事件近幾年在中國普遍上升。大部分發生在導因於土地強制徵收的鄉村地區。在錨營村的一家男士理髮店內, 客人們激動地抱怨污染與地方官員貪污 (地方網路論壇也出現相同的論調)。但民眾主要針對地方政府發出不平之鳴, 並未明目張膽地挑戰極權的共產黨。 目前各種對政府不滿的團體之間也未顯示有相互串聯的跡象。

除了一些較為顯著的例子之外, 共產黨對控制動亂愈來愈得心應手。河北省圍繞著港口城市天津, 當地政府也樂於維持社會穩定。去年辛集市發佈的 “突發事件”處理原則, 重述著中央政府不斷復誦的 “和諧社會”口號。強調以非暴力手段安撫抗議人士。

波動急劇的就業狀況在中國農村屢屢發生。2003年SARS爆發之際, 大量外來工被迫返鄉好幾個星期。奧運前與奧運期間, 當政府下令暫時關閉污染工業並限制進入北京後, 北京市內與附近的農民工也受到嚴重的衝擊。儘管外來工收入大受影響, 這兩起事件並未引發嚴重的動亂。

90年代後期, 縱使身陷發生於1997-1998年之間的亞洲金融危機, 中國毅然決然大動作地重整國有企業, 約有四千萬人因而失業。今年也估計約有相同數字的農民工將失去工作。國有企業重整而失業的人們深受打擊 (與今日的農民工不同), 因為他們以為原本的工作是終生鐵飯碗。2002年在逐漸蕭條的東北地區, 抗議事件頻傳, 也是中國多年來最大規模的抗爭。這些暴動當時發生在接近自豪於貫徹無產階級主義的共產黨權力中心的城市地區。不過當時抗爭也僅讓共產黨稍微調整政治辭令, 使之聽來更加為貧窮階層著想, 並未掀起太大的政治風波。

然而今非昔比。國有企業重整給藍領階級帶來重創之時, 正值中產階級崛起壯大之際, 這群新興的中產階級也是支持共產黨的重要族群。在關閉、出售和合併國有企業的同時, 政府也將實質上與國有企業為一體兩面的國有住宅存量分發出去。這樣一來, 便讓遭到遣散的員工有屋可住 (被遣散的員工也享有令今日農民工羨慕的補助款)。直到去年中國房地產業泡沫化及最近的經濟危機浮現前, 新興中產階級的資產還能從政府的善後措施增值。

"焦躁的人民, 危險的學生"

現在共產黨必須面對更多不滿的民眾。中國一直以來爭議不斷的失業人口數據並未包括農民工 (中國政府未曾發表過鄉村失業相關數統計數字)。與部分西方國家相較之下, 目前中國失業人口的數目字仍顯樂觀。不過這數字也透露著日益嚴重的失業問題。政府於一月二十日指出鄉村失業人數比例從2007年的4%升高至2008年的 4.2%, 也是五年來首次增加。政府致力將今年的失業率降低至4.6%以下, 這也是1980年以來的最高失業率。

辛集市這狀況還算不錯的城市勞力 (依據官方歸類), 失業率攀升首當其衝。從一月八日起三天以來, 多達三百名在辛集紡織公司服務的員工聚集在政府總部外, 要求這間曾是國有企業並在八月份倒閉的工廠負責人, 實現支付工人們賴以維生的薪資承諾。

自十年前的國有企業重整後, 網際網路已成為異議份子廣泛使用且強而有利的媒介。辛集市的示威抗議人士利用網路爭取外界對他們的重視。許多民眾在地方網路社群留言表達支持之意。辛集市 一位副市長接見抗議人士並協助支付逾期款項, 據推測資金來源可能是政府基金。地方官員想用錢換來示威者的緘默, 主要是擔心若發生暴動, 他們的工作可能不保。

所有的城市居民中, 最讓官員憂心的是應屆畢業生的工作前景。近年來離開大學的人數激升, 不過認為自己找到合適工作的畢業生人數同時相對減少。紀錄顯示去年有五百六十萬人畢業, 比前年多出將近六十五萬人。2009年又有六百一十萬人將畢業。但是去年底仍有一百五十萬人尚未找到工作。中國總理溫家寶在這個月召開閣員會議討論此議題 (他稍早在巡視校園時對學生說, 如果你們擔心找不到工作, 我比你們還要擔心)。政府表示將貸款給畢業生協助他們創業, 也會貸款給僱用畢業生的公司。

對政府不滿的學生在中國歷年來的政治動亂事件所扮演的角色, 例如1960年代末期的文化大革命到1989年的天安門事件, 讓中國官員對學生族群極為小心翼翼。政府當局對五月四日- 由學生主導抗議進而催生共產主義運動的九十週年紀念, 以及六月四日- 即政府鎮壓學生爭取民主的全國性示威20周年紀念, 特別提高警覺。1989年的學生暴動部分原因, 也是由於學生對黯淡的工作前景感到失望。

不過近幾年來並無太多跡象顯示學生進行激進的政治性活動。學生上街純粹是表達對國家主義的認同與對政府的支持。政府當局也憂慮國家主義思維引發社會動盪的可能, 但是仍沒有民主改革訴求的威脅來得大。

無論失業問題是否會引發如同1989年大規模的動亂, 共產黨在接下來幾個月將面臨嚴峻的挑戰。政府內部官員之間對官僚政治的運作意見尤為紛歧, 像是如何使用刺激經濟方案的資金, 如何避免這些錢落入地方政府的私人口袋中。總理胡錦濤和溫家寶在協助農民與鄉村窮人的議題上, 勢必將面臨更大的壓力。在農曆新年前夕, 政府即發佈一項史無前例的一次性補助款, 將總金額九十七億人民幣發放給七百四十萬接近貧戶的百姓。胡錦濤也訪視中國共產革命的孕育地井岡山, 試圖強化個人政治影響力。

中國政府於2008年1月實行一項不讓雇主任易裁員的法律。現在有不少人抱怨這項法律根本沒有嚇阻效力。 其他法條也遭曲解濫用。辛集市的環保局表示為了 “應付此次危機造成的負面影響”, 局方將 “簡化”申請程序, 讓那些製造少量甚至無污染的計畫案快速通關- 此舉清楚顯示環保局弱化其把關的角色。

前中央銀行副總裁、現任資深立法官員吳曉林 (音譯) 據說 在最近表示應停止把國內生產總額用作評量政府施政表現的依據。取而代之, 應該將提升 “公共福利”列為首要考量。胡錦濤和溫家寶想讓鼓吹維持經濟成長與鼓勵提高社會福利的兩方勢力皆大歡喜 (他們認為更多福利支出能刺激消費者選擇消費而非存錢)。但是絕大多數仍舊希望地方政府能讓工廠與企業維持營運。
( 知識學習語言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eadingclub&aid=2734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