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歌劇:鮑利斯‧郭多諾夫全劇的音樂與故事( Mussorgsky Boris Godunov)
2020/08/24 11:51:02瀏覽1886|回應4|推薦86

俄國作曲家穆索斯基(Modest Petrovich Mussorgsky, 1839-1881)的歌劇鮑利斯‧郭多諾夫,於1869年完成,但歌劇院認為沒有女主角,於是把原本四部分,上演時間約兩小時的設計,改成序幕+四幕,上演時間擴大為三小時的大歌劇,並在1874年首演,但朋友林姆斯基‧高沙可夫覺得配器有問題,在穆索斯基去世後的1896年,出版了自行配器的總譜(多了一支豎笛),又補上刪除部分後於1908年完成與首演,極受好評,也是後世歌劇院上演時常用的版本,後來蕭士塔高維契也在1940年完成自己的改訂版本,與林姆斯基比較起來,他的管弦樂配器更大膽,還增加了鋼片琴,鐵琴,木琴,以及俄羅斯傳統樂器。

這歌劇完全是一齣俄羅斯壯闊史詩,穆索斯基心懷俄羅斯民眾,用音樂描繪出那時代的點點滴滴,大到沙皇鮑利斯的心理狀態,小到酒館醉漢的飲酒歌,都使用了符合俄語腔調的朗誦法,真實性滿點,形式更是新穎,後來德布西把這朗誦法用於自己的歌劇「佩利亞與梅莉桑」中,一舉打開新世紀音樂之門,由此看來穆索斯基是重要的先驅,他的天才是如此輝煌,很可惜因酗酒而英年早逝,真是俄國音樂界莫大的損失。

劇本主要為穆索斯基本人所作,改編自普希金的作品與俄國的歷史故事。1584年,俄國留里克王朝的伊凡四世(也稱伊凡雷帝,或恐怖伊凡)去世,留下兩個兒子,輕度智障的費奧多爾與同父異母的狄米崔,後來費奧多爾迎娶皇帝寵臣鮑利斯‧郭多諾夫之妹,即位成為費奧多爾一世,但支持狄米崔的貴族暴動,敗戰後狄米崔與母親遭到流放。

但1591年,狄米崔被殺,有人謠傳是鮑利斯殺的,1598年費奧多爾一世駕崩,由於留里克王朝已絕嗣,全國會議決定由鮑利斯繼任皇帝,1601年,俄國爆發饑荒,傳出是因為鮑利斯篡位行為,天理不容,他的女婿丹麥王子也猝死。1604年,有人冒用已死的狄米崔名義,發動革命,鮑利斯宣告此人是逃亡的修道士格利果‧歐多皮耶夫假扮,但仍受到許多人支持,包括哥薩克騎兵。

1605年,鮑利斯去世,他的兒子即位成為費奧多爾二世,但被狄米崔支持者所殺,連鮑利斯的女兒庫塞妮亞也被關入修道院,狄米崔即位,但沒多久又被殺,整個進入混亂時代,最後到1613年米海爾‧羅曼諾夫被推選為沙皇,才結束亂世,這王朝直到二十世紀共產革命後才被消滅。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9908438?p=2

歌劇正是描寫這短命沙皇鮑利斯‧郭多諾夫的故事,以上是莫斯科大劇院的著名版本,用的是首演版本。序曲由升c小調開始(3:29),但因為第七音沒升半音,比較像是愛奧尼安調式。場景在莫斯科近郊的新處女修道院,序幕(1598年)時一堆莫斯科人聚集,由貴族瓦西里‧蕭斯基帶領,懇請鮑利斯即帝位,警官要求大家不要站著不動,快跪下(5:22),大家唱著:「為何拋棄我們(5:47),我們的父親!」後來的旋律,林姆斯基在他的「金雞」也有用到(6:49),是很特殊的半音下降,表現哀嚎。

警官走後,農民米秋哈又開始吵鬧(7:51),警官要大家安靜(8:28),聽貴族會議書記官西傑卡洛夫的講話(11:26):「正教徒們!鮑利斯大公不願意即帝位!」,因為他對殺皇子的傳聞有疑慮。西傑進去後,此時已是夕陽,一隊教士頌讚上主(13:35),用的是俄國傳統聖歌的曲調,帶著素稱靈驗的聖母像,一起迎接皇帝(15:36)大家讓路。

第二景是在神女就寢大教堂(主教墓群),與大天使大教堂(皇帝墓群)間的廣場,舉行登基典禮(17:28,總覺得與馬勒大地之歌最後樂章剛開始有像),用到了八支長號,以及包含鐘,鑼,大鼓等打擊樂器,甚至還有鋼琴,與豎琴的增四度和弦很特殊:

由此增四度的半音變化產生一堆詭異的旋律,讓人在神聖之餘有感到一絲絲神秘,鐘敲響(18:26),貴族瓦西里喊著(19:15):「鮑利斯萬歲!」民眾應和,唱著(19:37):「空中放著光輝的太陽」,歡呼結束後,鮑利斯卻很難受,唱著(23:13):「我的靈魂悲痛!不好的預感,讓我心糾結,主啊!請祝福我,讓我像祢一樣善良,正義。各位,在這歷代皇帝的墓陵(25:08),將舉辦宴會,從貴族到乞丐,都可來參加!」民眾呼喊:「榮耀!榮耀!」鮑利斯走入宮廷,正式登基,這場面非常有名,有時會被單獨演出。

第一幕(1603年)莫斯科克里姆林宮的奇蹟修道院,中提琴奏出寧靜的騷動(28:47),修士彼蒙放下了筆,嘆息(29:17):「這是最後的歷史了,我的年代結束了,主可做見證,我拂去幾百年的灰塵(30:53),寫作真實的歷史」,奏出五聲音階風格的彼蒙動機(31:26)。「我又回到過去(31:49),像海那樣的波滔洶湧,如今都已平息,要天亮了。」他又繼續寫,傳來獨居教士的祈禱聲音,另一教士格利果驚醒(33:37),他一直做同樣的夢,夢見他爬上高塔(35:41),下面莫斯科的人們在嘲笑他,他覺得羞愧,就掉下來了...

彼蒙安慰他,要他向神祈禱。格利果不懂從小就當修道士的自己,為何會做這些夢,彼蒙則告訴他,老皇帝伊凡雷帝在世時的事情(39:24),並懷念那時的治世,還描述皇帝死時,奇蹟出現,皇帝的臉如太陽光輝,宮殿都是芳香...但現在不可能有此情景了,因為..鮑利斯殺了皇子,犯了大罪,我必須把這些一五一十記錄下來。此時修道院的鐘敲響,修士們唱(41:45):「上主!請垂憐!」格利果(42:49):「鮑利斯,這些事誰都不敢講,但教士們會告發你的!你能逃過人的制裁,也逃不過神的制裁!」他離去,計畫要打倒鮑利斯。

第二景 前奏曲(44:17),立陶宛國境的酒店,女主人在做女用的內衣。「我所抓到的(45:26),鴿子羽毛的公鴨,啊,我可愛的公鴨,美麗的小池,在柳樹下,伸展羽毛,飛舞,到可憐的我這裡來,我疼愛你,撫摸你,到我這來,抱我,親我...」(此時舞台後傳出說話聲與粗野笑聲)不久兩位從修道院逃出的教士~瓦蘭姆米賽爾來了(47:33),格利果跟在後面。老闆娘準備吃的給他們,格利果說到了立陶宛才心安(48:58),瓦蘭姆覺得有酒喝就好了。他唱著(50:01):「這是昔日喀山的街道,伊凡雷帝舉宴,他要懲罰韃靼人,不讓他們橫行。

雷帝在喀山河挖地下道(50:27),攻擊喀山城,眉頭一皺,韃靼人的頭就落地,隨後命令砲手,用白蠟燭點火(51:09),放進地下道,城破,兇惡的韃靼人哀鳴不斷,倒下去的約有四萬三千人。」他問格利果要不要酒,格利果拒絕(52:26),他就和米賽爾唱飲酒歌,又唱著民謠:「鐘鳴」,醉倒了:「你在飛奔(53:41),乘馬飛奔,用鞭子吧。」


鮑利斯‧郭多諾夫(1552-1604)

格利果問離立陶宛有多遠?老闆娘說不遠了(54:35),但有哨所。任何從莫斯科來的人,都要滯留在那。那些巡警很會欺負人的!

不久巡警真的來了(57:22),他們在找逃亡的修士格利果,格利果故意裝是來托缽的。他們又要瓦蘭姆唸逮捕令的內容(58:16,警官不識字吧),但瓦蘭姆醉酒中,格里果搶去唸(61:18):「格利果被惡魔誘惑,逃到立陶宛國境,皇帝下令逮捕...他年五十(62:39),鬍鬚白,肚子大,紅鼻子...

警官一聽,這不就是瓦蘭姆嗎?於是要去抓他,瓦蘭姆覺得莫名其妙,馬上把指令搶過來,結果明明是說「二十歲(63:44),紅頭髮」,這不就是你~格利果!格利果一溜煙的跑了,大家在後追捕他,當然,我們知道他後來幹出一番大事業來,但下場如何呢?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9J411t7jR?p=3

第二幕 在克里姆林宮中的特雷姆宮(0:44,目前也是俄羅斯總統居所),左邊是地球儀,皇子費奧多爾在學習。鮑里斯的女兒庫塞妮亞看著猝死的丈夫丹麥王子肖像哭泣(0:59),奶媽安慰她(2:13,又運用了增四度和絃),要她找別的郎君,唱著(3:42):「蚊子運柴過水(弦樂奏出好像蚊子嗡嗡的音型),臭蟲攪成粉,成為食物。掃地僧在草原,蜻蜓飛來,把乾草弄到河裡。蚊子認為那是掃地僧的東西,很生氣,去追蜻蜓,但沒追到,連自己的肋骨都斷了。臭蟲為救他,拉著犁給他當肋骨,但不小心反把他肚子戳破,魂歸天國。」

費奧多爾一聽,覺得這樣沒用(5:26),又與奶嗎唱逗趣的歌來安慰她。「母雞生了小牛,小豬生了蛋。歌要開始囉,不要笑...公雞(6:25),要出遠門嗎?越過河越過海,要去基輔。」費奧多爾用手打兩拍子,奶嗎唱和。他停下時,奶媽繼續,把剛剛庫塞妮亞唱的歌亂改編,說:「要伐木砍柴,有鷹勾鼻的麻雀,飛到母親那,寺院的僧眾把去榖器丟到乾燥的房間(7:06),然後失火,掃地僧躲到桶子下,他老婆烤麵包,警官飛了起來,他吃公牛與母牛,小豬七百隻,只剩下腳而已。」這段詼諧俗趣的音樂有如俄國民歌。

鮑里斯進來(7:52),先安慰女兒(9:00,庫塞妮亞動機,這段音樂將在鮑利斯臨終時出現),費奧多爾則在研讀地理(9:33),鮑里斯說將來整個國家都是你的,要好好讀書。半音下行開始(11:49),這是他痛苦的表徵:

他感嘆這幾年來雖得到了權利(11:58),但騷動不斷,庫塞妮亞動機響起(13:33)「女婿死去(精彩的半音下行變化13:58),國內外的陰謀,與饑荒疾病橫行,民眾怨聲載道。」 他覺得萬分痛苦(14:13,鮑利斯動機),被他殺了的皇子迪米崔「眼睛燃燒(17:10),小手握緊請他原諒,但...不能原諒!殺了他!我的神啊!

這真是偉大的詠嘆調,把一個國王的親情,殘忍,悔恨展現無遺,連伴奏都精彩之至,尤其「眼睛燃燒這段,在後面每次提到皇子時常會出現,猶如夢靨,這是快速的三十二分音符,如火般蔓延的恐怖半音階:


貴族瓦西里求見(17:52),但使者密告說昨晚他與其他人在密商(18:20),與克拉科夫來的使者會合,鮑里斯懷疑。瓦西里進來(18:49),鮑里斯先罵他是叛徒,皇帝的敵人,背棄誓言的偽善者,騙子!但瓦西里把話岔開(19:39),說有人自稱為狄米崔,得到逃亡貴族,波蘭王,主教的幫助(20:07),在立陶宛想反叛。

鮑里斯先要兒子下去(22:16),又說聽到一個消息說死去的小孩從墓裡走出來(22:52),審問皇帝。「這狄米崔真的死了嗎?」瓦西里說:「正是!」(24:22)鮑里斯威脅若欺騙就要處死,燈光突然變暗,瓦西里說:「當時我有確定皇子死了,但他的臉色紅潤(26:37),嘴角帶著不可思議的笑容,好像還在搖籃中安睡一樣...」鮑利斯倒在沙發上(28:03),內疚讓他痛苦萬分,恐怖的增四度又響起(28:55),時鐘報時的聲響,讓他陷入混亂狀況,浮現滿身是血的孩童,標明”a piacere” (自由,30:12)的樂段可讓歌者盡情表達情緒,他大叫(30:35),「不是我不是我!我是人民推選的,小孩,走開!」他祈求神救他。


第三幕 這幕是1872年改訂時才追加的,目的當然是要有一個女主角,沒想到看似粗曠的穆索斯基也能寫出如此浪漫的夜之歌。在波蘭桑多梅日城內的瑪麗娜房間,公主瑪麗娜在化妝,侍女幫她梳頭,大家稱讚她的美麗,但她不在意,大家退場。

她唱:「我要權力,名譽,所以接近狄米崔,說不定就可以當沙皇的皇后了。」耶穌會的教士蘭格尼登場,對她說希望能在異教蔓延的俄羅斯,推行天主教,希望她能以其美貌接近狄米崔,這正好合她的意,不過此場在此版本中全被刪除。要說的是,穆索斯基等聖彼得堡俄羅斯國民樂派作曲家,似乎一向把天主教視為西歐滲透俄羅斯的「陰謀」,波蘭先前被俄羅斯侵略,也正是一個天主教國家,正圖謀反攻。

第二場 波蘭桑多梅日城內,有噴水的月夜庭園,剛開始是c小調的下降音階(34:01),假扮皇子狄米崔的格利果,若有所思出城來此,他滿心歡喜(34:34),轉到光明的C大調,呼喚著,等待著他愛的瑪麗娜,但無人回應。波蘭舞曲奏起(37:10),3/4拍子,加強了第一拍與後兩拍,用了阻塞音的銅管,瑪麗娜伴隨著客人登場,她唱(38:10):「先生,我不相信你的熱情,你的誓言也是無用的。」

男客鼓譟著要進攻莫斯科,女客則似乎有點看衰,她們覺得瑪麗娜太傲慢(39:43),然後大家舉起酒杯慶賀。「狄米崔」躲著,等客人散去後才出來,他其實是想借用瑪麗娜娘家的軍力,進軍莫斯科推翻鮑利斯,瑪麗娜對這了然於心,也想要當皇后,只問他要何時進軍莫斯科(43:14)?「狄米崔」稍有遲疑,瑪麗娜又虧他到時若當沙皇,會有數不盡的女子(44:51),狄米崔向她保證只愛她,「我想要王座與金色皇冠!」瑪麗娜如是說。但狄米崔只是一個勁的和她求愛,瑪麗娜(46:39):「只要瑪麗娜就夠了嗎?我看你也忘了王座了。」

「狄米崔」受到刺激(47:39),決定明天就進發莫斯科,轉到有點荒謬的升F大調,瑪麗娜大喜,唱著(49:04):「皇子,拜託你了!我剛不是為難你,也不是嘲笑你,是對愛的反響,是對榮耀的你,偉大的你的崇敬!」雖有點諷刺,但這把c小調轉成關係調降E大調的旋律無疑是全劇最優美的詠嘆調,兩人唱起愛的二重唱,但就像這狄米崔是假的一樣,也充滿著算計與欺騙。蘭格尼開心自己的野心快要達成(52:23)。


第四幕 莫斯科聖瓦西里大教堂前的紅場,該教堂正是伊凡雷帝征服喀山後建的,至今仍是俄國重要建築。第一場是一群貧民在廣場走來走去(54:20),女子們坐在教堂門旁,警察時時出現。由教堂出來一群男子,米秋哈領頭。由於發生饑荒,很多人以為是鮑利斯殺死皇子篡位引來的天譴。 「彌撒完了嗎?誰被革除教籍了?」「格里西卡(55:50,就是格利果)!」米秋哈:「詛咒格里西卡(56:19)!」大家不敢相信是真的,「難道葛利果是皇子?」「當然啦!」米秋哈說要為皇子哀悼(56:59),大家卻相信他還活著,且就要打來了。。

老人要大家安靜,不然會有屠殺(58:16)。剛開頭的音樂又出現(58:32),大家喊著:「鐵帽子,鐵帽子!」,有明顯的三連音結構:

頭上戴著鐵鍋,穿著樹皮靴,在石頭上坐著的苦行僧出現,頌讚耶穌,還有月亮…大提琴無精打采的聲音象徵著苦難(59:07)。他說自己有一個錢幣,但隨後被人搶走,又唱起哀歌(60:41),用的是剛剛無精打采的旋律,只是轉成半音(60:41)~沒辦法,大家實在已沒東西吃了,「我好餓,給我麵包!(62:16)

苦行僧跟沙皇鮑利斯告狀被他們欺負,出現象徵沙皇痛苦的半音下行 (63:28),鮑利斯問:「你為什麼哭?」苦行僧:「他們拿走我的錢,請下令殺了他們,就像你殺了皇子那樣(63:50)。」警官暴怒,要逮捕他,但鮑利斯制止,「不要動他,他是為我祈禱的聖者!」。苦行僧卻說(64:27):「這樣不行的!我不能為暴君希落底祈禱的!聖母不會允許的。」

第二場在森林(66:49),幕啟時群眾湧進,裡面有被綁的貴族福爾喬夫,他是沙皇的統帥。狄米崔的大軍來到,瓦蘭姆與米賽爾也加入了他們的陣營,整個就是勢破如竹,鮑利斯的軍隊兵敗如山倒,這也是天主教徒砍殺東正教徒的戰爭,所以群眾的合唱聽來反而有點像天主教的聖歌。他們侮辱福爾喬夫,「他手上不是拿棍棒,應該要給他拿鞭子(70:02)!」

瓦蘭姆與米賽爾用民謠唱(71:52):「日月失去光芒,星星墜落,因為鮑利斯的重罪!」大家高喊著要「合法」的沙皇狄米崔,並高喊:「死吧!鮑利斯!」,然後突然停止,以代表天主教的拉丁文,高唱(75:38):「主啊,救助我們,莫斯科的狄米崔皇帝,救助我們!」瓦蘭姆說(76:33):「不能讓異教徒烏鴉也呼喚沙皇之名!」隨後他們把異教徒吊起來準備處死,狄米崔進場,大家歡呼(78:25),連福爾喬夫也掙脫繩子,叫著:「榮耀歸於雷帝之子!」狄米崔要他也一起來(暗示貴族的特權還是不會被廢除),宣布以皇室「正統血緣」,作為繼承人,進軍克里姆林宮。

但在一切散去後,苦行僧卻在無精打采的旋律中,唱著(81:58):「流淚吧!敵人馬上要來了,黑暗要開始了,不見天日,俄羅斯的苦,哭吧,俄羅斯飢餓的人民!」這段音樂不只是描述當時情形,也預言了未來。

第三場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宮內,多稜宮的大房間,兩側是長椅,左邊是沙皇座位,正開著貴族會議,他們分成左右兩側,討論要如何處理叛軍(84:57)。右側:「把他們的屍體給烏鴉吃!」「把屍體在紅場前燒掉!」大家又叫嚷瓦西里怎沒來,他曾同意伊凡雷帝的反貴族政策,所以大家稱呼他為「背叛者」。

瓦西里出現(87:55),他說沙皇恐怕已經發瘋,大家不相信,又奏出「眼睛燃燒」的音樂(89:43),鮑利斯瘋瘋癲癲的說:「小孩,別靠近!」(89:51)。大家要他平靜,但他還是一直說(90:07):「別靠近我!我不是殺人犯(90:13,奇怪怎響起上一幕夜的音樂)!你明明還活著!說謊的是瓦西里,他該死!」

但瓦西里並未搭理他,鮑利斯:「我召集你們,是要仰賴你們的智慧。」瓦西里說有個謙虛的老者,想求見您,說一個祕密。鮑利斯宣他進來,希望他能安慰自己的靈魂。修士彼蒙的動機響起(93:30),他開口說(93:49):

一個黃昏,一個很老的牧羊人來我這,告訴我一件事。我從小就看不見,藥石罔效,只能在黑暗生活,連作夢都看不見東西,只有聲音。但有天我在睡夢中,突然聽到有小孩的聲音說(此時鮑利斯興奮了起來):「起來吧,爺爺(鮑利斯還真的起來了),我是在墓中說話的,我就是皇子狄米崔,神已讓我加入天使的行列了(96:54),我已創造俄羅斯最大的奇蹟。

鮑利斯聽完幾乎要昏過去(98:09),那「眼睛燃燒」的恐怖音樂又響起,但也明瞭自己大限已至,他要大家都離開,貴族也放棄了他,跑出去迎接皇子(當然也包括瓦西里),兒子費奧多爾跑過來,鮑利斯抱著他。 「再見(99:27),我兒,我要死了,你要繼承帝位,因為你是長子,我的兒子。不要相信那些虛偽貴族的話,要保持敏銳,對反叛要毫不留情(101:02,還是很威嚴),對民眾的看法要傾聽(101:09,像是把他的動機變為半音),那是沒有虛偽的。要以正信的守護者自居,好好照顧你姊(101:56),我的庫塞妮亞,她是清純的鴿子(這是典型的,以四度下降,結束在屬音的俄國情調音樂,很美,在第二幕他安慰庫塞妮亞時就出現過了)。

主啊(102:37)!請看看這罪人父親的眼淚,聽我的祈禱,這不是為了我自己,不是!」(把手放在費奧多爾的頭上)然後豎琴加入,轉入降e小調,但聲音無比清朗(103:11):「請從遙遠的天空,把恩惠之光,賜予我那無辜的孩子之上,天使,王座的守護者們!守護著他,從災厄之中…」 


巨大的鑼敲下(104:46),這與登基場面一樣都用增四度和絃,連節奏與配器也類似,對比現在的末路,無疑是極大諷刺。「葬禮的鐘聲!」合唱唱著喪歌,他剃髮為僧,這是俄國沙皇的最後的儀式。費奧多爾只能祈求神的護佑,鮑利斯還堅持自己是皇帝(106:34,突然從D大調轉到C大調,超強),但最後仍只能陷入昏睡後死去,鮑利斯動機變型(107:26),這齣偉大歌劇就以象徵安息的變格終止,莊嚴畫上句點。

文/劇本翻譯:夏爾克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atsubery&aid=149287113

 回應文章

好希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9/10 17:16

可喜可賀,大功告成,嘔心瀝血的結晶啊!這齣我只做了第一幕第一景,就放棄了。
近來心思沒放在歌劇上,只好看著你的文,再聽一次「加冕」。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20-09-11 11:50 回覆:
這次還好是有法語劇本,不然我也是一籌莫展,有這個與總譜寫文就不會太難,不敢說嘔心瀝血,只是花了不少時間,歷史背景是最麻煩的地方,歌劇聽多寫多了易讓人累,看情況大都會的串流似乎到馬斯奈維特為止,我想寫的也不多了...

巴拿巴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佩服!
2020/08/31 15:07
夏兄平安,

您最近創作力還是很旺盛喔
佩服佩服
Boris Godunov這部俄羅斯的經典歌劇我在歌劇介紹書裡看過
我家好像以前也有這部歌劇的LD還是DVD
不過我沒看就是了
可惜!

敬祝平安健康
福杯滿溢+_+

主內巴拿巴敬筆+_+
20200831(一)3:07 PM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20-09-01 11:38 回覆:
巴兄有空一定要再看看,真的是很特殊又真實的歌劇,沒有第二齣了,或許蕭士塔高維契的「鼻子」稍可與之比擬。午餐愉快!

盹龜雞~ 擎天崗還行步道賞芒去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29 17:08
鮑利斯加冕登機 這一場,華麗輝煌 , 俄羅斯東正教儀式 高唱榮耀的貴族婦女,的確很吸引人呢 。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20-08-30 08:01 回覆:
這場的動聽程度相當於國家慶典音樂會了。

the flying kite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08/24 18:25
夏爾克先生真是「歌劇通」,有很多您介紹的歌劇,例如今天這一齣,在下真是一點概念也沒有。我也聽YouTube上的歌劇,但大概都是通俗劇.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20-08-25 11:46 回覆:
客氣了啦,這部是俄語歌劇較少演出而已,不過真的是超經典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