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齊格飛:華格納歌劇「尼貝龍根的指環」第三部
2018/09/01 08:06:46瀏覽5309|回應5|推薦96

齊格飛殺死巨龍(台中歌劇院即將演出)

「齊格飛」與指環其他幾部劇很不相同,最初的名字是「年輕的齊格飛」,華格納甚至還稱為是喜歌劇或是英雄喜劇,所以較無悲劇色彩。但到他完成第二幕,開始寫第三幕時,卻發現遇到了「巨大的世界悲劇中心」,與本來喜劇的構想違背,就此中斷,直到他完成了「崔斯坦與伊索德」,「紐倫堡的名歌手」後,才又回到「齊格飛」的創作。

這「巨大的世界悲劇中心」,很可能就是第三幕中佛旦敗於齊格飛之手,諸神的沒落已然勢不可擋。而他在「齊格飛」中斷期間所寫的「崔斯坦與伊索德」,就在簡單的故事上展開複雜的心理變化,至於「紐倫堡的名歌手」則展現了多聲部的對位法,華格納也將這樣的成果拿到「齊格飛」第三幕來用。 


在「齊格飛」中,華格納對主導動機的運用更出神入化了,前兩齣「萊茵黃金」與「女武神」的許多動機重新登場,以聯繫整個指環的劇情,也明示或暗示許多場景的相似之處。例如「萊茵黃金」中,阿爾貝里希變成巨龍時的「巨龍動機」,到了「齊格飛」第二幕巨龍出現時又再度登場,不僅如此,若在對話中有提到巨龍時也會出現,其他像阿爾貝里希的詛咒動機,災禍動機更是瀰漫在第二幕阿爾貝里希出場時,女武神的命運動機在第三幕布倫希爾德出場前後也是頻頻出現,以表示那種悲劇的「宿命」…

見以上影片,這是布列茲指揮拜魯特節慶管弦樂團的名演。第一幕剛開始是森林,前面是一個石洞,洞口向著森林敞開,舞台的左手邊往深處延伸,右手邊大概佔舞台的四分之三,入口對著右手邊,另一個更大的入口連著舞台邊。沿著背後的山壁左邊有個鍛劍的爐子,是用石頭做的。完全人造的只有那個大風箱,煙囪從石頭的屋頂延伸出去,有極大的鐵砧及其他鍛造工具放置著。

前奏曲剛開始是暗示降b小調,低音管吹出增六度下降的「沉思動機」(1:23,表示迷魅的沉思&詭計),以及鍛造動機前半的裝飾音(2:02),中提琴隨後奏出鍛造動機(2:42),然後就是如「萊茵的黃金」中尼貝龍根人在地底鍛造的音樂,詭異的指環動機由豎笛吹出(4:01),鈸聲響起(4:25),低音小號吹著寶劍動機(4:30),迷魅在鐵砧旁用力鍛造(4:52),但卻不順利,他停下來,抱怨自己拼命鑄造的劍(5:05),卻被那「男孩」一下折斷,好像是個玩具(5:20)。

他丟下劍,看著地上沉思(5:28,沉思動機)。寶劍動機響起(5:40),他又想到如果能鑄成諾頓劍,那男孩也不能折斷,然後就可以利用他去斬殺法夫納變成的巨龍(6:17,巨龍動機),以奪取他的指環(7:14,指環動機)。

無奈,他只好繼續鑄劍(7:31),但很快又氣的把劍丟下。音樂轉為明朗的G大調。那個男孩,也就是齊格飛,穿著野人般的衣服,在號角動機(8:19)中現身,他愉快唱著此動機,戴著銀色的號角,還牽著一頭大熊,要熊去追迷魅,「吃掉他!」迷魅說已完成了一把劍(8:40),齊格飛才把熊趕走。

沒想到這把劍也被齊格飛折斷(9:50),他痛罵迷魅(9:59,性急動機,表達齊格飛的性急,是沉思動機的快速形態,也象徵著打壞迷魅的沉思),迷魅也罵他不知感恩(10:49),又放聲大哭(11:51),此時從開始一系列的半音下降(12:01),到f小調,暗示等下要出現的流浪者動機。迷魅又抱怨自己以前養育他是多麼辛苦(12:07,下降的辛苦動機),現在又是多麼可憐…下降的辛苦動機又出現(13:11)。

但齊格飛卻覺得雖然迷魅教了他很多,但沒有教他如何去喜歡迷魅大笑 (13:22),因為他打心底討厭這個醜陋的矮子,認為隨便一隻魚都比他可愛(14:52)。但不懂自己為何還是會回到他身邊?

溫情動機響起(15:12),迷魅說:「你知道了吧~我對你來說是何等重要。」齊格飛嗤之以鼻。迷魅說一般年輕人還是喜歡自己父母的(15:44),「這種仰慕就是愛」。但齊格飛說他看動物(16:35),都有父母親,那我的母親在哪裡?沒母親我是怎麼生出來的? 


迷魅說自己就是父親兼母親(18:31)。但齊格飛高聲罵他說謊(18:48),說他在河裡看自己的樣子(19:22,齊格飛動機),怎樣也不像迷魅,此時威松族的動機響起(19:30),暗示齊格飛是威松族的後代。現在他終於知道自己離不開迷魅的原因(19:48)~就是要逼問倒底自己父母是誰?然後掐著迷魅的脖子(20:12)。

低音管吹出齊格琳德的動機(21:23):

迷魅只好講出他的母親齊格琳德辛苦逃到這裡(22:01,象徵齊格蒙與齊格琳德愛情的渴望動機),把孩子生下來後就死掉(22:50)的往事。又強調自己是如何辛苦把他扶養長大,對他視如己出。齊格飛先關心自己的名字如何來(24:10),又問父母親的名字呢 (24:53)?

迷魅唱:「你父親被殺了...我守在你身邊,看你睡覺成長...」齊格飛終於不耐煩了,要他快點鑄劍(26:22),他要拿著劍出去四處遊歷(27:07),隨後就走了出去。迷魅繼續煩惱要如何鑄劍(28:20)?如何讓齊格飛拿這把劍去殺了巨龍?(28:46,巨龍動機)

迷魅累的倒在鐵鉆後面,下降音階奏出(29:27),同樣是一個大三和絃連鎖,好像疲憊中仍保有著權威:

佛旦變成的流浪者登場了,穿著藍色長袍,拿著矛當拐杖。他與迷魅打招呼(29:31),說自己是流浪者希望收留,但迷魅叫他去別的地方(30:26)。但流浪者說只有壞蛋才會害怕不幸的到來(30:49)。

迷魅說自己的不幸還不夠嗎(30:59)?流浪者說我或可為你消災解厄(31:07),還步步進逼,坐在爐邊,佛旦的矛&信守契約動機響起(32:46),想又是要搞什麼約定了...佛旦說自己可以頭顱當擔保,若說出的事對迷魅無用的話,願把頭砍下來給他。

迷魅想出難題讓這人知難而退(33:49,沉思動機),與許多古老的傳說一樣,又是三個。第一個是,住在地底的是哪個種族(34:36)? 這對佛旦=流浪者來說也太簡單了吧?基本上這就是所謂「前情題要」的部分,雖說有重複,但我們也不妨複習一下吧。

流浪者說是尼貝龍人(35:17,鍛造動機),阿爾貝里希曾是他們的統治者,用指環讓他們臣服(35:37,指環動機),堆積寶藏,要統治整個世界。迷魅又問那在地面的種族是(36:28)?流浪者回答是巨人族(37:05,巨人動機): 「法索特與法夫納這兩個殘暴的首領,忌妒尼貝龍族的權力,將尼貝龍根的財寶奪取,兩人卻發生爭執(37:43,指環動機),法索特被法夫納所殺,法夫納變成兇惡的龍守護寶藏(巨龍動機,38:04)。」 迷魅又問那住在雲端的是哪個種族?流浪者說是諸神,他們住在瓦哈拉(39:10,瓦哈拉動機):

「他們是光明的精靈(與尼貝龍族相反),佛旦統帥著他們。他從世界樹最神聖的樹幹製成了一支矛(40:11,矛&信守契約動機),無論尼貝龍族與巨人族都向他臣服(指環動機,40:41)。」然後以矛擊地面,發出若有似無的雷聲(41:07),迷魅被嚇壞。 

瓦哈拉

流浪者說:「怎樣?我保住我的頭顱了吧?」,迷魅要他快走(41:39),流浪者卻說換我問你問題了(41:50),你也要以你的頭顱為賭注。迷魅已猜到他就是佛旦了(43:35,瓦哈拉動機),但也只好硬著頭皮回答了。流浪者先問(44:05):「最被佛旦嚴酷對待,但又最珍愛的是哪個族(44:21,威松族動機)?」大提琴還出現上一齣劇「女武神」最後佛旦告別的旋律(44:51)。

迷魅回答是威松族,那兩位兄妹~齊格蒙與齊格琳德(45:22,齊格蒙動機),齊格飛正是他們的兒子(45:31.齊格飛動機)。流浪者很開心(45:56),又問:「一個聰明的尼貝龍人,收養齊格飛,將來可以打倒法夫納(45:46,巨龍動機),奪取指環,那齊格飛所用的劍是?」 這根本就是在說迷魅,迷魅回答:當然是諾頓劍了(46:59),又講了諾頓劍被佛旦擊碎的往事。流浪者大笑,問第三個問題,「那誰能把劍鑄造完成呢(48:05)?」 這下迷魅慌了(48:18),他正是一直為劍無法造成而煩惱著,流浪者說(48:54):「我回答了你三個問題,你卻無法回答我的第三個問題。你的頭顱先寄放在你脖子上(49:53,巨龍動機),等待有天那「不知恐懼的人」將之砍下來!(50:45,齊格飛動機,難道這人是...)

一堆弦樂震音(50:53)...讓人想到萊茵黃金諸神要去地底前的情景,流浪者笑著離開後,迷魅弦樂也同時顫抖,好像看到巨龍在陽光底下閃閃發亮(注意低音的巨龍動機,51:25):

恐怖的沉思動機出現(51:58),迷魅害怕被巨龍吃掉,還好寶劍的動機出現(52:08),像來拯救他似的,齊格飛從茂密的森林中現身,要他快點鑄劍別偷懶(52:26)。迷魅卻說只有「不知恐懼的人」才能鑄造完成(52:51)。


齊格飛問(55:l2):「恐懼到底是什麼?」迷魅舉了黑暗的森林(55:24,又是一堆震音),激烈的吼聲(55:48),鬼火(55:53,火的動機)等為例子,「你不會覺得身體在顫抖,心臟跳到快要飛出去了嗎(56:40)?」 此時女武神中安眠的動機響起(57:07),但齊格飛仍啥米攏不驚啦。

迷魅說要帶他去巨龍法夫納的洞窟去體驗恐懼(58:28,巨龍動機),齊格飛問在哪裡?迷魅說在東方,森林盡頭處,一個叫做「忌妒洞窟」的地方。齊格飛躍躍欲試,要迷魅快點把劍鍛造完成(59:21)。迷魅說要不知道恐懼的人才能完成,齊格飛認為他理由一堆,有夠煩,乾脆自己來好了(59:54,性急動機)。

他還捏迷魅鼻子(1:00:41),開始在爐中加大堆煤炭,讓火一直燒,把劍的殘骸削成金屬碎屑,迷魅還想說要用他準備好的焊料接合(1:01:01),但齊格飛拒絕。火的動機響起(1:01:48),迷魅看到火越燒越旺,喃喃自語說沒看過這情景,他想說不定劍可以鍛造成…又盤算如果不教齊格飛恐懼的話,他恐怕會殺了自己。但若教了恐懼(1:02:40),又怕他沒膽量去對付法夫納取得指環,真是傷腦筋啊~

齊格飛把斷劍碎片放在鍋中,置於爐上。問迷魅這把劍叫什麼名字(1:03:00)?迷魅說是諾頓(1:03:08,寶劍動機,有增和弦的味道)。齊格飛唱起歌來,「諾頓(1:03:27,增和絃)!諾頓!讓人羨慕的寶劍!你為何會斷掉呢?…Hoho…Hohei!鼓動風箱(1:04:04)!燃燒吧!火焰!…火花噴灑吧!」這段真的讓人有古代大俠的感覺呢。

迷魅還在想要如何能奪取指環又保住小命(1:05:56),又跑到舞台前:「等到齊格飛戰鬥完奪取指環後(1:06:42),我就假裝要慰勞他奉上毒飲料(1:06:54,又是增和絃),把他毒死,那不就一舉數得了?」

齊格飛又唱著歌(1:07:17,又是增和絃),把那炙熱的「熔液」倒入劍形狀的模子中,又把水倒入模子冷卻,水蒸氣發出很大的嘶嘶聲響(1:07:47)。又把這冷卻的鋼放入爐中,努力鼓動風爐,他要再鍛造一次。

迷魅這時拿調味料和藥草倒入鍋中(1:09:17),說要煮湯,被齊格飛嘲笑他不鍊劍(1:09:48),卻要煮湯。然後他把模子破壞,要靠自己敲打出劍型(1:10:41,可聽到敲擊聲),這可是很累的,火花四溢。迷魅則想把煮的湯給齊格飛喝(1:11:58),好毒死他。


齊格飛又倒水讓鋼冷卻 (1:13:19),然後安上劍柄,迷魅則開始夢想得到指環後(1:13:51,鍛造動機),可以統治全部尼貝龍人,甚至讓全世界俯首聽令。齊格飛則用小鐵槌,銼刀等修飾劍身,最後一擊宣布完成,「諾頓(1:14:43,又是增和絃)!諾頓(1:15:27, 增和絃)!讓人羨慕的寶劍(1:15:34,光輝的寶劍動機,終於煉成了)!如今我再度喚醒了你,曾只剩一堆碎片的你,如今多麼血氣方剛,閃耀光輝!讓賊人們看看吧!打倒虛偽謊言,以及惡人!鐵匠迷魅,看啊,齊格飛的劍如何鋒利(1:16:01)!」

隨後他把鐵鉆劈成兩半,迷魅被嚇到,幕落。

第二幕,在森林的深處,舞台後方是洞穴的開口(又是洞..),到舞台中央是一個坡道,通往一個小丘,觀眾只能看到洞穴的上面。左手邊通過樹林,是一個有許多裂縫的岩壁。前奏曲開始(1:17:16),這讓人想到萊茵黃金中「災禍」的動機,這其實是巨人動機的變體,充滿不和諧的增四度音程,暗示此巨龍是巨人族的法夫納變成,還有小二度和聲,我們大概就知道,阿爾貝里希要登場了,巨龍動機也出現(1:17:34),還有比較弱的雷聲動機(1:18:57),隱含著風暴,指環動機(1:19:03),以及阿爾貝里希的詛咒動機(1:20”09),災禍動機(1:21:03),這都是「萊茵黃金」就出現過的了。

阿爾貝里希腋下靠著岩壁,好久沒看到他了,他還是待在法夫納的洞穴附近,伺機奪取指環(1:22:33),但他實在害怕法夫納變成的巨龍。這天有暴風(1:23:15),還有藍色光芒,想說是不是有人要來幹掉法夫納了(1:23:53,詛咒動機)?那人其實是流浪者=佛旦(1:23:53)。 阿爾貝里希大罵:「你這小偷(1:25:15)!」兩人開始冷嘲熱諷,阿爾貝里希大概怕觀眾沒看過「萊茵黃金」,又把佛旦從他那騙取搶奪指環的故事說了一遍(1:26:06),又提到經過自己的詛咒,得到指環的人都會死掉(1:28:07),最後還是會回到自己的手上,到時就要殺入瓦哈爾稱霸世界(1:29:35)。

但流浪者說與其跟我爭論(1:29:50),不如去找你弟弟迷魅吧! 阿爾貝里希又說你血脈的孩子將代替你奪回指環,那孩子當然就是齊格飛。佛旦的心思被看穿,奏出了挫折動機(1:30:58)。佛旦則說你弟弟迷魅帶來的年輕人,將殺死法夫納(1:31:11),奪取指環。阿爾貝里希聽到很好奇。

巨龍動機響起(1:33:43),隨後他對洞穴喊叫,想叫醒巨龍=法夫納(1:33:52)。隨後從舞台深處,傳出法夫納的聲音(1:34:24),是個增四度旋律(1:34:32),這就是前奏曲中那一直冒出來的增四度之延續… 

誰吵醒我的睡眠?

流浪者告訴他將有人來殺他,法夫納卻想把那人吃了飽餐一頓(1:35:28),阿爾貝里希則說你若把指環給我(1:35:42),可保平安,法夫納不鳥他(1:36:10),繼續睡覺。

流浪者大笑(1:36:39),樂團奏出自然動機(1:36:57):「凡事都有其本質,你無法改變的,去跟你弟弟迷魅去爭吧!」(1:37:42,註:這旋律在帕西法爾也出現了,是古內曼茲要大家別怪罪昆德麗)隨後就離開了(1:37:54,寶劍動機)。

阿爾貝里希覺得受到了嘲笑,他咒罵諸神(1:38:42,詛咒動機),有天你們將滅亡!(後來真的應驗了…天啊) 隨著上升音階,前面已說過,是來自於溫情動機,也可回溯到女武神中的「渴望動機」(1:40:00),這在第三幕齊格飛要喚醒布倫希爾德的場景前也會出現。


齊格飛與迷魅在曙光中出現(1:40:33),奏著齊格飛鍊劍時歌唱的旋律,由法國號PP吹出有點蒼茫的感覺,他們來到小丘,齊格飛說若我在此沒法學到害怕(1:41:05),就會離你遠去。迷魅保證一定學的到(1:41:45),又強調一次巨龍的可怕,說會口吐化骨毒液(1:42:33),巨大尾巴更會粉碎獵物(1:42:51)...但齊格飛還是不怕,說會拿諾頓寶劍刺入龍的心臟(1:43:31,又是增和絃),就要把迷魅趕走,迷魅警告他到時會嚇到屁滾尿流(1:44:14),齊格飛要他去泉水那邊待著(1:45:17),迷魅大喜,期待他們互相殘殺(1:46:07)。

弦樂平靜的十六分音符響起(1:46:19),這就是著名的森林低語場景,這其實是脫胎自鍛造動機,也就是說,殘酷的鍛造柔和下來,就是森林了齊格飛終於覺得鬆一口氣(1:46:37),他實在有夠討厭迷魅,不想再見到他。在菩提樹下,他想到自己的母親(1:48:07),那生了他後就死去的母親,難道生了小孩母親都會死去嗎(1:49:19)?他覺得悲哀(1:49:39,溫情動機),希望能和母親見面(1:49:56),哪怕看一眼也好。我們現在可以清楚聽到,這溫情動機,正是來自於女武神中的「渴望動機」。

福萊雅動機響起(1:50:28),暗示讓人獲得生命動力的女神出現,他輕嘆了口氣,躺在大地上,感受森林枝葉的呢喃,以及周圍的寂靜,又傾聽枝頭上一隻小鳥的叫聲(1:50:57,小鳥動機),帶著許多的弦樂十六分音符,好像微風:

他想小鳥是否可告訴他什麼,尤其是關於母親的事情。他拿蘆葦做成笛子,想要模仿鳥叫聲(1:53:56),但實在不像而放棄了(1:55:05),這笛聲在總譜是用英國管吹的:

這鳥叫聲就是整個指環第一句歌詞唱的旋律,讚嘆著萊茵河,難道這鳥兒是萊茵三少女變的,要藉齊格飛之手拿回指環嗎?...齊格飛拿出銀色號角吹響號角動機(1:56:55),以及自己的齊格飛動機(1:57:44),然而舞台後方有東西在動,那就是法夫納=巨龍(1:58:55,低音的巨龍動機),他從洞穴起身,打著哈欠。

齊格飛以為是自己的歌聲呼喚了他醒來(1:59:25),應該是來交朋友的,但龍發出了一堆增四度音程(1:59:35),擺明了要把他當午餐啦(2:00:14)。兩人爭鬥,號角動機響起(2:01:15),巨龍動機也響起(2:01:19),交雜在一起,巨龍噴出鼻水=毒液,並用大尾巴想捲住齊格飛,齊格飛砍傷了牠尾巴,龍大吼,又想把齊格飛壓住,但被他刺中心臟(定音鼓用力敲出的巨人動機,2:02:13)。 龍的聲音越來越微弱;「是誰唆使你來的(2:02:35)?一個小孩子會做這樣的事嗎(2:03:19,詛咒動機)?」齊格飛說我自己是誰都不清楚,但挑釁我的人是你。龍說:「你不知道你殺的是巨人嗎(2:04:07,巨人動機)?如今兩兄弟都已死,你要小心,那要你來的人,想要你的命(2:05:10)!你一定要注意(2:05:27,災禍動機)!」

齊格飛告訴了龍自己的名字(2:06:17),伴隨齊格飛動機,龍大叫:「齊格飛!」然後就死了。齊格飛把劍拔出,血濺到他手上(2:06:58),他去吸手指,鳥又唱歌了(2:07:07),這旋律充滿美麗的五聲音階,突然他覺得聽得懂鳥兒在唱什麼了鳥要他獲取洞穴內尼貝龍人的寶藏(2:07:47,又是萊茵三少女的旋律),以及指環,魔盔等等,齊格飛照著做了。

迷魅偷偷的跑出來,想確定法夫納是不是真的死了,阿爾貝里希卻出來擋了他的路,這兩位在萊茵黃金後就沒對話的兄弟見面了,這是我極為喜歡的一段。阿爾貝里希問迷魅要去哪裡(2:08:58)?幹嘛那麼慌張?迷魅說你是要我的黃金嗎?快滾(2:09:08)!阿爾貝里希又說奪取萊茵黃金的人,以此打造指環的人,難道是你嗎?迷魅說魔盔是我打造的啊(2:09;25)。阿爾貝里希說你頭殼壞了嗎?沒有我的指環,你如何打造魔盔?迷魅說那指環不是被巨人躲走了嗎(2:09:38)?我現在要拿回來。

阿爾貝里希說那年輕人才是指環的主人,迷魅說他是我養大的(2:09:49),要以指環回報我的養育之恩。阿爾貝里希說把指環給你,不如給癩皮狗,可聽到伴奏那些有趣的管樂。迷魅搔搔頭想想,那指環給你吧(2:10:11),你若是國王,好歹我就是王弟,那就把我的魔盔還我吧!阿爾貝里希嗤之以鼻(2:10:32),說一樣東西也不分給你,迷魅大怒說要齊格飛把你殺掉(2:11:01)。 這時齊格飛從洞穴走出了,拿著指環與魔盔(2:11:30,指環動機),阿爾貝里希說指環是屬於自己的,但卻躲了起來

萊茵河三少女頌讚黃金的動機響起(2:11:33),齊格飛看著這兩樣戰利品,卻也不知有啥用途。森林低語動機出現 (2:12:33),小鳥又提醒他迷魅不懷好意(2:12:51),齊格飛理解。迷魅喃喃自語說可能流浪者就在附近(2:13:22),我要更加小心,欺騙這年輕人取得指環。他對齊格飛說:「怎樣?你學會恐怖了嗎?」(2:14:01)。

齊格飛說沒有。迷魅說那龍還不恐怖嗎?齊格飛說他雖然兇猛(2:14:48),但他的死讓我有點難過,我更討厭那叫我去殺龍的人。迷魅說放心(2:15:10,又是七度的沉思動機),我不會讓你看到太久了,你很快要永眠了…若要奪得你的戰利品,這一定不難,因為騙你是那樣簡單。

齊格飛說你要殺了我嗎(2:15:46)?迷魅說:「齊格飛,我兒,我一直憎恨你和你的種族(2:16:00)...是因為要那些黃金才養育你的,不是因為愛你。所以你若不把黃金交出來的話,我就要你的命(2:16:36,又是七度)」。 齊格飛說:「你要我的命?

迷魅說你誤解了啦~但又開始和善,說喝下我為你煮的飲料吧(2:18:19),可以解渴消火氣,然後你的劍啦指環啦都會是我的,然後得意忘形,說喝下飲料後會失去意識啦(2:18:51),會手腳僵硬啦,要砍下你這孩子的頭顱啦烏雲飄過...等等,然後指環就會是我的,最後大笑。

齊格飛問你會在我睡覺時殺了我嗎?迷魅努力解釋:「我只是想砍你的頭而已(2:19:40,注意這裡的怪聲怪調)不然我怎麼把阿爾貝里希想要的財寶奪走(2:20:17,斷奏的小鳥動機,好像在警告)?來吧!(又是一堆七度)威松族人,狼的兒子,喝了去死吧」聽到這裡,總覺得迷魅,滿像魔戒中的「咕嚕」的。

齊格飛覺得極為厭惡,揮劍把迷魅殺了(2:20:41),在岩壁的細縫中可聽到阿爾貝里希的嘲笑(2:20:45),以及快速的沉思動機(2:20:47)。他把迷魅的屍體抬到洞穴內(2:21:13,詛咒動機,每次死人都會出現啦尷尬),並把龍的屍體抵住洞口(2:23:07,巨龍的動機&2:23:15指環的動機),讓這兩個貪財鬼長眠在此是最好的了。

他覺得很悶熱(2:24:00),於是又去菩提樹下,聆聽小鳥的聲音,他覺得自己很孤單,想要個伴侶(2:26:36),小鳥指點他有個美女在岩石的山上睡眠(2:27:37),周圍是熊熊火焰,誰要是能穿過去,美女就是他的。 齊格飛興奮的一躍而起(2:28:05,他感到陣陣灼熱,心中好像有激烈的火焰。小鳥說:「我悲傷時(2:28:40),歡喜的唱著愛之歌,嘆息時,我編織歡樂之歌,只有渴望憧憬之人,才能懂得我。」齊格飛動機(2:29:28),以及沉睡動機都響起(2:29:35),小鳥就引領著他前去(2:30:42,小號吹奏的小鳥動機),幕落。


見以上影片,第三幕是在荒地,舞台後方是岩石山壁,暴風與雷雨的夜晚,雷電交加。前奏曲剛開始就出現了愛爾達動機(0:19)

還有佛旦挫折動機(0:34),矛的動機(0:48),諸神黃昏的動機(1:06)。流浪者(2:20,流浪者的增和絃動機)走近像冥界一樣的洞穴口,對著裡面呼喊,要女神愛爾達醒過來(3:13,愛爾達動機)。他稱愛爾達是「全知之女,原初之女,永恆之女(3:48)。

洞窟內透出藍光,照著愛爾達,她被一層霜蓋著,頭髮及衣服都在發亮。流浪者動機響著(4:36),愛爾達問吵醒她睡眠的人是誰?流浪者)說我要找妳問事情(5:17),大家都說妳無所不知(6:22)。愛爾達說那三位命運之女編織著我所知道的事情(6:55),你去問她們吧!

流浪者還是要找她,她說:我被你強迫(8:41,瓦哈拉動機),生了你要的女武神,那些女孩又勇敢又聰明,去問她們吧(9:27)。流浪者說那個布倫希爾德嗎(9:51)?她背叛了我(10:22,女武神動機),我把她封在岩山上,當她被叫醒時,將成為人的妻子。這樣的人我能問她什麼?(11;10,佛旦悲傷的動機)

愛爾達說我醒來後,思緒就很紛亂,我的女兒竟然被罰長眠以贖罪?(11:45)教導她反抗的人(指佛旦),竟然懲罰她的反抗?...回去吧,我的知識也最好一起沉睡。

流浪者說自己現在被敵意與恥辱占滿,感到不安,需要妳的智慧來解救。愛爾達要他別再吵了(13:35),流浪者說:「妳的智慧已到此結束(13:48),妳繼續睡吧(愛爾達動機,14:18&14:28諸神的黃昏動機),諸神的結局並不會讓我覺得不安,因為那就是我的意願(15:10,第一次出現的拯救世界動機),那個大膽不受約束的年輕人,得到了指環(15:55,指環&寶劍動機的結合),不怕恐懼的他,也不怕阿爾貝里希的詛咒(16:11,齊格飛動機)將讓布倫希爾德甦醒(16:19),而拯救世界(16:38,拯救世界的動機)。繼續睡吧,或許可夢到我最後的結局,我將樂意讓路給他,永眠去吧(17:35)!」。

愛爾達閉眼,又慢慢沉入舞台中,月光照著舞台,暴風停止。流浪者說齊格飛來了(17:59),小鳥動機的節奏出現(18:07),但引領他的小鳥卻看到流浪者就飛走(18:33,烏鴉動機),齊格飛在舞台右邊出現,停了下來,問小鳥哪裡去了(18:47)?還需要牠的帶領。流浪者問他要去哪(19:16)?齊格飛說要去岩山叫醒被火包圍的美女(19:31)。流浪者問是誰告訴你的(19:41,小鳥動機)?齊格飛說是小鳥。

流浪者又問劍是誰打造的(21:00)?齊格飛說是自己,這些段落都可聽到第一幕鍛造的音樂。流浪者大笑(21:49),齊格飛卻說為何要笑我?給我小心點!流浪者說你多少應該尊敬老人家(22:10)。齊格飛嗤之以鼻,說擋我的都是些老人家,還有那大帽子是怎麼一回事?為何要遮住臉?

流浪者說當我逆風高灰時都這樣(22:57)。齊格飛說你好像少了一隻眼睛,是擋路被打的吧?快滾,不然你會失去另一隻眼睛。流浪者要他別去講自己不懂的事情(23:22,瓦哈爾動機),齊格飛聞言大笑(24:00),要他指點去路。 

佛旦的挫折動機響起(24:22),流浪者說你若知道我是誰,就不會對我這樣說話,我一直愛著你們這光輝一族,但不要再激起我的忌妒之念(25:26),不然我們都會毀滅。齊格飛卻還是要他滾開,此時流浪者生氣了,四周變暗。「那小鳥逃走了(25:51),因為烏鴉之主在此,被烏鴉抓到就慘了,你不能再前進了!」齊格飛問你到底是誰?竟敢阻礙我?

流浪者說:「我是岩山的主人(26:21),封閉那少女的人就是我,那火是如此大,你敢去嗎(26:51,火的動機&27:03女武神的動機)?你所拿的劍,就是被我的矛砍斷的。」齊格飛說原來你就是我父親的仇人(28:15),我要報仇!兩人爭執,流浪者說:「我統治世界就靠這矛,以前它曾砍斷了這把劍!」

但這次...是那支矛被劈成兩半了(28:33,矛的動機),交會引起的閃電向著岩山,雷聲則停止了。流浪者說:我已沒法阻止你了(28:56,諸神黃昏的動機),然後消失。此時火焰越來越旺(29:16),齊格飛毫不懼怕,吹著號角(29:51,號角動機&火的動機),與溫情動機&齊格飛的動機結合,這算是指環中最壯觀的段落之一,齊格飛進入了洶湧的火焰中,整個被吞沒,後來火勢漸小(睡眠的動機,31:37),反而像是曙光照射。附帶一提,在指環中,「火的動機」無疑是最重要的,火神洛格才是整齣劇的主宰者,佛旦或齊格飛只是檯面人物。

雲逐漸消失,成為玫瑰色的霧,那霧的顏色讓人覺得是下面的熊熊大火。上齣劇「女武神」第三幕的場景又出現了,布倫希爾德穿著盔甲,被盾牌蓋住,在沉睡。先是上昇音階(33:14),這如前所述來自溫情動機,暗示齊格飛的戀母情結,然後女武神的命運動機響起(34:01),齊格飛看到馬在冷杉下沉睡(35:50),又看到布倫希爾德,因為她穿盔甲以為是男人。結果在卸下盔甲後(36:30,一直伴隨著佛旦的悲傷動機),他發現不是男人(38:53),是個美女!他感到極度不安,希望母親能來救他(39:32),對這睡眠的女子(41:28,睡眠的動機),他第一次感到「恐懼 」,感到她的嘴是如此美麗可愛,於是吻了下去,「醒來吧!(43:11)」!命運動機此時也響起(43:36)

福萊雅動機響起(44:36),表示有了生機,直到B大調的七和絃(45:34)直接轉到C大調(45:45)這就是喚醒動機,配合著豎琴撥奏,小提琴的高音顫音像是熾熱的陽光(46:06),布倫希爾德醒來,看著天空與大地,高舉著手,對著回到的世界打招呼(47:37)。

你好,太陽(47:52,顫音好像熾熱的光)!你好,陽光!你好,明亮的白晝!我睡了好久(48:39),現在醒來了。叫醒我的英雄是?」然後齊格飛動機響起(49:19)。

齊格飛感動到站著沒法動。布倫希爾德又謝諸神謝大地(49:42),配合木管顫音有如強光(49:49),氣場壯麗無比,齊格飛也謝謝自己的母親生下他(50:29),大地育養他,樂團奏出壯麗的間奏,像一根重錘定在C大調,弦樂興奮的像是旋轉(51:12),其實是之前豎琴撥奏的強烈版,是我整齣歌劇中最愛的段落:

兩人開始二重唱,陷入忘我境界,布倫希爾德沉浸在無限的幸福,「我是多麼愛你(52:08)!你是我心所屬,你是我所掛心」,並說我在你出生前,就守護著你(52:36,拯救世界動機),一直愛著你了。」

齊格飛小聲害羞的問:「那難道我的母親沒死嗎?」布倫希爾德說你這傻孩子(53:09)~你母親不會回來了啦。但若你愛著我,那我就是你了,你不知道的事情,我可以讓你知道(53:41),只有我知道佛旦的想法(54:20),那時我沒法表明,我反抗他,因此被處罰(54:58,辯解動機)。我現在知道這想法了(55:13,拯救世界動機)就是對你的愛!」這裡的拯救世界動機是由她唱的,與弦樂共同組成:

齊格飛也不太懂他的意思,布倫希爾德又說到她的馬(57:31,都伴隨著女武神動機),好像想稍微讓齊格飛的熱情降溫,但沒用~她又說自己的盔甲已被解開(58:42),只是一個沒有防衛能力的弱女子(59:58)。齊格飛想抱住她,她卻逃了。「連神都不曾如此接近我(1:00:49),連英雄也不敢看我,現在卻只是個離開瓦哈拉的少女(1:01:10,瓦哈拉動機)我覺得恥辱,已不是女武神布倫希爾德了(1:01:59)!」

齊格飛要負責任(1:02:11)~那就是娶她為妻。布倫希爾德卻有點失去理智了(1:02:36),眼前一片黑暗,恐懼襲來(1:03:36,這正是女武神中的佛旦之怒)。齊格飛則要她放下雙手(1:04:10,拯救世界動機),從黑暗中看看太陽的光芒。

但布倫希爾德認為光明只會照著她的恥辱(1:04:18),但她隨後平靜,開始欲拒還迎,情歌動機響起(1:04:58),這是拯救世界動機的變奏,兩人漸漸進入熱烈的情慾中,布倫希爾德說齊格飛是世界之寶(1:06:05,世界寶藏動機,又在1:08:12等處出現),但又說:「你還是放了我吧…...

齊格飛又強調愛她(1:09:13),第二幕最後那些熱情的音階又由弦樂奏出,拯救世界動機又出現(1:10:15),這任務似乎由佛旦,交給了青春正盛的齊格飛;他要布倫希爾德醒來,別再抗拒,接受他的愛。布倫希爾德不斷唱著:「我現在是不是你的?」,用了命運動機(1:12:00),到底是要確定,還是要逃脫這宿命呢?而唱著「我的眼神深情看著你時,你難道沒看到?(1:12:43)」時,用的竟然是巨龍的動機布倫希爾德陷入狂喜之中:「一起歡笑愛著你(1:14:14),而失去理智,一起歡笑而滅亡,遠去吧!那光輝的瓦哈拉聖殿!(1:14:25,此時出現沉穩的性急動機)壯麗的城堡崩潰化為塵土,諸神的光榮,永別了!永恆的種族(1:14:49),在歡樂中毀滅吧!命運之女們,將命運之繩剪斷吧!諸神的黃昏,黑暗升起,滅亡的夜晚,濃霧籠罩。現在找亮我的,只有齊格飛的星辰。」兩人一起唱著:「你是我的唯一與所有(1:15:15),光輝熱烈的愛,歡笑以對的死亡!」布倫希爾德投入齊格飛的懷抱,以最純淨的C大調,結束了這第三齣劇,我們只剩最後一齣了~那就是「諸神的黃昏」


在前兩幕單純的,不知恐懼為何物的森林少年齊格飛,到第三幕能打敗主神佛旦,並初嘗戀愛滋味,而終能感到恐懼,這難道不是一種成長?從第二幕森林裡的呢喃低語,但第三幕大江大河的開闊,齊格飛與布倫希爾德終於在一起了,這是征服了主神的結果,是勝利的喜悅,但也是毀滅的開端,別忘了,指環在誰的手上,那人都不會有好下場且讓我們把握僅有的時間,該歡樂時,切勿憂愁...「光輝熱烈的愛,歡笑以對的死亡!」

下一篇:諸神的黃昏/華格納:尼貝龍根的指環完結篇(Götterdämmerung)

文/劇本翻譯:夏爾克

( 創作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atsubery&aid=114564609

 回應文章

方法
2019/06/26 14:44
感謝分享!新竹機車借款

雲大少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9/13 23:37

很精彩的故事

不知是否曾翻拍為電影?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18-09-16 19:43 回覆:
很好的想法!目前好像還沒很有名的電影作品,可能要期待未來了。

牛仔3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台中歌劇院今年的重頭戲是嗎?
2018/09/08 00:45

錯過去年的女武神

這次不能再錯失指環中的齊格飛了

不是我胡謅喔,夏兄真的很會說故事,腦海跟著您的文字而飛舞出影像來!

好奇,小女兒的睡前故事您都說些甚麼呢?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18-09-09 14:05 回覆:
今年我也要去聽,希望能和前兩年一樣讓人驚艷。我都是講大恐龍,或是飆速,汪汪隊,波力的故事,現在小孩子是電視兒童,我不怎麼想講這些電視明星的故事,也沒辦法@@

lillian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9/01 09:48

早安!拜讀大作,百感交集,因為我也藏有華格納這套巨作,

是卡拉揚指揮柏林愛樂的DG版本,

因多年未聽,最近發現已全數有斑點毀損,不能聽了.......

像一些很少聽的馬勒、布魯克納等等也都報銷了,

原來,CD也需要時時關懷的.......

所以最近才會開始努力整理手邊的CD啊!

夏爾克(ratsubery) 於 2018-09-04 12:52 回覆:
午安,這樣真的可惜了,如此大作,有時買了之後反而壓力大,就放在一邊不聽,我也有相同的經驗。CD建議放防潮箱,賣場賣的那種就好,我買了兩個,多年後CD仍能好好保存。

夏爾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9/01 08:45

延伸閱讀:

女武神:華格納「尼貝龍根的指環」第二部

萊茵黃金:華格納「尼貝龍根的指環」序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