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2020台灣的病人安全還缺什麼?From A to Z
2020/07/24 14:28:34瀏覽1134|回應0|推薦0

格主以病安理想家及部落客的身分,從十多年前開始仔細觀察,發現在以下領域或特定議題中,台灣的病人安全確有些不足,或是只做半套就喊卡的現象。尷尬



為了資料整理上的方便性及全面性,特以病安相關英文單字的第一個字,由A開始依序排列至Z的方式,重點禪述問題所在,雖然只是我思我見,還請各位先進及有心人,多多指教並多加利用。


“From A to Z”所代表的意思,是由淺而深也有從頭到尾的意思,無論如何,這個思維的出發點,只是盡量不想遺漏任何英文字母開頭的缺陷Deficiency,或有待加強補足的地方。


原本只是為了一堂受邀的演講而找資料,沒想到竟然可以順手彙整,並點出台灣主要的弱點Weakness,以作為有心人大家共同努力的目標,這樣有系統的整理方式,讓我個人也獲益良多。害羞


由於還是要肯定仍在病安工作上努力的夥伴,而內心多少有些爭扎與保留,所以不能寫得太清楚,只能點到為止~格主無意攻擊或批判任何人,希望當事者不要對號入座,並請克制情緒,面對事實以求進步絕對是一件好事。微笑


格主因擔心演講當天沒有足夠的時間說明清楚,所以決定乾脆在此po文以英文關鍵詞提醒關心此話題的人,有些問題的確不知何時才能突破,反正已經當烏鴉太多年了,不差這篇不討人喜歡的言論,相信有很多病安夥伴,還是可以聽進去,能懂得格主愛台灣的行動。 害羞

A
Accountability(當責的態度)這是病安文化的基本條件之一,常見領導者只有躲起來,沒擔當。
Advocacy=代理病人行使或爭取權益(非等同志工)的工作,目前嚴重缺乏培訓有此功能的人。
Alarm management(警報器的管理)3-4年前剛在台灣起步,該做的事目前尚待後續追蹤。
Assertiveness(在醫療溝通的課程中,很需要加強講解和演練的技巧)。

B
Blackbox(這是手術中的「全都錄」系統,也是未來發展的趨勢。源自加拿大,但在日本的醫學中心手術室中幾乎全都裝設錄影機在無影燈附近,以利術後必要時做檢討,雖然大都暫無使用Voice recorder,錄影功能一定有提升病安的意義,尤其在台灣,羅生門太多了。
Burnout (醫療人員面臨各種壓力所產生的身心疲憊不堪負荷的狀態,可能使自殺率增加)。
Bundled Care(這是可以降低各種院內感染症的配套措施,從全國性來看,成績並不理想)。
Boards on Board(醫院董事會積極參與品質病安活動早已是先進國家的趨勢,台灣還很遙遠)。

C
Commitment (承諾)病人安全是top priority並能言行一致是最重要的一件事,台灣的醫院領導人就是缺這個! 
Checklist(前述Care Bundles有很多必需落實執行的條件,但在台灣能善用它的人並不夠多)。
Curriculum(如醫學院各科系的通識課程一直都沒有病人安全,格主已經建議十幾年了.....)。
Choosing Wisely(明智抉擇)台灣已經落後數十個國家很多年,再不開始推,只有一直浪費。
Candor(率直,誠實)以坦誠的態度面對醫療爭議事件,這是病安文化的必要條件。

D
Disclosure(揭露)與Candor大致一樣,都是強調要說實話,但台灣醫界的倫理,倍受挑戰。

E
Engagement(病人與家屬參與醫療,如交班,RCA,SDM,草擬或修改同意書等等)。
Enlightenment(病安起蒙運動),台灣尚未開始?
Education(欠缺病安教育的人包括一般民眾及各級各類醫療人員,師資陪訓更是一疇莫展)。
Early Warning Signs(重症病人在病情惡化之前常有某些訊息或檢驗報告值可以早期發現,早期處理,台灣目前只有極少數醫院充分運用它並能搭配迅速反應小組(RRT)搶救病人。

F
FMEA(Failure Mode and Effects Analysis),醫院員工普遍沒有概念,對它非常生疏是現況。
Foolproof(防呆結構)為了病人安全,台灣必需使用更多有防呆功能的醫療儀器設備。

G

Governance leadership (類似董事會參與品質病安Boards on Board,同樣是有待發展)

H
Hand Hygiene(手部衛生在台灣普遍有高估自己的傾向,達成率長年以來都高到很難採信。
Honesty(誠實)或Honest Talking是病安文化必備的條件,隱匿和吹噓目前都還相當普遍,自評表亂填,言行不一致也等於沒有誠信。
HRO(高信度的機構)是全球醫院應該追求的目標和美國醫院評鑑重點,台灣評鑑還有距離,必需跟進。
Human Factors(人為因素)是根本原因分析必要的知識,但很多人卻還不知如何運用在RCA。
HFMEA(=FMEA)醫院風險管理的必備知識,但近年的醫院評鑑及病安訪查似乎都不重視。

I
Interpreter(醫療口譯者)目前仍未有國家認定的制度,負責翻譯者的水準參差不齊。沒有確認病人是否聽懂,但仍然照做不誤的情形很多。國家和醫院都不重視弱勢族群的權益。
Identification of patient(病人辨識)這是美國醫院評鑑機構一直認定是首要的目標(一),因為還是不斷發生錯誤,他們在2019年又再次重申它的重要性。但台灣卻自認早已內化,所以取消此目標,顯然有低估風險的疑慮。
Informed Consent(知情同意)的程序與告知內容過於草率,最基本的動作未做好,卻滿腦子強調SDM。
I-Pass(此為業界強烈推薦的結構性交班工具之一,目前台灣還很少人使用,)。

J
Just Culture (公正的文化)在很多醫院目前仍是尚未成熟的一種安全文化,原因是懲罰犯錯的人還是常見的現象,如此將會影響組織內通報不良事件的意願(Reporting Culture),也會間接減少從錯誤中學習的機會(Learning Culture)。

K
Knoweldge(知識)台灣民眾缺乏健康知能的人還很多,缺乏「病安知識」的人更多,不應自我滿足。
Karoshi(過勞死),認定條件雖有爭議,但醫療人員的職安就是病安,因此勞資雙方都有必要瞭解各自的立場,以免影響病人安全或有主管被怪罪霸凌致死。


L

Learning Culture(學習的文化) 在病安領域,值得學習的東西很多,也就是有心想要學習的態度。但全國普遍的現象是,病安教學時數寥寥無幾,導致健康知能低落(poor health Literacy),這也是因為 Leadership沒有重視病安的問題! 其實Leadership真正第一缺乏的是Commitment,即是老闆承諾病安是Top priority。只懂得喊口號的Leader等於是沒有Honesty,沒有腳踏實地,也沒有Accountability可言。


M

Metrics(量測的數據)。台灣的醫院需要更重視並呈現各種病安指標達成率或落實度(measuring performance)才能在病安訪查時,讓委員信服,面對醫療消費者也才有所交代。
Mandatory reporting(強制通報),這是台灣與先進國家截然不同之處。堅持至今仍未建立有公信力的制度,
是社會價值觀有問題,明顯忽視重大事件或警訊事件的通報是一大缺陷,不能自稱是病安先進國!  



N

Nursing workforce(護理人力),多少才是合理在國內仍有很多爭議,如「護病比」是維護病人安全及職安的關鍵指標,但台灣仍然處於極不理想的狀態,尤其是大夜班。
NPSG=全國性病人安全工作目標的英文縮寫,在美國被視同是評鑑基準,制度面比台灣完善且成熟,尤其是智囊團(advisory group)的水準與功能,是公開透明的。

O

OSCE是近年醫學教育的新趨勢,也是要測試醫療人員的知識、技能及態度的好方法,雖然台灣已逐漸普及當中,但運用在病安領域,缺乏教案,必需加快腳步跟進世界潮流。

P
Protocol(可視同標準作業程序SOP, safe processes)是各種作業要給交代的依據文件,目前馬虎處理的醫院仍多,但依然通過認證或評鑑。 Price transparency(價格透明化)是目前台灣醫界尚難做到的。自費項目公開透明化是未來的趨勢,也是以病人為中心的作為。但在國內猛推自費項目的醫院很多,病人/家屬經常沒有得到客觀的說明並參與討論是事實。
Privacy指的是,就醫中的個人隱私、包括衛浴設備使用中、檢查、搬運過程中及病歷查詢等個資保護都不及先進國家所給的尊重。


Q

Quality(醫療/服務品質)有太多面向(x6),在台灣,喜歡吹噓誇大的文宣很多,不是安全文化應有的。得獎或通過評鑑只能預測Predict醫療品質是好的,但並不代表就是沒「缺陷」,勿忘品質只有更好,沒有最好。
QCC組圈是國
內醫院超愛用的品質工具,普及率有可能是全球第一。雖然早期在日本非常流行,但目前已經衰退到只剩下30%不到的醫院仍繼續推此手法。我們與歐美諸國的病安共通語言是PDCA及CQI而不是QCC,希望過度沈迷的病安承辦人要醒來,因為其他還有太多該做的事


R
Respect(尊重)是安全文化必需具備的一個條件。病人/家屬及醫護同事之間沒有受到尊重的情形屢屢皆是,爭議事件經常都是沒有尊重對方所致。
Reporting Culture是反映病安文化成熟度的一個重要指標。台灣的TPR系統,明顯的一個缺點就是低報(Under-reporting)太多種醫療不良事件,完全隱匿不報還是常見的現象。
RCA(根本原因分析)的功力不足,是因為執行的案例太少,經驗不足是重要原因。 Rapid Response Team=搶救或早期處理病情惡化中的病人之制度建立,尚不夠普遍。


S

Sentinel Events(警訊事件)=忽略警訊(重大)事件的強制通報是台灣病安往前進的絆腳石。
Speak Up(Speak Out),兩個字的意思大致相同,後者是由英國發起的運動叫做Speak Out Safely,都是鼓勵任何人可以把危害病人安全或有安全疑慮或看不下去的任何違反常理的事情說出來,對推動病安非常重要,聽說好像是醫策會接下來想推的。
SDM的理論雖然一級棒,實際上台灣也在積極推廣中,在全球可算是先屈,但並非十全十美,距離「普及」尚有一段很長的距離,尤其病人很介意的自費項目,常有隱瞞實情強推院方或醫師立場的不客觀選項,值得反省。
Safety II的新觀念(在任何狀況都能確保安全)是今後必推的病安概念,但大多數人都沒聽過。
Second Victim(第二受害者)的關懷制度在台灣的醫院普遍尚未建立。
Simulation 模擬教學運用在病安領域仍缺師資及教材(教案)。
Silo mentality(本位主義)很強是台灣推廣病安文化的致命傷,等於沒有Collaboration 也沒有#為安全照護而同心協力=#uniteforsafecare(Slogan for WPSD 2020)。

T
Transparency(指醫療透明性)包括前述的自費項目,醫院的成績單(評比或排名),各種品質指標Patient Safety Indicators,醫院的開刀數及手術成功率,護病比及 Time Out執行率,甚至重大爭議事件的公開說明。
Teamwork training(TRM)在國內雖已引進多年,但團隊合作的概念仍有不足,必需擴大推廣。

U
Ultrasound at bedside(於床邊運用超音波引導置放或輔助診斷的臨床技術)不夠普遍與成熟。


V

Vaccines(疫苗)有些特殊感染症的疫苗,台灣不見得樣樣都有,缺乏正確知識的人仍很多。

W
Walkround(病安巡查)不知何故在台灣幾乎完全推不動,這就是病安缺乏L
eadership的證據。
Whitsleblower(吹哨者或密告者)的保護制度似乎只有被台大醫院引進,其他還在蘊釀共識中。


X

Xenophobia(排外心理)需要對策,台灣也可能對外籍人士或外勞移工有排斥、輕視或給差別待遇的現象,所以應該有改善的空間。

Y
Your Support 台灣的病安需要「您」的支持。


Z

Zero Harm台灣醫界及民眾普遍對
國外流行中的「零傷害」目標並沒有什麼概念,領導者及決策者至目前都未曾公開支持過,也沒聽說有計劃要推動。

總而言之,台灣的病安到底還缺什麼或許是見仁見智,但全面性的Leadership不足是很清楚的事。在檢討RCA案例時幾乎沒有人會把Leadership當作一回事是錯誤的認知。很多人只會怪罪沒有經費和人力等等原因,但自我感覺良好Complacency及Narcissism(自戀)是嚴重的問題,起蒙的方法就擺在眼前,只有懂得改觀改革且言行一致的領導才能讓台灣突破瓶頸,在國際上受到肯定。

( 知識學習健康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tsafetyrm&aid=144064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