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第二次甲午戰爭? 當今東亞的大國搏奕與核耍賴的可能性 1: 山雨欲來風滿樓?
2013/12/12 01:01:35瀏覽518|回應0|推薦6
標題下的聳動,但其反映了我拜讀完YST市長的兩篇大作【習李政權執政一周年後,中國的國際新局勢】與【漫談中國大陸對抗美日聯軍的戰略】之後,內心真實的想法;局勢越來越明確,儘管面對中國崛起的趨勢,美日對於東亞既存秩序仍不肯做出相對應的退讓與妥協,而中國方面卻又對這個在冷戰初期所基本訂下,不利於己的區域現狀(台灣實質獨立、釣魚台以東海域歸美日管轄、南海利益由沿岸周邊諸國瓜分、中國勢力被美國海空力量壓制在第一島鏈之內)日益不滿,雙方爆發宛如板塊撞擊般,相當程度的權力衝撞,恐怕已是不可避免,遲早會發生的事情,現在所不確定的問題,只剩下衝突的激烈程度與方式而已,是否真如一些網友所設想的一樣,這一切最終將導向一場決定東亞權力格局的大國戰爭呢? 這似乎是現在唯一還不確定的地方,可以肯定的是,中國跟美日都在磨刀霍霍,準備攤牌的那一天;一時之間,東亞竟有一股猶如第一次世界大戰前歐洲般的氛圍:長期處於和平狀態下,讓一些人樂觀的相信這表面上的繁榮與和平可以長久維繫下去,可與此同時一股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氣氛卻在暗地裡悄悄地醞釀中,不時傳來陣陣透骨的寒意,彷彿在預示著一場可能暴風雪的即將到來。

關於中國與美國在傳統軍力上的對比分析,YST市長在他的文章裡說得很多,感覺他對於中美之間的軍力對比消長,非常地樂觀,似乎深信若是中國與美日在中國的家門口爆發戰爭,中國將極有可能一舉擊潰美日聯軍,將美國的勢力趕出西太平洋;坦白說,我個人對此假設相當保留,不過這不是我這一篇文章所要爭論的要點,這邊我想要去談一個在YST市長的文章中較少去觸及的點,也就是萬一中美兩個核武大國爆發全面軍事衝突後,戰爭升級的可能性,以及這種可能性對兩國戰爭行為的潛在約束力,並針對中美兩國的核武力量,在這場國際權力鬥爭中,所可能扮演的角色與地位,去做一些探討;畢竟,如果中美兩國真的在東亞爆發以改變現有區域乃至國際秩序為目標的大規模戰爭,不管在衝突中有沒有使用到核武器,這都將會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兩個核武大國直接的全面軍事熱戰(1999年印巴之間的卡吉爾戰爭(Kargil War)在實質意義上仍是一場目標與規模有限的邊境衝突),其後果實在難以逆料,但如果因此而不去計算核子武器的存在與可能的使用,對衝突所會帶來的潛在衝擊與影響,卻又顯得不負責任,因為不管核武器最終的使用與否,它們的存在將必然會對中美未來這場可能衝突的進程與最終的結果帶來實質的影響,也因此,個人認為如果在衝突的設想中不去考量核武因素在中美潛在軍事對抗中的作用,那麼我們對於情況的預判,將極有可能是不正確的。

當然,在拙作之前,小破熊網友也已經在他的文章中提到過這方面的問題(參考:【从利益导向和实力博弈角度分析未来钓鱼岛战争】),個人從該文以及其所引用的黃金童網友的文章中獲得了很多的啟示,但當中也有一部份觀點是我無法完全認同的。首先,我認為小破熊網友設想美國因懼怕中國的核報復,而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坐視PLAN在東海痛打日本海上自衛隊而不介入,這個如意算盤恐怕是打錯了;儘管日本方面似乎也有這方面的顧慮,擔憂美國會在局部衝突中抽腿,而開始認真思考如何憑一己之力在釣魚台附近爆發的有限戰爭中擊敗中國海軍,但說實話,這個假設恐怕忽略了一個事實,從地緣戰略的角度來看,美國雖然已經把冲繩的主權還給了日本,但琉球至今仍然是屬於美國的勢力範圍,也因此在釣魚台問題上,華盛頓絕對不是一個事不關己的第三方,而是一個有現實利害考量的利益攸關者,如果美日同盟把釣魚台附近的海權讓予了中國,則中國海軍的兵鋒將直逼琉球,毫無緩衝地帶可言,這樣的沖繩對美國的戰略利益而言,也就等於廢了,而美國的第一島鏈也將岌岌可危;或許在巨大的壓力之下,以上所述一切,對美國而言,不是一個不可退讓、不可跨越的紅線,但美國必然會因此而要中國付出巨大的戰略代價;與此同時,更重要的是,沖繩的美軍距釣魚台近在咫尺,而華盛頓已經白紙黑字的聲明美日安保的範圍適用於該地,如果美國真的坐視解放軍在釣魚台附近的海戰中,將日本海軍所謂的十十艦隊變成零零游泳圈而不出手相救的話,這對美國在全球戰略威望的打擊將是毀滅性的,別的不談,如果真發生這種事情,美軍還有臉在日本待下去嗎? 而如果在日本待不下去的話,又還能在東亞待下去嗎? 不會的,華盛頓不可能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如果中日在釣魚島附近爆發軍事衝突,除非事態很快被控制在一個「擦槍走火」的事件範圍內,而且釣魚台的控制權並沒有因而轉手,否則美國恐怕沒有置身事外的餘地。

事實上,這種想像中國解放軍可以痛打日本海上自衛隊,並藉由核威攝嚇阻美軍干涉的想法,某種程度跟東京幻想日本海上自衛隊在有限度的海戰中,再度痛擊中國海軍,而北京會因懼怕戰爭不可測的升級,而吞下敗戰的恥辱一樣,犯了很嚴重的戰略盲思;也就是說,這兩種設想,都預設憑藉著自身或是盟友的核威攝,能夠迫使對方接受有限度戰爭失利的苦果,儘管這個後果有可能損害到其重大甚至是根本的國家利益,仍不敢也不願冒險讓戰爭進一步升級。基本上,個人對這種設想抱持著高度懷疑的立場,試想從北京的角度出發,如果中日海戰不幸在明年--甲午年爆發,而真如東京所期望的一樣,日本海軍大勝,中國海軍慘敗,甚至連遼寧號都被擊沉的話,北京真的吞得下去或能吞下去嗎? 說實話,如果解放軍真的在這個設想中的「第二次甲午戰爭」中失敗,則中共政權將面臨亡黨亡國的危機恐怕不僅僅是危言聳聽而已,這點北京的領導人恐怕比誰都清楚,也因此絕對不能夠排除,在中共領導人的思考中,會出現寧可戰爭升級,絕不可打敗戰的想法;以己推人,如果東海真的爆發大戰,美國也一定會劃出其不可退讓的紅線,而個人認為這條紅線很有可能就是不包括釣魚台在內的琉球,並且幾乎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解放軍真如YST市長相信的這般神勇,大破美日(韓台?)聯軍,則美國必然會以戰爭升級為威脅,恫嚇中國不得跨越這條紅線;而接下來的問題會是這條紅線會不會畫到台灣? (恐怕不會); 中國會不會因懼怕戰爭升級而在這條紅線面前停下來? (很難講);如果中國跨過這條紅線會發生什麼事? 如果中國在這條紅線面前停下來又會有什麼後果? 而這一切都與核威攝與我後面要談的核耍賴這個概念脫離不了關係。
( 時事評論國際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shisuci2011&aid=9873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