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身體的重量
2009/06/04 14:46:49瀏覽518|回應2|推薦43


進入 Lesson 135。要參的是「身體」。

If I defend myself I am attacked.
防衛,即是受到攻擊

這兩天讀此課,隱隱然感到必須花較多時間佇留才行。尤其前半課,還真沒法不產生抵抗之心。想跟 J 對辯。可 J 卻是氣定神閒的辯證大師,彷彿早就洞悉吾內心會怎麼想甚至怎麼感受……說實在的,他從最上層的本體論前提切入,還真令人難以招架。於是修練此課,有如情理上的雙邊作戰哩。…說是作戰,還真應驗了本課中心要旨:如果心生戒備,便表示受到攻擊。難矣哉!還真只能承認:就連知性上的思路理路,都只能服輸哩。

(嘿嘿,充份意識到自己的措辭,反映了內心不由自主的抗拒)。

此課點出吾人以身體為念,為認同歸屬的準據。看似珍攝身體,實則妄用濫用誤用之而無以復加。驅策其服膺各種角色規範,追逐各種遠超乎其所能及的目標和理想。事實上看似萬般養護,其實是施予瘋狂攻擊。「自性」(The Self) 無需保護,身體則宜與「自我」(the self) 概念切割。如此,它自然強壯堪用,能享其天。重點是,當不再有用或堪用,沒必要硬保留之為難之。話說回來,會致病的是思維。是思維讓身體罹病。因而,該治癒的是觀念與心態……這些論點,當然同意且無困難。困難的是這點:

A healed mind does not plan.
已癒的心靈,並不計劃

不能不承認,這還真是顛覆。數年前留下的眉批,如今讀來,覺得該結實面對我的所謂「我」才行。J 不是說嗎?「自性」(The Self) 無需保護,身體則宜與「自我」(the self) 概念切割。我覺得我來到某個水窮處了。「本篇令人低徊且潸然欲泣」。 “This makes me feel very much at loss.” 數年前的這些筆跡,於今看來,深銳程度不一,但迷惘與深受觸動則一。

我覺得我來到某個水窮處了。但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什麼雲朵浮現了呢?

J 邀吾把今天騰空,不要計劃。計劃即掌控,掌控即依過往模式所形成的慣性思維因襲套招。於是,人生變成一套因因相循的戲碼。他邀吾自問,此戲碼中,是否偏過去和未來,獨漏現在此刻?是否刻意把整個生命,導向自保自衛,且所謂該保該衛者,唯身體而已?是否吾焦心勞思,大抵因怕身體受威脅,或身體條件的自我形象受威脅?

這一問,不只問倒了我,恐怕也問倒了人類艱辛累積、蓽路藍褸、堪為尊嚴驕傲所寄的整個文明……我無言矣!無法不想到 Umberto Eco 的玫瑰一書,每讀到圖書館終告焚毀、師徒傷感相對的那一段,總不禁為之淒惻。

所以這一課真是難。畢竟回首前塵,如果不曾努力奮鬥,在社會的階梯中辛勤攀爬、求為「人上人」,豈能好端端坐在這兒,無視於全球金融海嘯下的經濟蕭條,篤定地修練此課?無論如何,還真是萬難把個人曾付出的心血和人類辛勤奮鬥的印跡,都視為無物……。但 J 卻也毫不妥協:

The body is in need of no defense.
This cannot be too often emphasized.
It will be strong and healthy if the mind does not abuse it
by assigning it to roles it cannot fill,
to purpose beyond its scope,
and to exalted aims which it cannot accomplish. 
身體無需防衛,
此絕不嫌過度強調。
心若不濫用身,不指派
身所承擔不了的角色、實現不了的夢想
或無法企及的目的
身必強健 

此說倒也切中要害。身體本身沒什麼好戒備的。它很中性。本身並不感到威脅。是人心使之過度操勞,拿一些沒完沒了、永難企及的虛幻目標硬要它配合跟進且執行。於是它當然不堪負荷而能告病。於是我又再多方呵護、殷殷款待,生怕養之不周,形成雞生蛋、蛋生雞的複雜問題。

身體生理如此,物理地理亦復如是。關鍵從不在於形相五感的世界本身,卻在於面對有形世界的有情之心。是吾人的笑淚嗔痴,使生理地理物理儼然有其意義,於是衍生出多少「我群」與「他群」的概念及想像,為此分合攻防不斷,人人為之奔忙勞碌不已……,一生亦因茲似乎有了奮鬥的憑藉和意義哩。

對此,J 的態度似如冷面笑匠,直言:「上主自會照顧」,一時還真令人又氣惱又噴飯。然而平心靜氣聽他說理,卻又不覺然如清風徐來:

A healed mind does not plan.
It carries out the plans that it receives
through listening to Wisdom that is not its own...
It does not depends upon itself for anything
except its adequacy to fulfill the plans assigned to it......
已療癒的心不計劃,
只靜聆非其既有的智慧,
承行所得悉的計劃…
也不自恃,
卻擁有承行天命所堪賴的稟賦…

有此信念者,充實圓滿活於當下此刻,無需操心自身如何、自我如何……能做該做的事自然不斷開顯,創意也才能不斷勃發。而真正的變革也才可能發生。個人一生的路遂不再只是因循窠臼,不再只能踵繼前人覆轍。人類的文明也便有了真正的文明可言。

暗想,知性上已漸能理解 J 的邏輯,但情感上確實不易做到鬆手不計劃不操控自己生命所繫的時間。起碼讀之已不動怒啦……哈哈……不禁傻笑。較諸初讀 ACIM 時的惱怒,此際總算已稍能體會 J 如是言的用心:

Enslavement of the body to the plans
the unhealed mind sets up to save itself
must make the body sick,
It is not free to be the means of helping in a plan
which far exceeds its own protection,
and which needs its service for a little while.
未癒的心靈弄出一堆計劃,
來役使身體,必然使之罹病。
於是在遠超乎自保、卻暫時需其效勞的計畫裡,
身體竟無法成其大用…

此中所謂「役使身體」,較諸時下流行的「身體自主」說,何其反差!身體自主的概念,隨著社會日趨民主多元而理所當然。在教導成長中的孩子如何保護自己,顯然確有其用。即使如此,所謂自主,在各種美容醫學、健康產業大行其道的今天,其實含糊難解。不妨說,資本主義使身體既如可展演的戲台,又如待經營的市場、須攻防的戰場。身體自主,其實是故意撥弄「自主」這個上帝名詞,讓人得以振振有詞大玩本就想玩的遊戲,以便不斷兜圈子。

而我,知命之年,開始知道兜圈子的窒悶感,卻又凜於身體沉甸甸的重量,於是為之徬徨低徊不已。然而這一生如果不想老兜圈子鬼打牆,看來是該嘗試放下一些自我中心式的掌控。Hm,不過似乎不覺得自己老是兜圈子哩。因著個人的辛勤努力,豈非爬過一階又一階……豈非也可以暗暗告慰於還算小有所成?不過幹嘛願意讀 ACIM?幹嘛願意聆聽 J?「他」在蠱惑些什麼而我居然不察?為什麼常忍不住感到「他」說中了什麼內心深層的心事?

唔…有情的心,常期待著忘形甚至忘情。這期待,是人性之天,人皆有之;意味著吾人雖可能為任何形色而嗔痴,卻也的確有著超乎妄執的潛能。身體再是沉甸甸,仍無法抹滅這個內在的潛質潛能。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這是目前瞥得到的雲絮吧…


( 心情隨筆心靈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ading&aid=3011205

 回應文章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身體的重量
2009/07/04 21:07
還在於心的重量~舉措之間~

水 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雲在何處現
2009/06/06 21:47

行到水窮處

坐看雲起時

您看到了自己的「心」,還是浮雲?

只有用心的人,才能見到那朵雲喔

        水羚祝福

沉潛(rading) 於 2009-06-07 10:36 回覆:

哈哈,才在思考「無心」,
水羚就提醒我要多「用心」。

相信這是一個特別的機緣。

非常謝謝水羚。
在有為和無為之間,還有我的功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