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從國際政治的觀點看敘利亞危局 6 寫在美國開戰之前(上)
2013/08/31 00:42:10瀏覽470|回應0|推薦1

又已經有大半年沒有談論敘利亞的議題了,近來中東局勢風起雲湧,甚至到了可謂是烽火燎原的地步,若從埃及到土耳其畫一軸線,除以色列外,其他在軸線上的各國,包含埃及、約旦、敘利亞、黎巴嫩、土耳其等,或多或少皆有動盪。自從在2011年的茉莉花革命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以來,中東社會累積已久的各種矛盾一次爆發出來,這其中有廣大基層人民對長期掌控國家機器的少數當權派不滿的宣洩;有人性中潛藏的對高壓威權統治者的反抗情緒;有全球化下各國社會貧富差距逐漸拉大,所造成的底層民眾生活困難,對上層權貴精英階級的日益怨憎;還有伊斯蘭教的兩大支派­­­—遜尼派與什葉派上千年來,因教派衝突所造成的歷史仇恨;更有追求西方憲政體制與生活方式的西化世俗派與強調伊斯蘭在政治與社會中主導地位的伊斯蘭主義者之間,因為對未來想像不同所造成的水火不容;這一切的矛盾在國際和區域間各種錯綜複雜的力量與利益的合縱連橫、交互作用下,把一潭已經深不見底的混水,給越攪越濁,而敘利亞又剛剛好位於這個動盪中軸線的中心點上,自然成為各方勢力所角逐的兵家必爭之地。

在去年下半年的時候,我寫過五篇【從國際政治的觀點看敘利亞危局】的系列文章,以下是它們的連接:

從國際政治的觀點看敘利亞危局 1-爭端的遠因

從國際政治的觀點看敘利亞危局 2 -伊拉克、什葉新月與阿拉維派的敘利亞

從國際政治的觀點看敘利亞危局 3 -雪松革命

從國際政治的觀點看敘利亞危局 4 - 敘利亞的抉擇

從國際政治的觀點看敘利亞危局 5-敘利亞的鄰居們(): 伊拉克、約旦以及黎巴嫩的情勢

這篇文章本來應該是要接續前面的章節,在談完幾個實力不強、相對次要的鄰居之後,繼續去探討敘利亞周邊兩個不能被忽視的強鄰­—以色列與土耳其在敘利亞危機中所扮演的角色,但是由於犯了懶骨症,注意力又被其他的題目給吸引了過去,故而遲遲未能提筆,結果拖了大半年,直到近幾日因為在大馬士革近郊發生了疑似化武攻擊慘案,導致現在美國對敘利亞的軍事打擊看來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恐怕在未來幾日內美軍即會有所行動,這才驚覺到是時候再接續討論這個主題了;基於我希望能夠趕在美軍開打之前,先寫一篇短文,把我個人對於近來局勢變化的一些不成熟的看法表達出來,因而決定在此先將針對美國出兵敘利亞的前因後果及其所可能造成的影響,做一粗略的陳述,至於其他較為深入的就敘利亞問題的國際戰略背景進行相關的探討,那就留待以後的文章再做進一步的分析吧。

說實話,美國直接介入敘利亞內戰的時間點,比我原先猜想的晚了半年以上,我本來以為在201211月的美國總統大選過後到歐巴馬總統第二任就職前這一段時間,會是一個可能動武的窗口,結果並沒有發生;這有可能是因為當時局面對反抗軍相對有利,很明顯的可以看出敘利亞政府軍已經沒有能力將反抗的武裝力量剿滅,將局勢恢復到內戰前的狀態了,甚至不排除在外援源源不絕的替反抗軍提供後勤支援的情況下,反抗軍能夠持續不斷的消耗政府軍的彈藥裝備及有生力量,直到過了政府軍在物質和/或心理上的可承受點,促成其土崩瓦解,進而在沒有外力直接介入的情況下,就可以贏得這場戰爭(這乍聽之下實在有點匪夷所思,在內戰前敘利亞有幾十萬的正規軍,怎麼會敗給一群臨時組建,缺乏組織紀律與重武器的武裝民兵呢? 如果不是在網路上看到某高人寫的一篇奇文,我是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會有這種可能性的;在這裡高度推薦Valkyrie網友在新浪網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363898643,在這個blog中,有Valkyrie網友長期追蹤敘利亞內戰的一系列文章,裡面講得很清楚為何在美軍尚未介入前,他就已經判斷戰局對反抗軍來說是「贏不贏的問題」,爭取一舉徹底將政府軍打垮,用武力解決阿賽德政權,但對敘利亞政府而言,則是「輸不輸的問題」,已經無望平定叛亂,政權所奮力拼搏的是要存續下去,保住半壁江山;基本上,我個人對Valkyrie網友就敘利亞內戰的看法是同意的,雖然我還是認為他似乎對反抗武裝力量的統合程度太過樂觀,對於敘利亞政府軍整補前線作戰兵力的能力則過於低估);而另一方面,與此同時,華盛頓似乎對後阿賽德政權的敘利亞局勢安排,心裡恐怕也還沒有一個譜, 簡單的講,就是還沒有找到中意的利益代理人;對此,美國參謀聯席會議主席鄧普西(Gen. Dempsey) 說得很坦白,在他給美國國會議員的信中,他明白的指出:「今日敘利亞的局勢不是在於在交戰的兩方中選擇一邊,而是在多股交戰勢力中選則一個。我個人認為我們所選擇支持的對象必須要準備好在戰局導向對他們有利的時刻,同時支持他們以及我們的利益;時至今日,他們尚未準備好做此承諾這是一場盤根錯節,有多方勢力交戰的一場長期衝突,並且這場充滿暴力的權力鬥爭在阿賽德政權倒台之後仍將持續下去我們必須要在這個基礎之上去衡量我們有限軍事選擇的效力。」(“Syria today is not about choosing between two sides, but rather about choosing between one among many sides choosing. It is my belief that the side we choose must be ready to promote their interests and ours when the balance shifts in their favor. Today, they are not… It is a deeply rooted, long-term conflict among multiple factions, and violent struggles for power will continue after Assad’s rule ends…We should evaluate the effectiveness of limited military options in this context…” 參考: CSIS網站上的文章U.S. Options in Syria: Obama’s Delays and the Dempsey Warnings);基於上述的這兩個理由,美國政府的決策者顯然認為既然敘利亞的武裝反抗力量,在一時半刻之間並沒有被殲滅的危險,那就不如再觀察一陣子,以便挑選甚或培養一個能讓自己放心的代理人為後阿賽德政權的敘利亞預作準備。

 Chairman of the Joint Chiefs of Staff Gen. Martin E. Dempsey at his confirmation hearing before Senate Armed Services Committee in Washington D.C., Thursday, 18, July 2013

美國參謀聯席會議主席鄧普西將軍(Gen. Dempsey) 在國會作證

http://www.defenseone.com/politics/2013/07/want-syria-convince-dempsey/67298/

 

可是這一思考,隨著最近情勢的改變,似乎有所變化;首先,敘利亞的盟友,伊朗與黎巴嫩的真主黨決定加碼介入敘利亞內戰,伊朗的革命衛隊與真主黨訓練有素的民兵開始大量投入戰局,而俄羅斯則按Valkyrie網友的分析,持續大規模向敘利亞政府輸送軍火,這些外來的援助,使得敘利亞政府軍逐漸穩住陣腳,並基本打通了從阿拉維派的老巢拉塔基亞(Latakia)經塔圖斯(Tartus)、霍牡斯(Homs)至大馬士革的任督二脈,至少暫時避免其貫通南北並連結海港的補給動脈被反抗軍從中切斷,情勢甚至開始朝向相對有利於阿賽德政權的方向發展,呈現出一種交戰雙方贏不了、也輸不掉的僵峙局面,這其實也未必不符合美國的利益,因為華盛頓依前述的分析,似乎本來就打算要再觀察一陣子的,但是隨著區域的局勢因埃及的政變而產生了微妙的變化,美國決策者的思考可能又有了些改變…(待續)

( 時事評論國際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shisuci2011&aid=8280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