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天地曾不能以一瞬
2008/11/12 19:09:19瀏覽347|回應0|推薦3

在你來我往、你爭我奪中,眾生對自己真正的利益何嘗有悟?

Lesson 24. I do not perceive my own best interest.
我對自己的最佳利益渾無所覺。

此應即何以耶穌在十字架上寬恕了眾人,「他們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聖經新約)。

人類基於自我意識 (ego consciousness)的求生及利己本能,通常眼光淺短。如果識淺器小,當然只能一再演出愚行,重蹈覆轍而不自知。

此所以莎劇 Macbeth中這一段,如此耐人尋味,因為真是人間世事的寫照,道盡哀樂人生的虛妄與徒勞:

Tomorrow, and tomorrow, and tomorrow,
Creeps in this petty pace from day to day,
To the last syllable of recorded time;
And all our yesterdays have lighted fools
The way to dusty death. Out, out, brief candle!
Life's but a walking shadow, a poor player
That struts and frets his hour upon the stage
And then is heard no more: it is a tale
Told by an idiot
, full of sound and fury,
Signifying nothing.

其實這詩最具震撼力的不是殘燭暗影的隱喻,而是一再重覆的無端瑣碎和痴人說夢的白描。說是白描而非隱喻,只因 J 似乎如是堅稱,而我也寧願相信。

J 說,ego 由來久矣,比世界還要「老」--雖然所謂「老」,也不過是身體經驗到的「幻覺」。ego 愛戲夢人生,於是「我」恐怕輪迴流轉,一齣又一齣老演不完。其實 J 的措辭很含蓄。他老是說 for a little while......真是天地曾不能以一瞬啊…

Lesson 26. My attack thoughts are attacking my invulnerability.
我的攻擊思維正侵害我的凜不可侵。

修練此課,確需一些坦率,尤其是細膩的坦率。扉頁上方留下的舊日眉批,顯示我坦率的程度正是盲點所在。得自承會有防衛之心,彷彿並無主動攻擊之心,但這不正是小我思維 (ego-thinking)?Ego,照 Freud 說法,必然帶著一些防衛機制。ACIM 乾脆且直接,就點出這所謂防衞,明明就是無事生波的攻擊思維。

哎!可要純然擺脫,何其難也。向來總視個人空間為神聖不可侵犯,討厭任何人介入我時間、空間中的安排與掌控……。自知是個 Jung 所言的內向的人 ( introvert), 在與自己的內在對話和尋索中感到樂趣無窮,並不太喜歡閒聊瞎扯或胡忙於自己認定的瑣事。唉,起碼就這方面而言,得承認會難忍甚至動氣,而這即是攻擊思維?… 照 J 的説法,毫無疑問啦!

究竟何以然? J 點出,是因為我「擔心」……生命的偏狹化、庸俗化和瑣碎化……而身邊總會有人,例如前輩長輩什麼的,以其臨在,來點醒我:男人或女人的生命就該如何,為父爲母為子為女為師為生的日子就該如何⋯⋯。在行年半百,已漸漸脫開角色性別羈絆的今天,對此漸感不耐可想而知。

好啦!務實的智慧 (phronesis ) 也的確是智慧啦!包括正視人生現實與日常生活之需的現實。或許 ACIM 的 J 會笑我焦慮什麼?多少智者能人不也與我同此焦慮?時間的焦慮、生命的焦慮,而時間是幻覺,線性時間更然。

唯自甘於眾生情境,才任令關乎時間生命的焦慮侵蝕自己。活得何其不自在?

該效仿 J,以 a little while 看待管它多長多短的時間。反正,天地曾不能以一瞬嚜!

 

( 心情隨筆心靈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ading&aid=2378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