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這城市光明面…那外傭的服務窗口
2012/06/25 10:53:38瀏覽281|回應0|推薦12

 

三月下旬時,娘家印尼外傭西蒂到班。她上一個服務的國度是新加坡。所以目前是英文比國語好。

 

初來乍到,我的…Poor英文得三不五時撂幾句,搞得我灰頭土臉、滿頭冒汗的。

 

她第一天到達娘家,因為窗口的名單是我,我得準時迎接。

當需要介紹家居環境、照顧細節時,全虧仲介的印尼翻譯員了。

西蒂?我娘嫌抝口,「我給她取名叫阿湘,我們湖南人的簡稱!」

這是我娘,我是新版在台灣成長的湖南人,我還是背地裡喚她西蒂。

 

當晚她進得廚房,娘不會英文趁機落跑。這首役?我得指揮調度一下。

可當她連老薑都去皮的動作,落在我的眼裡

天啊!我又聽到哈里路亞的聲音,忙不迭的退出。我告知娘:賺到囉!

 

保持手機暢通,是每個初到娘家外傭的基本配備。當晚,我將一支手機轉給西蒂時,她卻是不要。我想等她需要時她會開口的。<當人們對我說No的時候,我通常都笑笑予以尊重。>

 

離去時,不算多言的西蒂,在我的建議下,晚間八點與娘同看兩個小時韓劇,以學好國語。

 

再後來,因為公私兩忙,40天後,我才再度重回娘家。西蒂的國語並沒有進步,但人很勤快與nice

 

這回,娘很緊張的說,西蒂抵台那麼久了,還沒有報平安啦!她要我讓她與印尼的家人通聯。

 

 

但印尼的國碼是?一通市話飆進了105國際台,原來是62我將她印尼老公的電話輸入手機,009+62….,這樣以後我回娘家一次,就讓她與老公通聯,方便多多呢!不到三分鐘她就很懂事的收線了。

 

這回驚喜的發現,國語沒見進步的她,卻已能陪娘玩起去掉花色、去萬字的簡單麻將了。

 

呵!好玩!人們畢竟有其特殊的悟性,不長於此卻樂於彼。

 

她們的宗教是不能玩錢的,她陪奶奶只是玩玩!西蒂約略的表示。

 

<後來,我接獲手機帳單費,不到三分鐘是86元。老實說,是貴在印尼端?還是台灣端?還是都很便宜?橫豎搞不清楚,可以接受啦!>

 

本月上旬,旅美的小弟返台探親。西蒂老公、老弟家的電話總是不通,窗口嘰嘰喳喳一堆,不知所云,撥接後轉給西蒂聽,她懂了可沒說給我懂。

 

連續幾番都這樣,次數搞多了,天色漸晚,我都要回家了小弟聰明的想到以電腦skype撥接,這回居然通了,我們都聽到對方的很大的聲音。可我猜西蒂不習慣對著電腦說話,幾句話後,彼端又忽然斷線了。

 

 

他們既已通聯,那麼我以手機撥接,肯定也通。果然,這回以手機接駁上線了。

那以後,我也終於搞懂了那窗口嘰嘰喳喳一堆是,表示該機通話中。

上周末晚間七點半,與我當兵的兒子攜帶禮盒與紅包,提前陪娘過端節。

 

按照慣例,先讓西蒂通聯,可沒有想到的是,印尼家給了她一個超級任務,請她下周一前匯款回老家。

 

西蒂初來的那一刻,我曾請翻譯美女轉達,「一個人要照顧他人,一定要先把自己照顧好,所以抵達初期,有任何問題請找我。」所以這會她當然將任務將給我,還附上帳號資料與500元的手續費。問題是?今晚是周末?周一錢要到?我…..

 

ATM…」西蒂那廂開口了。

是的,ATM全天候站崗,肯定能在周一到達印尼。我有張銀行卡是辦有國際卡用途的,那麼理應可以跨國轉帳。問題是轉帳的銀行是Bri,代碼是?我去哪裡查?

 

「受人之託,忠人於事,要給她單據囉!」在牌桌上,我娘還很過份的加上一句。

…..List…」我對著西蒂比手畫腳,傳達一定會給她單據的意思!

 

這下,牌桌上的兩個大男孩,我子、我甥可笑壞了。「是R字頭的拼音啦!妳再講過

 

我子更直接以哀鳳查找後,丟到我的面前。

 

在考場裡填寫誰不會啊!在現實生活中,聽得懂就算啦!

 

為了死命必達,那個晚上我夜睡娘家。與我夫我子我女相約端節早上10點寧波東街的巷口見。

 

一文錢逼死一條漢子?這道理我懂!問題是,若我沒讓西蒂撥電話,是不是我們都能逃過一劫?

 

整個晚上,我都在想….在劫難逃。真衰!

整個晚上,我都在想如何完成託負。真煩!

 

清晨七點,西蒂已經擺好供桌讓我娘拜拜。

我看到她是如何善待我娘的。

於是八點我出門想去搞定此事….雖然我還不知如何搞定….

 

辛亥路上,行人不多,走幾個早起的鳥兒與長輩。

咦?有個貌似外傭者。呵!路在嘴上,轉帳也是?

我就地想請問她,並翻找資料,她持續前行、我隨手拋下手中所有的物件3…奔向正待轉彎的她。

 

Bri是什麼啊?您知道嗎?」她開始細看,我回頭取回物件。

「那是印尼的我是菲律賓人

 

感謝她的賜告,我本來就該找印尼人!可菲律賓人、印尼與越南,她們很像啊!

 

我得用碰的,不到2分鐘,後面來了位銀髮長者與一位中年外傭。

管他三七二十一,我先丟資料到她的跟前。

「這是急件,請告訴我這銀行是

 

賓果,這印尼女人已屬老鳥級了。

「前面就有一家店可以匯款,她們的手續費比銀行還便宜!」她說。

「前面?請問要怎麼走….」我傻眼了。

於是,我們三人同行了。

 

一路上,銀髮長者透露自己75歲了,外傭主要是照顧她90歲老母。

15歲生子啊?

「以前的女人結婚得早。」她說。

以前的男人也多妻啦!我想。呵!

 

「妳陪她過去,我在這裡等妳」銀髮老太太很俐落的說。

這裡是台電大樓捷運站4號出口。

 

3分鐘後,就到了印尼的店家,裡面滿是印尼國度裡的生活產製品,汽水與餅乾品的。

來自故鄉的風情?有兩位印尼女孩在採買。那位印尼女傭交代青春的服務小姐後,就快閃了。

我一度想留她的手機,好方便我們有問題可以請問她可想想萍水相逢,還是算了。

 

「星期三匯款會到。」美麗的服務小姐,一人顧店,她的國語比我的英文好。

在我沒來之前,她正在烹調。見我到後,她熄火不疾不徐的辦事。

 

「手續費130元。」她書寫好後,邊重新核對了一下帳號,邊說。

「可他們星期一就要用款。」我又急了。

 

「那就要300元,可也是星期一下午

 

「沒關係啊!她給我500元呢!她有預算的

 

我請她在單據後註明到款時間,這是要給西蒂看的。然後,我不放心的又再次核對帳號。

 

離去時,服務小姐說,「第一次來台灣的女傭比較好,來台久了就會變壞,我看多了….

我笑了!這印尼的服務小姐是與我們同一陣線的。

我取了一張名片,有機會我會帶西蒂來此一趟的。

 

搞定後,離去婆家的時間尚早,我遂先將單據送給西蒂,順便請下樓的她,與印尼端通聯再千交萬代請她將收據知會我娘….說我沒有A錢啦!

 

這城市有駐外服務的窗口,很好,一定也很多,等待我們發覺與使用。

問題是?誰讓好的女傭變壞的?

我想破了頭,也想不清楚!

( 心情隨筆雜記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ainannie&aid=6572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