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讀YST市長關於2012美國總統大選和聯合報「反歧視」社論後有感(1)-從美國少數族裔在總統大選的投票傾向談起
2012/11/25 22:23:58瀏覽751|回應1|推薦5

記得在2008年美國總統選舉投票的前夕,儘管大部份媒體的選前民調預測民主黨的歐巴馬 (Barack Obama)將極有可能擊敗共和黨的馬侃 (John McCain)而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一位黑人總統,我還是不相信歐巴馬會勝出,並且基於歐巴馬是美國首位少數族裔背景的主要政黨總統候選人此一特殊情況,我判斷民意調查在那一次總統選舉中很有可能會失準,認定有很多美國選民儘管在民調中表示支持歐巴馬,但在投票所投票的那一關鍵剎那,票還是會蓋不下去,最終沒有辦法說服自己把票投給一個非洲裔的總統候選人(而且有一部分人會因為感到不好意思跟別人講自己最後的投票決定跟形成該決定的真實內心理由而說謊,所以可能連出口民調都將出錯)。當然,選舉當晚票開出來,一如民調預期的是歐巴馬大勝,他在總選票與各州的選舉人票中,均取得了壓倒性勝利,成為美國第四十四任總統,而其餘的就都是歷史了。

事實證明我並不瞭解美國,我錯得離譜,但也錯得高興;記得十來年前,我在美國加州讀中學的時候,有一次在午休吃飯的時間,身旁坐著一群白人同學,他們似乎正在討論一位他們不太喜歡的黑人女同學,其中一位年輕的白人女孩突然出口一句:「她不是一條母狗,她只是一個黑人。」(“She is not a bitch. She is just a black.”)。讓我印象深刻,至今記得此事的原因,不僅僅是這一句話,更重要的是,女孩的同伴們聽到這句話之後的反應;他們各個樂不可支,顯然對這個說法,甚為贊同,其中有人甚至忍不住,仿彿在復頌經典名句般,又把這句話重複唸了幾遍。當時,在他們旁邊的不只我一個人,但他們很明顯地未曾意識到,在大庭廣眾之下,他們這樣子的行為有任何不妥之處或會因此給他們帶來任何的麻煩;而包括我在內,沒有任何人出來駁斥他們,則似乎是證明他們的想法是對的,這樣的行為是可以被他們的社會所接受的。要特別強調的是,這件事不是發生在思想保守的南方鄉下,而是出現在素以自由風潮與多元文化聞名於世的美國加州某大都會的市郊。有了這樣子的美國經驗,我又怎麼可能相信,美國社會在不過十年多一點的時間之後,會選出一位黑人總統呢? 不可能的,美國辦不到的;但它就是發生了,就彷彿美國在跟看衰她的人大聲喊出: “Yes, We Can!”

 

讓歐巴馬獲得2008年美國民主黨提名並最終贏得大選的關鍵演說歐巴馬在新罕布什爾州初選的敗選感言—“Yes, We Can!”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e751kMBwms

 

演講的英文原稿

http://www.nytimes.com/2008/01/08/us/politics/08text-obama.html?pagewanted=all&_r=0

 

演講的中文翻譯

http://blog.yam.com/phil0117/article/18067267

 

歐巴馬跟他的支持者

http://politicalticker.blogs.cnn.com/2012/10/27/obama-makes-push-for-new-hampshires-four-electoral-votes/

 

誠然,如同YST市長在他的文章所說的一般,佔美國人口絕大多數的白人選民(約七成選票),在這一次選舉中,大部分(大約近六成)都投給了共和黨的羅姆尼 (Mitt Romney),光就白人選民而言,羅姆尼贏了約20個百分點;事實上,過半數白人選民在上次大選也是投給馬侃的,兩次總統選舉,歐巴馬總統均是靠他在少數族裔、女性與年輕選民中壓倒性的優勢獲得勝選的。對此,著名時政評論員David Gergen,在CNN開票之夜的選後分析中,即表達了他個人對這種白人站一邊投共和黨,而少數族裔站另一邊投民主黨的現象感到憂心,不過我覺得需要特別強調是,這種現象並不是作為少數族裔的歐巴馬當選總統之後才出現的,至少在柯林頓(Bill Clinton)總統時代,甚至更早之前,就很明顯有這種趨勢。

 

福斯新聞網(Fox News)出口民調簡述Fox Exit Poll Summary - 2012 Presidential Election

http://nation.foxnews.com/2012-presidential-election/2012/11/07/fox-exit-poll-summary-2012-presidential-election#ixzz2D2xpCYl0

 

英國衛報(The Guardian): 歐巴馬掌握住了非洲裔、拉丁裔與青年選民們http://www.guardian.co.uk/world/2012/nov/07/barack-obama-african-american-latino-young-voters

 

黑人選民在羅斯福新政時代即大幅倒向民主黨,在詹森(Lyndon B. Johnson)總統時代,因他推行民權法案,而他的共和黨競爭對手高德華 (Barry Goldwater)反對該法案,且在選戰中採行討好南方保守白人選民的著名「南方策略」(Southern Strategy),導致進一步鞏固了非洲裔美國人對民主黨的政黨認同。

 

美國黑人選民歷屆總統大選投票傾向(1936-2004)。藍色代表民主黨,紅色代表共和黨;很明顯的,黑人選民長期以來即大幅度支持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

 

黑人選民歷年政黨認同傾向(1936-2004)。黑人選民在民主黨與共和黨之間的政黨認同比例,於1940年代的後期大幅度拉開,朝對民主黨有利的方向發展,到了1960年代以後,已成九比一的壓倒性優勢。

資料來源:www.factcheck.org

http://www.factcheck.org/2008/04/blacks-and-the-democratic-party/

 

而拉丁裔的選民,根據我找到的資料,從1980年代開始,即明顯傾向支持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過去30年來,其對民主黨總統提名人的投票支持率,一直保持在55%-75%之間上下來回擺盪;在1996年柯林頓總統競選連任的那一次選舉,柯林頓的拉丁裔選民支持率達到了72%的歷史高點,之後在共和黨的布希總統(Geroge W. Bush)的積極爭取之下,他的拉丁裔選票在2004年上升到40%,這是共和黨自1980年以來,最好的一次成績,但在過去歐巴馬總統的兩次競選中,拉丁裔的選票又大幅度回流到民主黨;據調查,在剛剛結束的2012年美國總統大選中,約七成拉丁裔選民支持歐巴馬連任,形成了自1996年以來的第二個歷史高點。

 

珮優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長期對拉丁裔選民在美國總統大選中的投票傾向所做的追蹤。兩個值得注意的重點,其一是,在1988年、1996年以及2012年的三場選舉中,拉丁裔對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支持率達到七成的歷史高點;其二是,在最近兩次的總統選舉,拉丁裔對歐巴馬的支持率皆在七成上下;這種高支持率未來在2016年以及其後的選舉中,是否會回落? 還是會長期保持在六成五以上,成為繼黑人族群之後,民主黨的另一批死忠鐵票?

http://pewresearch.org/pubs/2412/pew-research-exit-poll-analysis-2012-obama-reelection

 

 

從上面這些數據與圖表,我們可以清楚的認知到,非洲裔與拉丁裔選民在其投票傾向上,長期堅定的支持民主黨的總統提名人,至今已有幾十年的歷史了;作為美國歷史上第一個黑人總統,毫無疑問的,歐巴馬的個人因素肯定強化了少數族裔對他的支持,但我不認為我們可以因此認定,大部分的非洲裔與拉丁裔選民,是因為歐巴馬是黑人才投他一票的;相反的,我認為歐巴馬的政黨屬性(民主黨)是少數族裔選民把票投給他的關鍵,這因素遠大於歐巴馬的族裔屬性(黑人)所造成的影響。

 

YST市長的文章中提到,共和黨裡面有人在認真考慮是否應該推一個有少數族裔背景的政治精英作為下一屆的總統候選人;不過,美國的政黨初選制度已經日漸成熟,黨機器是不可能指定某一特定人選來代表該黨參選的,這早就已經不是幾個黨內要角與重要金主關著門,在一個小房間裡面談幾個小時就可以決定得了的事情;當然每次兩黨總統初選,通常都會由圈內精英所中意的人選,俗稱「體制內的候選人」(Establishment Candidate)出線,但這絕對不是十拿九穩的事情,必須經過一場激烈的各州初選淘汰過程,意外人選還是有可能勝出的,比如說在2008年,大部分的民主黨圈內人支持的是希萊蕊‧柯林頓,而非在短短幾年間迅猛竄起的歐巴馬。當然,如果在2016年獲得共和黨總統提名的仍是一位傳統白人政治精英的話,那麼他選擇一位有拉丁裔背景的政治人物作為副總統候選人的可能性是很大的,但是,這樣是否就能贏得少數族群的選票呢? 我個人覺得這很成問題;比方說,雖然這個可能性很低,但讓我們假設,如果在下一屆的美國總統大選,是由布希政府時期的前國務卿康德莉莎‧萊斯 (Condoleezza Rice)代表共和黨,並且提名了佛羅里達州的古巴裔參議員馬可‧盧畢歐(Marco Rubio)作為她的副手搭擋的話,我也不認為黑人與拉丁裔的選票會因此而大幅度的倒向共和黨(假設民主黨提名的不是希拉蕊,女性選民會不會被萊斯作為美國歷史上第一個女總統的可能性所吸引,則不好說),假設其他條件不改,歐巴馬政府在未來四年沒有砸鍋,而共和黨也沒有大幅度改變它的政策主張,並努力改善少數族裔對它的定見,光靠類似於萊斯-羅畢歐這樣的競選組合,最多最多,能贏得過兩成的非洲裔與約四成上下的拉丁裔選票,就非常不錯了;不過,話又說回來,假使共和黨的白人選票沒有動搖的話,說不定這樣就足以贏得大選;事實上,只要共和黨能夠縮小其與民主黨在拉丁裔選票的差距到20%以內(六比四),它的總統提名人就有希望能夠勝出。

 

美國國務卿康德莉莎萊斯 (Condoleezza Rice)

http://en.wikipedia.org/wiki/Condoleezza_Rice

 

美國參議員馬可盧畢歐(Marco Rubio)

http://en.wikipedia.org/wiki/Marco_Rubio

 

 

問題是,為什麼美國少數族裔跟林肯總統的黨(The Party of Lincoln)之間的距離,會是如此的遙遠呢而且到目前為止,這個鴻溝似乎還在不斷擴大之中;另外,不少人認為美國白人與少數族裔之間的矛盾,在歐巴馬當選總統之後,有惡化的趨勢,這是真的嗎美國的種族問題是否最終將成為她的「阿基里斯的腳踝」(Achilles' heel),致使她走向沉淪之路呢? 這些將是我在下一篇文章試圖探討的問題…(未完待續)

 

YST市長在「天下縱橫談」的文章-「2012年美國總統大選進入新的里程碑」

http://city.udn.com/3011/4892500?tpno=0&cate_no=0

 

聯合報2012年11月19日社論-「小心,歧視!社會包容 台灣友善」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1/7507942.shtml

 

( 時事評論國際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shisuci2011&aid=7073757

 回應文章

nothing specia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GOP離林肯建黨時的精神遠久矣
2012/11/29 10:05
當GOP成為富人黨、為極端保守的茶黨所把持。
當它信誓旦旦地在各州鼓吹獨尊英語、立法排各色除移民、、、各種排除異己的作風,如何教這些Minority (1.黑人 2. 拉丁裔 3. 亞太裔 4. 猷太裔 5. 婦女;你的分析只看到第一和第二類少數族裔,其實婦女團體才是最大但長久以來最被忽視的團體) 放心?