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六四那一年
2014/06/05 14:54:24瀏覽893|回應1|推薦21
  

 
  昨天是六、四。
   25年前,我在陸戰隊99師師部連幹連長。那前後幾天部隊是「戰備狀態」,人員管制,因此有機會跟著大家盯著新聞注意這件事。
  營區的氣氛是詭異的,一方面軍官間好奇共軍顯露在攝影機前的裝備與調度,二方面又疑慮這個事件一旦採取武力掃蕩怎麼落幕?會不會造成動盪,然後發生類文革以後的「懲罰越南小霸」那樣,對周邊(包括台灣)發起一場武裝騷擾或者衝突以轉移大陸內部的氛圍?
  我的連,是師部連,士兵平均學歷、人脈關係都高,負責師司令部所有辦公室的文書、傳令與駕駛,平時操課或接受測驗,就非常傷腦筋。在沒有任何訊息與跡象有需要面臨武裝衝突的可能下,大家居然都很有默契的,無論官兵都自發性的加重訓練強度,而戰備督導卻異常的增加次數。⋯⋯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一個香港來的因為糊里糊塗答應領取身分證而被徵兵的華僑。在這個之前,罵政府、罵國軍、罵所有他認為不合理的事。六月三日半夜到六、四天明之後,每天的早點名後晨操時間,他居然跟著全副武裝要跟著跑步(他是伙房兵,晨操是不用跟的)。我問怎麼回事?他用非常香港的國語說,他的親人在廣州,他要鍛鍊身體跟連長一起反攻大陸殺共產黨。那一個星期,他得空天天纏著我說要打過去,他再也不罵陸戰隊了,也不罵政府了,三年兵他退了伍跟我成了朋友。
  那年六、四,螢幕前,我看到天安門廣場塞滿了學生、民眾;我看到了幾個學生領袖,也看到我住的眷村那個久不見的歌手侯德健;當然也看到了廣場周邊坦克車被阻擋而左右移動前進不得的鏡頭,也看到被吊死的士兵、焚燒的人員裝甲運輸車、成排站列一路前進開槍的士兵,和驚慌逃竄、流血、倒臥、運屍的畫面。當然也看到國務院發言人袁木面無表情的詭辯說:廣場沒死一個人。
  祇願,我的家園,永遠別發生這事兒。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uma0913&aid=13896524

 回應文章

電老大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6/06 12:10

【革命】 是要有人犧牲的..得意

Victor


[AVの館:電老大][溫哥華 千里傳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