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是誰?
2010/05/27 11:00:44瀏覽2253|回應25|推薦222

「我」是誰?誰未曾如是發問?羈於此身此生,吾人習慣視之為個人認同依據並藉之馳騁想像。答案看似明確具體,但此一問從未稍歇。

吾生也魯,未曾豁免此問,所以也惴惴不安惶惶不寧沒頭沒腦亂問一通,直到此知命之年。

自迷的心靈偏好此問。不欲自迷,坦誠內觀,這才堪堪驚覺,此問大有蹊蹺。

「我」是誰?針對此大哉之問,Casting Crowns 此曲緊扣傳統基督徒心弦。

*            *           *             *

每日兩偈的複習,看似簡單輕鬆,欲心頭踏實卻也不可怠慢馬虎。修練至此,對下意識的拖延隨便,已自然警惕。會靜思真正所欲所願。確定一下,再試試看是否真有必要延擱。

每一課並無額外指示,彷彿 ReviewV 引言即已足夠。於是若感到需要光照,便再翻回那兒,讓「那聲音」重新迴盪一番,再確認此階段複習的深意。這是何以 J 隱「聲」或化「身」為一本書的緣故嗎?每每翻著藍皮書的扉頁,重聆那引言,總不覺莞爾。

剛打開藍皮書欲入 Lesson 176,未料一翻又是那引言。再聆一遍?稍一頓,旋即讓「那聲音」重新迴盪腦際……其實已不知盪過幾遍,可這回卻發覺……怎麼搞的,滿篇的「我們」?

We recognize we are preparing for
another phase of understanding.
We would take this step completely, that
we may go on again more certain,
more sincere, with faith upheld more surely.
Our footsteps have not been unwavering, ….
But now we hasten on, for we approach
a greater certainty, a firmer purpose
and a surer goal.

我們知道,我們正預備
更上層樓的體悟。
我們願踏實走過這一步,如此,
往前邁進才更確定、更真誠、信心更堅。
我們的步履,此前並非毫不動搖…
但此際我們兼程以赴,只因我們
方向確定、意向堅定、目標明晰。

何以滿篇的「我們」?J 欲吾探其深意,感受其陪伴?何以幾次來回靜參,明明滿是白紙黑字的 We,腦中卻都只有 I?往下續參,J 殷殷說明他分擔「我」的疑慮與畏懼,這趟旅途即是克服懷疑恐懼之旅。

We walk together.
I must understand uncertainty and pain,
although I know they have no meaning.
我們同路偕行
我必然理解徬徨與痛苦
儘管深知那其實無謂…

這才特別注意到整篇引言以極大篇幅談 J 的陪伴,以及此陪伴對 J 的意義:

...My resurrection comes again each time
I lead a brother safely to the place at which
the journey ends and is forgot.
I am renewed each time a brother learns
there is a way from misery and pain.
I am reborn each time a brother's mind
turns to the light in him and looks for me...

再度復活,每當
領著一位弟兄安抵
  旅途終點且盡釋塵勞。
得以更新,每當
一位弟兄明白有遠離痛苦之道。
再度重生,每當
一位弟兄轉向內在的光而尋找

原來,J 在此不吝告白。已不知來回幾遍,居然一直未留意。果真只讀到想讀的!

而此番從 We I 的別致告白,別有弦外之音。重點不在 J 如何,而是 J 都如此了,所以「我」當如何。J 其實是說,靈修不是個人清修便了。從此,你的修持已不再是你個人的事!其實從來不是你個人的事!只是你一直把它當做是自己的選擇、自己的修持……自己的、個人的,與別人無涉。…

哎!回顧一路所受的高等教育,基本上是重視個人理性自主的西式教育。連當前的研究教學工作,豈不都在耕耘這個「個人」(the individual)?不論議題是啥,始終關注的無非「個人行動者」(the individual as agent) 的餘裕或能耐。

但行動也暗示互動,暗示人我物我相互依存的必然,以及關係網絡中個人的學習成長。學術上不會迴避這相互依存的關係思考,但得老實承認,儘管自認從來不是逃空谷者,下意識間仍容易把靈修這事,視同自得其樂、他人無涉的私事。

無疑心志的定向與責任的承擔,「個人」最是關鍵,但邁向愛、邁向上主的路,其實正是一條勘破我執的路。而這鮮少在獨來獨往中成就。即或狀似以此身為界,區區之「我」卻恰恰是敞向存有的戶牖,沒法自行閉鎖而猶能自在如是。向大生命開放,是暫厝此身的個體我沒法抗拒的召喚。所以靈性的「我」,不自羈於此身此生,但也總能善藉此身此生。

想來還真弔詭。語言總得由某個人說或唸或聽,本就是從個人出發的。但語言的社會性,使得此一發言者或受話者,沒法不意會到自我與他人的連結。J 巧妙運用人類語言的此種特質,進入吾理性思辨中,循著吾作為個人與學者的慣性,簡直逐一消解 (undo) 吾平常視為當然的,以此身此生為準據,以人口學特色為基礎的人我觀與生命觀。

「我」是誰?吾生也魯,未曾豁免此問。耗盡泰半精力,按人口學特色求解「認同」課題,探索年齡性別種族社經地位等等條件的不同排列組合所帶來的生命經驗異同,如何影響「個人行動者」在人生棋盤上走位的餘裕或能耐。「認同」議題無疑不斷延燒且充滿政治張力,但此際,卻瞿然驚覺,人口學特色的認同常似煙幕彈,大抵只讓自迷的心靈藉之振振有詞繼續自迷而已。…

於是試著拋開人口學,摸索「我」是誰。而 J 好整以遐,再度饗我以此偈:

162: I am as God created me...
          我仍如上主創造的原初。

何其莊嚴的宣示!所有人口學的煙幕彈與時空劫數的幻相,頓時湮消。J 殷殷再度邀請:

Help me now to lead you back to
where the journey was begun,
to make another choice with me.

現在幫我引領你
回歸旅程肇始之初,
跟我重新另作選擇。

啊!這位千古道友!原來你深情所繫在此。欲吾藉當下所在,參透「我」是誰;而既有人口學特色,即吾藉之飛躍的點。原來此生此身的我與上主創造原初的我,看似霄壤之距,其實不過是一念之間的一體兩面。「我」豈是僅僅僵固於某一社會位置與性格光譜的「我」?「他人」又豈如是?歸於上主創造原初的認同,生命原息息相聞相通,於是吾即眾生而眾生亦吾。於是 J 沒法不深情對吾。

靈修果真不是個人清修便了。滿篇的「我們」提醒這點。 J 從 We I 的告白,更透露了從 I We 的必要。

*           *          *         *          *

「我」是誰?少了界定此身此生的人口學特色,還能不能想像自己?這個硬頭殼臭老九,豈不曾因難以擺脫如此的人生想像,而以千般理由編派 ACIM 的神話太迷離、正義觀過於高曠、寬恕說太強人所難?但,即使曾掉頭而去,終究折返;即或蒙昧不解心生疑慮,終究心防漸卸而欣然步趨。若非 J 始終流露的,對「我」是誰篤定確實的肯認,吾豈釋然於此身此生的認同準據且終於驚覺自困自迷?

不欲自迷,這才堪堪驚覺,這輩子真正的活兒才剛剛開始。

( 心情隨筆心靈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ading&aid=4057635
 引用者清單(1)  
2010/05/30 18:31 【可欣的部落格】 參話頭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顏裕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執
2010/07/21 00:35
看了您的(我是誰). 知道您了解各宗教的精髓. 早已超脫各教派的制約.

以下. 是我未設部落格前. 回答一位希望看到我設部落格的陌生好友叫路過. 同樣是我在對我執的深思. 提出與您分享

路過 您好 我是77 我以前有很長一段時間每天以演唱及演奏 來謀生 代表作(顏77浪漫吉他之夜) 演奏會當天擁有上仟人的支持朋友 人數是確定的 朋友們常驚訝說我怎麼都寫一些枯燥死板的文字.朋友們路過卻認不出77是誰 上仟人皆是過路人. 他們喜歡的我.並不是我真正喜歡的我.音樂及舞台填補不了我.每天有多少過路人路過.有誰記起我.認得真正的我.就算記起又如何.要為他們駐足嗎?所以我的文章中已經很少用(我)這個字.我都缺席了當然就沒有我的部落格.只用信箱傳送心得.地址是a77a@seed.net.tw電話0919-140-003 路過我家.別忘了進來坐坐.讓共鳴尋到了渡口.才卸下我們衷心的分享.
沉潛(rading) 於 2010-07-21 09:46 回覆:

顏兄,由衷感謝您願意靜靜讀完這囉里巴索的一篇。拙文通常十分冗長。實在很不好意思。由於正準備出國,行前有待了之事,未克深談,期待回來後罷。

顏兄有著敏銳善析的洞察,也跟在下一樣,是尋索中的心靈。顏兄長於音樂,在下能向顏兄請益者多矣。能與吾兄相遇網海,人間一樂也。

深深祝福。


***心隨燕飛***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萬物靜觀皆自得
2010/07/18 08:21

萬物能靜觀

聰愚皆自得

設若人魯鈍

不求始真得

汲汲於名利

猶如枯水鵝


沉潛(rading) 於 2010-07-19 14:21 回覆:

感謝 大哥 來訪且不吝留言。
的確,能放下我執,靜觀萬物,
觀事象原初,不妄加道斷,
也就離苦得樂,得其所哉。

祝福  大哥  喜樂圓滿   暑氣全消


*心 信 *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體空自無我
2010/07/16 21:03

能體空,

自無我.

但我無,

怎體空?

誰體空?

體甚空?

誰是我?

我是誰!

誰無我?

惟覺也!


沉潛(rading) 於 2010-07-17 09:56 回覆:

何以覺?

惟「觀」而已。

其實「觀」也正是人性中至為寶貴的能力。

感謝不吝分享。祝福 kananliang 兄台。


桂花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喜歡這句話
2010/06/25 01:10

~ 這輩子的活兒才剛剛開始。

不是說之前都白活了,

是這世間我不知道的好竟是這麼多,

我得提上腳步,快點跟上去瞧瞧!

沉潛(rading) 於 2010-06-25 12:52 回覆:

哈哈,桂花兒說得對。
對用心生活的人而言,人間豈有白走的路或虛耗的時光?
有時就是得多繞些路。那也沒關係。反正無處不風景啊。

祝福 桂花兒  恬靜自適,喜樂平安。


阿曼神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我呢?
2010/06/16 10:59
我又是誰?
沉潛(rading) 於 2010-06-17 08:28 回覆:

Hoho, 感謝 阿曼神 來訪且留言。

阿曼神 賣好茶。這個偶租道。
好茶不是山寨茶。這個偶也租道。

祝福 阿曼神 喜樂平安。


山下阿哥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一個朋友 問我
2010/06/12 14:54

未生我時     誰是我 ?

既生我時     我是誰 ?


沉潛(rading) 於 2010-06-12 15:45 回覆:

結果 阿哥 兄怎麼回答捏?
哈哈哈。有此一問的傢伙,譬如在下偶,
大約都是「心似比干多一竅」啦。

祝福 阿哥  快樂自在。


JKTsai 老鼠嫁女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Can Ownership of I Change?
2010/06/05 07:31

「桌子」名稱是依功用一般世俗對它的稱呼,其實可能是木頭或鐵材,製造工廠未賦于桌子功能問自己我是誰!「洋娃娃」是玩具工廠依孩童的喜好稱呼,其實可能是布料加添充物,洋娃娃沒有成長及問自己我是誰的功能!「我」是上主依父精母血為材料製造,且加上成長及問自己我是誰的功能!但雖有成長,但「我」,依你文章,仍如上主創造的原初的「我」,不隨時光,有如不能生長的桌子或洋娃娃,如原初被製造的「它」!

桌子或洋娃娃被銷售後,Ownership是學生或孩童,不屬製造工廠,請問現在的「我」屬父母或社會或自己「我」,或「我」一直屬上主?

沉潛(rading) 於 2010-06-05 12:11 回覆:

感謝 兄台 來訪且不吝留言。

兄台十分幽默。一個「我」,涵括的層面顯然多重。否則兄台 的幽默 難以體會啦。

兄台言及「所有權」問題,關鍵點顯然在於,ownership of "what"? 對此,兄台偏好一個動態的,生成變化的,供心靈意志施展其能耐的「我」…不樂意接納一個「固定不變」的,似乎被決定了的「我」。

依在下體會,關於「我」,其 being 與 becoming 是一體兩面、並存共融、相互參證。沒有 Being 的千古不易,沒法成就任何實在的「我」感。人心深處冀求的,無非是此一意義俱足、圓滿自在的「是」。兄台以為然否?

祝福 兄台。


謎謎-動物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迷到底
2010/06/03 14:24
能思,很好。不思,更佳。誰是我?我是誰?而今無暇思及。

是懶惰至極,腦子停滯退化,不再鑽入深谷吧;

只覺自己是憑著直覺的感性哭笑,好像回到單純的童稚,也許就是

迷到底,無力剖析了。不過,倒也輕便。
沉潛(rading) 於 2010-06-03 21:34 回覆:

感謝謎謎 來訪且不吝留言。

其實質樸或返璞歸真的心靈,其「體驗」,遠勝臭老九囉里巴嗦的思考所得。

劈開一塊木材,我就在那兒;拾起石頭,你也找得到我。Split a piece of wood; I am there. Lift up the stone, and you will find me there. (from Thomas Gospel)

這不僅陶然忘機,更是物我歸一。這不是用思考得來的。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思故我在
2010/06/01 16:18

這是一個有意思的話題,吸引我過來看看大家的回應。正巧看到芸之的問題,及沉潛有時的答覆。 我忍不住要加入談話。 我自己覺得,能夠思想是很重要的存在的表徵。當一個人沒有思想的時候,存在的意義幾乎等於零了。不是嗎?


沉潛(rading) 於 2010-06-01 20:03 回覆:

哎,在下何其希望以詩人之筆來回答 pearlz. 該老實承認,給芸之的答覆,隨手寫出,實在太學究味了。可惜詩情有待閒情。而這現在剛好欠缺…對不起啦。

>能夠思想是很重要的存在的表徵…沒有思想的時候,存在意義幾乎等於零...。

的確。所以有人說,人只是一株蘆葦,但卻是一株會思考的蘆葦。強調思考的重要、把思考視同存在的明證,這當然都是有意義的。但那個號稱在思考的「我」,顯然超越思考,不然不會有「我思故我在」這種後設想法出現。

傳統西方醫學或心理學習慣把思考視為是大腦的本事。但一些有關自閉症、憂鬱症或天才等等的精神醫學研究已漸漸發覺另有蹊蹺。總之,那個號稱在思考的「我」不單超越思想,也超越身體……心靈會從身體的經驗中擷取素材,累積「我」的意識。不過,基本上身心並非二元分裂狀態,而是微妙地交互影響。

除了身心,宗教上還常提及「靈」,這是超乎此身此生的「我」。而這需要靈修才得而體驗。此在下仍在學習中哩。

祝福 pearlz。


芸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思故我在~
2010/05/31 09:03

我是誰?這句話讓我想到歐州哲學家鼻祖笛卡兒說的:我思.故我在。很難去定義的一個東西,當初看這本書看到霧煞煞,在此順便請教一下沈濳老師:

我自己推想,我會不會只是一種思想的,性靈的,也包含理智和理性。

沉潛(rading) 於 2010-05-31 20:25 回覆:

芸之晚安。芸之問了個超大問題啦。在下若要回答得充分,只怕要耗不少篇幅時間……

不過暫且簡短答覆:「我思故我在」此言,宣示了「我」是個認知的主體。
知識由茲而生。引伸而言,「我」,還是權利、價值的主體。而強調「主體性」,恰恰是近代西方哲學的基調。

由於強調「主體性」(subjectivity, the individual subject),於是知者與所知 (the knower / the known)、自我與他人判然有別,難免形成主客對分、二元對立的世界觀和生命觀。而十七世紀啟蒙運動特別重視理性自主獨立客觀的「我」,難免獨尊理性、壓抑感性,於是後來有所謂浪漫主義興起,強調個人情感想像的可貴。聊以彌補獨尊理性的流弊。不過仍不脫對「主體」的獨重。

說到這兒,芸之大概已經猜到「我思故我在」這句宣示,為吾人所知的民主與科學奠下思想基礎。不過其流弊也早已叢生。此所以今天有必要多關注「主體際性」(intersubjectivity)。 畢竟,「我思故我在」所暗示的「理性、獨立、自主、客觀、超然」的「我」,經過佛洛伊德等人的一番拆解,早已形同一個神話。…

哎…就先這樣好了。希望多少已經回答了芸之的問題。

沉潛(rading) 於 2010-06-02 07:42 回覆:
十七世紀啟蒙運動: 正確地說,是崛起於十七世紀晚期、興盛於十八、九世紀的啟蒙運動。
頁/共 3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