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可能與不可能3 從「台日漁業協議」談起(上)
2013/06/28 04:47:11瀏覽538|回應0|推薦2

四月初,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代表與日本政府的代表於台北簽署了「台日民間漁業協議」,初步解決了台灣與日本方面長年圍繞在東海釣魚台附近海域的漁權爭議;消息一出,大陸民間輿論一片嘩然,群情激憤,紛紛指責該協定是喪權辱國的賣國協議;很多在【天下縱橫談】的大陸網友們也發表了類似的看法,以下列舉幾個具有代表性的觀點:

 

【兔子大仙時政析評系列】欲當漢奸而不可得——《日台漁業協定》析評

http://city.udn.com/3011/4949251?tpno=1&cate_no=0

 

台日漁業協定最終簽了,以後別說釣魚台是台灣的

http://city.udn.com/3011/4947498?tpno=1&cate_no=0

 

大陆必须回击台在钓岛驱大陆人的野蛮言论

http://city.udn.com/3011/4947262?tpno=2&cate_no=0

 

驳联合报:台驱赶大陆渔民不具法理

http://city.udn.com/3011/4947810?tpno=2&cate_no=0

 

台日渔权协定 马英九伤害了大陆感情也背叛了他自己

http://city.udn.com/3011/4956135

 

對此,我個人能夠理解大陸人民因台北當局寧肯選擇與日本妥協,也不願與中共聯手保釣而感到憤怒,雖然這幾乎是台灣必然的抉擇;不過,另一方面,我卻完全無法接受部分的網友,把台北與東京之間的漁業協定無限上綱到形容成為一個出賣國家主權的賣國條款。中華民國政府在處理釣魚台問題上,有其不足與應該被批判之處,但如果大陸網友一定要因此把一個規範台日之間漁業活動的技術性協定,硬是套上出賣釣魚台主權的屎盆子的話,那麼就應該要接受別人用同樣嚴格標準來檢視這些年北京與其周邊國家所達成的邊界協議;難到中共當局在處理邊界領土問題上是從不妥協與寸土不讓的嗎? 恐怕不是吧!

就舉兩個在網路上就可以查到的例子。

2000年的時候,中國與越南簽署了「北部灣劃界協定」,正式完成了中越之間在東京灣的劃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的說法,該協定「是個雙贏的安排,對中越關係長期穩定發展具有重要意義充分顯示了中國願意通過和平方式解決領土邊界糾紛的立場,展現了中方秉持公認的國際法處理國際事務的誠意,樹立起負責任大國形象,是一次成功的外交實踐

參見: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網頁的【中越北部灣劃界協定情況介紹】

http://www.fmprc.gov.cn/mfa_chn/ziliao_611306/tytj_611312/tyfg_611314/t145558.shtml

 

在這冠冕堂皇的外交辭令背後,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忘記跟你講的是,當這份劃界協定簽署之後,中國就永遠喪失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曾經擁有過的白龍尾島的主權。白龍尾島又被中國人稱之為夜鶯島或浮水洲島,白龍尾島是越南方面的稱呼;按越南的說法,在清朝與法國殖民當局於1887年所簽訂的條約中,兩國海疆應按東經1080318秒經線劃分,而白龍尾島則剛好在該線以西,故屬越南的領土;對此,中國方面卻有很多不同的意見;有一說法認為當初該海上分界線是法國單方面的主張,歷代中國政府並未接受;另外還有一種看法則指出1887年清法簽訂的「中法續議界務專條」所劃出的分界線僅僅適用於處理中國與越南邊界沿岸諸島的歸屬問題,而不應該將其無限延伸成為中越之間在整個東京灣(北部灣)的海上分界線。事實上,在1887簽訂條約的時候,中法雙方似乎均無意識到白龍尾島的重要性;法國殖民當局要到1930年代,在積極進佔西沙、南沙群島的同時,才於1937年派兵進駐白龍尾島的,也因此可以說白尾龍島的爭議與中越在西沙與南沙領土糾紛的性質相近,是同一個歷史問題的產物。

http://blog.ifeng.com/article/2608823.html

白龍尾島與中越北部灣劃界協定

12880864_12.jpg

http://news.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21680977

北部灣劃界後的中、越海域

 

中國痛失白龍尾島始末_圖1-1

http://gate.sinovision.net:82/gate/big5/blog.sinovision.net/home.php?mod=space&uid=163951&do=blog&id=167792

中國因白龍尾島主權歸屬於越南而損失的海疆

 

中國在1950年代曾經有機會獲得白龍尾島的主權,解放軍在法國勢力於1954年撤出越南之後,趁機於1955年登上白龍尾島,將該島納入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管轄範圍之內;據說當時當時島上有居民兩百餘人,多是從海南移居來的中國人;至此,中國對該島的主權本應就可確定下來,不料,到1957年的時候,北京卻決定將白龍尾島的控制權移交給河內,於是乎中國就這樣得而復失了白龍尾島。那中共又為什麼決定將白龍尾島交給當時的北越政府呢? 按越南方面的說法,當初北京是接受河內的請託,幫助該國接收白龍尾島的,故在1957年將該島移交給河內也就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了;上述的說法,不管你認不認同,很顯然地,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是接受了,也因此中方在「北部灣劃界協定」中不但並未堅持收回白龍尾島,反而承認該島屬於越南的事實,並且把這個協定當成解決與鄰國間海疆爭執的範例。

 

新華網­: 北部灣劃界可作借鑒 白龍尾島劃歸越南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herald/2004-08/05/content_1717827.htm

 

當然,除了官方的版本之外,民間還有另外一種說法,認為當初中共在越戰期間為了支持北越,而又不願意與美國直接對抗,因而在1957年的時候(另一說是在1965年移交的,這離越戰的時間點較近,不過目前中越兩國官方口徑一致宣稱島嶼是在1957年完成轉移的,故不採信)將浮水洲島移轉給越軍使用,一方面當作軍援物資的轉運站,二來亦可在島上建立雷達站,為河內的空防提供預警的功能;如果這個說法是真的,白龍尾島真的是因為一時的戰略需要,而移交給北越使用,最後竟因此變成別人的島嶼,那這無疑是中國在外交上的一大敗筆;不過對此,中共是否認的。按百度百科上的資料,中共承認的確在越戰時期曾經將一個叫白龍尾的地方租借給越南,不過那不是白龍尾島,而是在廣西省防城港附近,靠近中越邊界的一個半島(江山半島),後來越戰結束之後,越南也確實一直沒有歸還在防城港邊的白龍尾,要一直等到中越邊境戰爭期間才被解放軍收回(說實話,對此說法,越寫越懷疑)。

 

百度百科: 浮水洲島

http://baike.baidu.com/view/2556616.htm

此「白龍尾」(江山半島)非彼「白龍尾」?

 

不管事實真相為何,就算我們採用對中共最友善的說法,也必然得出下列的結論:

其一,白龍尾島/浮水洲島的主權歸屬是有爭議的,而從1955年當時島上居民大多是海南移居過去的中國人來看,浮水洲島及其附近海域應為中國人民傳統的活動範圍;

其二,從1955年至1957年,白龍尾島是在中國政府的實質控制之下,並已被劃入海南的行政管轄範圍內;

其三,不論出於何種原因,在1957年的時候,北京拍板將白龍尾島移交給河內;

其四,在2000年中越北部灣劃界協定中,白龍尾島被劃入屬於越南的一側,至此,中國政府正式承認白龍尾島為越南的領土。

請那些斥責台北簽屬「台日漁業協議」為喪權辱國的賣國行為的大陸網友們,拿出相同的標準檢視北京在「北部灣劃界協定」中,真的有做到寸土必爭、寸土不讓嗎?

坦白說,我個人雖主張寸土必爭,但也不認為在雙方有嚴重爭議的邊界談判中應追求寸土不讓,一些適度的妥協,往往是必要且明智的決定;就拿白龍尾島做例子,如果當初中方在白龍尾島的退讓,能夠換取越南方面承認西沙已經牢牢掌握在中國人手中的事實,並且在南沙問題上做出合理妥協的話,那麼犧牲中國在白龍尾島的利益以求達成一勞永逸解決中越海疆爭執的南海劃界協議,似乎是一個讓人不滿意但能接受的外交折衝結果,但偏偏事情的發展不是這樣,中國在北部灣的讓步並沒有換取到越南在南海問題上的妥協;實在不明白當初中共為何要在西沙與南沙爭議尚未解決,並未與河內就整個南海邊疆劃界問題達成共識之前,就單獨與越南簽定北部灣(東京灣)的劃界? 事後諸葛亮,這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明智之舉。

談完了中越之間的「北部灣劃界協定」,再來談談經常被提起的中俄邊界問題。說實話,對這個問題我有點心虛,因為我是由衷支持當初中俄兩國就邊界問題達成協議的。在冷戰結束之後,國際局勢逐漸走向「一超多強」的態勢,就算是瞎子都看得明白,在1990年代初,作為超強的美國氣勢正盛的時候,中俄兩強盡速解決困擾兩國關係的邊界問題,以形成某種可以互為支撐的戰略協作關係,這對於平衡美國力量所造成的壓力是必要的,也是符合兩國根本利益的。雖然我個人不喜歡有些網友似乎把所有拒絕向北京叩頭的聲音,都當成是西方勢力的走狗與鸚鵡,但在中俄劃界協定的這件事情上,我確實隱約感受到不能排除有股力量在背後挑動中俄兩國民間情緒,阻礙兩國關係改善的可能性;這樣講絕對不是在質疑個別人士出於愛國情懷而反對在承認「璦琿條約」、「中俄北京條約」等喪權辱國的不平等條約的基礎上所簽署的「中蘇()國界東段協定」的正當性,但與此同時,人們卻也不能不注意到一個很有趣的現象, 那就是當中俄兩國政府借由解決邊界爭議,建立起戰略合作的基礎的同時,兩國民間都有不少的雜音在反對這種努力。在中國,反對意見的主要指責是,中共當局在與俄羅斯的邊界談判中,正式承認了中國在「璦琿條約」與「中俄北京條約」中所失去的一百多萬平方公里土地的既成事實;而在俄國,情況恰恰倒過來,一些人在不斷的散布中國威脅論,說崛起中的中國必然會對俄羅斯幅員廣闊卻又人煙稀少的西伯利亞懷有領土野心,將對俄國在遠東的存在構成根本性的威脅。雖然將所有反對中俄邊界協定、反對中俄戰略協作關係的人們,都打成西方勢力的走狗,那將毫無疑問是一個愚蠢的想法,但我們也不能天真到不考慮在這整件事情背後,不排除有藏鏡人在兩面下藥,挑撥離間;找人在中國拉大了嗓門,唱歷史故土不可放棄的高調,在俄國則大肆宣染崛起後的中國將會奪走俄國的遠東地區,挑撥隱藏在俄國人心理對「蒙古人」的傳統恐懼感,兩面三刀,以求阻撓中俄兩國戰略接近的可能性。

 

中國在「璦琿條約」與「中俄北京條約」中失去的疆域

參考: 中國國家地理網

http://news.dili360.com/hjda/gtzy/2008/10144540.shtml

 

談論中俄邊界議題,一個最根本的問題,在於北京是否應該承認中國在1858年「璦琿條約」與1860年「中俄北京條約」中,失去一百多萬平方公里土地之後所形成的兩國現有邊界? 還是應該努力實現一個幾近於不可能的目標把中俄東段邊界推回康熙時期所簽訂的「尼布楚條約」原狀? 誠然,所有人都應該會承認,如果當初北京在與蘇聯/俄羅斯的邊界談判中,是依民族大義,持強硬立場,要求收復上百萬平方公里的歷史失地的話,中俄關係肯定會極速惡化,遑論形成後來的戰略夥伴關係;這麼說,肯定有人會要反駁,指出羅剎人是個靠不住的夥伴,只要符合莫斯科的利益,俄羅斯隨時有可能把中國給出賣了。確實,俄羅斯絕對不是一個會為中國兩肋插刀的盟友,反之亦然,但這種想法忽略了在1990年代,後冷戰初期的國際戰略背景;當時的美國聲勢如日中天,而中國卻因為89年的不幸事件而深受國際孤立;在此關鍵時刻,俄羅斯仍在選擇全面倒向西方亦或繼續為保持獨立自主的強權地位而努力的戰略抉擇之間猶疑徘徊。雖然現在實在難以想像,但在上世紀90年代,若不是「震撼療法」的成果如此糟糕,俄國親西方力量未因此而深受打擊的話,莫斯科選擇徹底擁抱西方,最終加入北約的陣營,其實也並非完全不可能的事情;試想,若俄國加入了北約,美國完成了對中國的戰略合圍的話,中國將面臨何等的戰略壓力? 顯然,北京必須盡一切可能避免情勢朝這個方向發展;一句話,中俄現在唯有背靠背才有底氣頂住壓力,否則一個倒了,另一個恐怕也撐不住,也可謂是國際現實決定了兩國必須要合作。從這個角度出發,當初中國若在邊界問題上持誓言收復整個俄國遠東逾百萬平方公里故土的最強硬立場,因此導致中俄交惡而把莫斯科往西方陣營推的話,那將毫無疑問是一個愚蠢到了極點的行為。

可以這樣說,雖然中共當局承認了「璦琿條約」與「中俄北京條約」這兩個惡名昭彰的不平等條約,讓俄國歷代鯨吞中國上百萬平方公里土地的行為就地合法化,這於民族大義有虧,但這個決定卻基本符合了當前中國的國家利益,這也讓人實在不忍再多批評些什麼,但既然有人要用民族主義的最高標準來檢視台灣與東京之間簽署的漁業協議,那就大家一起來高標準吧!

參考:

嚴家祺: 中俄邊界問題的十個事實

──回應俄羅斯駐中國大使館公使銜參贊岡察洛夫等人文章

http://www.cuhk.edu.hk/ics/21c/supplem/essay/0501021.htm

 

中俄边界问题谈判内幕 为何以不平等条约为基础

http://news.xinhuanet.com/mil/2005-10/19/content_3644628.htm

 

為何說中俄邊界條約是“雙贏”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video/2005-05/31/content_3025837.htm

 

 

儘管某個苦大仇深的政治宗教團體經常拿中俄邊界問題來攻擊中共,說江澤民出賣了中國150餘萬平方公里的土地給俄國(他們把唐努烏梁海也算進去了),但如前面所說的,我能理解中國執政者的苦衷,也並不認同拿中俄東段國界最終承認了依「璦琿條約」與「中俄北京條約」所劃定的邊界線,而未能回復到「尼布楚條約」的原狀來責難中共,畢竟這是做不到就是做不到的事情,誰來當政都一樣,可這並不代表應該讓北京混水摸魚,把當初一些在談判桌上該堅持、能堅持,最後卻沒有堅持住的歷史責任一併賴掉了,江東六十四屯的爭議就是其中一個最好的例子。

江東六十四屯的失去是中華民族永遠的恥辱,即使是在當初清朝所簽訂的喪權辱國、一口氣丟掉六十多萬平方公里的「璦琿條約」裡,俄羅斯都承認這塊在黑龍江東岸3600平方公里的土地為中國人世代居住的家園,應為滿清政府所治理,但是在1900年義和團事件中,俄國人趁著八國聯軍攻佔北京的當口,揮兵進佔了江東六十四屯,當地數千至上萬名中國居民或死於俄軍的屠刀,或被趕下黑龍江去,美其名為逼他們「渡江」,實則能游到對岸者少之又少,史稱該事件為「江東六十四屯慘案」,亦或「海蘭泡大屠殺」。

參考:

海兰泡大屠杀与江东六十四屯惨案

http://heilongjiang.dbw.cn/system/2009/10/09/052145153.shtml

 

百度百科: 江東六十四屯

http://baike.baidu.com/view/385419.htm

 

“江东六十四屯惨案”纪实

http://blog.ifeng.com/article/25344233.html

 

111年前的血案:沙俄軍隊盡屠江東六十四屯居民

http://big5.ifeng.com/gate/big5/news.ifeng.com/history/shixueyuan/detail_2011_07/17/7744930_0.shtml

 

 

 

 

 

璦琿歷史陳列館所展示的俄軍趕中國軍民「渡江」想像圖

http://www.hljtv.com/2011/1205/79696.shtml


 

璦琿歷史陳列館介紹

http://blog.voc.com.cn/blog_showone_type_blog_id_581613_p_1.html

 

 

記得很久以前,曾經看過一篇文章說中共內部曾經有過研究,想要拿江東六十四屯的申索權跟俄國換一塊中朝俄邊界交會處的出海口,我不知道這種說法靠不靠譜,但即使有過這種努力,最後顯然也沒有成功;讓人氣憤的是,在談判中,北京很早就已經放棄對江東六十四屯的主權申索,在1991年的協定中即把該地區劃入俄國的一側。一些替中共說話的聲音強調,早在「璦琿條約」的時候,清朝政府就已經把江東六十四屯的主權讓給了俄國,中國所保留的僅是行政權和人民的居住權而已,故如果北京在談判中積極討要該地,將是不合國際法的行為;這種說法若是成立的話,則在1997年的時候,租約到期可只有新界而已,香港本島和九龍可是依「國際法」永久割讓給英國的,怎麼就被中國政府要回來了呢? 毫無疑問的中國人民在江東六十四屯的合法利益被俄國粗暴侵犯了,一個有為的政府應該積極的替國家盡最大的可能聲討權益,而不是躲在國際法的後面掩飾自己沒有能力討要失地的現實。

寫這些,並不是為了要指責中共出賣國家民族利益,我並不這麼認為,而是要向拿釣魚台問題責難台北的網友們證明,北京在處理邊界領土糾紛上,向來都不是寸土不讓的民族主義基本教義派;相反地,中國例來是極其現實地在處理這類問題,依國際現實和自身利益調整立場,該爭的時候爭,該讓的時候讓,符合利益的時候就寸土必爭,不符合利益的時候則「實事求是」,甚少受「民族大義」的教條所困擾。

當然,指出別人的屁股沒擦乾淨,也不代表自身的清白,下篇文章將從「台日民間漁業協議」出發,談中華民國政府在釣魚台問題上的政策立場與功過得失,以及其背後所可能代表的台灣戰略抉擇。

( 時事評論兩岸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shisuci2011&aid=7834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