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長燈半盞
2013/01/25 14:35:12瀏覽1632|回應0|推薦238

學期剛結束。仍埋在攤了一桌待理的書稿雜物中。叮咚一聲,是翱來信……來了封長信。這孩子,如此殷殷話別啊……。

不免想起才幾天前他的論文口試。當簡報接近尾聲,他以希臘神話中的 Hermes 自況,說他啃食自己的翅膀,以便腳踏實地走路。登時,為師的我,眼眶為之發熱溼潤。

在希臘神話中,Hermes 是宙斯最小的兒子,雙翅如飛,穿梭三界,號稱溝通之神。語言符號不論如何奇譎,不論如何羅織,對他而言豈曾是迷魂陣?對翱而言又何嘗不然?

 

 

 

 

 

圖片來源 

或許也感染了翱極其獨到的論文簡報風格,或許也早已肯定翱的論文是出色佳構,還未開始「審問」,校外委員竟挨過身悄聲問我,翱想不想繼續深造。

這孩子一直是秀異的,不是嗎?但畢竟熬了多年,才終於學位到手。中間還換過 adviser,由我接手重新來過……。「吾黨之小子狂簡,不知所裁。」每面對他,常想起孔老夫子此言。

口試結束後這些天,翱趕著把論文修訂好,以便如期畢業。雖然時間有些迫促,但他畢竟用心耐心走穩每一步驟。這的確不是能縱情翱翔的時候。不過,當論文 PDF 檔終於上傳至圖書館,翱那帶翅的 Hermes 神采似乎回復了些,沒了邯鄲試步的顛躓,沒了臨淵履薄的戒慎,卻也不再如狂簡不知所裁的浪莽:

....................................

這條路一直都覺得好長,可是當它真的要結束的時候,
不知為何,卻是如此讓人有些不捨和夢縈。
從一個眼高於頂,又急躁浪莽的小鬼,
不知不覺,我的兩鬢已經生出了不少華髮了。
在學校這幾年,實在是我人生中的奇幻旅程。
只是我比 Pi 幸運了不少,我的小船上總是很熱鬧,
也不用忍受生離死別的殘酷考驗。
猶記第一天進入校園,是您的笑容迎接著我們。
在最後一天完成任務,是您的擁抱讓我迎著祝福離開。
老師的許多書單、話語,都將成為我靈魂中不可分割的寶物。
在我接下來的人生裡,陪伴我一路走下去。
人生,實在是滿盈在這些平淡的刻骨銘心裡的。
人生,實在是深刻在這些月出花謝緣來去裡的。

我有個預感、也在心裡有個夢想的位置,
就是有一天,我還會頂著一頭雜毛(希望我不會禿...),回到您身邊的。
因為學習是一件這麼有趣的事,
思考是一件這麼澎湃的事,
話語是一件這麼神奇的事。

不管將來是如何、在何處,我想我的路,已經有了一個穩定的方向。

「有一天,我希望年輕的你們會對導師這一詞,有一些更真切的體會。」
這是大一的時候,我的導師,您,如是說。那麼,

一點紅塵渡乾坤,半盞長燈映心根。
緣來此身去來處,正是道理休多問。

我先去闖蕩闖蕩了,晚點我會再回家的…。

*         *             *         

。。後記。。

把翱的信節錄在此,意義多重。除了表達對翱的殷殷祝福,為這段師生緣聊作小註之外,更重要的其實是感謝上蒼,感謝 J 吾師,常常透過年輕的心靈,不斷激盪我也更新我。這孩子的有情有心,無非映現年輕一代的有情有心;這孩子的慷慨饋贈,無非諭示我以即施即受、亦師亦生的至理。雖為人師,暫執長燈半盞,其實無非是個學習者,為學而教,亦教亦學。

( 心情隨筆心靈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ading&aid=7255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