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出席美國PSMF - 2017年年中規劃會議
2017/07/29 20:05:56瀏覽552|回應0|推薦1

格主自今年3月中旬,因接受美國Patient Safety Movement Foundation(PSMF - 病人安全運動基金會)委任台灣區的Regional Network Chair(RNC-區域網路的主席)一職,而受邀出席7月13日,在美國維吉尼亞州Fairfax的Inova 心血管研究所舉辦的,年中規劃會議(Midyear Planning Meeting)。

開會地點距離華府(D.C.)並不遠,故為了舊地重遊,並順道參訪Johns Hopkins Hospital ,而提前幾天就先下塌於主辦單位建議,位於Mosaic District的飯店。

該飯店(Hyatt House)離會場只有5-7分鐘車程,有免費接駁車,附近安全又超方便的,非常適合去華府旅遊的旅客住宿。據說明年還是在此原地開會,先有心理準備也不錯。害羞

此會議原則上是開放給任何有心,想為病人安全打拼的人免費參加,但總共僅限100個名額,其中(可能)有一些席次是保留給前述的RNC,原因是要商討的內容及進度追蹤,與這些人相關,此例行性會議只開會一整天,是用來追加討論平常每月一次,僅一小時的國際連繫會議上,無法做出決定的東西以外,其他議程滿滿,就如媒體(Business Wire)早已報導過的內容,且有繁體中文翻譯。

在開幕致詞中,主席Joe Kiani宣佈了一個突破性的好消息,就是加州醫院協會已與PSMF簽定協議,將大力推廣0x2020運動而獲得熱烈的掌聲,同時也正式宣佈,明年的高峰會議將在2月於英國倫敦舉行。

有幾場特別演講也都很值得注目,詳細演講內容,當天都有全程錄音錄影,有興趣的人上網後應該不難找到。

格主擬強調的是,英美兩國正在猛推的CANDOR,即是Communication and Optimal Resolution,這就是"當責的態度",也是安全文化必需具備的條件,目前台灣病安普遍缺乏的要素。

另外想提的是,原來0x2020運動裡頭,所謂可拯救的生命到底是怎麼算出來的,可能很多人都有疑問,原來聽了演講以後才知道,PSMF的智囊團之一,就是有醫療大數據的大本營Institute for Health Metrics and Evaluation(IHME)在背後撐腰,能說是滿有公信力。微笑

國內截至7月中旬正式登記,且承諾以行動響應0x2020運動的醫院共計19家,本來格主以為此行,可帶回更多對加入此行列的國內夥伴醫院,有助益的細節資料,但結果發現,只能在分組討論時,從6個APSS當中選擇2個Breakout Sessions參加,而且時間有限只有各60分鐘,加上發言者太踴躍,愛講話的人真的太多了尷尬,會中有很多議而不決的建議,是有點可惜,但~畢竟有些發言人聽得出來確實是很有心,雖然並不一定是病安專家。

格主事先選擇了APSS #1(安全文化)及#3 (給藥錯誤),其實對其他的也很有興趣。前者在會議中,有人提到如何界定有安全文化的一些條件,例如:需要追加思考的方向包括:
1. Go beyond checklists(不是只有打勾的動作)
2. 職安狀況的自評
3. 手部衛生執行率
4. Commitment to resilience
5. CANDOR
6. 發生事故後對P & P (SOP)做了那些改變
7. 對語言能力不足(指外語)的病人,如何做溝通.....等等

另一場APSS#3的討論,在會議前給的討論資料最多(共10頁),其重點擺在:Insulin給藥、嚴重低血糖、智慧型幫浦的使用、預防兒科領域的給藥錯誤(Ped. ADE)可善用手機掃描藥瓶(Vial)的APP,少用心算或可能犯錯的計算方法,這樣做雖有一理,但保證會讓美國人的算術越來越差吧!

其他還有抗生物的合理使用(Antibiotic stewardship),以及將Drug shortage(如 Sodium bicarbonate, norepinephrine, ketamine, fentanyl等)當作是用藥錯誤的新概念。

在這個會議上,同樣是因為愛發言的人太多,討論沒幾樣就已時間到了,而坦白說,收穫不如預期多!尷尬

對格主而言,尤其受益良多的是,以往在每月一次的電話會議中,常聽到的幾個名字與稍有印象的聲音,這次都一一有機會碰面,並簡單做交流,包括Joe Kiani本人,PSMF的會務人員,以及來自巴西、墨西哥、印度、挪威及美國國內的多位RNC。

在近距離交談時,有幾次很想與他們拍照留念,但始終沒勇氣,是因為自始至終,除了有人拿出手機拍主講者的ppt以外,完全沒看到有任何與會人士在相邀合照。。。或許這就是外國人,很不能理解為什麼我們台灣就是愛拍照。害羞

最後會議結束前的高潮時刻,是要公開投票表決明年度在高峰會議上,要導入的新挑戰(APSS  or Sub-APSS),此時才首次看到,少數人離開會場,可見全體參與這個會議的積極度,是遠超過國內的。

這些早退的與會者,可能以為參加會議的目的已告一段落,由你們其他人去討論去投票就好了,自己只要看結果或跟著做的心態吧~結果提案被採納的多達二十幾個,但從中只要票選前五名當作明年的課題。

由於時間的關係,在計票的過程中,大家就開始往最後的聯誼交流會場移動,
到了現場已有很多人開始喝酒與交談,已經是下午5點多了,主辦單位仍準備輕食招待,大家邊暢飲邊等待開票的結果。

但現場一下就擠進很多人而且圍在前面,當副董事長Ariana開始宣佈~第一名是"鼻胃管的置放(NG Tube Placement)"時,格主也加入大聲歡呼,因為這是我唯一認為最有意義的一項,其他隱約聽到 Patient Engagement及Drug Shortage,因為現場沒有使用麥克風,而且大家七嘴八舌太吵而聽不清楚。

目前這五項被票選出來的解決方案之推廣與執行,細節尚不清楚,後續再看網站上的公告內容吧!

在交流後結識的眾多外國朋友當中,最特別值得提及的,首先是一位現在靠小時候的回憶,還可以說一點點中文,他說他的中文名字叫大衛,學過注音符號又會寫毛筆字,小時侯家住天母,又唸過台北美國學校七年的「阿兜仔」,很想念台灣的"米香",回美國求學後,在NASA工作過四年,現在經營跨國企業,專門為醫學院的低學年級做病安教育。

另一位,從外觀看來完全是白人的Johns Hopkins Hospital的年青外科醫師,卻是姓Lau,他表示祖母是香港的廣東人,他也略懂幾句廣東話。由於他在醫院裡也掛名在Armstrong  Institute,而且是在病安大師Peter Pronovost底下做VTE的研究。

因為這二位白人老外鄉親,在很多年前就已開始參與0x2020運動,所以也互相認識,此次挾著我一起暢談,同時都答應願意,為台灣病安牽線並且未來將國際病安大師Pronovost介紹與我認識,沒想到會碰到這麼有趣及奇妙緣份的兩位貴人,瞬間讓我對台灣病安與國際接軌更充滿了信心~由於
預約要回飯店的接駁車是18:30,只好先走一步,向大家道別,並期待再相會!微笑


 

( 知識學習健康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tsafetyrm&aid=107438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