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諸神的黃昏/華格納:尼貝龍根的指環完結篇(Götterdämmerung)
2019/06/25 18:02:57瀏覽5906|回應7|推薦93

「諸神的黃昏」(Götterdämmerung)是尼貝龍根的指環的最後一部,規模也最大,也是傳統歌劇要素最多的。華格納花了五年的時間完成,總譜的最後,他寫著:「1874年11月21日,完成於Haus Wahnfried(夢幻莊)。」這也是「指環」四部劇完成的重要時刻,全劇1876年於拜魯特歌劇院首演。

「諸神的黃昏」音樂是在華格納晚年安逸的時候寫的,劇本創作卻充滿波折,最終結局是歷經歲月後才決定的,值得後人深思。影片是用2009年祖賓梅塔指揮 Valencian Community Orchestra的版本,表演團體正是10月要在台中歌劇院演出「諸神的黃昏」的拉夫拉前衛劇團,先預習一下也是不錯的。

序幕

女武神的岩石之上,與「齊格飛」最後一景同樣,舞台後方的下面,是有燃燒火焰的亮光,三個命運女神,都是高大的女性,第一個,也是年齡最大的,在舞台右前方的樅樹下睡覺,第二個,在布倫希爾德的寢室前放個岩石當椅子橫躺,第三個最小的,坐在舞台中後方的岩山邊邊,一時都陰鬱而沉默。

前奏曲剛開始是「喚醒動機」(2:16),然後自然動機如同流水般緩緩到來。命運動機響起(3:41),第一個女神問哪來的光(4:24)?第二個以為天色已破曉,第三個回答說這是火神洛格部下所佈的火陣(4:42)。她們一邊打繩結一邊歌唱,第一個說以前她都在茂密樅樹旁編織,但自從來了個神(7:15,指佛旦),以他的一隻眼睛做抵押,把茂密樹枝砍了一段,當成他的矛柄後,樹葉掉落(8:12,諸神黃昏動機),樹就漸漸枯萎,泉水也漸漸乾涸。

她又把繩子給妹妹,也就是第二個女神,卻出現了「宣告死亡」的動機(9:14),她說佛旦把這長矛當作統治世界的權柄,但自從被另一位勇者(指齊格飛)砍斷長矛以後(9:49),佛旦就命瓦哈拉的勇士們,把樹枝都劈成碎片,樹倒下了,泉水也永遠乾涸,又把繩子丟給妹妹也就是第三個女神,又是宣告死亡的動機(11:14)。。

第三個女神說佛旦與各勇士同坐在瓦哈拉廳堂裡(11:32),他已把樹枝都砍下來堆柴(11:43,堆柴動機),並點火,預告了諸神的終結(12:29,諸神的黃昏動機),她又把繩子丟回第一個女神。第一個女神問黎明了嗎(13:33,豎笛的黎明動機,火的動機變體)?洛格又曾做了什麼事(14:02,火的動機)?第二個女神:「佛旦收服了洛格,為了自由(14:37),他啃毀了矛柄上的文字(真厲害,老鼠嗎?),還聽佛旦的命令,在布倫希爾德周遭燃起熊熊大火(15:02)。」第二個女神:「有天佛旦會把長矛碎片也投進大火裡(15:37)。會在何時(15:56,流浪者的動機)?」

第一個女神:「我已分不清繩結了,心浮氣躁(16:49)。那搶走指環的阿爾貝里希的故事呢(17:19,指環動機)?」第二個女神:「割著繩子,繩網已亂成一團,阿爾貝里希對指環的詛咒浮現(17:46),啃咬著繩子」。第三個女神:「我要拉繩到北方,拉緊點(18:01,齊格飛的號角動機)!」「斷了(18:08,詛咒的動機)!」三女神:「永恆的知識已枯竭(18:23,配合諸神的黃昏動機)。」「下去吧(18:45)!去母親那裏!」隨後消失,諸神與齊格飛的結局大概已註定了...

黎明,曙光照耀,下面的火光漸漸黯淡,豎笛吹出布倫希爾德的動機(也有人說是萊茵河之旅的動機),跳升六度有飛翔的感覺(20:54):

然後是太陽升起(21:53),明亮的白晝。全副武裝的齊格飛與牽馬的布倫希爾德從寢室走出(22:15),齊格飛的號角動機響起(22:20),布倫希爾德:「因為愛你(22:44),所以放你走,讓你去戰鬥。但我一切都給了你,現在已太渺小(23:16),(充滿了愛,但缺了力量,24:36)你拋棄我怎辦?我還想教你更多,但我會的只有這樣。」齊格飛:「妳給我的夠多了。」布倫希爾德:「你曾穿過烈焰(26:14,背景是更奮發的齊格飛號角動機)。」齊格飛:「為了妳(26:43)。」拯救世界的動機響起(28:09),齊格飛把指環給她(28:35,指環動機&28:43齊格飛動機),當作呈獻與信物。布倫希爾德非常感動,也把自己的馬給他(29:27),也有女武神動機(29:35),帶來布倫希爾德的祝願時,用的是悲情的渴望動機(30:34)…齊格飛說要以戰鬥的勝利來回報她。「無論你在那(31:49),我就在哪,我們合為一體」「我們永不分離(32:39)!」「你是勝利之光(33:03),光明燦爛的生命!」

齊格飛走了(33:41,極為激動的齊格飛號角動機&33:50表現齊格飛任性的動機),布倫希爾德目送他,展開了萊茵河之旅(34:10,布倫希爾德動機),這裡回復指環剛開頭的降E大調,可聽到號角動機在舞台後(35:00),但響起了不祥的d小調和弦(35:29),很快又被明朗的號角聲驅散(36:00),他好像順著黎明(36:20)&火的動機而去(36:22),然後是萊茵河仙女的自然動機(37:13),頂端卻是諸神的黃昏(37:43)…萊茵黃金的動機(38:18),指環的動機(39:22),棄絕愛情的動機(39:54),叫苦的動機(40:23),這些不祥的音樂,大概告訴我們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哈根的動機響起(40:39),這還算裡是滿溫和的,幕再開啟,直接接到第一幕,萊茵河季比宏人的大廳,向舞台後方開敞,延續到萊茵河邊,河邊被岩石包圍。昆特,古德倫坐在高椅子上,哈根坐在飲酒桌前,樂團奏出帶有附點節奏的,季比宏的動機(41:01),有趣的是,與威松族動機十分相似,難道暗示他們是來復仇的?...

這三人是兄妹,但他們是同母(格林希爾德)異父,比他那兩個兄妹聰明很多,但昆特是長子而奪得了季比宏王位(41:19)。哈根先調侃他威望不足(42:12,指環動機的片段),又告訴他有個提升的方法,有個被烈火圍繞的布倫希爾德(43:36,火的動機),還有闖過烈火(44:14)的齊格飛,這是威松族的後代(44:21,威松族動機),他還殺掉巨龍(45:20),取得尼貝龍根的寶藏(46:01,指環動機),可以稱霸世界。你若能娶布倫希爾德,妹妹古德倫若能嫁給齊格飛,那就大功告成。

不過怎麼做呢?昆特很煩惱(46:36),古德倫認為他根本在說笑(47:45,伴奏是古德倫動機,其實是由季比宏動機轉化來的),都有附點節奏。但哈根說只要讓齊格飛服了藥(48:12),自然就會愛上姿色普通的古德倫(48:41,竟然是用諸神的黃昏動機唱出的),而忘掉布倫希爾德。兩人叫好(49:50,超有精神的哈根動機),但要怎樣才能遇到齊格飛呢(50:18)?哈根說他到處遊歷狩獵(50:35,號角動機),也會來這啊。果然齊格飛的號角響起(51:07),哈根說看他有力的划船,絕對是大力士英雄無誤,於是叫住他(52:05,用的怎是萊茵黃金讚歌),問他要去哪。齊格飛說要去找季比宏的兒子(53:12),哈根說可引薦,齊格飛的動機盛大出現,但卻是不和諧的九和絃(53:09),以及陰暗強大的詛咒動機(53:48)。

齊格飛見到了他口中的「季比宏之子」,說不是打架不然就交朋友(54:41,齊格飛動機),哈根叫他”齊格飛”。

齊格飛:「你為何知道我的名字?」此時響起了不祥的「詛咒動機」(55:21),哈根說是因為認出了他的力氣。昆特熱烈歡迎他(56:27),還說自己的一切,包括土地臣民皆屬於他,這一聽就是唬爛,但我們性格單純的齊格飛卻深信不疑。哈根進一步問到尼貝龍根的寶藏(57:57,鍛造動機),齊格飛說就放在那個巨龍曾經守護的洞中(58:17,巨龍動機),未取分毫,但貪婪的哈根不相信,打量齊格飛身上的魔盔,帶上可自由變幻出入(58:49,魔盔動機)。還有更重要的是~指環(59:22,指環動機),齊格飛說在一個女人那,哈根一猜就知道是布倫希爾德(59:32)。

昆特歡迎他,古德倫端酒出來(1:00:11,更神迷的古德倫動機,有許多迷醉的半音上升,還有六度下降,後來的史克里亞賓超愛用,這八成是”拯救世界動機”的半音變形,用在這裡有諷刺意味):

這酒其實是下了藥的,齊格飛喝下去時還說對布倫希爾德的愛絕不忘記(1:00:50),為表示忠誠的愛,第一口酒就獻給布倫希爾德,但誰知喝下酒後,反而愛上這個酒促女郎~古德倫了,還說這女人有多漂亮(1:01:50),讓人目眩神移,小鹿亂撞,結果反而要求與古德倫訂婚約(1:03:11),他還問昆特是否娶妻?屬意何人?昆特說就是那位住在山巔(1:05:07),被火包圍的…「布倫希爾德」。

齊格飛真的喪失記憶+精蟲充腦了,竟然忘了髮妻布倫希爾德,還很夠義氣的說這女人交給我(1:06:11),我一定帶她到兄弟這來。於是兩人結盟(1:06:50),宣誓成為兄弟,詛咒動機也適時響起(1:07:05),當然還有信守契約動機(1:07:40,不懂這種鳥契約有啥好遵守的尷尬)。

兩人用劍在手腕上劃開,血滴進了杯中。「若背信棄義(1:08:37),酒就會化為急流,當作補償(1:08:49,這段根本義大利歌劇風格,只是不和諧多了)」(意思是要拿鮮血來償)兩人乾杯,哈根動機此時轉為魔鬼的增四度(1:09:38),在低音更見其陰暗:

齊格飛問哈根為啥不參與(1:10:03)?哈根說我的血統沒你們高貴,而且我還是~冷血動物(1:10:30)。昆特不想理他,齊格飛匆匆備好船(1:10:59,弦樂一堆火的動機),和昆特一起去山崖上,準備去迎娶新娘~布倫希爾德了。古德倫也為能與大英雄齊格飛結婚而滿心期待(真是花癡,1:12:56)。

接下來是陰沉的哈根動機(1:13:51),與「災禍動機」結合不斷出現。哈根的陰謀得逞了,因為他的父親,正是阿爾貝里希,那位指環被諸神搶走的尼貝龍根侏儒。他一動不動的說:「我坐在這裡(1:14:07),守護敵人的大廳(可見他也把昆特當敵人),這裡出現的「叫苦動機」(1:14:30),在上一部「齊格飛」的前奏最後,迷魅想要利用齊格飛幫他奪取指環時就出現過,是降e音上的減七和弦,剛開始還帶一個還原e的經過音,更加不和諧:

哈根又說(1:15:51):「齊格飛要帶新娘給昆特,但要帶給我的是~指環(1:16:40,諸神黃昏動機)。你們曾瞧不起我們尼貝龍根人(1:17:40),但終究要為我們服務啦!」指環動機隨後響起(1:19:50),還不斷重複,這是對指環的執念嗎?

終於到布倫希爾德的動機(1:21:54),氣氛才比較光明一點。這時又出現上一部齊格飛的白晝音樂(1:22:59),看來布倫希爾德的山崖近了,換場,背景變成跟序幕一樣,布倫希爾德坐在寢室入口沉思,她親吻指環(1:24:42,世界寶藏動機)。遠處聽到雷鳴,烏雲接近,女武神動機響起(1:25:13)。還有「嗨約喝」的聲音,就知道女武神要來了(1:25:20)。

原來是布倫希爾德的妹妹瓦爾特勞特(1:25:26)。布倫希爾德非常開心(1:26:10),但瓦爾特勞特說:「我是匆忙而來(1:27:09)」,有點不太尋常。布倫希爾德剛開始還天真的以為是父親原諒她了,不然怎會讓妹妹過來,而且她認為其實父親沒懲罰她,因為把她放在那烈焰圍繞的山巔沉睡(1:28:11),才能遇到真正的英雄~齊格飛(1:29:17,齊格飛動機),如今她沉浸在愛情的喜悅中。

可是,瓦爾特勞特說她太天真了(1:30:32),根本不用管父親(1:31:20,佛旦挫折動機)。因為他自從與妳告別之後(1:32:23),就不再指派我們去出任務了,我們十分困惑。他反而成為流浪者到處趴趴走(1:33:10),結果拿著被砍斷的長矛回來,又把世界樹的樹枝都砍斷(1:34:05),當做柴火堆滿瓦哈拉(1:34:47),勇士們擠滿了整個廳堂(1:35:12,瓦哈拉動機)。父親不發一語(1:36:51,命運動機),放他的烏鴉出去(1:38:32),卻從無喜訊,也不理睬我們,他在想妳(1:40:23)…然後又喃喃自語說:「只有將指環投入萊茵河中(1:41:07),交還給三個少女(1:41:17聽到沉靜的萊茵仙女黃金讚歌),才能從詛咒中解脫。」

我聽到後決定溜出來找妳(1:42:11),希望妳能聽從我的懇求,結束這一切吧。

但布倫希爾德不願把指環丟棄(1:44:49),這是她與齊格飛愛情的信物,比什麼瓦哈拉的榮譽更重要(1:46:01),因為閃現的是齊格飛的愛(1:46:36,拯救世界動機),以及她的幸福,這是她絕不會放棄的(1:47:56,怎用棄絕愛情的動機,太不幸了吧...天啊)。「就算金碧輝煌的瓦哈拉倒塌(1:48:19)!

她趕走了妹妹,妹妹訴說諸神的不幸(1:48:57),然後狂風大作,雷雨烏雲上昇。然後雲又消失,她看著夕陽的天空。但火突然接近(1:51:02),烈焰衝天,齊格飛動機出現(1:51:39),布倫希爾德以為是齊格飛,欣喜若狂,但出現的竟然是戴頭盔只露出眼睛的齊格飛,他扮成昆特的樣子,布倫希爾德認不出他,大叫:「背叛!」(減三和弦,1:52:26),也出現魔盔動機(1:52:40):

齊格飛說一個求婚者來了,妳得同意(1:53:37)!布倫希爾德不敢相信誰還有此能力越過火陣?她大叫:「一個惡魔跳上了岩石(1:54:20)!一隻禿鷹從天而降,要把我撕成碎片!」她甚至以為是佛旦派來懲罰她的(1:55:15),佛旦的挫折動機也變得激烈(1:55:33),還有銅管吹的災禍動機(1:56:14)。齊格飛說你必須與我結親(1:56:35)。

布倫希爾德出示指環對抗(1:56:49),但對方反而想奪下,成為她與昆特結婚的信物(1:57:48,詛咒動機)。布倫希爾德拼死抵抗,兩人上演追逐戰,但布倫希爾德還是不敵,指環被脫下,但布倫希爾德看到了齊格飛的眼睛(1:59:00,半音一堆的布倫希爾德動機,象徵愛情與快樂已走調),難道認不出來嗎?(1:59:40的災禍動機)

齊格飛最後拔出諾頓劍(2:00:34,這夠明顯了吧,也響起了極為尖銳的哈根動機),說自己不負兄弟情。隨後帶布倫希爾德走了,幕落。

第二幕

在吉比宏大廳,左邊是萊茵河岸,右邊是入口。有為佛旦,弗麗卡,雷神多納所設的祭壇,當然佛旦的最大,哈根在入口打盹,月光照在他身上,父親阿爾貝里希的鬼魂蹲在他前面,手臂放他膝上。剛開始是降b小調,在其上的七和弦,這就是災禍動機(2:02:35):

可聽到似乎是阿爾貝里希痛苦的呻吟(2:04:39&2:04:47)阿爾貝里希(2:05:55):「我兒,還在睡嗎?我都沒法睡耶。」哈根(2:06:21):「我在聽你說話,討人厭的夢靨。」阿爾貝里希提醒他要鼓起勇氣(2:06:50),哈根說我和我母親似乎都是為了這個指環才生的(2:07:36),未老先衰,從未快樂,阿爾貝里希說(2:08:18):「去仇恨快樂吧!努力愛我就好!那個奪走我指環的佛旦(2:08:48),已被自己家人背叛,如今坐等末日降臨(2:09:07),我不再怕他了,他要嗝屁了!我們將繼承他的權力(2:10:02),那個威松族齊格飛砍斷他長矛(2:16:14,有威松族動機的大調形式),又殺死巨龍,奪得指環,他已贏得了所有權力,諸神與尼貝海姆都臣服於他,他竟傻呼呼的啥也不做,只知道談戀愛(2:10:51),把他幹掉!奪得指環(2:11:28)。還有,絕不能讓布倫希爾德把指環還給萊茵河三少女(2:11:44),她們戲弄過我。你要盯緊,雖然你沒能力殺掉那巨龍,但仇恨使你茁壯,可以替我報仇吧!」

哈根:「我一定會得到指環(2:13:06)。」阿爾貝里希:「要守信用(2:13:50),向我起誓,要守信用…」他的身影漸漸模糊而消失(2:14:28,叫苦的聲音),這不知是夢靨,還是鬼魂呢。。

又聽到叫苦聲(2:15:19),然後到降B大調。齊格飛已恢復原來面貌,摘下魔盔。齊格飛的號角動機響起(2:17:11),哈根與古德倫歡迎他,季比宏家臣的動機也出現(2:18:09),「弗萊雅女神以世上女子之名向你致敬!」(2:18:30,弗萊雅動機)。古德倫好像還擔心齊格飛與布倫希爾德之間會不會有感情(2:19:43)?但齊格飛說他謹守分際。大家開始張羅婚禮了,哈根要找家臣,古德倫要找女眷來參加(2:22:02,古德倫動機)。

此時變成陰暗的小調(2:22:34),是怎麼回事?不是要喜氣洋洋的要大家參加婚禮嗎?原來是哈根知道布倫希爾德將反抗,所以吹號角召喚家臣拿武器(2:22:31),他叫著:「Hoiho!」 (2:22:42,用的是叫苦的動機,與女武神的隊呼Heiaha可比較看看):

季比宏家臣的動機又出現(2:13:11),「有危險了,有危險了!(2:23:43,諸神的黃昏動機)」隨著哈根的號角聲,家臣的號角聲也由四面八方響應(2:23:58),他們全副武裝,集合在大廳前,隨後是家臣的合唱,分為四部,第一部第三部兩個男聲部,第二部第四部一個男聲部。「危險在哪裡呢?」(2:24:39)

哈根要他們小心(2:25:13),新娘要回來了,「這個女人很難搞!(2:25:34)」

家臣問可有其他敵人隨行?哈根說沒有(2:25:50),不過你們要宰殺牲畜,祭拜佛旦(2:26:32),弗麗卡,多納與佛羅,然後舉起酒杯,喝個不醉不歸(2:08:02),向諸神致敬,祝他們婚姻美滿。家臣(2:2844):「真是天大的喜慶啊。連平常很機車的哈根都笑得那麼開心,他還被任命當婚禮的司儀」。哈根要大家放聲歡笑,可是卻走近部分的家臣。「對新娘要忠貞不二(2:30:18),若讓她難過,就要立刻為她報仇。」大家高喊萬歲,歡迎載著兩對新人的小船。

昆特上岸後,宣布娶了布倫希爾德後(2:32:40),季比宏人將獲得最高榮譽,大家高喊萬歲。此時剛剛很雄壯的季比宏家臣動機突然變得抒情(2:34:10),他引導自己的新娘~布倫希爾德,去見另一對新人~齊格飛與古德倫。

突然減七和弦響起(2:35:26),可以想見布倫希爾德有多震驚,她手在劇烈顫抖,連家臣都在問她怎麼了?(2:35:49)布倫希爾德(2:36:26):「你,齊格飛,與古德倫。我,與昆特?你說謊(2:36:49)!」齊格飛還問她是哪裡不舒服。布倫希爾德又看到齊格飛手指上的指環(2:37:31&2:37:39詛咒動機),布倫希爾德說那指環不是昆特搶走的嗎(2:38:06,災禍動機)?怎會在你的手上?齊格飛說我不是從他那取得的(2:38:37),昆特也搞得一團亂,布倫希爾德認為就是齊格飛奪走的(2:39:24),大罵齊格飛:「這滿口謊言的小偷!」

齊格飛說我是戰勝巨龍取得的(這個他倒記得),也出現巨龍動機(2:39:57)。

哈根也加油添醋(2:40:19),說指環應該是你給昆特的愛情信物,這是被齊格飛騙來的吧(2:40:31,哈根動機)。布倫希爾德大罵這是可恥騙局(2:40:46),這是背叛!家臣女眷們也驚呼(2:41:20):「背叛?背叛了誰?」布倫希爾德哭天喊地(2:41:57,災禍動機),說一定要報仇(2:42:28),昆特希望她冷靜,她卻說(2:43:35):「我的丈夫不是你,是齊格飛!」

這下更是議論紛紛,越弄越亂,齊格飛認為這是毀謗(2:44:27),他並沒有違反與兄弟昆特的忠誠誓約,諾頓劍可為證明(2:44:59,寶劍的動機,卻成為心虛的小三度)。布倫希爾德卻認為他是說謊(2:45:26)。昆特與古德倫也要他自清(2:46:17,叫苦的動機),哈根以維護誓約之名(2:47:05),集合家臣要對付他,齊格飛起誓他並未違反(2:47:51)。女武神的隊呼響起(2:49:00),布倫希爾德也把齊格飛的矛搶走,以此起誓自己說的都是真的,還說齊格飛發的是假誓(2:50:07),這場景根本就跟上法庭沒啥兩樣。我認為至此兩個具有神性的人,已成了凡人,不復有那樣的光輝了。

齊格飛最後還是懶得辯解,要昆特管好自己的妻子(2:50:34):「應該是當時騙術不成功,魔盔只掩蓋了我一半的臉,所以被布倫希爾德認出來了吧(2:51:39)...」。他要大家盡情歡笑(2:52:18,季比宏家臣的動機),帶著古德倫揚長而去,享受新婚之福,這段細聽,其實是齊格飛第二幕結尾音樂的一種變形,當時小鳥要帶他去找伴侶,他興高采烈,如今他一樣是要去享受美色,兩者有異曲同工之妙,只留下羞恥氣憤的昆特與布倫希爾德,還有為詭計得逞而得意的哈根(2:54:14,詛咒動機&2:55:14災禍+叫苦的動機)。我是覺得奇怪,難道昆特對這一切不知情嗎?

布倫希爾德哀嘆(2:55:35),自己以前的智慧哪裡去了(2:56:12,命運動機)?「啊不幸(2:56:38,叫苦的動機),悲傷!希望有利劍(2:57:46,哈根呼喚家臣的動機),砍斷一切。」哈根說要幫她報仇(2:58:00),卻遭布倫希爾德調侃根本沒有實力打贏(2:58:21),「誓約是沒有力量的(2:58:24),要打贏只能靠更強的武裝!」此時兩人之前談情說愛的動機響起(2:59:53),實在有夠諷刺與悲哀…哈根說難道沒武器能傷的了他(3:00:18)?布倫希爾德說在戰鬥中要打贏他是沒辦法,但如果從背後的話(3:00:31,災禍動機)…哈根說(3:01:26):「那就是我長矛刺向之處!

昆特則是不斷哀嘆(3:01:50,叫苦的動機),認為自己受到侮辱,要哈根挽救他的名聲(3:03:05)。哈根說只有齊格飛死掉才行(3:03:30)。昆特說但我和他是兄弟啊(3:03:55)!哈根(3:04:06):「背叛誓約只能用血來償還!」又對昆特說(3:05:17):「殺了他,可以奪取指環(3:05:28,指環動機)。」昆特嘆了口氣(3:05:52):「這就是齊格飛的結局!但古德倫怎辦(3:06:15,古德倫動機)?我讓齊格飛與她成親?」布倫希爾德一聽就生氣,「她是妖魔(3:06:40,把古德倫動機變形),搶了我的丈夫!」哈根說此事就先隱瞞她,明天我計畫大家一起去打獵,然後把齊格飛殺死(3:07:17)。

昆特&布倫希爾德& (3:07:31):「就這樣吧!齊格飛死定了!佛旦,請保佑我們!求你指派天軍。聽我們復仇的誓言!」 哈根則宣示指環是他的,並向「尼貝龍根人的君王」阿爾貝里希祈禱(3:08:30),要派出大軍,聽從指環主人的命令(他當然是不信佛旦的啦),與前面兩人形成三重唱,有連續的小三度音程,相當陰暗:

然後他們走出大廳(3:09:12,家臣的動機),重新進入婚禮的行列,女眷們要布倫希爾德站在古德倫旁邊,古德倫還給她一個友善的微笑(3:09:34,古德倫動機),她猛烈後退,卻被哈根攔住,讓她靠近昆特,兩人手牽手,被家臣們抬去了山上,看似是歡樂的C大調,但不祥的呼喚家臣的動機又響起(3:10:04),幕落。

第三幕

萊茵河的岸邊,被森林與岩石覆蓋的峽谷,萊茵河在舞台後方的峭壁流洩。三個萊茵河少女,沃格琳德,薇爾關德,芙洛絲希爾德繼指環第一部萊茵黃金後又登場了,等於是出現在指環的開頭與結束,這樣的安排相當特別,她們好像在水上圍成一圈跳著水舞。

剛開始是F大調,齊格飛的號角動機(3:11:26),其配置如下,是要造成一種互相呼應的效果:

哈根呼喚家臣的號角動機,也就是叫苦的動機出現(3:11:38),當然還有代表萊茵河的自然動機(3:12:04),以及黃金的動機(3:12:32),還以情歌的動機(3:13:31),齊格飛是不是想跟這三個萊茵少女談戀愛呢?

三個萊茵少女歌頌著陽光(3:14:29),以及閃亮的萊茵黃金,曾經是多麼奪目。此時出現齊格飛的號角聲,三個少女知道大肥羊,啊不,是英雄來了,而且是那位手上帶著由萊茵黃金打造的~指環來了,三個少女想說可以叫他歸還(3:16:59)。

齊格飛的號角動機響起(3:17:45),他在打獵,迷途來到此(3:18:23)。三個少女呼喚他(3:18:59),說若我們找到你的獵物(3:19:55),你要如何回報?齊格飛說自己身上空空無物,三個少女說:「我們要你的指環啦(3:20:15,指環動機)!」但齊格飛不願意(3:20:29),這可是他殺死巨龍得到的。

在笑他小氣後(3:20:46),以及怕老婆後,三個少女又沒入水中(3:22:08)。齊格飛想說被她們戲弄了(3:22:34),也戲弄回來。於是高舉指環(3:22:54),說要送少女們,她們游過來,可是神情卻變得嚴肅(3:23:18)。她們訴說指環所帶來的詛咒及噩運,我們會幫你消災解厄(3:23:34,諸神黃昏動機),她們叫喚齊格飛也使用的了叫苦的動機(3:24:05)。「今天就是你的大限之日(3:24:54)」,把指環交還她們,或是丟到萊茵河中(3:25:09),可保平安,因為命運三女神已把你的死寫進律法之繩(生死簿)中囉~得意

齊格飛毫不懼怕(3:25:38,他說我會把她們的”律法之繩”砍斷(3:26:34),別嚇唬我了,若是妳們給我快樂(3:27:33),我可以交出。但用威脅的是沒用的,因為~我根本就不怕死(3:28:03)。

三個少女覺得無趣,打算離開,「原本要給你最珍貴的寶物的(3:29:06,布倫希爾德動機)。」還說有個高傲的女子會來接收指環(3:29:36),我們快去找她。這無疑說的就是布倫希爾德。隨後她們就游走了,齊格飛說女人的那些招式瞞不過我啦(與少女唱嘩啦啦~的聲音重疊),若不是對古德倫要忠誠(3:31:02),早就從三少女中挑一個去享樂了。。

然後哈根與眾家臣在叫齊格飛(3:32:24),又是在場外-遠處的相呼應(注意齊格飛唱的高音c,3:33:02)。哈根在高處現身,昆特跟在他後面,齊格飛要他們下來,大家休息(3:33:47),放下獵物吃飯。齊格飛說自己沒獵捕到東西(3:35:06),只遇見三隻水鳥,說我今天就會死於非命(3:35:48,哈根呼叫的動機)。

昆特一聽相當吃驚,但哈根仍不動聲色,他為齊格飛倒滿酒杯。「聽說你能聽懂鳥講話(3:36:26,小鳥的動機),這是真的嗎?」齊格飛說自己很久沒聽了。昆特說這酒調的不好(3:37:07),裡面只有你的血!齊格飛卻樂天的說那就把你的血也調進去吧(3:37:22)!連昆特也不禁莞爾(3:37:52)…

齊格飛(3:38:39):「昆特你如此憂愁,不如我來唱給你聽,我年輕時的故事。」大家同意。華格納在指環中常見的前情提要部分又來了,當然以前的音樂也一一現身。小鳥動機響起(3:39:16),還有鍛造動機(3:39:25),齊格飛先提到迷魅是怎樣養他長大,他又是怎樣煉成諾頓劍(3:40:17,寶劍動機),,然後殺死了巨龍(3:40:40),吸吮了手上的龍血後,就聽得懂鳥講話了(3:41:29,森林呢喃動機)。鳥告訴他要去取得洞裡的寶藏(3:41:42),包括指環與魔盔。

鳥又告訴他迷魅其實是要奪取這些東西(3:42:47),要你的命,要當心他(3:43:05,溫情的動機)!然後迷魅走來想要叫我喝致命的飲料,我就用這把諾頓劍,了結他的性命。哈根(3:43:26):「他沒能煉成諾頓劍,倒是嚐了劍的滋味!」然後哈哈大笑,還把有藥草汁的酒杯給齊格飛(3:44:00)。

布倫希爾德動機響起(3:44:39),鳥又告訴他(3:45:02):「還有個絕色女郎,睡在山崖上,你要是能穿過周圍烈火,就能擁有這位布倫希爾德!」昆特聽到有些驚訝。齊格飛(3:45:42,火的動機):「我穿越火海,看見了這睡著的美女(3:46:07&3:46:26睡眠的動機),吻醒了她,美麗的布倫希爾德熱情的擁抱了我(3:46:54,突然轉入C大調)!」

昆特嚇到(3:47:17,突然從C大調主音轉入下方增四度),此時兩隻烏鴉突然竄出,在齊格飛上空盤旋,又飛向萊茵河。

哈根:「他們要我復仇(3:47:30,哈根&詛咒動機)!」隨後把劍刺向齊格飛背部,昆特要阻止已來不及,齊格飛想用盾牌攻擊哈根,但身體已不支而倒在盾牌上(3:47:48,齊格飛送葬音樂的節奏響起)。大家都問:「哈根!你做什麼?」(3:48:10,命運動機)

哈根(3:48:22):「我對假誓進行報復!」然後轉身離去,此時已黃昏。昆特與家臣們為在垂死的齊格飛周圍。齊格飛被攙扶著坐起,眼神好像迴光返照。

「布倫希爾德(3:49:19,喚醒動機),聖潔的新娘!睜開妳的眼睛(3:50:40),喚醒你的人來了,他解開妳身上的束縛,她的眼睛睜開了(3:52:02),氣息讓人沉醉,甜蜜的過去,神聖的恐懼,布倫希爾德在對我問候(3:52:38,命運動機)!」他倒地死去(3:53:09,溫情動機),c小調送葬進行曲的動機終於沉重的響起(3:54:04),這就是著名的「齊格飛葬禮進行曲」,音樂其實與女武神第一幕齊格飛父親與母親相遇的音樂很像,是華格納刻意的安排。

在可怕的沉默中,眾家臣抬起他的遺體,越過山,昆特跟在其後。月光照在送葬的行列,然後濃霧升起(3:56:08),劍的動機(3:56:46),轉為光明的C大調,齊格飛的動機(3:57:18),轉為c小調,還有號角動機(3:58:15),已慢慢看不見葬列,霧漸漸瀰漫,舞台都已看不見,直到霧氣散去,才看到季比宏的大廳(3:59:03,萊茵河之旅動機),與第一幕情況相似。

樂團奏出古德倫動機(4:00:31),她被布倫希爾德的笑聲與馬聲驚醒(4:01:11),她很怕這個女人(4:01:40,萊茵河之旅的動機),當然啦,做賊心虛。似乎聽到齊格飛的號角聲(4:02:39,這是季比宏的號角聲啦)?不是的,根本十分寂靜。但很快聽到哈根的聲音(4:03:07),看來是打獵回來了,但為何沒聽到齊格飛的號角聲?哈根說(4:03:48):「這英雄不能吹號,打獵,戰鬥,對女人甜言蜜語了!」。古德倫看眾家臣抬的不是獵物~竟然就是自己的丈夫齊格飛!她尖叫撲倒在屍體上(4:04:27)。

她以為是哥哥昆特殺的(4:05:26),昆特說是哈根。哈根也大方承認,說殺齊格飛是因為他發了假誓(4:06:43)。他還進一步要求奪得指環(4:07:07)。昆特說這是遺產,要給古德倫的,「侏儒之子(4:07:30),竟敢染指!」哈根拔劍(4:07:38,此動機一出,相信就是要死人了),兩人爭鬥,沒用的昆特當然只能乖乖領便當。

哈根要從齊格飛手指上取下指環,那隻手卻抬了起來,嚇死在場所有人~布倫希爾德此時從幕後走到幕前(4:08:06,長長的諸神黃昏動機),她要古德倫別再靠夭靠北了(4:08:15),我聽不慣對這位英雄的悲歎(4:09:09,宣告死亡的動機)。「妳不過是個情婦(4:09:51),而我是他正牌妻子!」(4:09:58,拯救世界動機)。古德倫只好怪哈根(4:10:16),出的什麼餿主意,竟用毒藥奪人家丈夫(4:10:28,古德倫動機)。然後她又撲倒在齊格飛屍體上,就這樣不動到劇終,哈根則在動歪腦筋。

布倫希爾德已明瞭事情始末,但已無法挽回了,命運動機不斷出現(4:11:00),還帶有彩虹橋的動機(4:11:37),這在萊茵黃金的一幕最後諸神盛大進場的動機,在此竟成了諸神的末日。她轉身對群眾(4:11:56):「在萊茵河邊,把柴堆高!讓烈火沖天,把英雄的屍體灰飛煙滅(4:12:26,火的動機+齊格飛動機),將他的馬牽來這裡(4:12:51,女武神動機)我將追隨他,這是我渴望的。」她轉為平靜與昇華。「他的光芒像太陽照射著我(4:14:27),他背叛妻子(4:14:51),忠於朋友,他忠於誓約,保持熱愛,卻也背叛所有誓約(4:15:46),拋棄了忠誠的愛情。你們知道是為什麼嗎(4:16:08,宣告死亡的動機)?這些監誓的人(4:16:31),認清你們的罪責!至高的神,聽我的哀訴(4:17:07)。他的勇敢與功績,符合你的期望,卻反而受到詛咒,結果背叛了我。現在我明白一切了(4:18:03),也了無牽掛。烏鴉們(4:18:39),你們可以回去報訊了。神啊,休息去吧(4:19:28,黃金動機)。」

彩虹橋動機又出現(4:20:04),還有諸神黃昏動機&自然動機(4:20:22&4:20:30),她決定把指環還給萊茵河少女(4:20:59),「用焚燒我全身的火(4:21:45),洗掉指環的詛咒(4:22:16,指環動機)。」看來她是打算自焚犧牲。在矛=信守契約動機突然進入後(4:22:34),她戴上指環,手舉火把,「烏鴉(4:42:45),你們飛回去報告一切吧!布倫希爾德的山崖依然烈火沖天(4:23:02),指引洛格前往瓦哈拉,我這火把,也要扔向輝煌的瓦哈拉城(4:23:01,瓦哈拉大廳柴早就堆好了)」她把火把扔進柴堆,並騎馬(4:24:05,女武神的隊呼),「格拉內,我的駿馬,在火光中躺著你的主人~齊格飛。」此時繼女武神第三幕後再次出現的救贖動機響起(4:24:40),當時是齊格琳德感謝布倫希爾德救她,如今布倫希爾德決定再度自我犧牲。

「我要投入齊格飛的懷抱(4:25:15,救贖動機),在深愛中與他合為一體,格拉內,向你的主人致意(4:24:07,女武神動機),齊格飛,看啊,你的妻子幸福的向你致意(4:25:59)!」

隨後她縱馬跳進柴堆,大火沖天,群眾擠向前台避免被火吻,正當大廳要被吞沒之際,突然熄滅,只剩煙霧,萊茵河水暴漲,淹沒了火場,三個萊茵河少女游了過來。哈根覺得不妙,投入河水之中。「別碰那指環!(4:27:29,這是指環最後一句歌詞)」兩個少女把他拉入水中,芙洛絲希爾德歡呼高舉指環(4:27:50,萊茵河少女動機),還有瓦哈拉動機(4:28:02),加上救贖動機(4:28:10),歷經四部劇,萊茵的黃金終於歸位了。彩虹動機再起(4:29:00),還有齊格飛動機(4:29:44),她們圍成圓圈,高興的玩弄指環。眾人看到了天上的火光,那是燃燒的瓦哈拉天宮,火焰吞噬了在大廳的諸神與勇士們(4:29:57,救贖動機),經由莊嚴的變格終止,到達降D大調的主和絃,幕落。

這樣的結局好像是經由一位聖女的救贖,萊茵的黃金回到了三少女的手裡,諸神與所有生物一樣,有了生成,也就有滅亡,英雄齊格飛的死證明了除非物歸原主,誰也不能擁有指環,統治世界終究只是一場幻夢,自古至今,又有誰能做到呢?在我看來,華格納根本就是所謂的「自然論者」與「宿命論者」,想要違逆者,必有災禍,這應該也是他人生經驗的總結,指環結局如此安排,也達到了首尾統一的效果,長達十四個小時以上,人類有史以來最長篇的歌劇就在毀滅與重生中結束。

在此再貼出華格納很少被注意的,一封談指環的信件,以及我的試譯,我認為這是對指環的結局相當深刻的見解,也很有同感,內容如下:

「黑暗的日子要降臨諸神了,如果還在貪戀指環,你們這高貴的種族會在恥辱中滅亡。」或可以這樣說:「存在的事物都會滅亡,黑暗的日子要降臨諸神了,我忠告你們要放棄指環。」也就是,我們必須學會死亡。會害怕死亡就是因為缺乏愛,這種害怕會讓愛情失色。

萊茵河三個女兒曾拒絕了阿爾貝里希求愛,但這不是所有災難的根源,若不是諸神自己包藏了禍心,阿爾貝里希與指環也不能傷害他們。那災難的根源倒底在哪呢?在女武神第二幕佛旦與妻子符麗卡的對話裡,兩人看似仍是夫妻,但實際上已沒有愛情...這種情況在世間很多見,被結婚這名義所綁住的兩人,因為沒有愛而苦惱著。

佛旦隨著悲劇的進展,反而願意自我走向衰亡,這是我們能從人類的歷史中學到的所有的總合~也就是希望那必然的事情,降臨到自己的身上。這至高的自我毀滅意志,最終,將戰勝一切恐懼,產生出有愛的人物,那就是齊格飛!

齊格飛是我心中最完美的人,我盡一切努力描寫他。他的最高準則其實就是:活在當下,盡力而為。我們可由「諸神的黃昏」第三幕剛開始他與萊茵河三女神的場景看出,三女神警告他留下指環將有災禍與死亡,但他知道有比死亡的恐懼更好的事情,他了解指環的神力,卻不在意,只不過當成一個讓他學不到恐懼的紀念品,在他面前,所有神的光榮也要褪色!

結局會走向滅亡不是因為對位法的結果,而是在我們心中最深的感情所產生的,那就是體認到滅亡的必然性。我們認為這必然性是天生自然的(因為有生成,就有滅亡),而隨著劇情也伴隨著自然單純的音樂,到佛旦說出自己的沒落時,我們也會覺得這是必然的。」

文/劇本翻譯:夏爾克

延伸閱讀:魔笛,莫札特的共濟會歌劇(The Magic Flute, Masonic Opera)
( 創作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atsubery&aid=127274606

 回應文章

盹龜雞~ 美麗的木造建築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7/25 21:11

能將這麼長的 諸神的黃昏 細節解說的這麼詳盡的,也只有夏克爾了 。

將浪漫派音樂與劇作劇場大結合的 也只有華格納了 。日耳曼人真不是蓋的,花這麼長的時間 凝聚出概念清楚的作品,和莎翁戲劇 義大利歌劇完全不同。 這個民族,好像很不懂得 好逸惡勞呢 。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19-07-31 12:54 回覆:
謝謝盹姐鼓勵,這種東西真的也只有日耳曼人寫得出來,義大利人認為歌劇只是享樂的,絕不會寫出這類東西來折磨自己的啦。

環保阿嬤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午安
2019/07/11 15:25
原來人生也簡單...只要您懂得...「珍惜、知足、感恩」您就懂了生命的光彩...日日愉快~

雲大少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7/06 23:09

諸神的黃昏

原來雷神索爾3的標題是出自這裡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19-07-11 11:49 回覆:
大少爺午安~其實不是出自於此,諸神黃昏似乎是很早就有的北歐傳說了...華格納的指環用了很多往日神話的概念。

愛馬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6/30 01:41

恭喜夏爾克完成翻譯指環四部劇!真的很不容易。

看你翻譯中還夾雜著一些可愛逗趣的口語,不但很有趣味,也讓人看到古今的相同之處。

期待下一篇的討論,華格納是否一開始就想寫下宿命論的結局。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19-07-02 08:06 回覆:
謝謝愛馬姐鼓勵,總算可以將指環最後一部寫完,記得我寫的第一篇萊茵黃金也夾雜許多口語,讓華格納龐大嚴肅的劇本與現代人更親近,最後一篇諸神的黃昏也是如此,也算是有始有終吧。

環保阿嬤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午安
2019/06/27 15:58

最好的房子不是豪宅,而是彼此的心!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19-07-02 08:04 回覆:
阿嬤早安!心有多遠,路就有多遠。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19-07-02 08:04 回覆:
阿嬤早安!心有多遠,路就有多遠。

■♀醫楊曉萍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06/26 18:25
呵呵....如果不是一堆"鳥契約", 指環還真寫部下去哩哈哈哈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19-06-27 11:59 回覆:
這真是史上最爛契約,而且會害死人的,但不這樣,怎能讓這對英雄夫妻犧牲,指環歸位呢,好像只為了證明一件事,除了萊茵河少女外,擁有指環,必遭災禍。

jjmvx
2019/06/26 14:35
感謝分享!新竹當舖   新竹當舖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19-06-27 11:57 回覆: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